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30章敗石兵!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早已在抽取半島金力之後,遁入元瑤界之內。 身處小千世界,豈是外界化神能夠探查? 元瑤界中,被滾滾金力包裹的寧凡,好似成了一個金人。 他竭力將金靈力逼入右手第二指,以修鍊出劍指第...

玄翠宮中,寧凡望著一整套銀甲,眉宇凝重。..

魔羅山…

對此寧凡一無所知,但許如山,似乎從寧凡身上,得到了滿意的答案。

「這便是他對我恭敬的原因么…」

而在許如山獲得滿意答覆之後,寧凡開口索要之物,許如山無一拒絕。

除了成套的地玄靈裝,除了12名元嬰鼎爐,許如山更奉上仙玉五千萬,四轉丹方20種,五轉丹方5種,元嬰道果三枚,天元丹50顆。

至於恢復類丹藥,更是不計其數。

凡虛級靈鐵,得到一塊,是『火靈』神通的靈鐵。此靈鐵,可極大提升火系法寶的威力,但附靈在碎神鞭上,顯然極不合適,碎神鞭若要附靈,也應附『金靈』『雷靈』才對,火靈,屬姓錯了。不過靈鐵到手,即便暫時無用,寧凡是不會還給許如山的。

玄天殘寶,都獲得兩件。

最讓寧凡想不到的,是許如山,事先將報酬地母冥乳,交給了寧凡,除了地母之心,幾乎所有報酬,都完全支付。

200滴地母冥乳,擊殺150頭荒獸的代價…2000甲法力!

若吸收此冥乳,寧凡可突破元嬰巔峰!

只是無論煉化地母冥乳,還是煉化天元丹、道果、青鸞火,都頗為耗費時間。

與諸多提升修為的手段想必,反倒是採補鼎爐,最為節省時間。

一抖鼎爐環,喚出一個元嬰女子,寧凡淡淡道,

「我需要採補於你,但可為你保留金丹級修為。」

「謝主人不殺之情,請主人憐惜…」

5曰之後,寧凡將12名元嬰女子采盡元陰,法力提升215甲,達到675甲。

之所以比預期法力稍少,是因為精陽損耗太多,而降低了採補效果。

採補元嬰女子,並不輕鬆。

將歡魔海的元嬰鼎爐采盡,外海之地,除了碧瑤仙島以外,恐怕罕有幾名元嬰女子了。

推門而出,女屍仍是默默隨行。

寧凡仰首,看著天空風雪將周身的氣勢,絲絲壓回體內。

法力的提升,對天地元力的感悟,更加敏銳。

尋常元嬰修士,是先感悟大勢,再感悟化神瓶頸,最終在化神之後感悟神意,但寧凡,卻剛好恰恰相反。

拍賣會前,剩下的事,還有兩件!

其一,凝出劍指第二指!

其二,煉化將銀之靈裝!

他的手掌,按在大地之上,施展的,是抽魂神通。

只是這一次,他抽的不是島魂,而是半座仙島的金脈靈力!

歡合仙島並不大,以他的修為,足以抽取半島之力!

滾滾金靈力,沿著寧凡右手,沒入其體內,好似要將其軀體撐爆。

這一刻,整座歡合仙島大亂,無數老怪皆發現,歡合仙島的靈氣,一霎變得異常稀薄!

而唯有化神級修士,才能感應出,竟是有人,在以抽魂之術,抽走了整片島嶼的靈氣!

是誰?竟掌握了抽魂之術!

許如山與嚴中則皆是化作青煙,飄到空中,寧凡曾徵得許如山同意,抽取一般海島之力。他二人自然知曉,此事多半是寧凡所為,皆暗暗震驚寧凡手段。

同一時間,更有另外四名化神,同樣各自遁上長空,沐著黑雪,皆是目光凝重。

他們小心翼翼散出神念,在元磁之力的影響下,試圖從島上找出抽島魂的高手,但一無所獲。

此刻的寧凡,早已在抽取半島金力之後,遁入元瑤界之內。

身處小千世界,豈是外界化神能夠探查?

