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18章惡女低頭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了許多,卻好似,被強行馴服了… 「難道,小姐被這周明…不,不可能,一定是我想多了…噗1 當陸青的目光,落在寧凡右手血玉扳指上,立刻,險些沒被茶水嗆死。 元瑤玉! 小姐的...

這短短半個時辰,卻好似漫長的一生。

北小蠻香汗淋漓,平平的胸脯,卻輕輕起伏。一半是疼,一半是被寧凡撫摸導致。

只是這惡女,咬著銀牙忍著嬌喘,小臉漲紅,偏是不可叫住了。

痛,很痛…這凡間女子痛經之症,當經過癸脈放大無數倍后,便是北小蠻,都難以忍耐。

酥麻、羞恥…嫩肉被觸碰,以她驕傲的個性,死得心都有。

「周…明…你…可…惡…」她委屈的噙著淚。

只是她不得不承認,寧凡的醫道之術,極高明,並非每個丹師,都能算醫師,醫師不僅需懂得煉丹、研葯,更需要針灸、推拿等諸多妙法。

亂古記憶的醫道,無疑是高明的。

融合的推拿之法,有無數玄妙手法,可在推拿之中,令女子欲仙欲死。

寧凡故意不為北小蠻止痛的,他之負責止血。

但見北小蠻即便受辱之下,仍咬牙不屈,比起余龍、蕭萬羅等男子,都算得上隱忍了。

此女性格雖烈,但這骨氣,倒是不錯…

至少此女痛的小臉慘白,香汗淋漓,卻仍未求饒。

眼見北小蠻幾乎要痛暈過去,寧凡亦不再懲治此惡女,以他心機深沉,此女不過是被慣壞的公主,所作所為也都是小丫頭胡鬧,僅此而已。

「你求我,我幫你止痛…」寧凡法力凝針,一根根銀質之針,沒入其肌膚,既疏導經脈,亦未刺破絲毫肌膚。

「不求…」北小蠻睫毛帶淚,卻不屈。

「很好…我喜歡不求人的女子。」

「呸,誰要你…喜歡…啊1

北小蠻還欲頂嘴,已被寧凡一指采陰,指力沒入下體。

絲絲電流遍布全身,她嬌小未發育的身軀,輕輕一顫,緊繃的嬌軀,酥麻、柔軟下來。

疼痛,漸漸感覺不到…

而北小蠻恍然間,彷彿置身雲霧一般,舒適、輕鬆。

她俏臉不自然的漲紅,已然消弭,取而代之的,是情絲挑動的紅暈。

胸脯欺負,櫻桃粉嫩,呵氣如蘭…

「周明…你討厭…我恨你…」北小蠻的眼神,所有的刁蠻,漸漸散去,最終只剩少女的情動。

在這迷亂之中,她迷離看著寧凡,一腹委屈、幽怨。

「魅術可以止痛。」

寧凡沒有過多解釋,細細端詳起北小蠻**的嬌軀。

他猶如實質的目光,落在北小蠻身上,立刻,惹得北小蠻芳心羞憤、畏懼,卻不自已的夾緊雙腿,輕輕摩挲。

只是魅術之下,她的神智越來越不清醒。

「石兵爺爺…你丟了…」

「娘…小蠻不想修鍊癸脈,小蠻怕血,怕殺人…」

「周明…周明…他好奇怪,我看不透…他第一次來南塔,我便好奇怪,好奇怪…明明只是一個融靈,怎麼殺氣這麼重,怎麼一身都是重傷…他是如何千辛萬苦、來到修墳,他怎麼會有五轉煉丹術…他為何寵辱不驚,為何我去誘他,他心如鐵石,反是我心跳加速…他肯屈身,肯為我穿鞋…他很有趣呢…」

