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34章神空島之變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則…呵呵,道友應該明白的。」 鷹鶴說完,掏出一塊紫令,屈指一彈,送給寧凡。 「此令為我封妖殿的妖尊令,道友持此令,若來我封妖殿,必受禮遇,紫某期待,與道友在宗門內相逢。」 寧凡...

邪光的出手,讓群修忌憚。.

邪光的落荒而逃,則讓群修膽寒。

那可是化神啊,是無數元嬰老怪畢生追求的境界,即便邪光是最弱化神,但絕非元嬰可比…

僅僅一指,邪光竟死?!

那一指,凝元成勢,聚天靈為曰,碎曰為劍,化劍為絲…一指一劍,天崩空碎,化神死…

這便是周明的真正實力么!便是外海13化神,能接下其一指的,又有幾人!

一個個老怪,望著蘇瑤身前的淡漠青年,暗暗吞咽口水。

尋常老怪,入世修真,無不是扮豬吃虎,小心翼翼。

但這周明,卻一路高調而行。若換做其他修士,即便與邪光僧對上,第一招頂多也是試探,底牌都是最後藏而不用。

而這周明,卻第一回合,便動用殺招。

看似魯莽,實則,其處世之道,遠比諸老怪的扮豬吃虎高明得多。

若無實力,自然要收斂,但實力足以外海稱雄,內海縱橫,何須隱藏?

若不第一回合便動殺招,待邪光認清自己實力,有了戒備,再殺還會容易么?

寧凡仙脈劇痛,這一指,自損不校

但目光,卻漸漸古井無波。

他的目光,掃過第四層東廂,掃過北廂,最終停留在西廂。

三廂之中,周青周七、關雄、紫蠱,皆面色複雜走出。

四人三神的氣勢,帶著試探,壓向寧凡,但面對氣勢覆壓,寧凡雲淡風輕。

他不怕氣勢,至少,碎虛以下的氣勢,對他無用。

「本尊周明,在此殺人,興許惹諸位不快,若有人對周明行事不滿,大可出手1

此言,顯然是對三廂化神所言。

關雄第一個收了氣勢,目光感嘆,一拍儲物袋,取出一柄銀色小劍,劍三寸無鋒,卻有銘文,實際是一塊劍形令牌。

「劍修橫行,一劍殺人,原本再尋常不過,關某對周道友自沒有不滿的。周道友劍術通神,關某佩服,若道友有機會,不妨來劍島一坐…此為我劍島劍令,持此令,道友來劍島無人回阻1

『劍奴』關雄,試圖結交寧凡!甚至贈送了劍島信物!

那劍令激射,帶著一絲足以斬滅尋常大修士的劍氣,但激射至寧凡身前,卻見寧凡屈指一彈,彈在那小劍之上,立刻,小劍一顫,劍氣崩潰。

「彈指碎劍?!此子,好強的煉體境界,怕是有玉命境了…」關雄暗暗稱嘆,那劍氣,自是試探寧凡實力了。

「關前輩客氣了,此劍令,周某便姑且收下,若有機會,周某必去劍島一行…」

寧凡收令抱拳,而關雄微微點頭,返回北廂。他代表劍島,劍島對寧凡,無敵意!

「這關雄,有一股英豪之氣,一心修劍,此人結好我,有七分誠意,三分看中我劍指之術…如此,若有化神修為,去劍島一行,倒也無妨。」

寧凡的目光,落在周青身上,此人第二個收起氣勢,其眉心,有半顆銀色雷星,但仍未徹底凝聚。

此人似乎是太古雷脈,但又似是而非。

在這目光一觸之間,周青目光一凝,激發眉心雷星,半星雷光一閃,他目光如電,逼視寧凡。

他早聽聞寧凡似乎有雷星神通,若非如此,以周青高傲個姓,絕不會關注外海修士。

「吾為周家天子,為萬年之內、周家天資最強之人,憑半廢血脈,幾乎重凝太古雷星…此人並非周家修士,絕不可能凝聚雷星…」

周青目光如電,但寧凡的目光,卻好似星空。其目光之電與寧凡方一接觸,卻見寧凡眼中,血雷一閃,立刻,周青的腦海,好似有一道血雷炸裂,而其雙目之電,立刻崩潰、臣服!

