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25章化神,五掌!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一言不合便出手,實際上,這一掌,卻收了七分柔力,只留三分。 這貨,根本沒有跟寧凡拚命的意思,而是在暗示寧凡,自己並無交惡之意。 這貨出手,是為了化神顏面,否則看著七子死亡,不做點什麼,...

「不…不要殺我…」

趙子敬跌到在地,望著身前淡漠的青年,已是六神無主。

眼見青年一步步走來,而其他外海六子竟毫無義氣、撇下自己便走,他怎不知,今日必死。

外海最不可得罪之魔是誰?

若是數年前,當數許如山!此人有內海七尊為靠山,元磁之力出神入化,殺人無算,搶人妻女便敢作鼎爐販賣…此人,不可惹!

但數年後的今天,最不可得罪者,必是周明無疑!

許如山再猖狂,終究是有宗門的,他需要完成巨尊指令,需要顧及十宗利益,外海平衡,尚不可肆意妄為。而其他12外海化神,亦不可妄為…

而周明,沒有顧及!

此人來歷,無人可算出!此人無宗無派、無親無故,獨來獨往,殺人毫無後顧之憂。

此人一身實力,化神之下無敵,尋常大修士根本無法與之相比!

加之此人猖狂無忌,其凶名,遠比13化神更重…

若是化神,或許還需看看玄德宗顏面…

但周明,何須給玄德宗顏面!

「明…明尊饒…」

趙子敬膽寒求饒,但寧凡,仍是淡漠前行。

越是逼近,死亡之感,越盛!

路無憑的殘嬰,趙子敬身後的元中長老,眼見少主有難,雖眼中懼怕,但咬牙,沖向寧凡!

「休傷吾主1

路無憑之殘嬰,毫不猶豫選擇自爆!

而那元中長老。亦是自爆肉身,選擇與寧凡同歸於盡!

那是一種視死如歸的氣概。是趙子敬永遠無法理解的氣概!

兩名元嬰老怪自爆,化作寂滅的法力波動,血紅的元力,撕扯天地,發出滋滋的撕裂聲,好似一滴血水,滴在沸油中,頃刻。整片天地,開始從這一點,炸開!這血色的元力爆炸,便是元后修士,貿然捲入,也是重傷。

六宗元嬰,遠遠觀望。那血色自爆,便是王雲、陸安、柳宗三人,都眉宇凝重。

如此浩大的元嬰自爆,便是他三人捲入其中,也難以無傷。

周明…能接下么!雖說此人是化神之下第一人,但…終究並非化神…

趙子敬露出瘋狂的快意。「好!好!你二人!死得好!把這周明,一起炸死!不枉本少主厚待你二人1

他生性涼薄,翻臉如書,絲毫不為二人慘死難過。但下一刻,煙塵散。元力消,他再也笑不出來!

但見這血色爆炸的元力。方一席捲至寧凡身前,便見寧凡大手一抓,銀芒一盛,這一抓,好似抓在天地之上,所有的暴散元力,都被其攝入掌心,化作一個血紅的光球。

這光球,便是全部的爆炸之力,若是擴散,升雀台千里之內,必被夷為平地!但握在其掌心,卻根本暴散不得!

王雲目光一凜!

不會錯,這周明,竟是半步玉命之煉體境界!單憑肉身,便足以,抗衡天地元力!

除非元力更凝一步,化作天靈之力,否則,何物可傷此人肉身!

但便是王雲,也沒想到,下一刻,寧凡張口一吞,竟將血色光球給吞下!

那恐怖的撕扯之力,卻根本,撕不碎其肉身!

「終究是二人元嬰自爆之血力,倒是不能浪費呢…」

黑雪之中,寧凡毫髮無損,一拂袖,兩道幽魂,飄至身前!正是路無憑與那自爆長老!

