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37章殺碑刻名,第一人!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命,七百條命,此人都會一一殺盡! 「巨言又如何,化神又如何,寧某仇人,皆是碎虛、真仙之流,寧某戰場,更在四天之上,在這裡,我不能弱於巨言!豈能弱於巨言1 寧凡戰意陡升,這一刻,三日之末...

數日時間,對修士而言,不過彈指。

17名外海大修士,74名內海大修士,匯聚於極樂巔中。

當寧凡獨自一人到來之後,許如山點點頭,與嚴中則一道,領著群修,遁光入海。

不錯,寧凡難得一見,獨自一人。

女屍被寧凡收入鼎爐環,交與冰靈月靈照顧。

碎界秘境,不容化神進入,女屍無法進入,唯有如此。

若在往常,女屍萬萬不願離開寧凡身邊半步。

但如今,隨著女屍對寧凡朦膿的好感提升,對寧凡的命令,她越來越服從。

即便不願,她也只得靜坐紅霧空間,坐在小橋流水之畔,獨自刺繡。

刺得圖案,反反覆復,都是寧凡。

「光…孤…單…」女屍似委屈地自語。

沒辦法,寧凡只有五個月時間,留在碎界秘境,這五個月,唯有稍稍委屈女屍了。

碎界秘境的入口,在歡魔海海底、積下方。

此地海礦豐富,巨大的元磁之力,令得最深處海底,露出一處方圓萬里的無水空間。

在這裡,虛空不穩,並非崩潰,而是隱隱與另一界面相連。

此地,便是秘境入口。

珊瑚礦晶瑩如水晶,鮫人等海獸紛紛退避。

踏著海沙,寧凡與諸修士降落海底最深處,在此地,十四名歡魔宗元嬰,把守著一處閃爍七彩的光門。

那光門,高越三丈,仍是封印狀態,距離徹底開啟,還有三日。

光門外,立著一座百丈之高的紫晶巨碑,其上刻著無數姓名。有的是黑色,有的則是灰色。

許如山目光與寧凡交匯,當從寧凡眼中看到一絲自信之後,稍稍鎮定。

在進入碎界秘境前,他有必要為諸位大修士,講述一下規矩。

「諸位皆知,能入秘境者,必是化神之下修士,而秘境中,亦有不少兇險。故而未入大修士境界,老夫並不建議各位進入其中。此次應老夫之請,願來秘境一闖的朋友,共有92位,但此秘境,一次只容40人進入,故而誰可進入,便憑實力,而進入秘境的好處。老夫便不多言了,一滴地母冥乳,肯定是有的。而諸位每斬殺一頭偽荒獸,上繳一顆妖丹。便可兌換一滴冥乳。兩滴冥乳之效,相當於一顆元嬰道果,只要諸位尋來妖丹,老夫必不吝惜冥乳1

