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20章我的元瑤界!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寶,融合神通… 女屍仍在床榻側,美眸望著寧凡,一絲不眨。 而寧凡,則起身,走近窗前,撫了撫女屍冰涼無溫的臉頰。 「微涼,等我一下,我去個地方…」 「好…」女屍恭順道。...

穩固境界,耗去一月。

煉化天元丹,再次耗去一月。

460甲的法力,沉凝如海,是近一百名金丹修士的總和,但比起大修士,不足,比起化神,則遠遜。

端坐蒲團,寧凡許久之後,方才睜開雙目,幽深如一潭寒潭。

「突破元嬰巔峰,法力是一個麻煩,心境已是一個麻煩…修為增長太快,心境卻仍停留元嬰中期,除非出外歷練之時,獲得感悟,提升心境…如此,差不多是時候離開蓬萊了。」

他沉吟中,取出一塊玉簡,一點。

立刻,玉簡光華一閃,在房內折射出一副虛影海圖。

此海圖,幾乎囊括了外海所有地界,甚至有內海的邊緣之地。

玄武島東北數千萬里之外,便是歡魔海域。此海域長年飄落黑雪,並且靈礦礦藏豐富,磁力強橫到足以干擾神念,在此地,除非修為到了化神,否則不熟海路之修,往往都會迷路。

路途遙遠,不是問題,數千萬里,以融靈之時的寧凡,或許需要奔波數年,但如今的他,全力飛遁,幾乎堪比化神之速,法力之多,更是可輕易瞬移,一瞬便是三千里!一日瞬移百萬里,不難!

海路陌生,不是問題,之前的余龍,便是解決此難題的手段。

至於兇險,則更不是問題,外海之中,只有寧凡給人帶來兇險的份,罕有人可威脅到他了。

不過,此行不僅為了歡魔宗的鼎爐拍賣,更為了那碎界秘境。

偽荒獸,雖然可殺,卻不可小覷…

「化神之力,太過強大…玄天斬靈劍,僅僅玄天殘寶,但那一劍威力,幾乎比我所有手段,都強1

神念已然半步化神,再難突破,除非像當年一樣,神念閉關化神…否則,就只能等待瓶頸自破的一日。

但即便是半步化神的神念,施展墨流分神術,也未必比得上玄天斬靈劍一劍之威。

「極品法寶,我可以無視,但靈寶…法寶,需要提升了。雷鞭,此寶抽寶殺嬰,手段莫測,極其好用,但一入化神,我將再無天劫血雷祭煉此寶,想要提升,卻是不易…此寶,名字我已想好,就叫『碎神鞭』!此鞭所碎之神,非指太古神體,而是指…元神!此寶祭煉方向,仍是抽寶殺嬰,若入靈寶品階,則是抽寶碎神,碎化神修士的元神1

望著第二件太古神兵——碎神鞭,寧凡眼露精芒,此寶已是極品上級法寶,只要尋到雷霆祭煉,前途無量!甚至有朝一日,超越其模仿仙寶——打神鞭,都未必不能!

而第一件太古神兵…

寧凡一指點額,抽出一抹星光,化作斬離。

斬離劍…此劍有『凡虛』級神通,焚魂,但隨著敵人境界提升,其附靈神通的作用,也越來越校而上品品階,對敵元嬰,都拿不出手,更何況,一戰化神…

看起來,需要好生吞噬幾條靈脈,來祭煉此劍了。

而若是能遇到化神宗門的靈脈,設法吞噬,不但能祭煉斬離劍,更能習得劍指第二指。

劍指第一指,可傷元嬰。

第二指,可傷化神!

一指,碎岳!

二指…崩天!