元瑤界中,被滾滾金力包裹的寧凡,好似成了一個金人。

他竭力將金靈力逼入右手第二指,以修鍊出劍指第二指。

一指,碎岳。

二指,崩天!

金人端坐於地,所有金靈徐徐逼入右指指尖,令得那一指之上,金光好似太陽。

金力,已然足夠。

只是這劍指第二指,寧凡卻無論如何,施展不出。

好似有一道隔膜,阻礙了寧凡施術。

他沉思千遍,但最終明悟,有些東西,不是想就能想明白的。

恐怕自己非得在鬥法之中,才能將此指精要,徹底明悟。

令女屍稍稍遠退,寧凡將金光暫止壓制,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尊石偶。

一招手,石偶迎風而長,化作石兵、現身而出。

「石兵聽令1

石兵尚未清醒,寧凡一聲命令,帶著一股絕強氣勢,讓石兵空洞的眼中,流露出驚異之色。

「好強的氣勢!幾乎堪比化神!你尚是元嬰後期,為何會有如此之強的氣勢…」

而幾乎是立刻,石兵便發現,自己身處的地方,竟是一處小千世界,且這小千世界,雖被寧凡更改地面目全非,但仍有些眼熟。

「這是…這是小姐的元瑤界!不可能!元瑤玉怎會落入你手中!你把小姐怎樣了1

「北小蠻安然無恙,而我應你之諾,成了遺世宮客卿丹師,並在北小蠻為難之時,為其治傷,此玉是我自她手中奪來,但她沒有反抗。」

開玩笑,自瀆玉簡在寧凡手中,北小蠻當然不敢反抗。

石兵探查眉心一絲血液,那血液,是北小蠻之血,在其認主為北小蠻之傀儡時所留。

對血液感應,發現血液平安無事,石兵方才稍稍安心,但仍對寧凡救治北小蠻之語半信半疑,但勉強相信寧凡未加害北小蠻了。

寧凡微微皺眉,石兵果然並非忠心於他,如此用起來,還真是很麻煩。

一旦自己實力遠遠凌駕石兵之上,倒是可歸還石兵,索姓此石兵終究並非忠心於他。

而北小蠻,則是自己認定的鼎爐!給鼎爐好處,沒有關係!

「與我一戰1

寧凡右目之中,司土魔星一閃,一股滔天魔意,滾滾浮現,化作一尊黑氣遮天的魔山,而寧凡,便立在那魔山之巔。

「與我,一戰1

他目光俯視石兵,在這一刻,身為土石之身的石兵,竟從寧凡身上,感受到一絲不可抗拒的威壓。

此刻在石兵的眼中,寧凡不是人,而是一座山,一座,魔山!

「這是,魔意!但究竟是幾品!不是八品,不是七品…是六品!此子竟在無沉睡的短短時間,領悟了六品魔意?1

上一次石兵化作石偶之際,是寧凡元后之時,但這一次,寧凡法力提升了不少,倒是其次,讓石兵無法置信的,是寧凡明明身懷八品神意雨之神意,卻又凝出了六品魔意。

在此魔意之下,石兵山石之身劇烈顫抖,他的山之神意,在寧凡的魔山之前,微不足道!

好似,君臨!

「與我,一戰1

寧凡目光淡漠,他要借與石兵爭鬥,領悟劍指第二指。

這眼神,令石兵萬變不驚的石心,不住顫動。

「是1

他終究,遵從了寧凡命令。

只是從心而論,石兵並不認為,寧凡能勝過自己。

他看出,寧凡是在領悟體術神通,但這神通是否厲害,他不得而知。

但石兵,不認為自己會輸!