「他欺負我,故意給我看香艷之事,他成了我心魔,夜夜夢中羞辱我…」

「娘,小蠻討厭周明…」

迷糊的北小蠻,一隻小手抓著床單,忍耐著魅術刺激下、嬌軀的情慾。

另一手,卻抓住寧凡的手,眼神委屈看著寧凡。

「娘…小蠻好孤單…」

寧凡沉默。

自己竟被迷糊的北小蠻,誤認成娘親…

這兇惡的小丫頭,也只有這個時候,才算的上溫柔吧。凄惶的眼神,好似剛出生的小貓。

「娘…抱抱小蠻…」

「嗯,睡吧,鼎爐小姐…」

數個時辰后,昏昏沉沉的北小蠻,嬌軀**,在寧凡懷中清醒。

此刻她的動作,極其曖昧,背對寧凡,被寧凡臂彎攬過胸脯凸起,僅僅摟在懷裡。柔軟的臀瓣,則滴在寧凡的『那個』之上。

索性寧凡沒脫衣服,似乎沒採補自己…而在確認自己下身完好如初后,北小蠻微微鬆了口氣,只是立刻,她俏臉便通紅。

雖未破身,但下身卻是一片泥濘、狼藉,甚至自己一根玉指,正撫在下身突起上,仍保持撩撥的姿勢…

自己迷亂之時,自瀆了!

當著周明的面!

且略帶清香的滑膩液體,將寧凡的衣袍下擺,都給完全濡濕了…

床單上更是血跡斑斑,滑膩點點…

怎麼會…自己堂堂北天四小姐,竟如此失態!

更是在那可惡的周明面前!

他不僅摸光了自己,甚至看到自己最不堪的一面!

「周明!拿開你的臟手!你這可惡的螻蟻,蛆蟲,蟑螂,蚱蜢,臭無賴1

「嗯?你醒了?不過臟手是哪一隻?這邊的,還是這一邊?」

寧凡摟著北小蠻,左手按在其平胸上,右手卻放在其**內側。

手掌一動,泄身後、身體異常敏感的北小蠻,立刻被撩撥得輕輕嚶嚀一聲,立刻,俏臉半是怒紅、煞白…

「周明!你不要太過分了1

「過分么,你是我鼎爐,此刻不採補你,不過是怕傷了你癸脈…」

寧凡抽手,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個玉簡。

而立刻,北小蠻剛剛升起的半分嬌蠻,立刻軟了下去。

「這…這難道是…」

「這是你之前荒唐的玉簡留影,我烙印了兩份,自己留一份,送你一份…」

稍稍恢復氣力的北小蠻,扯過薄被,遮住嬌軀,方才接過玉簡,神念沒入,立刻,稚嫩而清脆的聲音,顫抖起來…

「這是我么…我怎會做如此羞恥之事…竟還將你認作娘親,竟還躲在你懷裡…自瀆…周明!你可惡!都是你用魅術迷我1

『啪/

玉簡被北小蠻小手捏成粉碎。

不過正本,還在寧凡那裡保存呢。

這玉簡,若是流出,北小蠻算是毀了…

她是不在乎虛妄的清名,但整整關乎清白的事,她終究是女兒家,怎會不在乎…

「玉簡在你手裡…石兵爺爺,也在你手裡是么…」

「你不笨,這很好。」

「怎樣才肯放過石兵,毀掉玉簡…」北小蠻冷冷道。

「時機到了,自然會毀…待我化神之後,石兵無用,亦會歸還。你北小蠻,雖然刁蠻人性,殺人狠毒,但是我鼎爐,我自不會太過絕情。」

「呸!誰是你鼎爐!本宮就躺在這裡,你還敢採補么1

「你想試試么1寧凡眼露寒光。

「不,不想…」立刻,北小蠻服軟了,她隱隱感覺,這周明,說得出,做得到…

便是她娘親,都未必能讓她服軟。

但她卻不得不當著最『恨』的周明,低頭!