寧凡目光不定。

斬離劍品階,需要提升,而碎神鞭,需要尋一塊品階不凡的靈鐵附靈了。

以寧凡眼界,除非是凡虛級靈鐵,否則附在前途無量的太古神兵上,是極其浪費的。

或許,歡魔海一行,可購得一些附靈靈鐵,畢竟那裡,盛產靈礦。

能讓寧凡耐下心祭煉的,唯有太古神兵,其他短期使用的法寶,大可修為提升后,強搶。

收起斬離劍,寧凡默然不語,端詳的,卻是指尖血玉扳指。

界寶,元瑤玉!

界寶也是分品級的,這玉扳指中的元瑤界,便是一處小千世界。

此寶的用法,與鼎爐環…不同!

養人,可以,但有了鼎爐環,倒無須以此寶養鼎爐。

界寶的另一個用處,便是…囚敵!

將敵人關入界中,是輕的。

界面中,持寶者可事先設下大陣,以陣傷敵!!

當然,提升界面的攻擊,手段不少。

除了設陣,還可鑲嵌法寶,融合神通…

女屍仍在床榻側,美眸望著寧凡,一絲不眨。

而寧凡,則起身,走近窗前,撫了撫女屍冰涼無溫的臉頰。

「微涼,等我一下,我去個地方…」

「好…」女屍恭順道。

旋即,便見寧凡血玉扳指一閃,界力一卷,整個身形,消失無蹤!

女屍立刻惶恐起來,鑽出薄被,不知所措。

「光…不…要…走…」

眼中幽芒閃爍,似乎因為寧凡的失蹤,而有暴走的驅使。

好在片刻后,寧凡便界力一閃,現身而出。

見女屍正欲發作,立刻將其摟住,好似哄小孩般揉揉她的青絲。

「我就知道…多半還是要帶你一同入界,否則你若發狂,這玄武城,怕是要面臨滅頂之災…」

「光…光…」見寧凡出現,女屍眼中幽芒方漸漸消散,安靜下來。

「走,玄陰界需要功法第三層,才能開啟,先帶你看看我寧凡的第一處世界,元瑤界1

界力一閃,卷著二人,消失。

下一刻,一男一女,出現在一處虛空世界。

並非真正的虛空,僅僅是一片漆黑,並無虛空之力撕扯。便是有,有東溟鍾在身,寧凡也不懼的。

好似立刻,天地入了夜。

腳下,是一片荒涼、凹凸不平的大地,好似繁星的表面。

這片無垠的大地,有數千萬里遼闊!

只是沒有陽光,沒有雨露,沒有花鳥蟲魚。

當初北小蠻,便是想將寧凡,關在這個地方。

「光…怕…」女屍柔荑抓住寧凡的衣襟,眼露畏懼。

「不怕…這裡遲早會有陽光雨露,會有草木山河…北小蠻好懶,有此界寶,卻不好生改造天地,此事多半還要落在我的身上…你看,這無垠的大地,若種下山河,可布下大陣,這漆黑的夜空,若鑲嵌法寶,則是一道道星辰…若我將此界,改造得當,便是化神初期,一旦入界,也是必死1