「你二人,忠心可嘉,但跟錯了主人,我殺你二人,但不毀你二人魂魄,速速輪迴1

他袖袍一卷,兩道幽魂,立刻化作光點消散,只是各自的面色,皆是複雜之極…

周明…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可肆意殺人,卻又在自爆之中,救出二人魂魄,送入輪迴轉世…

只因為,二人算是忠義之士么…忠義,此物在修界,會有人重視么…自家少主,因二人身死而快意,反倒是敵人,雖手刃二人,卻留給二人轉世投胎的機會…

「多…多謝…」兩道幽魂,終究說了出來。

但寧凡,表情絲毫不為所動,只淡淡道。

「下一世,選好主人1

敵人,有兩種!

一種與不得不殺之人,這種人,若值得敬重,寧凡只殺一世,不毀輪迴。

另一種,是非殺不可之人!這種人,死則死爾,連魂魄都要滅去,輪迴都要葬送!

再無人,可護趙子敬!

而他原本儒雅、俊朗的臉,此刻因過度恐懼,而扭曲!

「不…不可能!那可是元嬰修士的自爆,你竟如此輕易擋下!不可能!你不能殺我,不能!你要什麼,我都給你!甚至成你奴僕…」

「我不需要你這種奴僕…」

寧凡抬起腳,朝趙子敬的頭顱,一踏而下。

但在這一刻,兩道沉悶在暗處已久的聲音,終於不得不響起。

「周道友,手下留情…」

「小友,請住手1

寧凡目光一凜,這出聲二人,從浩瀚的氣勢來判斷,無疑是…化神!

從一入升雀台,寧凡便知,有化神,雌伏於此!

甚至,鬥法的波動,隱隱別幾名化神,封鎖!根本沒在島上傳開!

外海七子畢竟是十宗之內的未來接班人,化神老祖便是再不喜歡,也多半會維護一二。這出聲相阻的二人,一人,是紫符門化神老祖,左桐!

另一人,是踏雲宗化神老祖,嚴中則!

二人來歡魔海,有兩個原因。

一是許如山相邀,坐鎮歡魔海…畢竟此次歡魔海將有化神鼎爐拍賣,內海化神。恐怕會有一些隱匿修為,違背雨殿與內海的約定。私自出海!

二是為了必要之時,出手,稍稍回護一下『外海七子』,畢竟這七人,皆是最可能在未來千年突破化神的俊傑,將可能是十宗未來的接班人…

對趙子敬,兩位化神是毫不看重,此子無論心智、品性、修為、資質。都不過七子末流。

周明若殺此人,便是玄德宗自家化神老祖,即便不滿,但也不至於為個趙子敬與周明不死不休。

不出意料,周明此人未來數百來,必定化神,且一旦化神。定是初期無敵,外海13化神,沒人願與之成為死敵。

但若在眼皮底下,看著周明殺戮外海七子,則若二人不管,實在有些說不過去。

外界怎麼說他們?堂堂兩名化神。因為忌憚周明,不敢救人?

事後可以忌憚,事前則將被說成畏懼了。

在二人看來,自己堂堂兩名化神,出言保下趙子敬。綽綽有餘,便是周明。再狂妄,在其未化神之前,總要賣二人個面子。

但寧凡,對二人勸阻,毫不驚訝。

他早料到,自己一旦當真殺趙子敬,二人必阻。

只是他想看的,不是二人的表現,而是第三名化神的態度。

許如山,也在這裡!但他,沒有現身,仍在觀望!

以許如山的立場,應當保下趙子敬,但,他在猶豫。

一面,是討好寧凡,一面,是維護十宗同氣連枝的關係…

「此人雖依賴於我,但對我,仍不看重…他知我是『化神之下第一人』,卻並不知我距離化神,實力相差是近是遠…所以,他拿不準,該用什麼級別的好處,討好我,玄翠宮,是試探,50滴冥乳,是試探,我在試探他的誠意,他卻在…試探我的實力!如此,我便拿出實力,看看這許如山,究竟能為了交好我,付出什麼好處1

寧凡,目光一決,一腳踏下!

趙子敬的頭顱,被這一腳,踏的血肉粉碎、腦漿迸裂!

而寧凡,大手一抓,抓住趙子敬倉皇逃遁的元嬰,一口,吞下!

六宗元嬰,齊齊天靈一寒,元嬰一顫!好似這一腳,踏碎的是他們的頭,這一口,吃下的是他們的嬰!

