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22章許如山!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若你完成此事,內海七尊之一,將對你青眼有加。便是你入內海,也算有了極大靠山。當然,若獵殺200妖丹有困難,老夫會再想辦法,尋其他人獵取數十顆。但至少,道友需獵取150顆。而作為報酬,除了每顆妖丹換取1...

黑雲碎去,現出黑衣老者。

此人白髮如銀,骨瘦嶙峋,但周身卻有一股沉重的魄力,並不凌厲,卻厚重如山,好似這老者一拳一指,便足以天崩地裂。

本該渾濁的老眼,卻敏銳如鷹。

眉心之上,半顆虛幻的黑色星辰,幽幽閃爍!

他立在那裡,有一種渾然天成的道韻!

一絲元磁之力,引得深海礦脈,磁力紛亂,那絲絲磁力,刺入寧凡識海,即便是無心,都令得神念微微痛楚。

化神初期…許如山!

寧凡面沉如水,此人給他極強的威壓之感,好似立在其身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座山!

那刺痛神念的力量,分明是元磁之力,極為不凡。

為此人眉心半顆黑星,極其類似太古魔星!

此人並非太古神魔脈,卻凝練出半顆太古魔星,即便只有半顆,仍足以說明,此人驚才絕艷!

寧凡思索著此人來意,凜然無懼。

這許如山,確實厲害,一人之力,足以橫掃外海元嬰。論氣勢,比死物石兵,強上太多。

當然,此人實力應與石兵相當的,氣勢終是外物,而其實力猶弱於女屍。即便是寧凡自己,獨自一人,以元瑤界對敵,也有三成把握,可殺此人,當然,死於此人手中的概率,也不低就是了…元嬰戰化神,非勝即死…三成勝算,七成死率!

自元后開始。每一步,都將是天壤之別的差距。

而許如山。便是高於寧凡一小一大兩個差距的存在!

此人來尋自己,態度有些微妙。

開口有事相求,並許以五十滴地母冥

的好處。

500甲法力,若是有此法力,寧凡甚至可以嘗試衝擊元嬰巔峰的瓶頸,真正一步邁入大修士之境。

而此人以化神之尊,來相求自己,若非知曉自己是五轉煉丹師。那麼,便是為了碎界秘境而來。

唯有碎界秘境,才值得他以化神之身相求,因為此秘境,化神不可入,寧凡身為化神之下最強者,是最可藉助的力量!

但這許如山。隱匿此地,時間不短,應是在蘇瑤等人遇險時出現,畢竟同位外海十宗,他還不至於看碧瑤宗主,在歡魔海受辱。

只是寧凡的出現。打消了此人救人的初衷。

他沒有立刻出手,助寧凡等人滅敵,有兩個原因。

其一,是觀察寧凡的實力,看此人有沒有資格拉攏。

其二。是想借寧凡之手,殺人。令寧凡背上黑佛宗這大仇人!

搜過密蓮記憶。寧凡探知,再過數

,黑佛宗的某個化神老怪,會蒞臨歡魔海…為的,是所謂的化神鼎爐拍賣!

此事極為隱秘,也就黑佛宗等宗門有資格知曉,甚至寧凡來此之前,尚不知有化神鼎爐這種好東西,此事姑且不提。需要注意的,是黑佛宗遲來的化神,多半此刻已知悉宗門高手被殺,之後,回來尋自己麻煩。

許如山,興許想利用黑佛宗的威脅,脅迫自己一二…

此人所謂的有事相求,實際也不過是威逼利誘了。

「哦?許前輩有事相求,不知是何事?晚輩倒是樂意聆聽一二的。」寧凡微笑,朝許如山抱拳,神情鎮定。

嘶!

許如山面色不變,心頭卻暗暗吸口冷氣。

這周明,好生鎮靜。面對自己化神境界、元磁之力的威壓,竟然還如此從容。

須知,其他大修士,連在許如山千丈外鎮定心神,都做不到!

但這周明,卻在自己五百丈之內,氣定神閑。

如此看來,『化神之下第一人』,這名號,倒是實至名歸。

而越打量寧凡,許如山便越感到不可思議。

從寧凡身上,他探出妖血、屍氣、魔氣、劍氣等諸多氣息,如此看來,此人身上,所學倒是駁雜了。

而那種種氣息之中,似乎有幾道,能給許如山一絲危機之感。

也便是說,眼前的寧凡,看似人畜無害,實則若是拚命,甚至有辦法傷到自己。

若是如此,不懼許如山,倒是情有可原。

許如山面不改色,心存試探,步步踏空,與寧凡拉近距離。

400丈,300丈,200丈,當僅僅距離寧凡百丈之時,許如山收住腳步,目光一凜!

距離如此之近,他的威壓,幾乎毫無保留落在寧凡身上,但他卻連眼皮都不眨一下,仍是笑意從容。

反倒是許如山,距離寧凡越近,一絲危機之感,便越深!

甚至,他心頭升起一種荒誕感應,若自己靠近寧凡十丈,恐怕會有…性命之憂!

