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29章魔羅山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不是光彩之事。 倒是許秋靈習以為常。在魔修之間,贈送鼎爐。原本再正常不過,雖然,她不喜歡便是了… 但許秋靈卻知,這12名女子,已是歡魔宗尚存的所有元嬰鼎爐,爹爹竟全部送給周公子,不拍賣...

冗長的山腹中,寧凡、女屍、許秋靈,三人同行。

沿路所遇婢子、侍衛,但凡見到許秋靈,立刻恭敬行禮。

自然,更無人盤問寧凡的。

許秋靈始話語不多,偶爾所言,皆是花鳥蟲魚。對這些,寧凡的亂古見識,可謂淵博,偶爾一句,便讓許秋靈眼前一亮。

「公子,真是雅士…」

「雅士么…」

寧凡失笑。若這許秋靈知曉,她所謂的雅士,實則是她最厭惡的外海凶魔,大概,會失望吧…

同時,寧凡沉吟,思索的,卻是許秋靈身上的奇異之處。

這許秋靈,即將死去…

若寧凡所料不差,此女體內,有一道霸道的金靈力,奪其生機,莫看此女外表光鮮,實則隨時都可能命終而亡。

而那金靈力,若寧凡沒感應錯,應是…

他眉宇一凝,若他所料不錯,則這許秋靈,倒是要救上一救…

既為了那天大好處,也為了,不讓此女香消玉殞。

曲折迴廊的盡頭,是一座淡紅色的巨大銅門。

巨門外,許秋靈收住腳步,深深吸了口氣,皓腕一招,取出一塊紅色銅令,打訣於其上。

立刻,巨門一顫之下,化作紅色虛影,消散。

「周公子,爹爹便在殿中,公子切記,見到爹爹,定需慎言…」

「多謝秋靈小姐提醒,周某會注意的。」

許秋靈微微忐忑。畢竟爹爹喜怒無常、殺人如麻,即便寧凡是俊傑人物。但若惹爹爹不喜,仍是危險。

且算算時間,爹爹此刻,應是在招待狂魔周明呢…那周明,會不會肆無忌憚,將周公子殺了…

她步履遲疑,只是出乎她的意料,銅門一開。其中卻並無所謂的魔頭身影,只有兩個老頭,似乎還在等人。見寧凡前來,兩位老頭似乎並不奇怪,反倒好似久候一般,立刻起身,抱拳相迎。

「周道友。你總算來了,真是讓許某人好等啊1

「哈哈!周兄弟來了1

這兩道聲音,一是許如山,二是嚴中則。

聲音一落,兩位化神老祖立刻化作青煙,飄出宮殿。出殿迎接!

「爹爹,你們…」

許秋靈俏臉暗暗吃驚,吃驚這表情,落在她素來平靜的臉上,分外可愛。

她萬萬沒料到。自家爹爹與踏雲宗嚴伯伯,竟以化神之尊。親自迎接周公子!

原本她還擔心,這周公子會惹爹爹與嚴伯伯不快,但如今看來,爹爹與嚴伯伯,高興都來不及,哪有不快…

許秋靈心頭,不由升起一種極其荒謬的猜測。

難道,自己身旁的周公子,便是爹爹與嚴伯伯所等待的…周明?

「不可能…那周明名聲極壞,怎會是…怎會是周公子…且即便周公子便是狂魔周明,爹爹與嚴伯伯的態度,也恭敬的有些過分了…」

許如山抱拳之時,微微屈身,莫看這動作極小,但卻說明,其對寧凡的恭敬,是發自內心!發自內心的恭敬,許如山只對巨尊一人表露,但今日,卻對寧凡表露…這太不正常!

而嚴中則抱拳之時,則悄悄后挪了半步,莫看這半步極小,但卻說明,其內心深處,對寧凡,有一絲忌憚,而這後退,則是…謹慎!堂堂化神,不過面對小輩青俊,竟還要謹慎小心、忌憚極深…這更不正常!

許秋靈想不通,無論如何也想不通。

她望著寧凡,似在求證。

「敢問周公子…尊名…」

「失禮了,與秋靈姑娘數次相見,卻仍未通姓名…在下,周明1

周明!

他,便是周明!

那曾經令自己深惡痛絕的『周明』,竟是這般模樣?

「怎,怎麼會…」

許秋靈望著寧凡,怔怔無言,難以理解,眼前這溫文爾雅的青年,會是外海畏懼的魔頭?

此人明明舉止有度,哪裡是十惡不赦的淫賊了…

爹爹所接見的魔頭,許秋靈知曉,是狂魔周明!

