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21章情挑蘇瑤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寧凡收了笑容,袖袍一卷,一股浩瀚元力自天地剝離,沒入三十餘金丹女修體內,一震一合,逼出黑沙。 旋即灰光一閃,一步踏出,已瞬移至蘇瑤身前,一把攬住蘇瑤纖腰。 蘇瑤見寧凡為金丹女弟子...

周明?

這個名字好像聽過,有好像很陌生…姓周,內海周家的?

不對,周家之人,衣上都有雷獸族徽…此人,不是周家的,應不是內海的…那麼是外海大修士?

密蓮心頭飛速尋思,當確定眼前『大修士』不過是外海之人時,心頭一松,原本的忌憚,立刻散去九成。

但散去恐懼之心,以密蓮的元后修為,細心觀察之下,發現眼前青年的法力波動,實際也不過460甲的模樣,比自己550甲還低。

原來此人,竟只是元后修士!

那一露面的恐怖氣勢、兇惡戾氣,難道只是唬人的偽裝?!

老子密蓮,竟然被一個法力比我還低的小子,嚇到了?!

外海元后修士,哼,敢來裝神弄鬼,管黑佛宗之事,不想活了么!

密蓮肉山似的臉上,閃過一絲陰沉。

「小子!老子乃是內海『七十二島』——黑佛宗九長老,密蓮!老子的好事,你最好不要插手,須知在無盡海,最要不得的事情,便是路見不平的愚蠢之事。若得罪老子,以你元后修為,老子有的是手段,捏死你…」

「是么…」

寧凡微微冷笑,心中卻微微詫異。

這密蓮,不足為懼。

但此人身上,卻傳出一道兇惡氣息,幾乎有大修士之威。

當然,即便如此,密蓮仍是不值一提,但這內海黑佛宗的手段,倒是有些獨到呢。

見青年浮現冷笑,密蓮心頭暗暗震怒。

區區一個元后修士,竟敢在自己面前裝模作樣,找死!

「結陣,殺了他1

「是1

密蓮一令之下,四個黑僧抹去嘴角血跡,個個手持黑色陣盤,圍在寧凡四角,催動法力,倏忽之間,一個千丈之廣的黑色陣紋,以寧凡為中心,於空中延伸。

寧凡目光一閃,卻並不躲避。

這陣紋古樸繁奧,傳說惡鬼哭鳴之聲,陣光演出黑風陣陣,每一道黑風一經騰空,便演化做一條條碗口粗細的黑蟒,成千上萬的黑蟒,吐著信子,流著黑涎,朝寧凡噬咬而去。

此陣,以四道嬰級上品陣盤所布,重疊之下,幾乎不弱於嬰級巔峰之陣。

且那黑蟒,非蟒非毒,實際是一縷縷死人惡念所化。

故而此陣雖品階不高,但便是大修士,也不願陷於陣中,一旦被惡念所擒,肉身不傷,卻道心玷污,心魔滋生,甚至可能立刻癲狂,甚至道心粉碎!

道心若碎,即便不死,亦是重傷!

此陣一出,密蓮冷笑不已,若寧凡沒有第一時間撤出陣法範圍,則在大陣啟動一刻,他再無機會掙脫此陣,除非他是化神!

眼見前來『援救』自己等人的周明,才一個照面,便陷入陣中。碧瑤宗兩名元嬰中期女修,立刻俏臉失色。

「不,不好!這是黑佛宗的『群鬼亂心』之陣,利用死屍惡鬼的邪念,便是大修士都無可抵擋。且不說這青年,是否真是那狂魔周明,即便真是,一旦陷入此陣,則除非以靈寶護身,否則萬難抵禦惡念的1

甚至那身中春毒的碧瑤,更是美眸一緊,強撐身體,恨不能提劍去助一助寧凡。此女的任俠之心,倒是和殷素秋很像。

「小子!能死於群鬼亂心陣,你可死而瞑目了1

密蓮哈哈大笑,肚子上肥肉亂顫,但下一刻,他的笑容卻生生噎祝

卻見面對漫天邪念黑蟒,寧凡根本不躲不避,只是冷笑。

其右目司土之星,豁然黑芒一閃,好似升起了一道星力漩渦,恐怖的吸力,將漫空黑蟒,俱都吸入其右目之內。

而原本淡黃的星辰,漸漸化作暗黑之色,閃爍這邪惡的幽芒。

「嗯,這惡念,倒是可當作修鍊三屍瞳術的養料,但還不夠…不過這群鬼亂心陣,擁有凝聚惡念倒是不錯…此陣,我要了1

這一刻,寧凡眼露寒芒,一步踏下,銀光一震,這一踏之力,明明踏在虛空,卻令得周遭天地都晃動起來!