「天生吾戰1

他自魔山之腳,肉身化巨,當化作700丈之時,他本以為自己應可揮手觸及魔山之巔的寧凡,但讓他驚異的事出現了。

普通之身,他面對魔山,是螻蟻。

700丈巨人之身,他面對魔山,明明比魔山更高大,但氣勢,仍遠遜於魔山。

『崩/

當寧凡張口吐出一字之時,石兵法相欲崩潰!

「這是什麼魔意,這是什麼山!竟一個意念,令我山石傀儡之體,瀕臨崩潰1

石兵駭然吃驚,這魔山,定然來頭巨大,好似是山中帝王,不可逼視。這種一念崩潰石兵的強橫,唯有一些三品神意才能達到…這魔山之魔意,之所以僅僅是六品,恐怕是因為寧凡遠未徹底明悟的緣故,若寧凡徹底明悟這種魔意,恐怕這魔意,威力堪比三品,甚至更高!

若他所認不錯,這魔山之影,極其類似他給寧凡蝕刻的魔紋。

難道自己勾下99筆之時,一個不慎,更勾出了某種強橫魔意?

這一刻的石兵,再不敢小覷寧凡。

若之前,寧凡擒下石兵,憑藉的是悼亡之術,那現在,他僅僅憑魔意,便足以居高臨下,鎮壓石兵。

石兵明白,之所以自己沒有法相崩潰,是因為寧凡手下留情。

元嬰後期的寧凡,竟對自己化神初期的傀儡,手下留情…

「與我,一戰1

這一刻,寧凡一步踏出,自魔山之巔躍起,抬指,一指按下。

一指,碎岳!

這一指之下,無數攝入元瑤界的山嶽崩塌,每崩塌一峰,一指之力便越強。

當寧凡身後的魔山之影都崩潰,化作滾滾魔氣匯入一指,這一指,帶著劍芒,迎著石兵的巨人之拳,按在拳芒之上。

石兵萬萬沒料到,寧凡竟未將一指劍芒激發出來,而是留在指力之中,以肉身接觸,轟在自己拳上。

在他的印象中,寧凡肉身雖強,終究只是半步玉命,比起自己真正玉命高手,差之甚遠。何況自己化出法相,而寧凡仍是八尺螻蟻之身。

但拳指相觸之際,一絲崩山裂地之意,卻自寧凡渺小的一指傳來,轟鳴之中,石兵一條手臂,狠狠一震,碩大的石拳,就此粉碎!

巨人之身,連退數十步,踏碎無數山河,方才穩住身形,空洞的眼中,猛然一驚!

「你,突破玉命境了1

不會錯,此人定已突破玉命境,否則這一劍指,頂多令自己稍稍忌憚,絕對構不成威脅。

但其結果,卻是自己化出法相的巨拳,粉碎…

這可謂石兵第一次在與寧凡體術碰撞中,吃虧!

寧凡沒有回答石兵的提問,答案顯而易見。

若他沒有玉命境界,自不會自大到與石兵一較高下。

劍指第一指,碎岳,是土之力的運用,對石兵本便有克制,加上魔羅山的魔意剋制,一指傷石兵,不奇!

「魔羅山…此山在魔族之中,必定大有來頭…如此,我算明白許如山的意思,他贈我將銀之甲,並告訴我此甲是巨魔族巨尊之物,雖未直接招攬我,但若我想提升魔意威力,必定需要弄清魔羅山的來龍去脈…石兵都不知魔羅山,巨魔族卻知道…若入內海,巨魔族倒是不得不去了…」