而最讓他們難以置信的,是這周明,竟狂妄到當著二位化神的面,殺人!

那紫符門老祖,面色立刻一沉,但青筋一抽,卻忍下陰沉,沒有立刻對寧凡出手。

而那踏雲宗老祖,嚴中則,性格從來剛烈,一見自己出面求情,周明竟不買賬,立刻好似被打臉一般,火辣辣地滾燙。

「周明,你放肆1

嚴中則一襲麻袍,但鶴髮童顏、威風凜凜,周身化作雲霧一震而碎,下一刻,雨霧現出真身,已出現在寧凡身前一丈開外,一掌,當頭拍下!

這一遁,是化級下品遁術,風雲訣!

這一掌,好似輕柔無力,雲飄浮沉,但一掌之柔,卻可以化盡天地之剛,為化級下品煉體術,柔雲震!

一掌之威,卻好似天地雲霧,化作有形,傾覆迸裂。

寧凡目光暗暗一凝,這嚴中則,竟是一名玉命境煉體修士!且其煉體術,極其不凡,常人修鍊剛猛,他卻修鍊綿柔。

這一掌,足以掌斃尋常大修士!但寧凡,不懼!

他有石兵、女屍,加上元瑤界,即便許如山、嚴中則、左桐一併出手,他也有把握全身而退,甚至至少反殺一人!

這是其敢當著化神之面殺人的實力保證,若無此保證,他不會刻意張狂。

而寧凡更是看出,這嚴中則,表面上大義凜然、性格剛烈,一言不合便出手,實際上,這一掌,卻收了七分柔力,只留三分。

這貨,根本沒有跟寧凡拚命的意思,而是在暗示寧凡,自己並無交惡之意。

這貨出手,是為了化神顏面,否則看著七子死亡,不做點什麼,太說不過去。出手,是日後玄德老祖問起,給一個交待。

但出手,卻不想與寧凡交惡,所以他收去7成柔力,只留3成,在他看來,寧凡有半步玉命的煉體境界。擋下三成之力,不難。

不錯。嚴中則,沒打算為了趙子敬和周明不死不休!

「他玄德老頭,都嚴令宗內,說若有人糾纏周明、自取死路,後果自負。他不與周明做對,老夫幹嘛為了他的徒子徒孫,和周明為敵?」

能在外海化神稱尊的,沒有傻子…

而他之所以出手。還有另一個原因。

許如山請他,試探寧凡的實力!

女屍見嚴中則攻擊寧凡,眼露幽芒,卻被寧凡阻下。

這一掌,寧凡要自己接下!

他,自己距離化神強者,差距還有多少!

「冰碎1

一拳。天地一震,但竟未冰結!

這一拳,打在嚴中則柔力一掌之上,剛猛之力竟好似泥牛入海,消弭無蹤,雖堪堪將三成掌力消荊但寧凡全力一擊,尚未徹底破去嚴中則留情一掌,結果,不如人意。

寧凡暗暗心驚,化級體術。果然不凡,自己區區嬰級體術『冰碎』。似乎無法傷到化神了。

嚴中則心頭暗暗升起一絲蔑意,許如山似乎將此子,誇口太大了。

說什麼十丈之內,會有生命危險,老夫與他拳掌相觸,不屁事沒有?

甚至此子全力一擊,也不過堪比自己隨意一掌的三成威力…雖說做『化神之下第一人』是夠了,但跟化神修士的差距,仍是巨大。

但下一刻,他所有的蔑視,都化做罵娘的衝動。

「怎…怎麼可能,這是…這是…」

卻見寧凡右目司土之星,黑星一亮,一股惡念,自拳掌相交之處,沒入嚴中則體內。

寧凡沒打算使用元瑤界收走嚴中則,否則如此近距離,他還真有三成把握收走此人,殺之!

此人沒有惡意,他自然沒必要拚命…

但,卻不可示弱!許如山,此刻在看!