「光…最…強…」女屍聽不懂寧凡在說什麼,只是眼中閃著小星星。

那是一種依賴,沒有記憶,沒有靈智,本能的依賴…

這依賴,讓寧凡失笑,再次揉揉她的滿頭青絲。

鼎爐環中,有一潭寒月泉,是越國胡家之物,此泉水留給鼎爐中女子洗浴吧,這元瑤界的山河,還是要靠寧凡一點一滴,獲取的。

如此,在到達歡魔海以前,一路數千萬里,寧凡怕是有事要做了。

翌日,寧凡與女屍,離開了玄武城,離開了蓬萊仙島。同行的,還有可憐的余龍老祖,已被種下念禁。

陸青贈送海舟一艘,寧凡自是不客氣,收下,當並未用。

至於北小蠻,此女躲著寧凡,並未送行,直到寧凡的身影,即將消逝在天際,此女才終於伏在南塔的塔巔窗檯,擺弄著花架上的薔薇,輕輕呼了口氣。

似嘆息,又似鬆了口氣。

「周明這討厭的傢伙,終於走了…沒有石兵的保護,以我即將化神的狀態,還是不宜獨自走動,否則,跟著周明去歡魔海玩玩,或許很有趣呢…呸呸呸!本宮為何要跟著蛆蟲同行!本宮也不是特別寂寞…此次歷練,還有50年,50年,本宮還能與周明,見幾次面呢?下一次相見,他應是化神修士了吧…本宮,也要準備閉關化神了,哼,可不能輸給他!下一次,休想再輕易接下我一腳!還有…還有…元瑤玉,本宮一定要堂堂正正打敗他,奪回來!哼,本宮才不想嫁給他1

只是一想到自己**自瀆的玉簡,北小蠻立刻小臉滾燙,沒好氣啐了一口。

這周明,還真是無恥呢。

以他的無恥程度,該不會,一個人偷偷看玉簡留影吧…一面看自己自瀆、呻吟,一面饑渴的自摸…

「周明!你若敢用本宮的留影自摸,本宮跟你拼了1

北小蠻一陣惡寒。

外海風起,修真忘歲月。

離開越國,已十餘年了。

寧凡半摟女屍在懷,另一手,大手一抓,拎小雞般,拎著余龍老祖,在海浪滔天中,踏浪穿行。

之所以不穿行於天,不過是想收些海水入元瑤界。

所謂無水不成界,水是萬靈之源。

在元瑤界的東部,三千萬里地界,皆被寧凡掏空,灌注海水,形成海洋。

為了增添海洋靈性,他甚至潛行於海,收了不少珊瑚、海礁、泥沙、海域、海中植被…

如此元瑤界三分之二的界面,成了海域。

而一路東行北飛,每遇到一座懸空島,寧凡便不由分說,搶奪此島!

每行一島,他便丟下余龍,一劍斬碎半座島嶼,收入元瑤界!

此舉,立刻觸怒了無數外海勢力,甚至有不少元嬰、金丹,追殺寧凡!不過,在第十一座海島之上,寧凡殺戮11名元嬰、300餘金丹之後,立刻有人認出,滅島者,殺人者,為『明尊』周明!

所有的追殺令,幾乎同一時間撤銷!

而得罪寧凡的外海勢力,更是一個個膽顫心驚,生怕寧凡追責上門!

好在,寧凡一心二用,用在趕路與創界之上,根本無心理會這些小貓小狗。

如此,之後的懸空島,但凡位於寧凡前進路線的,紛紛遷移宗門,空出半片島域,供寧凡斬齲

這也省了寧凡時間,往往降臨一島,直接一劍斬破,收島走人!

沿途近百座懸空島,被寧凡收入元瑤界,西面三分之一的大地,開始有了山河。

山河、海洋,已成!這片荒土,開始有了生機!

在山河之地,勾勒出4999個陣眼,每一個陣眼,則填充4999塊仙玉。

近兩千五百萬仙玉,布下了化級巔峰之陣!

這裡,便詳述一下陣法了。

10陣眼以下,為靈級大陣。

10到100陣眼,為丹級大陣。

100到1000陣眼,為嬰級大陣。

1000到5000,為化級大陣。

5000至10000,為凡虛級。

10000至99999,為仙虛級!

