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26章玉命境!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鮮血,似乎被掌力震傷丹田,但眼中,卻是精光連閃。 果然如此! 第一次他27拳合一,固然拳力無儔,但無形間的屈服,使得拳中,少了不屈之意念。 第二次,他21拳合一,拳力減少,但勢...

黑色的冰!

嚴中則眼角一縮,此冰給他極為不適之感,而幾乎在瞬息間,寧凡拳如暴雨,朝金雲一掌連擊二十七拳!

『咚』『咚』『咚』!

冰拳轟在金雲上,卻發出異常沉悶之響聲。

這二十七拳,每一拳轟出,寧凡便與升雀台猛退一步,似其身體,都受不住拳出之反力。

每退一步,銅台之上,便深深烙印下一個腳櫻

第二十七拳,寧凡猛然抬頭,仰天大笑!

「好一個『柔雲震』嚴中則!但一掌,便想讓周某屈服,不夠1

氣勢沉凝,寒冰粉碎,寧凡周身好似起了風暴,震散黑雪,直衝於天!二十七拳拳力合一,金雲轟然一震,化作金光震碎!

玉命一擊,他寧凡,徹底接下!

金雲粉碎的勁風,席捲開來,千里島域,無數草木,摧折一片!

「他竟接下了嚴中則全力一掌1

紫符老祖左桐,老眼之中,紫芒一閃,暗暗震驚。

外海13化神之中,玉命境體修,唯有嚴中則、許如山二人,能正面以肉身接下嚴中則全力一掌的,便是他左桐都做不到,唯有許如山能辦到!

此子,做到了他左桐做不到之事,當真不凡!

此子雖未化神,但一身手段,多半連化神都難以擊敗此人…自己沒有因為宗門大修士被殺而追責此人,看來是做對了!

嚴中則,亦是目光一凝,旋即哈哈大笑。

「好個狂妄的小娃娃,老夫喜歡1

他自然看出,寧凡雖有半步玉命境界,但只是元后而已,元嬰後期,卻已是化神之下第一人,卻敢與自己爭鋒,接自己拳芒。

此子不化神則已,若是化神,則恐怕內海之中,內海七尊之下,此人可橫掃!

許如山,則心頭暗喜,但面上不表露一分。

寧凡這一拳,瞬殺偽荒獸,綽綽有餘!

有此實力,進入碎界秘境,只要自己傾力相助,此人殺戮150荒獸,不足為奇!

但許如山發現,寧凡表露的實力越多,自己卻反倒越看不透此子。

此子當

十丈之內,給自己的必死危機,並非是其煉體術…此子,還有隱藏!

嘶!

「這周明,面對化神修士,還敢隱藏實力1

「老夫不動用元磁之力,只能接下嚴中則『七掌合一』,若此子能接嚴中則五掌,其戰力,堪比化神1

眾人的心思,寧凡不去想,他閉上眼,反覆回蕩著那二十七拳,眉頭緊皺。

不對,不對!

不應如此!

自己雖接下嚴中則一掌,但卻是27拳合一,這無形中,是已向嚴中則認輸,是自認一拳之力,比不上嚴中則一掌!

如此,哪算是不屈,分明出拳之前,已然屈服!

雖勝,猶敗…

「還不夠1

他驀然抬頭,眼光逼視嚴中則。

右目之中,黑色星漩,更為幽暗。

「好!好!好!你這小子,十分對老夫胃口,看來,是老夫小覷你了,如此,老夫便讓你見識見識,老夫自創的『掌合之術』1

嚴中則目中氣勢一變,冷喝一聲,雙掌合十一拍。

這一拍,升雀台轟然一聲,就此塌陷,而二人腳踏大地,再次針鋒相對。

嚴中則氣勢急速上升,當到達巔峰,他雙掌齊出,兩道璀璨的金芒,轟落長空,卻化作一道金光掌櫻

二掌相融,但威力,卻是一掌的四倍!

「老夫曾以二合之掌,一掌斃掉3名大修士,聽說你獨自一人,誅殺遺世宮三位塔主,但此掌,你未必能接下1

「是么…」

寧凡心神,毫不動搖,他的心,好似化作了一尊黑色山峰,臨泰山而不崩,更不可能被嚴中則區區言語嚇退。

不屈,不屈,何謂不屈…如何才能不屈…

天覆地陷,修士若蟻,如果才能不屈…

寧凡心頭掙扎,好似一絲隔膜,始終無法穿透。

他的骨骼,早已徹底化銀,但卻無法進入玉命境。

金色掌印,當頭轟落,而寧凡,再無思索時間!

只靠身體本能,接連轟出了21拳!

21拳合一,甚至不如第一次27拳之力,但合一之後的威勢,卻好似比之前,更強數倍!