甚至自己爹爹,本還叫自己前來,見一見那周明,但許秋靈傲然拒絕。

她,不願。

只是若早知爹爹讓自己見得,便是周公子,她未必不見的…

「公子隱藏的,好深…」許秋靈幽幽一嘆。

這話在花冢之時,她便說了一次,但此刻再說,卻全然是兩種心情。

原來這周公子,便是周明,且更能讓爹爹、嚴伯伯折節結交,自己,還是小覷此人了呢…

此人名聲,極其敗壞,但許秋靈,更相信自己眼睛…她所看到的寧凡,是一個有血有肉、氣度瀟洒的良人,僅此而已…

只是自己一路而來,不知說了多少『周明』的壞話,不住提醒寧凡小心,也不知寧凡,是否會介意。

且許秋靈心頭,也微微泛起一絲嗔惱之意,暗暗嗔怪寧凡,竟不告訴自己全名,害自己又一次在他面前出醜。

雖然許秋靈明白,寧凡不言,自是擔心這周明二字,讓自己畏懼。

「他是周明,他竟是周明…」

許秋靈心思百結,一時不知如何面對寧凡。

而寧凡卻與兩位化神抱拳見禮,目光則一凝。

許如山對他的恭敬,似乎有些過了…這其中,必有其不知情的緣故,但許如山,應無惡意。

而嚴中則,此人對自己忌憚,再正常不過。自己那擊碎五合之掌的一拳,便是破去七合之掌,怕是也堪堪足夠,這樣一拳,能令嚴中則反震而傷,此人對自己忌憚,再正常不過。

至於此地沒見到紫符門左桐老祖,則更讓寧凡確信了一件事。

嚴中則在此。左桐卻不在,多半是護送其他外海六子。回宗『避禍』了。

「呵呵,周道友的來意,許某猜出幾分,不如到殿內深談,如何?」

「也好。」

恢宏的銅殿,布滿玄異紋路,銅殿正中,分主客而坐。

沒有過多的寒暄。幾乎一落座,許如山便取出一分古舊地圖,在銅案上鋪開。

「周道友請看,這地圖,烙印的是碎界秘境外圍區域,方圓七千萬里。老夫知曉道友實力,亦知曉道友今日前來之目的。厚禮,老夫已備齊,甚至,若道友有任何需要,但凡對入秘境有助,老夫莫不允諾。只是。老夫需要一個明白話,道友看過地圖之後,對五月之內,獵殺150荒獸,有多大把握1

什麼!我沒有聽錯么!爹爹竟求周公子。入碎界秘境,獵殺150頭荒獸!

許秋靈小口微張。美眸含驚。

碎界秘境,那是什麼地方?那是大修士進入都有不小風險之地。在其中獵殺荒獸,能獵一頭,都算大修士中翹楚,但150頭…如此恐怖的數目,還要在五個月完成…這怎麼可能!

她聽說過周明惡名昭彰,聽說過周明實力不凡,堪為化神之下第一人,但即便如此,讓周明入秘境涉險,爹爹也太莽撞了吧。

美眸落在那古舊的地圖上,望著那山河表裡之間,密密麻麻的血色紅點,許秋靈便頭皮發麻。

那每一個紅點,都是一頭荒獸,這地圖,是歡魔宗某個大修士,數次入秘境記錄的,雖不完全正確,但也錯不了多遠。

此地圖僅僅記載秘境外圍,七千萬里的地域中,起碼棲息了三大荒獸族群,合計數百頭荒獸!

五個月,150頭荒獸,即便是自家爹爹能入秘境,想五個月獵150荒獸,把握都不會超過七成吧…周公子,又能有幾成把握,他再厲害,又非化神,能有半成么?

「本來周某隻有七成把握,但若有此地圖,多少可趨吉避凶,可有八成1

什麼!他竟有八成把握?

許秋靈暗暗吃驚,她雖寥寥數面,卻知這周公子絕非嘩眾取寵之輩,他說有八成,便有八成。五個月,殺戮150頭荒獸,把握超過八成…便是爹爹,也不過七成把握,這周明難道比爹爹更厲害?

「只有八成么…」許如山與嚴中則對視一眼,隱隱可見其目光之內的隱憂之色。

八成把握…如此高的把握,爹爹竟然還不滿意?

爹爹到底有多麼看重周明!

「不錯,周某隻有八成把握,因為許前輩,只給出了外圍地圖,內圍之中,若有凶獸,見周某獵獸,阻撓於我,則便是周某,也不敢說十成完成任務的…」

世事無常,沒看到內圍地圖,寧凡沒把話說滿。

「原來如此…若道友顧及此事,大可放心,內圍之中,不會有凶獸干擾道友獵獸,因為碎界秘境的內圍區域,有一道陣光遮擋,根本無法進入…其中或許有迅速誕生荒獸的原因,但根本無法查探…」

「陣光?」

寧凡一皺眉,碎界秘境,其中有陣光,自然是有隱秘了,只是若不妨礙自己獵獸,倒是無妨。

「若沒有其他干擾,周某倒有十成把握,可完成許道友的任務。」

「這便好,這便好…」

許如山大鬆了口氣,若煉體玉命境的寧凡都沒有十成把握,怕是化神之下,再難找出一個高手,完成巨尊這近乎苛刻的任務了。

「如此,周道友請看看老夫為你準備的禮物,若缺了什麼,但說無妨1

許如山起身,面色微微有些尷尬,苦笑搖頭,拍拍手,立刻,內殿之中,盈盈走出12位纖腰束素的婀娜女修。

12名女子,清一色都是絕色鼎爐,各個魅術精湛,一見寧凡進入,立刻整齊行禮。

「眾婢子,見過主人…」

這12名女子,每一人,都是元嬰修為!