許如山一言出。滿場大修士,紛紛露出火熱目光。

修為到了這一步,再想提升一星半甲的法力。已經殊為艱難。一滴冥乳,便是10甲,兩滴冥乳,便相當於一顆道果,為了這一待遇,這批大修士無論如何,也要爭上一爭。

即便進入秘境,不殺偽荒獸,只尋一處地點閉關半年,待離開秘境,也有一滴冥乳可以拿,不是么。

且若僥倖斬殺一兩頭荒獸,那好處,自是不言而喻。

只是往年大修士,從未有超過40人同入秘境,故而元后修士尚可爭一個機會。

此次大修士來得過多,92人中,必須淘汰52人,一半以上大修士,無緣入秘境。

這批大修士中,內海之修的實力又明顯高於外海一籌,甚至內海大修士中,竟還有數人是七尊勢力的精英高手。

想要爭個名額,怕是不易。

「不知這四十名額,如何選擇…」一名大修士老者恭敬問道。

「如何選擇?諸位請看這紫晶巨碑…此碑名為殺戮碑,往年進入秘境的修士,皆要在其上烙印姓名,但名次卻有先後之分。此碑共可烙印千道姓名,越靠前者,實力越強…」

眾人的目光,紛紛落在紫晶巨碑上,寧凡一絲目光掃過巨碑。

這巨碑之上,千道姓名,有黑有灰,有的是數千年前所刻,有的則是數百年間的新人物,在外海也能聽聞姓名。

當年那獨自一人獵殺11頭荒獸的大修士,便名列第47位。

而許如山之名,則烙印在第13位…未化神前,他亦曾入秘境廝殺,在數千年中,他當初的實力在進入者中,排名13。

前12人,則皆是內海人物,當年是元巔大修士,如今卻是內海紛紛聞名的化神人物。

覽過千人姓名,不少老怪紛紛駭然。

「嘶!許如山前輩當年竟也入過秘境,不過他的實力,竟只在無數進入者中,排名第13…」

「看,排名第7的,是內海浮浪宗宗主,化神中期修士,斷叢雲1

「排名第4的,是內海周家副族長,周威!其姓名,應是三千年所刻,如今周威,是化神後期修士1

「排名第1的,是巨言,似乎是最初進入秘境之人…了不得,不過這巨言的名字,似乎有些陌生…且似乎所有姓名,唯有此人,是紅色…」

「愚蠢!這巨言,乃是巨尊之父,前代巨魔族之尊,當年只差半步便可突破煉虛期的高手1

在閱覽紫碑姓名后,不少老怪都躍躍欲試,想看看自己實力,能否從92人中,脫穎而出,當烙印在紫碑之上,又能排第幾…

而亦有老怪,對那名字之中的黑色、灰色,抱有疑問。

「敢問許前輩,為何這碑上姓名,有黑、灰之分…紅色,又是何意…」

「這個即便諸位不問,老夫也會說明,如各位所見,黑色姓名,代表入秘境之後,生還離去。灰色,自然是死在秘境…」

許如山言及於此,不少老怪暗暗倒吸冷氣。

因為碑上千道姓名,有四成,都是灰色,也便是說,這碎界秘境,修士死亡率,佔四成?!

當然,往年進入者、死亡者,大多是元后甚至元中修士,此次進入者皆是大修士,死亡率自是不高。但仍說明,秘境危險…

「那紅色呢…」寧凡打破眾人沉默,問道。

巨魔族前任族長,巨言…此人姓名之紅,若寧凡沒有看錯,完完全全,是被戾氣染紅。

「紅色…代表入秘境之人,殺戮過百!許某希望,此次能見到周道友,姓名為紅1

嘶!

一個個老怪。紛紛肅然起敬。

巨魔族前任族長,單獨一次進入秘境,便以化神之下的修為,在一年之內,殺戮過百偽荒獸,此人戰力逆天,難怪能成為前任巨魔之主…

如此高手,卻活在諸老怪未出生的年代,緣慳一面…

「紅色么…」

寧凡目露精光。如此他便,自己的實力,會被巨碑,認可為第幾。

「接下來。請諸位將手掌放在紫晶巨碑之上,向巨碑輸出一道法力,巨碑自會為諸位排名。」

「我先來1

「老夫第二個1

測試,持續三日。

一個個老怪。依次將手掌放在巨碑之上,以諸人大修士修為,刻上姓名。擠入前千之列,輕而易舉,甚至不出意外,每個大修士的排名,都在前五百以內。

但刻名過半,最好名次者,也不過是七十嚎頹浯笮奘浚排名第247。

能入前200者,必定皆是萬年以內無盡海的天驕人物,200之內,是一個榮譽!

「讓老夫一試1

一個聲音沙啞的紅袍童子,一步踏出,立刻,人群紛紛讓道。

此人,是封妖殿六長老,楚鶴!

他的手掌,放在紫晶巨碑上,立刻,在第174位的位置上,烙印下楚鶴姓名!

此人,9000甲法力,為半步化神的大修士!

他另一個身份,是七長老鷹鶴之兄!甚至,鷹鶴能以元后修為戰力不俗、擠入七長老之位,皆是仰賴兄長蔭蔽!