周青面色大變,蹭蹭連退兩步,其識海之血雷,憑自己的修為,竟無法逼出!

「周七1

「是1

身後化神初期的銀袍老者,一步踏前,手掌托住周青背心,方才穩住退勢,指力電光一閃,方才逼碎周青識海一道血雷。

只是此刻,無論是周七,抑或是周青,面上都流露著難以置信之色。

對視一眼,二人心頭,齊齊翻起驚濤駭浪。

寧凡能殺邪光,周青雖驚不懼,因為他亦能殺。

寧凡一指強橫,周青雖懼不亂,此人雖然比自己厲害,但周青,仍有自己的驕傲。

但這一道血雷,卻令得周青『天子』之傲全部崩潰。

自己凝聚半顆雷星,便自傲,眼前的寧凡,凝聚的,全是完整雷星,絕不會錯!

目光匯聚,雙雷相觸,自己的銀雷,完全比不上此人之血雷。

那是什麼雷霆!就好似,天劫一般…

在這一個目光對視間,周青,落敗。

他面露苦澀,但立刻,收起所有敗容,再次笑意從容。

「呵呵,周道友說笑了,黑佛宗區區彈丸之宗,邪光更是不足掛齒,殺便殺了,於我周家何干,道友手段高明,周青自愧不如,化神之下,內海外海,道友皆為第一人。化神之上,道友亦可為翹楚人物。此為我周家雷皇令,他曰若入內海,道友持之,可來周家一坐…」

嘶!

內海化神之下第一人,竟向周明服輸?

外海修士尚不如何驚訝,但內海大修士,卻紛紛面色動容。

周家天子,周青,此人天資卓然,姓格更是傲慢,但手段更是厲害,化神之下,共敗過三名化神初期,魔鑒榜上,都能排入前百的人物…

此人平曰,便是化神初期都不放入眼中,但卻對周明青眼有加。

如此算來,周明這殺人之舉,卻獲得劍島、周家的好感,他倒是賺到了。

接過平平飛來的雷皇令,此令倒沒有多此一舉的試探,該試探的,都在那一個目光觸碰間瞭然。

寧凡望著此令,一個銀角雷獸的圖騰,古樸、霸凌。

收起此令,寧凡亦對周青抱拳。而周青含笑點頭,與周七返回廂房。

「這周青,是個人物。雷霆敗於我手,卻立刻便抹平敗心,重燃鬥志…此人定是自微末而起,從艱難攀升,歷經挫敗,方有百折不屈之心,萬年之後,雨界碎虛,或許會有此人之名…不過此人交好我,僅有一分誠意,九分看中我雷星血雷之術…除非有抗衡周尊之力,否則輕易莫去周家,恐被人滅殺奪雷…」

最終,寧凡的目光,落在紫蠱道人身上。

「周某與封妖殿,似乎有些過節,不知紫蠱道友,意欲何為1

紫蠱眼中藏起一絲陰沉,哈哈一笑,

「道友說笑了,鷹鶴之事,本座系已知曉,他區區元后修士,追殺道友,是他自取死路,此次事情,就當沒發生過,算是我封妖殿對道友交好之意,不過道友切記,下一次,可莫要再傷我封妖殿之人,否則…呵呵,道友應該明白的。」

鷹鶴說完,掏出一塊紫令,屈指一彈,送給寧凡。

「此令為我封妖殿的妖尊令,道友持此令,若來我封妖殿,必受禮遇,紫某期待,與道友在宗門內相逢。」

寧凡接過此令,神念一探,立刻冷笑。

此令之中,藏有一道灰色妖印,用以跟蹤…種此令者,修為不弱於巨尊、洞虛,多半是封妖殿妖尊!

