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32章你可願意!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稱雄的力量1 「若你願意,老朽可帶你踏遍內海、修國,尋足夠之物,保你化神之時,氣運不散,化魔成功1 「若你願意,老朽甚至可將『雷皇之墓』的三分之一地圖,贈送於你!此物,內海化神,人人窺...

「哦?前輩能算出晚輩姓名?」

寧凡心頭苦笑,這彌天舍利,似乎屏蔽不了洞虛尊的卜算。

只是雖然苦笑,他面色,卻沒有半分驚色。

且不算按他推算,洞虛與巨尊應有交情,自己與巨魔族扯上關係,此人不會加害自己。

便是此人當真加害自己,自己可一遁遁入元瑤界,趨吉避凶。

若是拚命,寧凡還有一個散魔。

即便不拚命,寧凡手上帶著元瑤玉,稍有身份之人,都會明白,這玉,是什麼意思。

他寧凡,是北小蠻的『夫君』!

洞虛目光一凝,旋即哈哈大笑。

「好定力!老夫在你這等年紀,還不知在哪片海域,和金丹修士鬥狠爭寶…而你,則已經能一拳轟飛嚴中則了…有意思的娃娃…妖血、魔紋、神力,御雷之星,掌木之星,尤其是這司土之星…這可是巨擎老頭尋了一輩子的東西…放心,老朽洞虛,尋你沒有敵意,而老朽隱姓埋名,躲在此地逍遙快活,收了這小女娃為徒,她並不知老朽身份,甚至那許如山,都不知,老朽身份你莫要揭穿。」

洞虛老頭目光不住打量寧凡,越看越奇。

「老朽之前謊言殺人奪寶,是想嚇嚇你,你可知,為何?

「不知。」寧凡微笑飲茶。

「是報復!前幾日,你抽了荒半島之靈,可把老朽嚇了一跳。老朽還以為。是雨殿的碎虛,來責怪老朽私自離開內海…嘖嘖嘖。內海七尊,私自離開內海,可是重罪,你說,你是不是把老朽嚇了一跳!老朽掐指一算,算出,原來在島上鬧騰的娃娃,是你礙」

「失禮了…」寧凡苦笑。什麼叫躺著也中槍?自己抽個島魂,竟抽出了一個隱匿在此的內海老祖。

如此,日後自己抽大地魂,還真要小心。

萬一再抽個隱居的煉虛、碎虛出來,在實力未成之時,仍是麻煩。

換言之,若面前的不是洞虛。而是封妖殿妖尊,自己絕對麻煩極大。

「抽魂…化神…碎虛三術,你得其二,此生前途不可限量啊,但老夫還是那句話,你絕對不可化神。否則,必死1

「哦?這是為何?」寧凡眼皮一挑。

「因為…你是真魔逆修!只有化魔之說,何來化神!其你的『氣運』,很古怪,我看不透…」

「化魔?氣運?」

寧凡目光一肅。這洞虛老頭,似乎肚子里真有些東西。

化魔一詞。他第一次聽說,而氣運…此一詞,在亂古記憶中略有提及,但實際屬於真仙範疇的概念,故而並未詳述,寧凡亦不知太多。

但洞虛,似乎對氣運二字,所知極多。

「天運分七彩,氣運分七色,赤橙黃綠青藍紫,赤為末,紫為極,凡人無運,辟脈為赤,碎虛為紫,尋常元嬰,氣運為綠色,每朝化神邁進,氣運便青色加深。而道友的氣運,雖亦是綠色…卻每邁入化神一步,朝黃色崩落一絲…」

「崩落?什麼意思?」

「也就是說,因為某些原因,道友的氣運,『丟了』…修為提升,氣運卻喪失,若老朽所看不差,道友本為凡體,無氣運,某次獲取莫大機緣,而氣運一路逼升至紫氣。只是不知為何,這紫氣,卻每況愈下,隨著道友修為提升,氣運逐漸喪失,就好似冥冥之中,有人在算計道友,奪走了道友氣運。若到碎虛,則道友氣運跌盡,那時,或許是道友身死之時…」

「…」

寧凡皺眉,不置可否。

這洞虛所言,越來越玄乎,但似乎,有並非胡言。

自己本為凡人,獲得陰陽鎖,傳承了亂古大帝的記憶,而那時,似乎是自己氣運最盛之時。走在七梅,都能獲得玉皇草、盤魔草,殺個金丹,都能暴落道果。

修為越是提高,自己的麻煩,卻反倒越多,運氣似乎也越來越差,殺了如此之多的元嬰,似乎還未出過道果。

似乎,這洞虛老頭,說得極有道理,自己的氣運,當真丟失了?

若丟失,是誰算計自己呢?

「最讓老朽不明白的,實際是道友的命格…道友骨齡,僅有340歲,但命格,卻延續了1300年…前千年為死命…命格與陽壽不符之事,老朽還是初次遇見…說起來,這種情形,倒與傳聞中,妖靈之地的沉睡之妖類似,妖將壽不過數千年,但沉睡數十萬載,卻可壽數不減…不過,道友又非妖將…嗯,這有些奇怪…」

洞虛自言自語,玄乎的語言,寧凡越發難以明白。

他微微搖頭,這洞虛,來尋自己,難道是為了說胡話?