「惡念1

司土之星,好似在寧凡右目之中,形成一個星空漩渦,而竄入嚴中則體內的惡念,立刻肆虐,化作無窮無盡的心魔,毫無防備地,嚴中則面上青紅交變,群魔亂心,驚慌之下,立刻與寧凡分開攻勢,並化作雲光一遁,雲煙一閃,重新遁回天空,只是方一遁回左桐身邊,已是氣息大亂,眼中一狠,一拳轟在自己胸口,氣息立刻萎靡不少,方才逼出一口沾滿惡念的黑血…

「心魔惡念1

嚴中則忌憚極深看著寧凡,左桐亦是頭皮發麻…寧凡一拳,拳力尋常,但拳力之中,竟能融入心魔惡念…這,這…如此,誰還敢與他有肉身接觸!

索性這惡念,似乎剛剛凝聚,數量不多,否則這一拳惡念,足以讓嚴中則道心粉碎、重傷!

此子,好逆天的手段!心魔惡念,是修士可以控制的攻敵手段么!

難怪許如山對此子讚不絕口…此子,不可小覷…

六宗元嬰,眼見化神老祖與周明一招對碰,結果竟是化神老祖吐血,皆是駭然。

這便是化神之下第一人的實力么…

王雲吞咽口水,他並不知那一掌僅有嚴老祖三成掌力,但自問,若自己面對此掌,肉身必定崩潰、重傷…

暗處,許如山微微點頭,能接下嚴中則三成掌力,並有惡念光周明的實力,似乎還在其預期之上,拉攏,值得!

「小友,你能接嚴中則三成掌力,已是非凡,如此,只要老夫以丹藥、法寶、靈裝全力相助,你入碎界秘境,獵殺150頭荒獸,不難1

「丹藥、法寶、靈裝…」

寧凡連退七步,方才卸去嚴中則一掌柔力,雖未受傷,面色卻不好看。

半步玉命,雖是半步,與真正玉命境,卻有天壤之別!

且自己的煉體術,終是嬰級,差化級,太多!

自己的體術手段,只足以接嚴中則三成掌力,那一絲惡念,終是取巧。

惡念,是自己收了密蓮法術所凝聚,只凝聚出了11道…11道惡念的威力,堪比11甲法力,足以讓嚴中則心魔滋生,自損逼魔,但也僅此而已,想憑惡念殺敵,不夠!

若此惡念,有萬道,寧凡足以一個眼神。令嚴中則心亂!萬道惡念,憑魔氣。他可匹敵化神!

若有五萬道,便是化神中期,都可一戰!

若有十五萬道,後期何懼!

若有五十萬道,他可問鼎內海七尊!

若有百萬道,他,便是煉虛!

但,不夠。憑11道惡念,只能取巧,且寧凡,不願取巧!

盡接下嚴中則三成掌力,這結果,他無法接受!

「丹藥、法寶、靈裝,這些。不夠!我要地母之心1他目光一凝,對許如山傳音道。

「地母之心?此物珍貴無比,但以道友的實力,尚不夠老夫以此物拉攏。」許如山皺眉道。

「如何才夠1

「五掌!這嚴中則最厲害的,是可『掌力重疊』,若你能接下其五掌合一之力。老夫便給你地母之心!不過,你連他一掌之力都尚只能接下三成…五掌,對你而言,太難1

「好!五掌1

寧凡與許如山的傳音,除了故意給左桐、嚴中則兩名化神聽到。在場元嬰,無一人知!

嚴中則眉頭一皺。目光淡淡望著寧凡,

「周小友,修真之路,固然需要勇猛精進、一往無前,但過剛易折,你終究不是化神,接老夫五掌,絕不可能1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1寧凡揚面向天,長發飛舞,戰意凜然。

是了,是了…自己的拳,之所有弱於嚴中則,嬰級冰碎、半步玉命,這些,都不是根本原因!

真正的原因,是因為自己拳中,少了一股…神意!

自己的煉體境界,之所以還差半步,才能邁入玉命,正是因為,玉命境與化神期類似,到了這一境界,力中必須含神意!

寧凡,領悟過雨之神意,但這神意,太柔,不適合他剛猛之拳。

且雨從雲來,嚴中則的神意,是雲,自己憑雨意,終究,弱於他!