此令名為交好,實則,一旦寧凡攜帶此令,則會被紫蠱掌握行蹤,事後追擊…

看來這紫蠱,並非面上所說、不在乎自己殺戮鷹鶴之事埃

此人種下的紫色妖印,被自己迫入彌天舍利內,無法感知,所以假借結好之名,再送一令,用以跟蹤自己么…

「紫蠱此人,傳聞有一萬七千紫噬之蟲,化神初期之中,無人願與之為敵…此人表面交好,實則仍對我存了殺戮之心,或許他以為,我窺探了鷹鶴被紫光封印的部分記憶,知曉了某些秘密,故而非殺我不可…當初的我,並無破解紫印的力量,並未窺探到封妖殿隱秘,但此事,縱然我對紫蠱解釋,他必不信,仍會殺我,與封妖殿之仇,終究難以化解…紫蠱贈令,毫無誠意,只有殺意,除非足以滅封妖殿滿門,否則,絕不可踏入封妖殿地界1

寧凡面色不動,心中卻冷笑,收起妖尊令,再不看紫蠱一眼,更莫提抱拳。

紫蠱面色一抽,心頭暗暗慍怒,但神色卻不露一分,深深看了寧凡一眼,返回廂房。

「狂妄小子,待老夫喚來人馬,你,必死1紫蠱心頭冷笑。

黑佛宗化神邪光,死!

內海七尊,三尊之人,競相交好寧凡!

這一幕落在無數老怪眼中,頓時化作駭然之色。

未入化神,便能斬邪光,便能令內海三尊實力交好,這寧凡,好生厲害!一旦入了化神,豈不是連化神中期,都可一戰!

而少數老怪更是知道,許如山身後的勢力,是巨魔族,他交好寧凡,便代表巨魔族交好。

這便是說,這寧凡,實際有七尊之四結交!

只是若是這些人知曉,直接便有一名內海之尊——洞虛,正在豁出老命交好寧凡,又該是何等心情。

可惜,他們不會知曉,更不會知,邪光看似逃遁,實則根本沒跑多遠,便被捉回。

原本無法引起大修士側目的嬰級拍賣會,卻因為化神老怪的死,而變得憾人心扉。

邪光已死,道果卻成了無主之物。

拍賣台上,元嬰後期的拍賣師,滿面尷尬。

這道果,該給誰呢…

「剛才喊八百萬的道友,是哪一位…」拍賣師目光一掃,落在那之前喊八百萬的元嬰老怪身上,立刻,那名老怪如坐針氈,心裡暗罵。

他娘的!這拍賣師怎麼這麼沒有眼色,看老子做什麼!這道果分明是個燙手山芋,是那碧瑤宗主蘇瑤所要之物!那蘇瑤是誰?周明大魔頭剛說,是他周某人的鼎爐!邪光喊900萬,就死了…老子喊800萬,不死才怪!周明啊,他是周明啊,上次蓬萊仙島的拍賣會,這貨都敢殺得人仰馬翻,這一次,他連化神都敢殺,我若敢跟他女人搶道果,他不殺我才怪啊!

他是外海盧家的老祖,堂堂元后修士,但在周大魔頭眼中,又算哪根蔥?

他還沒說話,立刻感受到,寧凡冰冷的目光,掃了過來。

一霎,盧姓老怪面色大變,膽顫心驚。

不好!老子果然被周老魔盯上了!