「對了!我的衣服呢!儲物袋呢!元瑤玉呢1

「衣服被我撕了,儲物袋么,其中五千萬仙玉,我取走了,丹藥也取了一些,其他沒動…至於元瑤玉,歸我了1

將癟癟的儲物袋,還給北小蠻,立刻,北小蠻又欲發作。

「仙玉、丹藥,可以給你!但元瑤玉,你不可拿走!此物,有特別意義…」北小蠻急切道。

「什麼意義?」

「不告訴你!總之,你還給我1

寧凡搖搖頭,有些事,你不說,我亦能知曉的。

陰陽鎖一催動,竊言術施展,立刻窺探到北小蠻心事。

此玉,除了身為界寶,開闢有一處『小千世界』,同時更是北溟天四位未出閣小姐的出閣信物。

持有此玉,則北小蠻,便算是寧凡的人…

「有意思…此玉,歸我了1

「你1北小蠻芳心撲通撲通亂跳,半是氣的,半是羞得。

自己被寧凡看光摸盡,還不算完么…

此人,竟連元瑤玉都取走…此事若被娘親知曉,自己豈不是不得不嫁給他!

怎麼辦…怎麼辦…

「好了,你快換身衣物,我們出去吧,再不出去,那陸青,恐怕要急的闖進來了…我們這香艷的『談話』,似乎有些久了…」

「什,什麼…」

一想到陸青闖入,撞破自己與寧凡赤身相對的尷尬,北小蠻便頭皮發麻。

自己的清白,不可以毀在寧凡手上!

她全身縮在薄被中,只探出一個鬢絲散亂的腦袋,在被中換衣服。

「對了,你的腿,挺好看,手感也不錯…」寧凡忽然出聲,他依稀記得,莫雲說過,這般言語,似乎能令北小蠻高興。

「哼!無恥1北小蠻嘴上頂了句,心裡卻暗暗得意。

哼哼,算你周大魔頭有眼光,本宮的腿,最漂亮了!雖然胸部平平…

良久,寧凡在北小蠻的順從下,取走了青鸞火。

下了塔巔,下宮之內,陸青正焦慮等待,暗道,小姐與那周明,談話未免太久了些…

口中品著香茗,喉間卻全無滋味。

在他看來,小姐的安危,有石兵傀儡在,不會有危險。

但若小姐,真喜歡了周明,思了凡,在房中和周明發生點什麼…那他陸青,恐怕是要掉腦袋了。

「應該不會吧…小姐或許對周明有好感,但以小姐性格,萬萬不會與周明香衾暖枕、**之歡…是我多慮了…」

陸青自嘲一笑,自家小姐是什麼德行,他還不了解么。

莫說和男子歡好,便是被男子多看一眼,都要殺人的…

正品茶時,卻見寧凡、女屍、北小蠻三人,下塔而來。

見小姐無恙,陸青心頭暗暗鬆了口氣,但下一刻,面色一怔,而後,露出惶恐的神情。

小姐的氣色,紅潤光澤,眼神之中,仍有一絲殘存春意未散,就好似,剛剛行房之後、獲得極大滿足的女子…且小姐雖然對寧凡的態度,仍是冷漠,但卻恭順了許多,卻好似,被強行馴服了…

「難道,小姐被這周明…不,不可能,一定是我想多了…噗1

當陸青的目光,落在寧凡右手血玉扳指上,立刻,險些沒被茶水嗆死。

元瑤玉!

小姐的定親之物!

怎落入這周明手上!

難道,難道…這數個時辰,當真發生了不可預料的狀況!

「小姐,你和周明…」陸青小心翼翼問道。

「大膽!本宮和周明,什麼也沒有做1北小蠻似觸動心中緊弦,立刻嬌斥道。

被寧凡欺負了,也就罷了,現在連陸青都敢蹬鼻子上臉了…可惡!

陸青,轟地一聲,腦海五雷轟頂,心頭天崩地裂。

什麼也沒有做…那就是,做了?!

完了…小姐被周明吃了…此事若讓遺世宮尊主知曉,他陸青,死定了!

監管不力,監管不力啊!

以玉簡留影威脅,有失正道。

以魔道論,亦算是無賴行徑。

但正不可取,則逆奪!剛不可取,則柔行!陽不可取,則陰為!

過程是可是忽略的,結果才是絕對的。

若無法達成目的,一切都是空談。

老魔沒有教給寧凡太多,卻教會了四個字…不擇手段!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