當陣法到了化級,陣眼之中填充仙玉,有了限制,每個陣眼,需至少填充陣眼數仙玉。

凡虛級,需填充陣眼數目十倍仙玉。

仙虛級,已不是仙玉催動那麼簡單。

這化級巔峰大陣,名為『山海陣』,已是化極的巔峰,為4999陣眼,每陣眼填充4999仙玉,則耗去近兩千五百萬仙玉。

若是布置凡虛級大陣——山河逆動,則7000餘陣眼,至少需五億仙玉,才能布下。

當日他覆滅天離宗的大陣,不過徒有其形,根本無足夠仙玉催動,饒是如此,也令得天離宗人仰馬翻、血流成河。

在元瑤界中,布下化級巔峰之陣,若將化神修士攝入界中,即便化神修士有破陣之寶,多半也要在陣法下受傷的。

閑話休提。

除了陣法的設置,那元瑤界漆黑的夜空,則被寧凡種下法寶。

每至一島,便搶盡極品法寶,鑲嵌於夜空之上。

一個個法寶,好似星光,在寧凡擄盡百島之後,那夜空,則多了數百顆燦爛星辰。

只需寧凡法力催動,便可一霎激發數百法寶星辰,攻擊入界之人!

數百道元嬰攻擊,怕是化神,也要受挫一二。

有了天地,有了空氣,有了風。

這元瑤界,被寧凡製成了殺敵之界!

有此界,只要攝入修士,即便是化神初期,寧凡也有三成把握,將之擊殺!

如此,即便女屍失控,即便石兵反水,寧凡在化神修士手中,亦非沒有一戰之力!

歡魔海,已不遠!

天空之上,開始降下黑雪。

「啟稟主人,前方百萬裡外,便是歡魔海…在此海,輕易莫要散出神念,即便散出,也莫散出太遠,否則必被靈礦的『元磁之力』所傷。」

「元磁之力么…我知道了…」

元磁之力,天地元力與靈礦交融,形成的一種特殊神通。

以元磁之力,更可修鍊元磁神光。

而若將元磁神光修鍊至極致,便是傳說中的真仙神通——五色神光。

歡魔宗化神老祖,許如山!

此人,便是元磁神光的修鍊者!

甚至在外海13化神中,此人手段,都排在前列。

「許如山…」

寧凡正自沉吟,忽然目光一凜。

黑雪暴風之中,一絲濃郁的血腥味,傳來。

而寧凡,目光一動。

「嗯?那女人,有些面熟…對了,是她。」

黑雪之中,一隊青衫女修嬌喘連連,各自都有不輕之傷。

這隊女修30餘人,皆是倩影依依、姿容不俗,修為不弱。最弱者,都是金丹初期,而其中,更有三名元嬰女子!

中間一女,青色宮裙,元嬰初期,似乎已中了不輕的毒,俏臉帶著蒼白,櫻唇卻紫黑。

旁邊兩女,年紀稍長,有元嬰中期修為,乃是此宗客卿長老。

這一隊女子,放在外海,也算不弱之人,但此刻,卻被五個獰笑的禿頭男子,給圍祝

五人之中,四人是元嬰中期,而為首的禿頂老僧,是後期!

這五人,太陽穴凸起,身著黑色僧袍,有胖有瘦,手持黑色佛寶,踏著黑雲,一個個邪氣凜然。

尤其是那老僧,一身肥膘,遠看好似一個肉山。

他眼露邪光,掃過眾女,最終,卻落在中心女子身上,舔了舔舌頭。

「碧瑤宗主,蘇瑤!嘿嘿,怎麼不在宗門呆著,跑到這歡魔海來遊玩了,桀桀,這裡可不是你等女流該來之地…你難道不知,如此海之女,從來只有鼎爐么1

「哼!你們是什麼人!明知本宗是十宗宗主,還敢…還敢下毒…」蘇瑤蒼白的俏臉,漸漸開始泛著異樣的cho紅,身子乏力。

一旁的兩名中期客卿,立刻花容失色,認出了蘇瑤所種之毒!