在這一踏之下,所謂的千丈陣光,繁密的黑色陣紋,立刻崩潰。

而布陣的四名元中黑僧,立刻吐血狂退,陣盤粉碎,面色駭然!

至於密蓮,則徹底愣住!

群鬼亂心陣,竟被人從陣內破去!

那可是惡念啊!能迷亂心神、滋生心魔的惡念!尋常元嬰初期,被一條惡念黑蟒擊中,便要心亂失神,中期修士,也絕對擋不住10條黑蟒,後期修士,百條黑蟒入體,必定道心崩潰,便是大修士,若是千蟒襲身,亦不過狂巔入魔的下場!

但這恐怖之極的惡念,竟被青年徹底吞噬!

而這堪比嬰級巔峰的大陣,竟被此人一踏之下,轟然破碎!

不會錯,那一踏之力,絕不低於銀骨第四境界,甚至是…銀骨巔峰!

外海之中,竟有如此驚人的煉體高手!難道此人,是巨魔族安插在歡魔海的後輩俊傑?!

密蓮心神大震,但下一刻,一股生死之危,湧上心頭,讓其汗毛聳立!

卻見踏碎陣光之後,寧凡微微閉眼,再睜開時,淡漠浩渺、氣勢陡變!

這一刻的寧凡,好似懸挂於蒼天的不朽古劍!

他一步踏出,千里之內的天地大勢,俱被其一步引動,化作劍芒,斬向密蓮五人!

猝不及防下,便是密蓮,都一口鮮血噴出,已受了不輕的傷!

密蓮眼角一抽,這是什麼劍術!

一步踏下,大勢成劍!!

這等劍術,似乎唯有內海劍島的化神修士,才能堪堪掌握!

難道此人,並非巨魔族人,而是…劍島之人!

一想到劍島二字,密蓮便一陣膽寒,但不待他細思,寧凡第二步,已然踏下。

周身好似殘影,三步、四步之後,已踏下第五步!

一步踏下,密蓮面色大變,張口噴出一顆黑色舍利,此為其佛宗秘法凝練的護身之器。

但在第五步的劍氣之下,足以擋下元后一擊的法寶舍利,轟然粉碎,餘力更使得密蓮吐血重傷。

而四方之角,四名元嬰中期黑僧,則直接在這一踏之下,肉身碎散成血霧。

隨著肉身粉碎,四個小臉蒼白的元嬰,紛紛露出惶恐之色。

眼前的青年,沒有動用一絲法力,僅僅是以強橫的法力迫大勢如劍,便有如此威力。

他是…化神么!

除了化神!什麼人能有如此手段!

「逃1

密蓮再傻,也知寧凡不好惹了,這也是他剛來外海,不知周明之威,若知周明之名,他恐怕早已逃遁。

但寧凡的步伐,更快!

第六步,風動!

第七步,雪融!

第八步,海卷!

第九步,劍崩!

踏天九步,九步成劍,這劍氣一盪之下,千里黑雪,俱被一劍掃平,此乃大勢之劍!!

一劍之威,四嬰死,密蓮肥胖的肉身與元嬰,俱都崩碎。

只是其肉身崩碎之際,一道倉皇的黑影,遁天便逃,赫然是一個黑色元嬰。

這元嬰,與密蓮一般模樣,但之前,寧凡分明已碎了此人一嬰。

「第二元嬰么…有意思,內海黑佛宗之人,想必精於此秘術了,但這世上,並非元嬰多,法術便強…定1

一指,定身!

倉皇逃遁的密蓮之嬰,被寧凡袖袍一卷,狂風大起,攝入手中。

元嬰的小臉,露出驚恐之色,但偏偏逃不脫寧凡手掌。

元嬰後期的修為,第二元嬰卻修鍊到元嬰巔峰,瞬移遁逃,便是大修士都拍馬難及,卻被寧凡一指定祝

這種手段,密蓮聞所未聞!