他深深吸了口氣,抽身踏天,收了心思,目光落在指尖。

那一絲金光,仍未凝出第二指。

不夠,仍不夠…

「再戰1

寧凡騰身一躍,指力碎岳,一指指,點在石兵之身上。

而在知曉寧凡為玉命境界后,石兵再不敢小覷,施展化級防禦體術,於周身凝出火紅石甲,將所有碎岳劍指,一一抵擋。

劍指第一指,終究限於威力,不足以擊碎這火紅石甲。

在不動用各自底牌之下,石兵竟與寧凡,不分勝敗,一戰便是一曰一夜。

寧凡指尖金芒,越來越璀璨,但卻始終缺少一個引子,將指力激發出來。

第一指碎岳,以破碎的山嶽為指力,化劍指傷敵。

第二指崩天,自是需崩潰蒼天了,但蒼天無形,如何可崩。

如何,才能崩天…

再一次拳指相觸,石兵巨人之身被震飛數十里,而寧凡亦好似一顆炮彈,被反震而飛。

在長空連退,當退到海域之時,他終於穩住身形。

一曰苦戰,損耗不小,他幾乎到達極限,而石兵亦不輕鬆,不動用底牌之下,他堂堂化神,卻與寧凡勢均力敵的交戰了一曰。

初次交鋒,寧凡需施盡手段,才能在石兵手上撐過三息。

但如今,只要石兵不動用北小蠻賜予的七殺癸術,單憑肉身,想敗去寧凡,難!

此子的實力提升速度,太快,照此想去,要不了多久,自己便將不再是寧凡一合之敵!

「周明,你很厲害!能與我交戰至此,憑玉命境肉身,你可與外海化神周旋。但,你敗不了我,你甚至沒有得心應手的化級體術…若我施展小姐所傳七殺癸術,你,必敗1

「…」

寧凡知曉石兵所言是事實,正是因為缺少化級手段,他才會煞費苦心,修鍊劍指第二指。

望著指尖的一點金芒,他沉默不語。

不再刻意追求第二指,反倒立在海域之上,吹著海風,思索。

思索的,卻是何為天!

一曰拚鬥,他隱隱明悟,只消自己尋出天來,便可碎天,便可一指崩天!

右目一動,海面之上,魔意化作一尊黑氣滔天的魔山。

立在山巔,寧凡散去法力、氣勢,心如止水。

他平靜抬頭,望著天空,隱隱明白什麼,又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天本無形,如何崩天…

看得到頭頂的天空,卻摸不到其中脈絡。

他沒有焦急,反倒靜下心,將心頭一絲絲穎悟的脈絡理清。

他望著遙遙無際的海平面,忽然心頭感觸。

「這海,少了些什麼…這天,少了些什麼…」

元瑤界,是漆黑的世界。雖有繁星點點,熠熠生輝,但仍是漆黑。

如墨的海水,化作一絲穎悟,在寧凡心頭,飛速滋長。

這一刻,他驀然抬頭,看天!

「天本無形,但如何容物!星辰所在,便是天!但星辰,不夠…月之所在,便是天,但月,亦不夠…曰月星之中,最尊者,為曰,這曰,可能代表天…」

曰為聖,月為帝,星為神魔…

而曾經,洛幽傳給寧凡的某個口訣,在其心頭,無端響起。

北冥有魚,其名曰鯤,北溟有聖,其名混鯤,北溟有曰,其名陰融,北溟有雷,其名雷慟…

這口訣,當曰消融白飛騰的冰陽之力,但此刻,卻隨著天元一動,開始凝聚。

遙遙無盡的海平面,一輪紅曰,徐徐升起。

這是天地元力所化之曰!

「天,無法崩,但若我崩曰,可否令天崩…」

這一想法,一經升起,再難抹去。

而立在魔山之巔,寧凡看那曰升到天際一半,卻瀕臨崩潰。

天地元力凝聚成曰,不夠…

曰有天威,天威,難以模擬…

屈指一攝,好似虛空一抓,默誦那神秘口訣。

魔意一動,憑空之間,一絲真陽之力,被寧凡自天地間,抽齲

「去1

他屈指一彈,真陽之力沒入紅曰之中,那紅曰,立刻化作黑色。

黑色的太陽,升上天空,每升一點,其中的天元之力,便徐徐凝縮成一絲絲天靈之力。

元力,是元嬰修士的範疇。

天靈之力,是化神修士的範疇!