「前輩的正事,不打算提一提么…」寧凡無奈提醒道。

「啊!對!老朽都忘了,老朽尋你,這些不過雞毛小事,你死不死,干老朽屁事,老朽尋你,是要請你,為我徒兒治玻你應該看出,秋靈體內的異狀了吧…」

洞虛目光一凝,瘋癲之色散去。

「看出了一些…此女先天缺金,命格16歲必死,但卻活到了金丹巔峰…因為,有人以一道極為霸道的古劍,震碎為劍氣金靈力,貫入此女體內,鎖住此女命脈不絕…晚輩本還在想,許如山再有本事,也無法尋來如此厲害劍氣,若是洞虛前輩所為,則一切,便說得通了…只是晚輩有一個疑問,前輩為何要收秋靈為徒,又為何要以劍氣,為其保命。」

「心血來潮,閑極無聊1洞虛的答案,讓寧凡哭笑不得。

洞虛收徒,確實是閑極無聊,但救人之心。卻不假。

他愛花,許秋靈也愛花。所以,他就收此女為徒。

只是發覺此女命薄,此女先天缺金,都因為許如山的元磁之力太猛,此女尚在母體之時,便被奪走金命…於是,洞虛便上了劍島,跟劍尊一番軟磨硬泡。弄走了一道古劍,震碎打入許秋靈體內。

但這些,並非長久之計。甚至再過不久,許秋靈的軀體便承受不住劍力,屆時,她不是死於古劍劍力,便是死於命格缺金。

糊塗的許如山。甚至不知自己愛女將死。

『男砬椋自然養成了看破紅塵的性格。此事,她一直隱瞞。

而洞虛,雖然沒告訴許秋靈自己的真實身份,卻為她卜過一卦。

卦象顯示,能令許秋靈心動的男子。便是…救她之人!

怎麼救,洞虛也不知道,但他對自己的卜算深信不疑。

他修為在雨界並非最高,但論卜算之道,他可自豪為雨界第一!

在他看來。寧凡便是命中注定、拯救許秋靈之人。

但洞虛無奈的發現,他看得透寧凡修為。卻看不透寧凡命格,更不知,寧凡有何手段,救許秋靈。

「這劍靈力,是劍島老頭搜集的古劍之一…其中有一片殘片,是古天庭所獲,應是誅仙四劍之一的殘片,若老朽沒看錯,或許是…陷仙劍殘片…若你救秋靈,此劍自歸你所有,對你的劍識劍念,大有益處…而作為回報,老朽可以『仙血』之力,為你,卜算一卦!便是四天之上的天機,也能…窺探一二1

洞虛目光,那幽深之意,忽然閃過一絲血色。

寧凡心神一顫,終於明白,為何洞虛給自己如此大的神秘感。

其雙目之中,眉心之內,封印著一滴…真仙之血!

他之所以能看到修士看不到的氣運,之所以能成為雨界第一卦師,一切,都因這滴真仙之血!

這一滴血之內,蘊含的靈力,幾乎比化神初期修士的全部法力,都要磅薄!

此血被洞虛煉化,祭煉千年,已無法易主,但耗損此血,可卜算莫測天機。

算出老魔的仇人,可以。

算出自己的身世,可以。

算出明雀的真仙仇人,可以。

甚至,若自己當真命格有問題,算出其原因,找出背後算計自己之人,同樣可以!

寧凡與洞虛,二人一直傳音,旁人自不知他們在說什麼。

余龍不敢插嘴,女屍眼中只有寧凡,許秋靈則暗暗緊張,緊張自己師父,在和寧凡說些什麼。

終於,二人不再傳音,而洞虛,露出嚴肅之色。

「你,可願娶靈兒!並救她脫離苦海1

「若你願意,老朽可助你,獲取巨擎老兒的魔羅傳承1

「若你願意,老朽可助你,耗真仙血,卜算天機1

「若你願意,老朽可為你煉製一寶,莫說化神感知,便是碎虛老怪,也再看不出你的底細1

「若你願意,老朽一身神通,皆可傳你1

「若你願意,老朽贈你千件洞天之寶,十七具化神傀儡,給你內海稱雄的力量1

「若你願意,老朽可帶你踏遍內海、修國,尋足夠之物,保你化神之時,氣運不散,化魔成功1

「若你願意,老朽甚至可將『雷皇之墓』的三分之一地圖,贈送於你!此物,內海化神,人人窺覷,其中,有不周雷皇的畢生傳承1

「你,可願娶靈兒為妻,護她不死1

這一刻,洞虛的氣勢,在這小小廂房之內,高不可攀!

許秋靈難以置信,自己朝夕相處的恩師,竟不是元嬰初期,而是比爹爹更強無數倍的高手!

余龍元嬰欲碎,在這氣勢之下,他渺小好似螻蟻!而聽聞洞虛的種種好處,余龍目光狂熱,若他能獲得洞虛垂青,贈送神通、法寶,保送化神,有17具化神傀儡護身,他余龍,可以內海稱雄!外海無敵!