「『落貞散』!元嬰女修問到一絲、便會氣力全失、任敵揉捏之物!這,這…此物唯有內海『黑佛宗』才有,爾等魔頭,竟是內海黑佛宗之人1

「不錯!老子便是黑佛宗九長老,密蓮!你們這些黃花閨女,落在老子手上,嘿嘿,一個都跑不了!區區外海十宗,在我黑佛宗眼中,什麼都不算!老子本是來買『化神鼎爐』的,想不到,嘿嘿,竟然還沒入歡魔宗,便先捉到一隊鼎爐1

老僧取出一個烏金法鈴,輕輕一搖,立刻,周遭天地黑沙滾滾,但凡吸入黑沙的女子,立刻慾火焚身。

這黑沙,也是有明目的,是取元嬰海妖的精囊風乾研粉,雖不如落貞散霸道,但對元嬰之下女子,亦幾乎一擊必殺。

幾乎黑沙一起,除了兩名元嬰中期的長老,所有女修,俱都中了春毒,失去戰力。

這黑佛宗,修歡喜禪,宗門有無數秘術,對付女人手到擒來!

且二位長老,雖未中毒,卻被風沙封住退路,根本無法逃離。

而老僧的眼中,滿是貓戲老鼠的戲謔,他最愛的,就是看著女人明知他是敵人,卻最終忍耐不住慾火,對他投懷送抱。

蘇瑤面露絕望,她漸漸感到,自己下身已粘稠一片、濕滑不堪。

此行,本是想到歡魔海購一枚元嬰道果,為妹妹殷素秋結嬰做準備。

歡魔海雖是魔修橫行之地,但外海修士,看在碧瑤仙島的面上,也大多不敢對此宗女修動手的。

只是,內海修士,則不同。

十宗三島,在內海修士眼中,不過是尋常勢力!

蘇瑤沒料到,這一次的歡魔拍賣,竟有一名化神鼎爐出售,而這鼎爐,便是內海魔頭,都引來不少。

這些人,肆無忌憚,根本不懼碧瑤仙島的威名!

「可恨,若是受辱於此yn僧,還不如…死1

蘇瑤眼露凄楚之色,元后修士與元中修士,修為根本是天地之別。莫說中了春毒,莫說對方有克制女子之術,即便沒有,蘇瑤等人,也絕非這五魔之敵!

但她剛準備引劍自刎,一股好似驚天的氣勢,將千里黑沙,震散!

在那氣勢之前,密蓮等五魔僧,根本連螻蟻都不算!!

這氣勢之下,天地元力一震,密蓮胸口如遭重擊,蹭蹭連退數十步,方才穩住身形。

但其他四僧,卻各是胸口一痛,噴出黑血!

密蓮強自鎮定,但卻未曾謀面,已對來人懼怕之極。

這氣勢,絕強!

但更讓密蓮懼怕的,是氣勢之中,一絲凝而不散、泛著紅芒的戾氣!

這要殺戮多少元嬰,才能積累如此重的戾氣!

「什麼人!敢妨礙我內海黑佛宗的好事,不想活了么!難道不知,我黑佛宗宗主,是化神中期修士1密蓮咬牙道。

「周明…」

一個白衣黑氅的青年,徐徐現身,身後,跟著女屍及余龍。

而一見來人,原本絕望的蘇瑤,立刻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此人,他見過!

此名,她更是久久聽聞!

「是你,怎麼會…真是你,竟真是你1

這青年,正是當日送殷素秋去碧瑤仙島的男子…

但蘇瑤,無法理解…

當日他見過寧凡,以為此人是元嬰中期,但最終,殷素秋卻告訴她,此人是融靈。

融靈…但眼前青年的氣勢,分明比大修士更恐怖!

若非殷素秋說謊,那麼便是說,從此人送殷素秋入島一刻,十餘年過去,此人從一介融靈,修鍊到大修士的境界!

而若此人所言非虛…他非但足以力敵大修士,甚至,化神之下無敵!

若他真是…周明!

「你,你…」蘇瑤驚訝地說不出話。

「蘇瑤仙子,一別十年,風采依舊…素秋,可還好…」

分明冷漠如冰的青年,在談到素秋之時,眼神一暖,微微一笑。

而這笑容,落在正中春毒的蘇瑤眼中,好似比全天下所有男子的笑容,都要俊朗。

令得她,芳心一顫…

嬌軀,更加難熬…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