「嘶!此子不僅有手段傷我,更有手段…殺我1

許如山緩緩收了氣勢,目光肅然。

此刻對寧凡,是再無一絲一縷的傲然了,就好似,看待同輩之人。

他對著寧凡一抱拳,回道,

「周道友,好定力!好手段1

能讓他抱拳的,唯有化神修士,化神之下,寧凡是第一個!

「呵呵,許前輩客氣了,還未為周某解惑,不知前輩所求,是何事?難道與碎界秘境有關…」

「此事隱秘,周道友先講閑雜人等遣散…」許如山目光斜睨一眼女屍,搖頭。

此女沒有一絲法力跡象,但卻能踏空。

有些古怪,但多半是寧凡姬妾,區區女子,不宜聽取男子議事。

「她不是外人…外人,我已遣散。」寧凡笑意不減。

數面之交的蘇瑤是外人,余龍是外人,但女屍。不是。

「既如此,老夫也便不扭捏了。不如來老夫的『洞天法寶』一敘…」

許如山取出一尊巴掌大的金屋。一拍,那金屋迎風而長。

他做了請入的手勢,但寧凡,卻搖頭。

「就在這裡說,若有人經過偷聽,便殺了1

許如山面色不改,呵呵一笑,收起金屋。心頭。卻暗暗泛起三次驚異。

第一驚,寧凡這種元嬰之修,見到洞天法寶,竟不驚訝。須知此寶可不是尋常化神可以擁有,還是『巨尊大人』賜予自己。

第二驚,寧凡此人,好強的戒心。竟不入他人洞天寶中,且似乎對洞天寶極為了解,知曉此寶可設陣攻敵。

第三驚,寧凡的話語,殺氣森森,戾氣驚人。是個殺伐果斷之輩。血海歷練之修。

有此實力,有此心性,此事託付於他,多半能成。

哎,似乎也只能託付於他了。否則,200顆荒獸妖丹。殺了他許如山,都湊不出…巨尊那邊,可是拼了命在催…

許如山與寧凡,話未多言幾句,但一番試探、觀察,加之對寧凡此人所行之事的分析,已基本掌握了此人性格、實力。

他微微遲疑,旋即,一拍儲物袋,取出一枚烏金之色的玉簡。

玉簡之上,銘刻有三道金紋,已碎其一。此金紋,名為『碎簡紋』,是防止他人窺探玉簡所用,此金紋,便是化神修士也無法破除。

三道金紋,即是說,此玉簡僅可閱覽三次。三次之後,金紋盡,玉簡碎。

已碎其一,自然是許如山閱覽。

除了許如山,再無人閱過,足以說明此玉簡珍貴。

甚至,從玉簡之上,寧凡隱隱嗅出一絲魔氣,僅一絲,便幾乎讓寧凡徹底穩固的元嬰,崩潰!

烙印此玉簡的修士,好強橫的魔氣!

至少在無盡海外海,寧凡從未見過哪個修士,有如此驚天的魔氣。

他沒有立刻接過玉簡,而是搖頭,顯然是知曉,此玉簡必定關乎一件不小之事。

一旦閱過,則自己無論答不答應許如山的請求,怕都是抹不掉干係。

「前輩還是先說說此事大概,否則事關重大,周某,不敢輕率1

「哦?道友如此謹慎,足可見是能託付大事之人…哎,實不相瞞,此事如道友所料,確實與碎界秘境有關,說起來,也不過是獵取荒獸妖丹而已,但…哎,這獵取數目,實在有些…有些大了,而這期限,也著實太趕了…」

「數目?期限?」寧凡微微沉吟,若許如山拜託他的事,是獵取妖丹,似乎沒必要如此大費周章,是何等龐大的數目,才能讓許如山如此失態。

「碎界秘境,五十年一開,每次開啟,可入40人,並可維持一年,容修士入秘境獵取妖丹。此次秘境,因事態緊急,而強行提前半年開啟,因此,秘境並不穩固,只能維持半年…而在半年之中,老夫必須湊足…200顆荒獸妖丹!老夫斗膽一問,道友可有把握,在半年之內,斬殺兩百頭荒獸1

「半年時間!200顆妖丹?斬殺兩百頭荒獸!許前輩太看得起晚輩了1

寧凡的目光,終於閃過一絲驚色。

想不到,這許如山,竟是求自己,半年斬殺200頭荒獸,這豈不是說,一入碎界秘境,幾乎每一天,都得殺戮1頭堪比化神的荒獸,恐怕還不夠…

殺戮二百化神…若寧凡有此實力,早殺入內海稱雄,還入什麼碎界秘境。

寧凡微微沉默,不置可否,而許如山,有些急了。

寧凡的實力,他算是見到了,甚至能給自己危機之感,說是化神之下第一人,絕不為過!

尋常大修士,能在進入秘境之時,斬殺一頭荒獸,都是高手。往年每次秘境開啟,許如山也不過能從數十名大修士手中,收購到十餘顆妖丹而已。

但這一次,他必須一次獲取二百顆妖丹,否則,他將人頭不保!

