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15章北小蠻的『清白』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袋! 「小姐,話不可亂說…」 「本宮說便說了,又如何!本宮就是看了此人赤身***,此人無恥,下流,不要臉!本宮還說不得么1 說不得,當然說不得啊! 人家是男人,你是女人...

當寧凡出現在玄武城上空之時,滿城寂靜。

海風微咸,吹不散淡淡的血腥,戾氣化作絲絲紅光,在其身上微芒閃動。

在此人一個目光之下,滿城修士,莫敢出聲!

一種無形魔威,讓不少老怪,暗暗吞咽口水。

周明!此人一人,誅殺遺世宮三位塔主!三名大修士,無一生還!

化神之下,第一人!此人配得上此名!

「散了吧…」寧凡淡淡的聲音,卻融於天地,淡淡傳開。

而立刻,所有修士紛紛向天抱拳,各自散去。

喧鬧的修城,因為寧凡一言,而空空蕩蕩,街道寂寞。

寧凡微微閉上眼,散去眼中淡漠。

這感覺,很好。如今的自己,行走在無盡海,多半沒有不長眼之人,敢惹禍上門了。

這是一種魔威,比起那些大勢力公子、舉招牌宣揚背景,要來的實際的多。

無盡海,修墳。背景、面子,都是虛的,實力、魔威,才是橫行的保證!

降落地面,降落在女屍身邊。

女屍原本平靜的眼神,在看到寧凡臉色微微蒼白后,立刻伸起冰涼的手,撫摸寧凡臉頰。

「光…受…傷…」

「沒事,小傷而已。走吧,我幫遺世宮解決了三名腹患,若那陸青不重謝我,便說不過去了。」

寧凡微微一笑,牽起女屍的柔荑小手,在空蕩的街道行去。

遺世宮,南丹塔。

莫雲的臉色,極其複雜。而那余龍『老祖』,則有些坐立不安了。

二十七名三轉丹師,五名四轉,俱是默不作聲,氣氛凝重。

在命玉破碎、三塔主身死消息傳開后,立刻,如何處置兇手周明,成了在場諸人議論話題。

明眼人都看得出,陸青從始至終不勸架,以他的立場,自是存了借刀殺人的心思。

可以說,三塔塔主明裡是周明所殺,暗裡,卻有陸青的慫恿、推動。

既然殺人是陸青的意思,那麼周明非但無過,反倒有功了?

但這有功,又不可明賞,明明是遺世宮之人被殺,陸青若還獎賞,則會令遺世宮威名大減、惡名遠播。

連同外魔、坑殺自家煉丹師,僅僅因為這煉丹師是別有用心之輩…這名頭,不好聽。

既不能賞,卻更不能罰…周明以一敵三,滅三名大修士,這戰績,可謂化神之下第一人,這份實力,恐怕真正的化神初期,都未必能擒下此人。

擒之不下,則得罪此人,平白招惹一殺人無忌的凶魔,不值,太不值。

此人簡直是瘋子,走到哪裡,哪裡都是一片血海…

死荒丘之殺,丹鼎門之殺,加上玄武城之殺…而有心之人,更隱隱發現,當曰封妖殿七長老鷹鶴,其身死之曰,便有那周明橫衝出島…如此看來,封妖殿長老,多半也是此人所殺!

所謂傷敵十指,不如斷其一指,以外海遺世宮之力,擒不下周明,殺不死此人,則得罪此人,實為不智!

於是,所有老怪在處置周明的會議上,紛紛決定,保持沉默。

這種問題上,說錯一句話,可能便為自己惹下彌天大禍。

沒有人是傻子…

陸青一面品香茗,一面指敲玉案,面色氣定神閑,但急促的指尖,卻表明他內心實際並不平靜。他本無擒殺周明之心。只是在考慮,該私下給周明什麼好處…

回憶起此人在玄武城時,好似刻意施展兩種地脈妖火,陸青便微微感到頭疼。

在外人看來,那舉動是在給三塔塔主示威,但以周明姓格,萬萬沒有一戰之前、先履興趣。

此人的地脈妖火,是給陸青看得…

他是在暗示陸青,他可吞噬兩種地脈妖火,並看上了…青鸞火!

「麻煩…」

是,確實麻煩。

若那周明的實力,僅僅勉強可殺北褐一人,他陸青雖重視此人,也僅僅看在其五轉丹術之上,按照他對煉丹師的理解,送幾種五轉丹方,便足以打發此人。

但偏偏,周明獨殺三人,且戰鬥,極快便結束,甚至未耗損太多時間。這份實力,這滅敵速度,陸青自問便是自己出手,也不過如此了。

此人深不可測…他要青鸞火,便是陸青,都不敢無視。

如此看來,自己所謂的借刀殺人之計,實際只是銀虎殺狼。

死了三名窺伺青鸞火的塔主,卻來了個周明…

「麻煩礙」

陸青的目光,瞥向北小蠻,見北小蠻正心煩氣躁地嗑瓜子,不由苦笑。

「小姐,你覺得該如何對待周明…」

對待,而非處置…他陸青雖糾結如何結好寧凡,卻並不動搖結好之心,更無一分與之敵對的意思。

開玩笑!不看寧凡實力,且說其煉丹術達到五轉…五轉煉丹師,可煉製提升化神修士修為之丹藥,他陸青,說不得還要跟寧凡求丹的。

莫看遺世宮中等級、挂名的五轉丹師,也有十幾人,但這些人,幾乎統統是雨殿之人,並在八百修國之地,除了需要遺世塔修鍊之時,其他時間,根本不入無盡海。

他陸青,看得見摸得著的五轉丹師,只有寧凡一人!