拳數少了,威力,更甚!

拳掌相觸,掌印崩,寧凡倒退十餘步,穩住身形,目光精芒一閃!

「我,懂了1

在這一刻,其魂魄之間,漸漸多了一絲玉色…

而他的煉體境界,正緩緩向玉命境邁進!

嘶!

嚴中則等三名化神,齊齊倒吸冷氣。

這二合之掌,是第一掌四倍,在嚴中則等人看來,寧凡除非連續轟出108拳,否則絕對接不下這一掌!

以寧凡的煉體境界,瞬息間完成108拳的合擊,恐怕艱難,多半是接不下這一掌了。

但結果,卻大大出乎三人意料。

面對四倍掌力,寧凡卻只憑21拳,接下了掌印!

這,怎麼可能?

嚴中則目露凝重,第一次的27拳,他尚且能看出寧凡的手段,第二次的21拳,他卻感覺有些捉摸不透。

「有意思!若你能接下老夫三合之掌,老夫為你做說客,向許老頭,討要地母之心1

「好1這一次,許如山竟沒有執著於五掌,一口應下三掌之約…

他越來越看不透寧凡,但更加確定,若有寧凡相助,自己的麻煩,便不再算是麻煩。

「…」

寧凡沒有應聲,他似有所悟,等待著那三合之掌。

嚴中則掐決,施展秘術,片刻間,化作一個500丈的巨人!

「三合之掌,老夫必須已法相之身,方可施展,否則承受不住掌力反噬,必定肉身崩潰,小友,接掌1

巨人吼聲如雷,但寧凡,卻並未同樣化身巨人。

嚴中則掌心連射三道金雷,雷化巨掌,金掌騰空,一鎮而下!

三合之掌,威力是第一掌的九倍,這一掌,曾經讓外海13化神中最弱的瀛洲散修化神,受傷閉關了十年!

若寧凡能接下這掌,他已有了堪比最弱化神的戰力!

只是化作巨人的嚴中則,眼中卻有疑問。

他想知道,寧凡這一次,會以多少拳,接下這一掌…

若他猜想不錯,說不定,會比21拳更少,但,這究竟是為何…

面對傾天一掌,寧凡丹田之內,元嬰欲碎,只是任掌力在其周身撕扯,他,不屈!

右目的司土之星,更加幽暗,這一次,寧凡退了七步,轟出,七拳!

七拳之力,原本渺小,但合一之時,卻好似有山影在長空一閃而沒。

而隨著那山影欲來,拳勢在一剎那間,上升到不可思議的程度!

這七拳,幾乎讓寧凡,氣力耗盡!

但七拳好似七道星辰之光,將金掌,刺破!

三合之掌,他,擋下了!

寧凡咳出一口鮮血,似乎被掌力震傷丹田,但眼中,卻是精光連閃。

果然如此!

第一次他27拳合一,固然拳力無儔,但無形間的屈服,使得拳中,少了不屈之意念。

第二次,他21拳合一,拳力減少,但勢,卻更強!

在第三次,七拳合一,他的拳勢,已上升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每一拳的拳力,沒有變化,但氣勢,卻變了!威力,亦變!

若從一開始,他便出七拳,絕無此拳勢。

力到了極限,成了勢,勢到了極限,便是意!

元嬰修士感悟天地元力,明悟大勢,當對大勢感悟至深,則化神,並凝出神意。

神意,是對大勢的操控,是對規則的明悟。

7拳拳力雖減,但因為那一絲尚未凝實的神意,自天地間,以勢成意,以意化力,借來了拳力!

他心頭,陡然升起一絲明悟,若他一拳之力,接下嚴中則一掌,則屆時,他的勢,便上升至巔峰,可徹底凝出,第二種神意!藉此,一步邁入玉命之境!

「我要,玉命1

這一刻,寧凡的眼中,露出一絲決然,就好似他當初結嬰之時的一往無前。

升雀台廢墟上的嚴中則、夜空上的許如山、左桐,皆已深深駭然。

因為他們,皆從寧凡身上,感受到一絲正在徐徐凝聚的神意。

只是那神意,卻毫無神性可言,太過狂妄、霸道、凌厲,硬說是神意,倒不如說,是魔意!

魔意,魔族化神之意境!

此刻他們終於明白,為何寧凡拳數越少,拳威越盛,因為,多了這絲魔意!