難怪許如山面色尷尬,當著自家女兒的面,給其他男子送女子作鼎爐,還真不是光彩之事。

倒是許秋靈習以為常。在魔修之間,贈送鼎爐。原本再正常不過,雖然,她不喜歡便是了…

但許秋靈卻知,這12名女子,已是歡魔宗尚存的所有元嬰鼎爐,爹爹竟全部送給周公子,不拍賣了么…

「她們12人,皆是自小在我歡魔宗長大。個個體質不俗,適於採補…聽聞周道友擅用鼎爐修鍊,如此,老夫這禮,可能令道友滿意?」

寧凡面色不懂,心中卻暗暗一嘆。

12名元嬰鼎爐,確實是重禮。但卻沒有那名化神鼎爐,倒是讓他稍稍失望。

「道友可是想要化神鼎爐?」許如山似看破了寧凡心思。

「見笑了…」寧凡苦笑。

「咳咳…倒不是老夫小氣,只是這化神鼎爐是巨魔族自內海捕捉,有些來頭,若道友獲取,並非美事。而是禍事…」許如山沒有過多解釋,此事顯然涉及一些隱秘。

「是么…」寧凡沒有多言,對12女道,

「從即日起,爾等為我周明鼎爐。若不相叛,我必不負!至少。爾等此生,可保無虞1

「多謝主人不殺之恩1

寧凡的言下之意很明顯,你們不叛,我便不殺,頂多採補。

這對鼎爐身份的諸女而言,無疑是一個好消息,自是千恩萬謝。

許秋靈心思頗有些複雜,她不喜寧凡收下鼎爐的行為,但就魔修角度而言,寧凡又比許多魔修,『仁慈』了些,至少,沒有用過便殺,或用完送人、再販賣…

12名鼎爐,寧凡是收下了,但並不代表對化神鼎爐便不上心。

那化神鼎爐,具體如何,還待拍賣會見過之後,方才知曉,若自己實在想要,大不了以仙玉拍下此女即可。

見寧凡收下鼎爐,卻不露喜色,許如山苦笑不已,想要收買周大魔頭,血本似乎下的不夠。

也對,對於元嬰修士,12名元嬰鼎爐算是重禮,但對於化神而言,則又不算什麼。

許如山沉吟片刻,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套銀光熠熠的銀甲。

此甲一出,他臉上微微露出肉疼之色,而嚴中則,則是目露火熱。

「這是…之前許道友所言的『成套靈裝』1寧凡目光一凜,這成套靈裝在其眼中,極其不凡。

「不錯!這一套靈裝,名為『將銀之甲』,是某個已過世的附靈大師,最後一件作品。整套靈裝,共分七個部位,靴、下裝、上甲、腕甲、靈戒、靈鏈、靈盔,七件靈裝,皆是地玄下級,靴可增身形之速,上下甲可增軀體之防,腕甲可增肉身之力,靈戒可增五行之元,靈鏈可增魅術之防,靈盔可擋識海之傷。若著此七件靈裝,以道友玉命境的肉身,便是化神中期的攻擊,都可強擋數下,甚至,七件靈裝同時認主,還可激發『靈陣』神通…」

「靈陣?」寧凡一挑眉,這靈裝之防禦,便不下玉命第一境界,穿著此靈裝,直接便足以擋下那嚴中則的五合之掌。

「不錯。成套靈裝,每一件之中,都封有術式,七件靈裝,若同時認主,可激發靈陣術式,增強法力一倍恢復速度,並七星合一,凝聚天靈之力,化作一柄『天靈之刃』,用以殺敵。具體如何,日後道友認主靈裝,便知曉…老夫只說一句,即便道友未入玉命,若認主此靈裝,憑此靈裝強悍,一戰化神,不難!而在道友獲得此靈裝之後,便是老夫,也不願與道友交手…」

「有意思…不過許道友可否解釋一下,這靈裝之上的魔山徽印,究竟是何意…」

寧凡相信,許如山沒有撒謊,這靈裝,確實極其厲害。

但有一點,這麼厲害的靈裝,不應是許如山這化神初期修士,可以擁有。

其取出靈裝,或許,不僅僅是送禮這麼簡單。

銀甲之上,烙印著一枚魔山徽印,似乎是某個勢力的徽章。

若寧凡所料不錯,一旦穿上這成套靈裝,怕是有特別意義,想脫下來,便不易了。

那山,很眼熟…與其背後的玄土魔紋,極像!

之前寧凡不懂,許如山為何對自己過分恭敬,但此刻,他隱隱猜到一絲。

或許,與這魔山有關!

畢竟其對自己恭敬,是在自己凝聚神意、一拳轟出一尊魔山虛影之後的事。

此山,究竟是什麼…

「不瞞道友,此徽章,是內海巨魔族之徽章,此靈裝,亦是巨尊交付。而此山,名為…魔羅山!道友對這魔羅山,可知曉些什麼?」

「魔羅山…」

當念出此三字,寧凡隱隱感覺,自己背後的魔紋,滾燙起來。

果然,自己的魔紋,與這魔羅山,大有關係…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