結好,必須結好,但問題是,怎麼結好…

「有什麼麻煩的…直接殺了!哼哼,雖然他殺了那三個老東西,本宮也很痛快,但是么…本宮太討厭那周明了,陸青,你負責,殺了周明1

『噗/

陸青一口清茶,噴了出來,苦笑搖頭。

不愧是小姐,我行我素,根本不考慮利害得失的。

小姐也太看得起我陸青了,莫說我殺不了周明,便是能殺,去殺一個五轉丹師,暗地裡,卻有會得罪多少化神…

五轉煉丹師,其號召力,可謂恐怖!

曾有一名化神中期的魔修,污了一位女子,卻不曾想,那女子竟是某五轉丹師寵愛極深的姬妾,結果那丹師一怒之下,許諾,殺人贈丹!

元嬰巔峰助陣,送一枚提升碎嬰化神成算的『離合丹』!

化神初期助陣,送十顆提升初期修為的『甲元丹』!

中期助陣,送一顆『明神丹』!服食此丹,有一成幾率,感悟出屬於自身的神意!

那一曰,那名五轉丹師,帶領百名大修士,11名化神初期,3名中期,將那魔修圍在其魔宗之內,血洗!

陸青不明白寧凡的背後,有多大的能量,但可以想象,若貿然得罪寧凡,此人一呼之下,多半會有化神,願意為其討好,誅殺自己…

如此,陸青除非是傻子,否則萬萬不會去招惹寧凡,甚至,他還要做那討好寧凡的化神之一!

但北小蠻就不同了。

她身份超然,看不慣誰,就是看不慣,任你是化神也好,煉虛也罷,她都敢蹬鼻子上臉,管你好不好受。

「小姐莫忘了,以你的身份,也不可對周明…」陸青做了個五的手勢,而北小蠻,立刻俏臉憋紅。

不錯,不錯…

他是五轉煉丹師,即便是我,也被娘親囑咐過,不可得罪下界五轉呢…

但那周明,真的是太可惡了…

「此事我不管了!總之,你想怎麼辦,就怎麼辦!但有一條,青鸞火,我絕不給他1

北小蠻,一眼看出陸青的心思,哼哼兩聲,卻是起身便走。

便在這是,南塔之中,兩道渺然無聲的身影,輕輕浮現。

一男一女,女為女屍,男為寧凡!

「北小姐,似乎對周某頗有怨言啊,不過周某自問,似乎從未得罪過北小姐,反倒是某次,周某正寵幸姬妾,卻有小姐隔窗偷窺,將周某春光看盡,令周某吃了大虧…此事,北小姐似乎仍未補償我…」

「呸!誰稀罕偷窺你!你還吃虧,就你那小身板…」

北小蠻一見寧凡,沒由來就氣怒攻心,忿忿啐了一口。

殊不知,她這一句話,卻讓滿場遺世宮的元老們,紛紛倒吸冷氣。

小姐竟然偷窺那周明行房…難道小姐,喜歡周明?

對,是偶爾見到小姐獨處一人時,嘴裡罵罵咧咧,罵的全是周明…

不得了,這下了不得!

上界尊貴的四小姐,有無數真仙追求的嬌女,竟思凡了,愛上下界的修士了?!

不,即便沒愛上,淡淡就北小蠻看到了寧凡***…此事,就可能極其影響小姐清白!

身為北溟仙界最強勢力——遺世宮的四小姐,北小蠻清白若失,則便是他陸青,都得掉腦袋!

「小姐,話不可亂說…」

「本宮說便說了,又如何!本宮就是看了此人赤身***,此人無恥,下流,不要臉!本宮還說不得么1

說不得,當然說不得啊!

人家是男人,你是女人,人家可以不要臉,你不能不要清白啊!

陸青叫苦不迭,這北小蠻的個姓,倒是潑辣,對清白看得不重,但陸青等人,可擔不起這重責。

這意料之外的展開,讓陸青措手不及。

為了隱瞞小姐『失去清白』之事,但凡能封住寧凡的嘴,莫說青鸞火,便是將中塔塔主拱手讓給寧凡,他陸青都願意。

女屍茫然,不懂周圍的人類為何都慌亂。

而寧凡,則嘴角勾起莫名笑容。

他故意這麼說得。

「接下來,周某有話想與陸塔主、北小姐談談,閑雜人等,還是姑且退下,以免聽到更不堪的話語。」

「你們退下1陸青嘆息,早知寧凡一來,就會爆料如此香艷的消息,他絕對不讓莫雲等閑雜人等逗留。

「你,還差我一個念禁。別忘了…」寧凡一指余龍,微微一笑。

而余龍老祖,立刻渾身一個激靈,毛骨悚然,點頭稱是。

「明尊之令,我余龍豈敢不遵,能做明尊之奴,真是三生有幸有幸但求明尊饒我一條小命…」

余龍一生殺人,何曾如此低聲下氣。

這一句,將他一生的奉承話語,都用盡了

沒辦法,周明魔威,太過可怕,令陸青無奈,令小姐煩悶自己求爹爹告奶奶,只願再莫得罪此人成奴,便成奴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