唯有女屍,始終看著寧凡。

而寧凡,則微笑飲茶,古井無波。該驚訝的,早在最初,便驚訝了。

外界,無人知。這一刻,內海七尊。給了寧凡天大誘惑。

不過這誘惑,對寧凡而言,實際並不大的。

畢竟,他有亂古記憶,而師尊,是老魔,是四溟執事,是雨皇不敢得罪的存在。

至於洞虛的一身神通。則未讓寧凡看重。

「前輩可保我化神,晚輩卻想保前輩煉虛…前輩卡在化神巔峰,距離煉虛,只差半步,這半步,前輩可知,為何無法成功…」

「呃…那個。那個,現在是老朽在給你好處…」

「人,我願意救,且我不但可救她,可娶她,還可幫助你。突破煉虛之境1

「什麼?!你能幫助老夫,突破煉虛期!這怎麼可能!老夫卡在這個瓶頸,已超過千年…」

洞虛有點亂,非常亂。

他本來是在給寧凡好處,怎麼現在反過來。被寧凡許諾好處了…

這毛都沒長齊的小子,能幫自己突破煉虛期?開什麼玩笑…

他有虛空之力的感悟么?

或者。他會煉製六轉丹藥,助自己突破境界么?

還有,這小子,怎麼說著說著,反倒幫助自己起來了…他在計劃什麼?

「虛空感悟么…」

寧凡一笑,將亂古記憶之中,對虛空之力的運用心得,烙印一般,遞給洞虛。

這心得,他境界不足,無法領悟,看此心得,就好似在看不認識的妖族文字,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但洞虛,一看這玉簡內容,立刻面色大變。

他與寧凡不同,停留在化神巔峰千年,對虛空之力,有不少揣摩,雖然這揣摩,遠遠沒有摸到準確方向罷了。

這心得,給了洞虛一個方向,但由於只有一半,並不完整!

有此玉簡,洞虛便能看到突破方向。

而若有完整玉簡,他甚至有機會,觸碰到煉虛期的瓶頸!

一旦觸碰瓶頸,便可嘗試突破境界,至於成功率、所需丹藥,則是之後再考慮的問題了。

如今的洞虛,連門檻都沒找到,何須去思索跨越門檻的手段。

洞虛,咽了咽口水。

他本是許諾寧凡好處,此刻,卻被寧凡一個玉簡,給弄得啞口無言。

乖乖,這是什麼高手的心得體會…此人對虛空之力的運用,即便是對虛空之力研究千年的洞虛,也自能從字裡行間看個皮毛大概。

只是越看內容,他的心中,迷茫便一絲絲掃去。

待掃盡所有迷茫,他可…著手突破煉虛期!

「小,小友…你說吧!什麼條件,可給我完整玉簡1

洞虛渾然忘了,自己剛剛何等意氣風發。

這內海七尊之一,竟對寧凡,第一次露出討好之色。

他看得出,寧凡烙印的,是記憶。

記憶這種東西,可以搜魂,看個大概,但所看必是殘破,萬一漏了什麼,便太可惜了。

「首先,將你算出的周某底細,好生保密,其次,你說的屏蔽碎虛感知之物,周某很感興趣。除了仙血卜算,我還要你為我出手三次…千件洞天之寶,17具化神傀儡,我自是需要的。你許諾的好處,我一個不落,全部手下。你發下心魔大誓,允諾我這些要求,半部玉簡,拱手奉上1

寧凡微微一笑。

這不是洞虛在跟他談條件。

而是他,在跟洞虛談條件!

此人一身卜算之術,氣運之道,洞天法寶之悟性,傀儡秘術,讓寧凡頗為佩服,即便自己仗著亂古記憶,也不過與之半斤八兩。

此人,是個人才,人才,就要收。

或許,在不久的將來,自己能憑洞虛的仙血卜算之術,避過大劫!

「呃…」

洞虛握著玉簡,心中鬥爭複雜。

修為到了這一步,他說不想突破煉虛期,那是騙鬼。

但明明是自己跟寧凡提條件,怎麼倒過來了…

「那個,你可願娶靈兒…」洞虛壓下心裡**,突破煉虛期跟許秋靈的命比起來,他選後者。

是個好師傅,難得…

「我周明,對女子從來是來者不拒,我自不會不願,不過秋靈小姐,可未必願意嫁我…不過放心,即便無夫妻之名,我也早準備救她一救,但就那陷仙劍殘片的劍氣,對我而言,便是巨大誘惑,但此事,需推遲!碎界秘境之後,我出手救人。」

「好!如此,老朽可發心魔血誓,若你能救靈兒,並…並給老朽,剩下玉簡,我洞虛,便答應你之前條件1

余龍愣住了。

洞虛…這瘋瘋癲癲的老頭,竟是洞虛!

內海七尊之一!

他價值觀顛覆了,自家尊主與洞虛的談話,他完全層次不夠,聽不明白。

但卻知,所謂內海至尊,在自家尊主面前,討好、服軟了…

這個世界,是否太瘋狂了…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