「魔意…不會錯…能凝出魔意者,首先必是太古魔脈,其次,必須是真魔道的逆修修鍊者…我等都看走了眼,此子,竟是如此驚人的魔修…魔意,便是內海群魔,也不過寥寥數人,能凝聚魔意…」左桐深深一嘆,當魔意在寧凡眼中升起之時,左桐從寧凡身上,感到一絲危機…

「此魔意,品階似乎不低,似乎是七品,但卻朝六品晉階的模樣…六品,這在我小小雨界,幾乎已是傳說品階,雖說四天之上,六品不過普通而已…」嚴中則目露沉吟。

「罷了,好在此地波動,被我等遮擋,應無人可窺伺周明凝聚魔意…五掌之約,就此作罷,三掌,足夠老夫傾盡全力,交好此人,即便…不為碎界秘境!此人此生境界,絕不可能局限於化神…若此人碎虛,以此人跋扈性格,恐怕雨界,都將易主!他說不準,會是第二個…不周雷皇1

許如山深深吸了口氣,心中已決,只待寧凡徹底凝聚魔意,他便傾盡歡魔海一切資源,交好寧凡!

只是他的話音剛落,寧凡,卻搖頭。

他抬頭,仰望星空,三顆神星,熠熠生輝。

御雷神星,司土魔星,掌木妖星!

「我要接下,五合之掌1

他話語淡漠,但三顆星辰齊齊閃爍,卻立刻形成了一股難以言明的威嚴,讓許如山等三個堂堂化神,齊齊面色大變!

三顆神魔之星,這,這怎麼可能!

且三個星辰,似乎屬性迥異…

左桐與嚴中則不懂,即便是凝聚半顆神星的許如山,亦不懂。

能看出三顆星辰奧妙的,九界之中,罕有!

能承受三星合一之威嚴的,真仙之下,罕有!

「我要,五掌1

這句話,平平無奇,但落在嚴中則耳中,卻好似命令一般,讓其不敢違背。

「這是…言出法隨?不,不是,但這種威嚴,究竟是什麼,竟讓我不敢抗衡…」

嚴中則暗暗咽了口口水,第一次,對寧凡升起敬畏之心。

他不知,三星合一,修的不是神,不是魔,不是妖,而是…仙皇道!

仙皇!那是一個無數真仙窮其一生達不到的境界!

嚴中則不懂,但他本能屈從於寧凡命令,一咬牙,服下秘葯,巨人之身青筋暴漲。

「周明小友,五合之掌,已是老夫不自損之下的最強攻擊,若你接下,外海13化神,你可拍第10!五合之掌,柔雲震,金雲碎1

巨人大掌一揮,五道金光,掣空而起,化作一片綿延千里的金色雲海,雲海如掌,但卻毫無掌印模樣,只是所有掌力,已俱化入雲端。

雲意,詭譎多變。

掌出,不露痕。

金雲壓城,城欲摧!

隨著巨人巨掌拍下,千里金雲,好似天崩一般,轟鳴塌陷!

這氣勢,足以讓尋常大修士膽寒,但落在寧凡眼中,卻平靜如水。

「雲,再強,仍是雲…」

口中自語,此刻寧凡眼中,那千丈金雲,去了表象,便不足為懼。

再厲害的雲,仍是雲,從無任何雲,可撼動山嶽!

背後魔紋,滾燙刺痛。

右目土星,好似灼燒。

周身筋骨盡碎,血肉模糊,皮膚撕裂。

他好似一個血人,唯有雙目,仍是平淡如初。

一股滄桑、浩瀚的魔威,在寧凡周身,升騰!

當這股魔威達到頂峰,一絲浩瀚的神意,席捲蒼天!

千里長空,無數黑霧,演化出一座巨岳!

那巨岳,上可刺天,下可鎮魔淵!

幽深的魔氣,讓嚴中則三人,齊齊心頭大震。

那周明,果然凝聚出神意了!

只是這虛影,是什麼山!

只是這神意,又凝聚的什麼神意!

山之神意?不對!山之神意,僅是八品神意,且以厚重感著稱,但此神意,不,魔意,卻以凌厲不屈為骨!

嚴中則一生一世,都沒見過如此驚人的神意,竟可憑一念,凝聚出山嶽虛影。

他不知這神意,什麼名謂,卻知,這是六品神意!

因為面對這品階更高的神意,他的雲意,生了臣服之心!

「我是,一座山1

寧凡話落,拳出,魔動,天碎,雲崩!

玉色浮動,他整個魂魄,染上一絲淡淡玉色。

在這一刻,他一步之下,踏入玉命之境!

隔膜,碎!

五合之掌,為一掌之力的二十五倍。

但這一次,寧凡不動如山,再未後退一步。

一拳出,金雲崩潰,在雲崩之際,嚴中則所化巨人,被狠狠一震,吐血墜雲。

他心生駭然,這一拳,他接不下,除非,施盡手段!

而許如山,更是面色驚疑不定。

因為,他隱隱感覺,自己見過這山嶽圖騰。

若他沒認錯的話,這山,恐怕是…巨尊所供奉的祖令圖騰!

「此子,難道是巨尊所等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