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33章第一個化神!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劍島之人,否則,劍尊繼任者,非此人莫屬1 紫蠱道人,眼露駭然。 在寧凡出手一刻,他認出寧凡是殺害鷹鶴之人。 但見識到寧凡一指滅邪光的手段,他自忖便是有一萬七千紫噬之蟲,若被寧凡...

廂房之內,寧凡微笑不語,觀看著嬰級拍賣會的尾聲。.

洞虛,則苦笑著、給許秋靈解釋自己隱瞞的身份。

許秋靈萬萬想不到,自己隨意拜的養花師父,竟是如此厲害人物…

更讓她羞惱的,是自己這平曰瘋癲的師父,竟三言兩語,將自己…『嫁』給了寧凡!

雖然她沒有不願意,但…

但女兒家的親事,是能如此草率決定的么。

她微微嘆息,但目光落在寧凡沉靜的笑容上,卻芳心一顫。

自己,是不是仍然低估這周公子了…

能讓爹爹與嚴伯伯結交,如今,又能讓內海七尊之一低頭。

甚至,甚至…周公子,還指點自己師父,如何突破煉虛期…

看不透,不可思議…

許秋靈睫毛一眨一眨,望著寧凡,俏臉微紅。

雲淡風輕的寧凡,真的很有魅力…她喜歡這般淡然的男子。

自己爹爹便是販賣鼎爐的魔頭,她見過太多魔頭,但無人似此人瀟洒。

自己本是格冷漠,但卻對此人一見難忘,再見傾心…

彷彿數百年思念,憋了如許年華,終於等來了那人。

於是,將所有情意,毫無保留贈送於他,即便他無法相救自己…

你的路途,從此不見我的蒼老。

因為我願隨你走在天際,看一幕繁花似錦,許一世蕩氣迴腸。

嬰級拍賣會,已是尾聲。

一些珍惜的元嬰法寶,丹藥,也紛紛開始競拍。

所有提升修為的丹藥,寧凡皆拍下,即便他自己不用…家鄉的女子們,或許會用。

自第三層競拍,普通元嬰自是不敢與之相爭。

並未隱藏自己身份,以周明之名的影響力,想要在外海低調,已困難,不少外海元嬰幾乎一認出寧凡廂房,立刻停止競拍。

這便是,威。

寧凡的目光,落在第二層之中。

雖有隔絕神念的禁陣,但自阻擋不住寧凡探測。

其中,蘇瑤正微微蹙眉,她苦苦等候的元嬰道果,竟仍未開始競拍。

此次拍賣會,本該拍賣四顆道果,分別在拍賣之初、中、后、末四個時間段拍賣。

但臨近尾聲,竟仍未有道果開始拍賣,蘇瑤不由有些著急了。

在其焦急的目光中,最後一件拍賣品,總算揭開面紗。

「最後一件拍賣品,是元嬰初期修士之道果,因為一些緣故,我宗此次僅能拍賣這一顆道果,起拍價,500萬仙玉1

「550萬1

蘇瑤幾乎迫不及待,便叫出了價。

這聲音嬌軟好聽,而認知之人,立刻聽出,喊價之人,竟是碧瑤宗主。

道果,需要殺人獲齲

十宗之中,碧瑤宗是唯一自詡正道的宗門,門中弟子需持殺戒。

殺人,有諸多限制,而身為碧瑤宗主,卻來魔海購買道果,此事,有些諷刺呢。

有人暗暗偷笑,有人挖苦連連,還有人,幻想起蘇瑤的嬌軀。

只是這一切,動搖不了蘇瑤的決心,她便是要為妹妹殷素秋,拍下這道果。

她要助殷素秋結嬰!

只是蘇瑤,稍稍低估了這顆道果的影響力。

十宗的影響力不小,但碧瑤仙島,偏偏是個例外。

得罪此宗,只要不過分,此宗便不會明面追殺。

只要錢財足夠,即便忤逆蘇瑤,搶拍道果,碧瑤仙島也不會追責。

「600萬1

「620萬1

「660萬1

「700萬1

一系列的競拍聲,依次響起。

當價格攀升至900萬時,競價停止。

因為出價者,竟是…第四層南廂房之人!

「本座出,900萬1

這聲音,沙啞而陰邪,在響起的一刻,大修士之下,齊齊打了個冷顫。

明明是尋常的聲音,卻好似有一道崩潰天元的力量。

在此聲響起的一刻,天地元力一震,凝出無數天靈之線,將蘇瑤所在廂房,陣光震碎!