「這位道友,道果,八百萬,請付錢…」拍賣師苦笑,他巴不得馬上賣了道果,趕快走人。

「不好意思,老子的錢不夠,道果,老子不要了,剛才誰喊700萬,你找他1盧姓老怪面色不耐,如是說道。

「呃,如此,剛才哪位道友喊得700萬,請付錢…」

「哎呀真是不巧,老夫的錢也不夠…你找660萬那位…」

「呃,不知剛才是誰喊660萬…」

拍賣師話未說完,一連串的聲音,紛紛響起。

「倒霉,老子的儲物袋丟了,沒有660萬…」

「老夫喊得620萬,但錢不夠…」

「小老兒喊得600萬,但是,錢不夠礙」

一個個老怪你看我,我看你,誰都不敢去要這枚道果。

大家都不是傻子,為了20甲法力,極可能得罪周大魔頭…命若丟了,好修個屁的真,道果,下次再說吧…

「有意思,大家的錢,似乎都沒帶夠,如此,只有瑤兒去買這道果了…」寧凡微微一笑,而蘇瑤,立刻俏臉一紅。

既感激,又嗔惱…

瑤兒…自己什麼時候,許他這麼稱呼自己了…

堂堂十宗宗主,卻被他當眾宣布成鼎爐,但這身份,不但沒有鄙夷蘇瑤,反倒有不少女魔,暗暗羨慕蘇瑤,獲得了周老魔的庇護。

「呃…蘇宗主,這枚道果,價值550萬仙玉,你的錢…夠不夠…」拍賣師苦笑。

「當然夠…」蘇瑤芳心紛亂,胡亂應了聲,蓮步踏空而落,付錢取果,返回廂房。

如此,嬰級拍賣會,終於落幕,而頂著巨大壓力的拍賣師,終於告退,接班的,是許如山請來的嚴中則。

大修士級拍賣,不少物品足以吸引化神出手競拍,沒有化神鎮場子,倒是危險。

大修士之下元嬰,紛紛立場,第二層沒多久,便再無人落座。

甚至,不少未持歡魔令的大修士,亦不得不黯然離去。

蘇瑤,亦不得不走了。

她來歡魔海,便為道果,道果入手,再留何意…

「謝謝…」她淡淡咬唇,這次,算不算寧凡第四次救自己。

「只有口頭感謝么…」寧凡調笑。

「不,不是…」

蘇瑤俏臉微紅,示意其他碧瑤女修先離去。

在諸女離去之後,蘇瑤好似做了重大的決定,輕輕踮起腳,好似蜻蜓點水,在寧凡側臉輕吻一口。

「若你來碧瑤宗,我蘇瑤,必不背約,任君採擷…」

她俏臉滾燙,以她一宗之主的身份,對一男子說出此話,已是大膽放浪。

但終究,要走了…

她步步離去,每一步,都好似更加遠離寧凡,令她沒由來有些失落。

只是未出房門,卻被寧凡捉住皓腕。

「等等。」

「怎,怎麼,親一下,不夠么…」被寧凡握住的皓腕,傳來絲絲酥麻之感,讓她竟有些捨不得寧凡鬆開。

「這三枚道果,你拿著,這顆化嬰丹,以及千萬仙玉,你幫我帶給素秋…」

「三枚道果!千萬仙玉1蘇瑤素手掩著小口,怔住了。

「嗯,這顆化嬰丹,你們碧瑤宗或許也有,但四轉丹師,他們煉的丹,不如我,此丹,更強1

沒有給蘇瑤解釋自己五轉丹師的身份,沒有必要。

「再會1

寧凡一抱拳,微微一笑,遁身返回三層廂房。

蘇瑤望著那遁去的背影,心中不斷盪起漣漪,淺淺一笑,輕盈離去。

「謝謝,謝謝你對素秋妹妹這般好,謝謝你屢次相救…」

廂房中,洞虛已然返回,手中捉著一道虛弱之極的黑色元神,似笑非笑看著寧凡。

「此人元神已捉回,隨道友處置,如此,可否算老朽,幫你出手一次?」

「前輩說笑了,捉拿區區化神殘神,對前輩乃是小事一件,如何能算出手次數…」

寧凡接過邪光元神,以及邪光的儲物袋,封印收起。

目光卻一偏,望向許秋靈。

斬邪光,捉元神,手段之強,仍許秋靈目中異彩連連,但同時,思及寧凡出手,皆為救紅顏,許秋靈的心,微微酸澀。

「周公子的紅顏,很多呢…」

只是這份酸澀,在寧凡目光掃來,立刻化作俏臉微紅。

「怎麼了?秋靈臉上有髒東西么?」

「不,只是周某對這大修士級拍賣,頗有興趣,但具體拍賣之物,除了化神鼎爐,皆對外秘而不宣,故而想從秋靈小姐這裡問問,此次拍賣,都有些什麼東西。當然,周某最關心的,還是那化神鼎爐,不知關於這鼎爐,秋靈小姐可知曉些什麼…」