「你…你不能殺我…你若殺我,我宗化神長老,必定…」

「聒噪!搜魂1

寧凡根本沒有與之廢話的心思。

之所以稍稍浪費了些時間,不過是對『群鬼亂心』、『第二元嬰』稍感興趣罷了。

此人記憶,並未如鷹鶴一般,被大能封櫻看來黑佛宗的底蘊,遠不如封妖殿強橫。

讀罷記憶,寧凡張口一吞,絞碎黑嬰,袖袍一卷,五個儲物袋已攝入手中。

丹藥、法寶、仙玉,甚至『群鬼亂心陣』,黑佛宗之『第二元嬰』秘術,自然皆落入寧凡手中。

所謂的浪費時間,也不過相對於寧凡一貫的瞬殺而言,對蘇瑤等女來說,眼前的一幕,已足夠震驚了!

長空寂靜,黑雪不停。

那傲立雪中的青年,僅僅數個呼吸,便碎大陣,殺五嬰!

四名元嬰中期,一名元嬰後期,甚至那元后修士,更修有大修士級別的第二元嬰,但連手段都沒機會施展,已被青年輕易滅殺。

「這…便是外海瘋傳的周明么…」兩名碧瑤宗客卿,韓沐、徐菲,此刻俱是嬌軀顫抖。

在寧凡目光掃過之際,那顫抖,上升至巔峰。

此人殺自己二人,絕不難!

所謂的化神之下第一人,絕非浪得虛名!

而一想到此人惡貫滿盈的惡名,二女更是懼怕不已。

當寧凡一步步逼近之時,二女面色不自然地,躲到了蘇瑤身後。

蘇瑤,俏臉蒼白如紙,卻忍著春毒,極為勉強、卻不失風度地,對寧凡盈盈一禮。

「多謝周明道友相救之情。」

「蘇瑤仙子不愧是一宗之主,修為不論,氣場倒是不弱,比你身後兩個女人強。不過,你無需謝我的,周某救人,從沒有白救之說…你懂么…」

不是白救,便需索償,而蘇瑤等女,唯一能讓寧凡稍稍心動的,便只是她們自己…

寧凡的眼神,在蘇瑤等女修身上刮過,暗暗心動,這三女,姿容不但絕佳,且個個修為不俗,都是絕佳鼎爐,若是採補,倒是可平添60甲法力…

只是以竊言術暗中窺探蘇瑤心事,發現此女涉險入歡魔海,竟是為給殷素秋購買結嬰所需道果。此女對殷素秋,倒是一番好意,且更與殷素秋,有著莫逆交情…如此,採補此女,有違道心…

素秋,要結嬰了么…

元嬰道果,可惜自己手上,並無道果,否則倒可托蘇瑤帶一個給素秋。

被寧凡毫不避諱的目光掃過,蘇瑤俏臉微微紅暈,卻仍是保持矜持。至於其身後二女,則各個芳心一抖,暗暗畏懼、羞惱。

此人,好生無禮的目光!救人索償,更是無恥!

不過聯想到周明的色鬼惡名,這目光也便不奇了。

傻子也明白,寧凡所謂的報酬,多半是看上三女元嬰之身了…

「周道友的意思,我懂,道友風流之名,蘇瑤也略有耳聞呢…若無周道友,我碧瑤宗之女,皆要喪失清白,淪入惡僧魔爪,所以,即便道友執意索償,也非無理…只是請道友網開一面,放過其他女弟子,作為代價,蘇瑤願以身替眾,做道友鼎爐,一身修為,盡可為道友採補…」

「宗主,不可1二位長老女修,立刻俏臉失色。

「住嘴!傳本宗之令,從今日起,本宗不再是碧瑤宗主,只是周明道友之鼎爐…至於宗主之位,若殷素秋長老結嬰成功,則指定其為下任宗主…」

蘇瑤忍著春毒,正色道。

在她看來,寧凡的實力,拿捏眾女輕而易舉,他救人索償,雖有失風度,但並非錯。救人,為何便不能索償?