而一個肥胖如肉山的黑僧,冷笑走出廂房,望著端坐下方的蘇瑤,舔了舔舌頭。

「此人,便是密蓮小傢伙準備的鼎爐么,嘖嘖,模樣不錯,是本座喜歡的類型!不過密蓮因你而死,你還是…死吧1

肉山黑僧,眼中邪光一閃,背後現出一尊邪念滔天的黑色佛影,足以丈六之高,那佛影暴散,化作一道黑煙,朝蘇瑤捲去。

只是,唯有化神才看得出,這哪裡是煙,分明是一絲絲黑色的天靈之力所凝聚的絕殺之術!

一霎,蘇瑤身後的碧瑤宗女修,皆是俏臉生寒。

而在場的老怪們,紛紛認出出手之人的身份!

「此人是化神老怪!此人是黑佛宗的副宗主,邪光僧1

「此黑煙是邪光最擅長的邪煙之術,一旦被卷中,便是大修士,也將登時法力盡失,任其揉捏,頃刻被黑煙撕裂…」

一個個平曰眼高於頂的老怪,在化神老怪之前,卻如同螻蟻般渺小,大氣都不敢喘。

內海化神,誅殺外海十宗宗主,竟無人敢出聲相阻。

許如山與嚴中則,尚在極樂巔飲茶,絕料不到區區嬰級拍賣會,竟會惹化神出手。

那邪光僧,好生猖狂!被自己二人警告,不許對周明出手,便遷怒於碧瑤宗!

二人遠水難解近火,想要相救,已來不及。

而其他三房之化神,則個懷心事。

東廂之中,一個身著銀袍的青年,輕搖摺扇,目露精光。他的衣襟之上,著一尊銀色雷獸!

此人,是大修士修為,但法力,已達到8000甲!

此人的氣息,比邪光,都不弱太多!

周家,周青!

此人為內海周家的天之驕子,被尊為『周家天子』,為內海資質第一之魔修,內海『化神之下第一人』!他出行,便有化神修士周七護衛,足可見周家對此人重視。

「聽說那周明,便是為了此女,得罪黑佛宗,但有許如山出面,邪光不敢殺周明泄憤,故而出此下策,想逼周明出手,名正言順殺之…邪光,不足慮,此人雖是化神,卻無神意,更是取巧成神,我殺此人,最多耗損4000甲法力。但周明…此人並非我周家之人,但手段,倒是不錯…外海化神之下第一人,不知能接下我幾招…令我使用多少法力。」

「三招!千甲1周七似乎不愛說話。

「周七,你太高估此人了…」

周青微微冷笑,但下一刻,目光一凜!

「他,便是周明?1

北廂之中,一名長須紅臉的大漢,正擦拭一柄巨劍。

巨劍泛著銀芒,而大漢所有心思,都沉浸在巨劍之內。

一絲劍意,化不開!

眼如劍芒,息如銳!

外界區區嬰級拍賣,絲毫引不起他的興趣,甚至,在邪光出手之後,他連眉頭都未抬一下。

但當一聲崩天之聲傳來,他目光大變,豁然起身,不可思議望著廂房之外,炯炯有神!

「此子,周明?好強的劍術!劍島之內,能接此人一指者,不超十人1

西廂之後,一名紫袍老者,摟著二女,瞑目不言。

當邪光出手,此人也不過略抬眼皮,旋即冷笑。

「黑佛宗副宗主么…比起我封妖殿化神,弱的太多…」

他對邪光,不屑一顧,因為他是封妖殿三長老,名為紫蠱。

只是,在邪光出手之後,另一人出手,卻讓其駭然震怒。

他分明感應到,自己種在鷹鶴體內的紫妖之氣,正在那人體內!如此近距離感應,絕不會錯!

「周明!你找死1

他某種紫光一現,身旁二女,卻忽而暴散,化作成千上萬的紫金蠱蟲。

二女,不是人,而是蠱蟲!此蟲名為『紫噬』,莫看其小,成熟體一隻,便足以咬死金丹,百隻吞元嬰,萬隻噬化神!

此蟲,紫蠱道人有一萬七千隻,尋常化神,根本不願與之爭鋒!

但紫蠱的眼中,剛剛閃過殺意,驚色,便旋即一閃。

「這周明,僅僅元嬰後期,為何如此厲害1

邪光出手,蘇瑤頓時絕望。

那黑煙飄渺而來,速度太快,快到自己來不及持寶反抗。

只是即便持寶,又能如何…

擋不篆

只是黑煙雖快,一道青年身影,卻比那黑煙更快!

他僅僅灰光一閃,半化青煙,出現在黑煙之前,眼露寒芒!

「周某鼎爐,也是你可加害的么…碎1

寧凡五指泛著玉色,大手一抓,一絲魔山之意,席捲開來,這一刻,寧凡一身,魔氣縱橫!那足以撕裂大修士的天靈黑煙,被其一抓之下,崩潰!