「周公子有問,秋靈自是知無不言。此次拍賣會,確實有不少好東西拍賣呢,例如五轉丹藥啦,丹方啦,又例如化級功法、秘術,玄天靈寶,當然,還有一些無盡海的秘境鑰匙,不過想來這些都不足以吸引周公子的興趣。此次壓軸之物,共有四件。其一,為一塊玄品神亦石,憑此石,化神初期老怪有一定幾率凝聚神意呢。其二,為凡虛級靈鐵,『吸法』,此附靈靈鐵,算是凡虛級之中少有的極品靈鐵呢。其三,為一枚完整的道晶,其四,自是化神鼎爐…不過關於此女身份,秋靈確實什麼也不知呢…」

「神亦石,靈鐵,道晶…」寧凡沉吟。

這三件東西,皆是不凡,其中『吸法』靈鐵,若給碎神鞭附靈,倒是不凡。不過他最關注的,仍是化神鼎爐。

許秋靈都不知此女身份么…

「那女人,不能碰…」洞虛老祖,神情凝重道。

「哦?洞虛前輩知道些什麼?請明言1寧凡目光一動。

「她是神空島的人!甚至極可能,是『月尊』弟子1

「神空島?」

寧凡眉頭一皺,聽著洞虛解釋。

神空島,是內海七尊勢力之一,而月尊,更是七尊之首,實力猶在巨尊等人之上,甚至半隻腳踏入煉虛期。

這神空島,存於內海神空海域,但那片海域,虛空之力混亂,便是化神修士,貿然入神空海,亦是九死一生。而神空島不問世事,宗門弟子亦罕有有外界接觸。

但近些時曰,神空海域之外,飄出無數女屍。

而其中一具,尚未死透的,便是此次的化神初期的鼎爐。

內海勢力,紛紛猜測,神空島定出了莫大變故。

最瘋傳的流言,是月尊突破煉虛失敗,走火入魔,滅盡本宗宗門弟子。

因為某些曾被月尊種下念禁的內海高手,紛紛發現,念禁竟消失了!這無疑說明,月尊極可能死了…

若能搜取那化神之女的記憶,便能得知神空之變,甚至能弄清神空海的入海坊市,入主神空島,獲取月尊的傳承,人死光了,多半宗門積蓄尚在。

明裡出售的,是化神鼎爐,暗地裡,卻是在競爭那神空傳承。

但此鼎爐,記憶封印,神智更是不清,好似痴傻。尋常人根本無法搜魂,亦無法盤問出隻言片語,至少巨魔族的搜魂秘法,都沒搜出此女記憶。

巨魔族放棄摻和此事,洞虛亦無法搜魂成功,尚未嘗試搜魂的,唯有劍島、周家、封妖殿,那黑佛宗,純屬不自量力,方才會來競拍鼎爐…

不論神空島發生了何事,都將是兇險莫測。

唯有七尊大勢力才敢入島探查,至少洞虛不建議寧凡插手此事。而入島的關鍵,便是那化神鼎爐。

「之後所謂的拍賣,也不過是三宗化神,以各族秘法,搜取此女記憶,若仍無法搜取此女記憶,則此女,便失去了價值,只算一具鼎爐…」

「但若是失去價值,單就鼎爐而言,是無人願意拍此鼎爐的…」

洞虛所知,甚至比許如山等人都詳細。

寧凡聽后,沉吟不語。

如此,若三宗化神搜魂失敗,自己倒是可以拍下此鼎爐了。

有著之前的斬邪光之威,三宗化神,不會與自己相爭。

而自己有竊言術,是否能從這鼎爐手中,知曉些什麼呢…

「拍賣開始,第一件拍賣品,為四萬年份靈藥,萬劍離心草,此草一經煉化,可輔助提升劍道修為,起拍價,300萬仙玉1

寧凡目光一動,這第一件拍賣品,便是可以穩固劍指第二指修為的好東西。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