索性自己中了春毒,若不與男子交合,總是難逃一死,在中此毒之際,便已明了死志。

若能以一身清白、修為,從寧凡手下,換來其他女弟子的清白、性命,自己總算有些價值。

而被寧凡採補之後,自己以死明志即可…也算縱橫一生,不留污名。

蘇瑤與殷素秋不同,殷素秋時而衝動,但蘇瑤,卻永遠幽靜、沉默。

只是與殷素秋相同的,便是捨己為人的任俠之心。

即便不忍失去清白,但若能從『周明魔爪』下,救出諸女,也算幸事。

她並不指望這周明會看在殷素秋顏面上,放過自己。人心,最是難說,而周明的惡名,也確實太盛…

他真會為了一介女子,放過眼前的大好鼎爐么?

甚至蘇瑤並無多少自信,寧凡會因為收了自己,放過其他女子。

只是她一切心思,到了臉上,都是平靜的。

蒼白,沉靜,但柔弱中,威嚴不可褻玩。

這便是一宗之主的風度么…

寧凡暗暗點頭,此女不愧是殷素秋姐妹,這般英氣的女子,放在雨界都並無幾個的。

捨己為人,執著正道,說者容易,做則太難。

他寧凡,雖窺伺碧瑤仙島的元嬰女修,但還不至於為區區20甲法力,采盡蘇瑤修為,令素秋傷心。

便是收了蘇瑤,多半也不是鼎爐身份…

蘇瑤忍辱負重,自薦鼎爐,僅僅為救門下弟子…這份俠義之心,在這冷漠的修界,難得。

明明身中春毒,卻仍故作鎮定,這份逞強,也和殷素秋極像,不愧是好姐妹…

寧凡漠視正道偽君子,但對真正堅持正道者,還是頗為敬重。

至少一心為人,這種事,他自問做不到。他的心,太過自私。

「既然蘇瑤仙子願為周某鼎爐,周某自不會拒絕的,似仙子這般人物,誰能娶到,都是三生有幸。」寧凡微微一笑,而蘇瑤心頭暗暗嗔了一句『輕悲,面色卻不怒。

「是么…如此,道友可願放其他人離去…」

「放,自然是放,至於採補仙子,還是放在下次吧…散1

寧凡收了笑容,袖袍一卷,一股浩瀚元力自天地剝離,沒入三十餘金丹女修體內,一震一合,逼出黑沙。

旋即灰光一閃,一步踏出,已瞬移至蘇瑤身前,一把攬住蘇瑤纖腰。

蘇瑤見寧凡為金丹女弟子解毒,心頭暗暗一松,如此,自己一身清白,也算換了諸弟子性命。只是尚未言謝,已被寧凡欺近。

被其臂彎一動,一攬纖腰,立刻,蘇瑤嬌軀繃緊,嬌呼一聲,原本苦苦壓抑的春毒,更是傾瀉而下,下身已是泥濘一片。

只道寧凡摟住自己,多半是要輕薄一二。

最怕寧凡會在海域之上、眾目睽睽之下,將自己羞辱、褻玩,如此,她最後一絲尊嚴,多半都要褻荊

只是她沒有反抗,她便是這種性子…即便不願,卻知不可抗拒。

但讓蘇瑤詫異的,是寧凡將其摟住,並沒有下一步輕薄動作,僅僅是運起指力,在自己柔軟的腰肢上連點,封住了春毒的流動。

其醫道之高,著實是蘇瑤生平僅見,怕是宗內四轉煉丹師,都比不上其推拿之功。

「周道友,你這是…想在這裡,與我…與我…」

『與我合歡』,這一句,蘇瑤終究問不出口,只是被寧凡封了脈絡,那春毒也不再焦心,勉強可壓制了,她頓時輕鬆自在。

「蘇仙子之毒,被周某暫時封住,但此毒霸道,需要一些特殊手段,方可解毒,若仙子願意,不如到了歡合仙島,落腳住下,再尋周某為仙子解毒,此刻么,還請仙子先行一步,帶著貴宗弟子,前往歡合仙島。至於周某,還有些小事處理,稍後會至歡合仙島,與仙子會合。」