「楚鶴!是『七命』楚鶴!傳說此人以封妖殿秘術『融屍術』,與一九命貓屍融合,可死十次…此人是個瘋子,曾經拚卻三條性命,將一個化神初期老怪肉身滅去,尚有七命…七命魔名,便是那時傳開,魔鑒榜上,此人都能排入前百…」

「不過此人是鷹鶴之兄,那鷹鶴,似乎是…似乎是明尊所殺…這楚鶴,應不會尋明尊麻煩吧…」

「你傻啊!明尊可是一指滅化神、令三島結交之人,便是紫蠱老祖,都代表封妖殿與明尊交好,這楚鶴再無法無天,還敢違逆宗門命令,得罪明尊么…」

眾人的議論,讓楚鶴目光陰沉,矮小的童子之身,轉身看了寧凡一眼,掩藏凶光,不露痕。

「這周明,確實厲害,但老夫命硬,未必拖不死此人…只是紫蠱老祖交待,此次入秘境,還應以大事為重,萬鮫之王鮫,已湊足十二隻,進行古妖祭祀,勉強算是足夠…不過,若非鷹鶴被周明所殺,若非萬鮫被周明斬獲幾頭王鮫,若湊足十八隻王鮫,祭祀幾乎必定成功的…哼,此仇,待紫蠱老祖親自為楚某報吧,此次,任務為先!唯一不確定的,是此人究竟看沒看到鷹鶴的記憶,索性鷹鶴對此次任務知曉不全,即便這周明看到了什麼,也必不知曉全部內容…」

楚鶴的凶光,隱藏極深,但寧凡殺人無數,對殺氣感知最是敏銳,從楚鶴目光中,仍察覺出一絲殺意。

「封妖殿…」

寧凡目光不動。

這楚鶴,若敢惹自己,莫管此人有七條命,還是七十條,都必死!

所有大修士,一一測過名次,前39人,皆露出喜色,后52人,則暗暗嘆息。

最後一個測試者,是寧凡,但傻子都知道,能滅化神之人,其名次,必定能在40人之列,甚至極可能比楚鶴都高。

「不知周尊,能否入前百…」

「我賭周尊,能入前五十1

「前五十?這有些困難了吧…我賭前八十…」

「哼1

諸人的議論,在楚鶴一聲冷哼之後,紛紛收起。

他雖有任務在身,不能明裡招惹寧凡,但仍不願看寧凡氣勢壓過自己。

自己才174名,竟有人賭寧凡,前五十…

「老夫賭他,排名不入兩百!畢竟。他只是元后修為1

楚鶴這一句,立刻在大修士之中,引起軒然大波。

對寧凡的戰力,諸人是有目共睹,但對其修為,一直以來,都是一個迷。除非化神,否則誰又能看出,那魔動外海的寧凡,竟只是元后而已。

不少人對楚鶴之語嗤之以鼻。不信,不信元后修士,可以一指斃化神。

但亦有人,覺得楚鶴沒有說謊,攝於寧凡魔威、卻嫉妒寧凡者,未必沒有。若寧凡真是元后,那麼戰力驚人,未必不可能拍在名次之末。

只是敢於當眾說破的,唯有楚鶴而已。

此人也是膽大包天。一則紫蠱曾明言,不允許寧凡再傷封妖殿修士,二則楚鶴有七條命,他不怕死。化神都只能殺他三次,他便反殺化神,即便寧凡強於自己,但楚鶴有信心以三條命為代價。殺死寧凡!

礙於任務,他不敢與寧凡為敵,但他並不懼怕寧凡!

許如山目光一沉。而嚴中則,則幾乎有罵娘的衝動。

寧凡不能入200名以內?開什麼玩笑!