「哼,你出手了!如此本座殺你,便是許如山,也沒有話說!死1

邪光眼露獰笑,正欲出手,他等得便是寧凡出手救人,他好滅殺此人。

但寧凡,出手更快!

這一刻,他抬起手指,連點二指。

一指,碎岳!

二指,崩天!

歡合仙島,無數山嶽,開始崩塌。

強橫的指力,將洞天之寶的寶樓之頂掀開,露出蒼天!

明明是白天,卻天際黑暗,一輪黑曰,無端懸於長空。

當寧凡殺機一動之時,黑曰,點燃。

曰墜,雲碎,天崩!

邪光面色大變,恐懼扭曲!

他是最弱化神,但眼前的攻擊,卻堪比…化神初期之中,最強一擊!

便是石兵,都幾乎死在此指之下,他邪光,如何能敵!

必須,逃!

「定1

寧凡第三指點下,這一次,卻是定身!

密密的灰線,將邪光死死纏繞,以寧凡如今法力,定住邪光半息,綽綽有餘。

「這,這是什麼法術1

邪光面色大變,這是什麼法術,竟能讓元嬰後期的寧凡,定住自己!

「你是最弱化神,我卻是最強元嬰…你可以,死了!崩1

一指黑芒,點出一道烏金劍氣,這劍氣,第一次施展,尚無法成形,但這一次,顯然熟練了許多。

那一指,分出指尖,卻崩碎成無數細若毫髮的黑線,若目力足夠,便能看出,黑線的尖端,是鋒利到極致的小劍。

好似一道極光,被抽散成無數光絲。

但那光絲,在臨近邪光身前之時,卻有合攏,將其包裹。

最弱化神的邪光,連玄天靈寶都用不了,拚命之下,吐出一口玄天殘寶級黑沙法寶,試圖震散黑絲。

但那黑沙,一旦觸及黑絲,紛紛崩碎。

這一刻,歡合仙島的數萬里長空,盡數天崩,露出讓人頭皮發麻的幽暗虛空。

這一指,碎去玄天殘寶,立刻好似附骨之蛆,將邪光一卷一撕,肉身撕成粉碎。

只是肉身崩潰之時,一道黑色光影,拚卻重傷,強行衝出黑絲封鎖,吐血不止,卻猛然掐決,化作黑煙,橫空挪移,已在數萬里之外。

那黑影,拳頭大小,好似元嬰,外貌與邪光如出一轍,但卻虛幻無實體。

此乃,元神!

元神挪移,其速度,讓寧凡暗暗吃驚。

抹去嘴角黑血,嘆息道。

「竟讓此孽,跑了…化神修士,果然不是我可殺的…」

安靜,針落可聞。

外界天空,徐徐碎裂癒合,但洞天樓的破碎處,卻再無法癒合。

一個個本就忌憚周明的外海老怪,此刻對周明的忌憚,更空前上升。

一個個本不忌憚周明的內海老怪,卻於此刻,紛紛記住周明之名。

尤其是第四層閣樓,化神之修,紛紛心神大震。

這一指,莫說邪光,便是換做他們,也必定重傷!

周青拳頭緊握,這便是他小瞧的周明么…

這一指,豈是他可以接下!

這周明,哪裡是什麼化神之下第一人,化神初期中,能接下這一指的,又有幾人!

且此人,竟還說,可惜…

難道他毀去邪光肉身還不夠,還想連元神都殺了?

自己號稱周家天子,但在此人面前,又算得了什麼…

「元后,斬化神….」

關雄的眼前,始終回憶那一劍之光。

化劍為絲,不會錯!那無數黑絲,正是劍絲!

「關某縱橫內海,修劍三千載,仍未領悟化劍為絲之術,此子,竟在元后之時領悟!可惜,此子非我劍島之人,否則,劍尊繼任者,非此人莫屬1

紫蠱道人,眼露駭然。

在寧凡出手一刻,他認出寧凡是殺害鷹鶴之人。

但見識到寧凡一指滅邪光的手段,他自忖便是有一萬七千紫噬之蟲,若被寧凡一指點中,也必定重傷!

「殺我封妖殿長老,此事自不能就此算了…但此子,不好惹,我一人對上此子,必定重傷…」

寧凡的目光,雖然惋惜,但卻對自家廂房方向,傳出一道音念。

「洞虛前輩,我要此人元神1

「呵呵,好說好說,區區黑佛小宗初期元神,便是先讓他跑百萬里,老朽也能將其捉回…」

寧凡,滅得了邪光,卻殺不掉元神。

但自有人,能捉邪光!洞虛這免費打手,不用白不用!

斬草,除根!邪光,跑不了!

只是邪光之死,無人會知,是他所為!

「此為我所殺第一個化神1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