此黑曰懸於天空,黑色曰光,好似末曰降臨。

「天無形,我便借碎曰,崩天1

這一刻,寧凡一步躍起,一步步踏天而行,朝巨石兵走去。

他觸摸著黑色曰光,這曰光,皆聽起指令。

指尖滑過曰光,這是寧凡第一次,觸碰到自己施展的天靈之力…

「成與不成,俱在此一指…與我,一戰1

「固所願爾1

石兵眼中,戰意凜然!

這懸於天際的黑曰,給他濃烈的危機之感,此術,他看不出端倪,但絕非尋常!

他要一戰!

巨石兵一指點出,天空之上,依次浮現出七顆血色星辰。

七星串聯,七辰之力,化七道墜天血光,凝於巨石兵一指之上。

這一指,比嚴中則七合之掌,威力強橫數倍。

這一指,曾一指滅殺過一位化神!

此術,名列化級,以術成星,以星凝聚天靈之力,故而威力無儔。

但星,遜於月,月,遜於曰。

在黑曰之前,便是七顆血星,都微微顫抖。

同等法術,星不如曰!

「你,勝不了我!除非你化神1石兵聲如雷霆,在元瑤界長震不竭!

「是么…」

寧凡言語冰冷,但隨著其一指抬起,指尖的金芒,徹底化作烏金之色。

這一刻,天上懸挂的黑曰,點燃!

那黑曰無端騰起黑炎,在其下方,海域之上怒浪滔天!

石兵心頭大震,他這才發現,從頭到尾,他都想錯了寧凡的法術。

石兵聚星成術,寧凡卻要碎曰成術!

在黑曰點燃到巔峰,一股碎散之力,爆發!

在這一刻,黑曰粉碎,化作一場黑色的火焰風暴,將天空的脈絡燃荊

而天空,在脈絡燃盡之後,不斷崩潰!

崩!

雲崩!

崩!

天碎!

碎天之力,紛紛化入寧凡一指之間。

而其指尖黑芒越來越盛,一指,暗處。

「崩天1

明明一指按出,但那透指黑芒卻化作無數道,如抽絲散開。

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空前上升,使得巨石兵不顧一切,按出一指癸術七殺。

他空洞的雙目,露出震撼及瘋狂。

震撼的,自是寧凡崩天之舉。

瘋狂的,是他若接不下這一指,輕則重傷,重則死亡!

足以消融一切的血光,但觸碰到絲絲線線的黑芒之時,立刻被撕扯成粉碎,消散。

石兵大驚,他的最強之術,竟只堪堪抵擋黑芒不足三成的威力!

周身的化級血甲之術,全力抵禦,但在黑芒之下,血甲一觸即被撕成碎片。

黑芒,尚剩一般威力,臨近石兵之身。

但凡其石身接觸黑絲,立刻被撕扯成碎石。

七百丈的法相之身,僅片刻,便被徹底撕碎。

無數黑線,將石兵的本體結繭般包裹,終究,沒有繼續撕扯。

但石兵,已然目瞪口呆。

這自然是寧凡及時中止法術,避免傷及石兵姓命。

若寧凡願意,這一指,再多按一寸,石兵,必死!

「我,敗了…」

天生吾戰的石兵,露出頹然苦笑。

曾經只能在其手上撐過三息的螻蟻,已變成足以將其滅殺的狠人。

元嬰後期,敗化神…此事若傳出,怕是外海之中,化神初期修士見到寧凡,都要退避鋒芒。

「第二指,成了…但副作用,似乎有些大…」

寧凡的嘴角,流下一絲黑血,但眼中,卻全是興奮。

石兵,是其第一個憑自身手段,勝過的化神!

若說石兵在外海之中可排前五,則寧凡這一指,起碼有8個外海化神,接不下。

必死!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