除了求寧凡相助,當真沒有寄望任何人了,其他大修士,即便是內海七尊的後輩,也沒有寧凡這麼強橫的。

身為化神修士,身為內海七尊巨尊的親信。許如山罕有給人低頭之時,但今

。他平生第一次,對人陪笑。

「呵呵,周明道友,若你幫老夫這忙,則老夫欠你莫大人情,

后你有難,則老夫縱是刀山火海,也必赴約相助。此事老夫可發心魔大誓!且若你完成此事,內海七尊之一,將對你青眼有加。便是你入內海,也算有了極大靠山。當然,若獵殺200妖丹有困難,老夫會再想辦法,尋其他人獵取數十顆。但至少,道友需獵取150顆。而作為報酬,除了每顆妖丹換取1滴地母冥

,老夫會額外附送道友50滴冥

。200滴冥

,便是2000甲法力,道友憑此冥

。突破大修士境界,輕而易舉1

「…」

寧凡沉默,目光卻火熱。

此事他還需仔細考慮。莫看許如山求人之時,低聲下氣,但若自己應下此事。卻又沒有完成約定,怕是許如山將發狂、並拿自己泄憤。

200頭荒獸。即便削減至150頭,仍不是小數目。

雖說這些荒獸,僅僅是偽荒獸,單獨對上,寧凡斬殺不難,但誰知秘境之中,荒獸是否群居?

或許偶爾能獵取落單之獸,但想獵殺200頭,怕多半會與荒獸族群對上,一群堪比化神的凶獸,想想便頭皮發麻。

若能帶石兵、女屍入秘境,也便輕鬆許多,但化神之上的高手,無法入秘境…其中,多半要靠自己一人。

自己是答應此事,還是拒絕?

若拒絕,則與200滴以上冥

,失之交臂!

200滴冥

,便是2000甲法力,若完成此事,幾乎算是走過了化神之路的五分之一!

至於許如山的人情…說實在的,寧凡還真沒覺得,化神初期的人情,有什麼珍貴。

在寧凡考慮之時,女屍安靜扯著衣角,許如山卻緊張。

若自己能進入秘境就好了,橫殺偽荒獸,絕不難,偏偏化神無法進入…

難得無盡海數千年中,出了寧凡這麼一個戰力驚天的怪物,錯過此人,去找他人,許如山沒有把握…

他是化神,是外海13高手之一,但在『巨尊』面前,他抬指可滅…

「此事,周某需了解荒獸習性、實力、手段之後,才能確定是否有擊殺200荒獸之能力。在此之前,周某想先看看許前輩的玉簡,當然,即便看了,周某也無法擔保,必定應下此事的。所以,是否給晚輩看玉簡,由前輩決定。」

許如山眉頭青筋一抽,這周明,當真太不幹脆了。

不過若設身處地,換做是他,恐怕比寧凡還要謹慎、墨跡。

「拿去!記住,玉簡內容,莫要泄露,否則,即便你是化神,老夫也要追殺你至天涯海角1

「前輩放心,周某的嘴巴,最是牢靠…嗯!好強的神念1

寧凡將玉簡按在眉心,目光一凝。

方一探測玉簡,一股剛猛無儔的神念之力,鋪面而來!

這神念中,有一股霸道的黑色神意,那神意,狂猛陽剛,方一出現,寧凡元嬰欲崩,心頭好似泰山壓頂一般,壓抑沉悶。

他連退起步,胸口氣血翻湧,但仍卸不去此狂猛神意,眼中雨意一閃,千里之內,黑雪停,微雨落,寧凡,收住了退勢!

「雨之神意1許如山鷹目一縮!

第八步,寧凡已雨之神意,消融了那神念之中的霸道之意。

許如山無法想象,尚未化神的寧凡,竟已凝聚出了神意!

且在巨尊霸道威凌的神意之下,竟只後退八步,須知便是許如山,第一次觸及玉簡,都被狂怒的『巨尊』神意,更驚退七步,且自己,還是事先以神意防禦,方才只退七步。

此人,果然隱藏極深,若此人一開始便放出神意,怕是只會後退三步以內…

若是往年,許如山大概會想剖開寧凡,探究其秘密。

如今,他巴不得寧凡越厲害越好,越厲害,則靠此人獲取妖丹,成算越大。

他安靜不語,等待寧凡閱讀玉簡。

而寧凡,則在閱讀之後,皺眉不語。

烙印玉簡者,那狂猛神意的持有者,是內海七尊,巨魔族,『巨尊』巨擎!

而玉簡之中,第一句話,便是一句罵娘的話。

「小山子,老子告訴你!半年!半年之內,湊不出200顆妖丹,給我家小雪言救命,老子擰了你腦袋1

風雪言,巨魔族巨尊之女,身患急病,需妖丹救命。

而隨著病情加重,這一次,至少需要…200顆!

巨尊有命!若許如山到時候拿不出妖丹,則準備掉腦袋!ian.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