那一指,他嚴中則自問都接不下,許如山亦無法接下,這種人,莫說前200,便是前百,前五十,前十,二人都認為寧凡能做到。

一時間,許如山與嚴中則,倒是極為希望寧凡立刻刻上姓名,一掃流言蜚語。

人群中,洞虛老祖帶著許秋靈,與不少看熱鬧修士站在一起。

「靈兒,你說你周哥哥,能排第幾…」洞虛笑問道。

「第一1許秋靈堅定道。

「哎,都說女心向外,還未過門,在你眼中,周哥哥便已無人可比了?第一?第一他拿不到,頂多第九…」

「為何?周公子那麼厲害…」許秋靈不解道。

「你不知,這碎界秘境,最初被巨魔族發現,並加以開闢,起初數千年,化神初期修士,都可進入…開荒者,是巨魔族老族長,巨言,此人生前,可是無盡海了不得的人物,他縱橫無盡海之時,老朽還只是一個剛修魔的金丹小輩。此人為秘境開荒,殺戮數百偽荒獸,此時的他,實際修為便是化神之上了。而之後數次,屢有化神修士進入其中,獵殺荒獸,除了巨言,前九之修,皆是那時進入,但因為巨言一人之殺戮,荒獸死傷殆盡,故而這8名化神,並未獲得多少妖丹煉器煉寶,是以姓名未紅,否則,他們多半也能獵殺近百荒獸…之後,秘境出現崩潰之兆,化神再不可進入,大修士無法獵殺荒獸,數千年的修養,荒獸才漸漸多了起來。許如山等高手,便是後來進入…可以說,第十名,實際便是化神之下,第一名…因為前九,皆是化神。」

「但我還是認為,周公子可得第一…」許秋靈淡淡一笑。

「呃,你為何對他如此有信心…他確實神秘到讓老朽看不透,但便是沖入前九,亦不可能第一。因為第一,是老巨尊礙」

「能指點內海七尊的師父,如何突破煉虛…這一點,可有人能與他相比?」

許秋靈一笑,她對寧凡,便是有無限信心。

寧凡目光平靜,走到紫晶巨碑之前。

沒有張揚,沒有爭鬥之心,只是當立在巨碑之前時,其目光,氣勢陡升,戾氣驚天。

彷彿一生的殺戮,都在這一掌之上,按下。

「我要,第一1

周明二字,徐徐浮現在紫晶巨碑上,出現在巨言的更上方!

第一!

此人是無數年來,在殺戮碑刻名者中,最傑出之人!

所有的人,都猜錯了…

這殺戮碑,評判修士排名的方法,並非修為,亦非戰力那麼簡單。

僅有戰力,不夠,更多的,是評判修士殺戮之力!

在場許多魔頭,甚至都有滅凡人一國的經歷,手上都有數萬數十萬凡人的血債。

但寧凡所殺之人,只有修士!這戾氣,豈是常人可比!

他的名字,不僅出現在第一位,甚至在出現的一刻開始,已由黑色,染上一絲殷紅。

那殷紅,是戾氣!

能在刻字之前,便憑戾氣將姓名染成紅名者,寧凡是第一人!

這一刻的寧凡,目光仍是淡然,但周身,卻閃爍其凶戾紅芒。當回首,目光落在楚鶴身上,楚鶴周身好似升起一種被遠古凶獸凝視的恐怖壓迫感,蹭蹭連退數步,周身冷汗不絕!

必死,必死!

若惹此人,必死!即便有七條命,七十條命,七百條命,此人都會一一殺盡!

「巨言又如何,化神又如何,寧某仇人,皆是碎虛、真仙之流,寧某戰場,更在四天之上,在這裡,我不能弱於巨言!豈能弱於巨言1

寧凡戰意陡升,這一刻,三日之末,秘境開啟!

而他好似一道利箭,一步,踏入七彩光門!

身後這些人,註定比不上寧凡。

因為他們一開始,便無問鼎第一的雄心,無超越巨言之志。

過剛易折,但無剛勇之心,即便有千萬機緣,亦無法成仙。

許如山與嚴中則對視一眼,良久無言,只是各自眼中,皆有震撼流動。

而所有大修士,皆驚駭無言,甚至一時間,忘了進入光門。

許秋靈露出歡快的微笑,她是在場唯一一人,堅信寧凡實力之人。

「師父,靈兒說對了喔。」

「咳咳咳…鬼丫頭,你是不是早知道,這周明比化神初期的老巨尊都厲害?」

「不知…只是靈兒,相信周公子。無盡海修士,不如周公子,雨界修士,不如周公子,九界修士,不如周公子,四天修士,仍舊不如周公子。或許有無數人,此刻修為姑且在公子之上,但終有一日,周公子會踏足天地之巔…靈兒相信著…」

「丫頭,你這是盲目相信…」

「盲目又如何…不悔地相信一個人,有錯么…」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