「是…」蘇瑤暗暗抿唇,能不被寧凡在滔天巨浪中採補,便是好事了。

只是她若知,寧凡本可放她,只是她誤會了寧凡品行,故而自薦枕席…若知曉,該會是何等羞憤欲死、無地自容呢。

不知,她終不會知。但僅僅救命之恩,解毒之恩,兩次恩情,從義理而言,便是讓她以身相許,也是合乎道義之事…即便她不願…

寧凡側過身,為諸女讓出前行之路。

至此,兩名長老女修,方才暗暗鬆了口氣。本以為寧凡出現,會是引虎殺狼的局面,如今看來,這虎只看上了蘇瑤,倒是放過了她二人。

二女心頭對蘇瑤的捨己救人,慚愧而感激,對寧凡,則是懼怕加腹誹了。

女屍始終沉默,盈盈而立,目光始終看著寧凡一人。

而余龍,則再次大開眼界,成為寧凡奴僕后,對這主人,他是佩服不已。

揮手殺五嬰,甚至那五嬰還是內海之魔頭。

彈指收鼎爐,且那鼎爐還是『十宗三島』之碧瑤宗的宗主,是外海尊崇的人物,畫一般的女子,無數男子傾慕而不可一見的絕色…

他心頭欽佩,暗暗尋思,要不要拍幾句馬屁,奉承一下寧凡。

只是馬屁未出口,寧凡的聲音,卻打斷了他的思索。

「余龍,你對海路熟悉,帶碧瑤宗眾仙子,前往歡合仙島,再有不長眼之人擋路,便告知,這些是我周明的女人!此物存有我一道氣息,若有內海之修,不知周明,攔路,則捏碎此玉,我自知曉…」

「是,是!老奴一定光榮完成任務1

接過玉佩,余龍恭順間,領著諸女先行一步,並沒有多問寧凡留下要做什麼。

而蘇瑤,則暗暗感激寧凡派人護送。

有這一道氣息,加上周明之威,外海之修不足慮,內海之修,在感知到氣息后,多半也會顧及一二。

她發現,寧凡的品性,似乎並非傳聞中那麼不堪。

此人或許御女如雲,但似乎對心愛女子又極為呵護,並不薄情。

蘇瑤不禁回憶,回憶其與寧凡初遇的那日。

此人一身鮫血,重傷,卻護送殷素秋來到碧瑤仙島…

此人,或許濫情,但也或許,出人意料的專情…

只是若寧凡當真專情,那麼為了殷素秋,救下自己,多半也不至於採補眾女的。

似乎是自己多慮了…自薦鼎爐,似乎多此一舉了?

「也就是說,我不獻身,也可保諸女無恙,但我卻自以為是的…向他獻身了1

蘇瑤淡唇一抿,俏臉血紅滾燙。

這便是說,即便寧凡當真採補自己,也是自己『自願』的,並非人家強迫么…

怎麼會這樣…做出這麼一樁傻事…

不知他為自己解毒,是另有他法,還是…交合…

一時間,蘇瑤患得患失,心煩氣悶,但卻沒有偷罵寧凡一句。

人家救人兩次…沒有欠自己什麼…

「宗主,我們這便離去,躲會宗門,有老祖庇護,便是周明再厲害,也不敢上門生事…」

「可是,我都答應他了…再說還要為素秋妹妹購買道果…索性,此落貞散,是無葯可解的,或許我的命,便是要被他…」

蘇瑤語無倫次,心亂如麻,卻並未逃離。

若她怕,便不會來歡魔海。

諸女去后,寧凡牽著女屍,立在黑雪之中。

直到蘇瑤等人,走得毫無蹤影,寧凡這才一挑眉,望著天空之上,某朵黑雲,眼露寒芒。

「還不出來,是逼周某動手么…」

「呵呵,周明道友,好生敏銳的洞察力,不凡,不凡。老夫許如山,見過周明道友1

黑雲碎!

一個黑袍老者,徐徐現身!

在此人出現的一刻,天元俱碎,海浪轟鳴,黑雪逆卷!

歡魔宗老祖,許如山!

此人,竟在此雌伏!

「許道友,想與周某為敵么1寧凡冷冷道。

「呵呵,不愧是化神之下第一人,見面更甚聞名,如此,道友倒確實值得,老夫拉攏一二了。老夫有一個請求,若你能做到,地母冥r,老夫奉送道友五十滴1

五十滴,五百甲法力!

便是寧凡,也做不到不心動!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