右目之中,魔星飛旋!

背心之上,魔紋閃爍!

一股滔天魔威,在寧凡體內,匯聚!

「我一生不屈於人,無論是涅皇、骨皇,無論是白魔宗、神秘真仙…若我將這股不屈之意,融入拳中,凝出第二種神意,匯入拳中,則今日,我可與嚴中則一戰!則今日,我可邁入玉命之境!則今日,我可不弱於人1

他眼中寒意去,戰意騰!

這一個目光,讓嚴中則,第一次震撼!

「此子,想通過接我掌力,感悟玉命境瓶頸!他的身體中,一股神意,正在成形…且這神意,有些不凡…」

他目光凝重,大袖一揮,狂雲大卷,將六宗元嬰,紛紛卷出千里之外!

千里之中,他一指點雲,徹底封死!

旋即,嚴中則眼露鄭重,望向寧凡!

常人的神意,不是模仿花鳥蟲魚,便是自天地五行中尋求意境,雖形勢多樣,但終究融入道心,似他嚴中則的神意,便是雲!

雲飄渺,故而難以捉摸。

雲莫測,故而性格多詭。

雲輕柔,故而寧彎不折。

他嚴中則,便是一片雲,一片相時而動的雲!

但此刻的寧凡,在嚴中則眼中,卻好似成了一座魔氣騰天的巨岳高峰,尖刺於天,不屈!

寧凡的戰意,是不屈!便是天地,也不能讓此人屈服!

這一刻的寧凡,單憑這不屈戰意,便足以讓嚴中則,感到壓抑。而若他凝聚出神意,不論是什麼種類,都可與嚴中則,一戰!

許如山現身,與左桐對視一眼,各逞法力,封住天地氣機。

此地鬥法,將不泄一分,而許如山,此子,究竟可否接下嚴中則五掌!

「若他可接五掌,地母之心,老夫拱手奉上,但他,做得到么1

嚴中則降落與升雀台,而寧凡揉揉女屍青絲,示意無礙,一步,踏過趙子敬的血泊,躍上升雀台。

千丈銅台,戰意蕭肅!

嚴中則掌動,寧凡拳動!

「你想借老夫雲意,感悟你不屈之意,好!老夫成全你!也算與周道友,結下一番善緣,不過老夫提醒你,五掌,你接不下…若你能接下老夫三掌,老夫便幫你做說客,說服許老兒,讓他將地母之心,贈送於你…第一掌1

嚴中則輕輕一掌拍出,綿柔無力,但轟在天地間,無數島雲,崩碎,化作一絲絲雲力,雲力成掌!

一尊千丈雲掌,泛著金光,自長空拍下,掌風過處,天空破碎,露出幽暗虛空!

這一掌,是十成之力!

任何化神之下的修士,在觸及掌力的一瞬,便足以身亡!

在這掌風之下,寧凡雙膝一軟,竟有跪倒在地臣服之趨勢!

難怪嚴中則之前不全力出掌,一旦當眾全力,寧凡迫於掌力下跪,則受辱之下,二人梁子算是結死了。

膝骨痛楚欲碎,但寧凡,偏偏不跪!

「我,不能屈!若我屈,則我身後之人,誰來庇護…我,不跪1

任膝骨粉碎,但寧凡,不跪!

「玉命,玉命!那一個玉字,不是玉成,而是『寧為玉碎』的氣概。瞻前顧後,則拳意崩!畏縮後退,則道心死!我身可死,我意不滅,拳可玉碎,心不可屈!如此,方為神意!如此,才可玉命1

這一刻,他忘了疼痛,忘了一切,眼中,只剩頭頂一掌,天地肅靜!

「冰碎1

他一拳轟出,但這一次,天地間的寒冰,卻俱是…黑色!

那黑色,是一股滔天的魔意!

左桐、嚴中則、許如山!他們是化神,他們有神意!

而寧凡正凝聚的,是魔意!

尚為成形,但氣勢,已超過雨之神意,堪比七品,甚至,猶在升騰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感謝aa112562的厚賜,10000點幣,感謝你成為本書掌門人!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