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14章化神之下第一人!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定! 掙脫,定! 一人一嬰,露出絕望之色,此刻墨影狀態的寧凡,氣息堪比大修士,竟已不若與二人,施展的定身術,也絕不易掙脫! 「周明道友,若你此次放過本座,本座保證,返回雨殿之後...

那劍不過一尺來長,青翠如玉,圓潤缺少鋒芒,古舊而有裂痕。

硬說是劍,何不說是匕首更為貼切。

但即便如此,在此劍現出之際,便給予了寧凡莫大危機之感。

絲絲天靈之力,自劍上散出,在北塔塔主揮劍之下,天靈之力化作青色微芒,微芒成線,線如刃,輕輕一割,卻將虛無的天地,劃破一道極細的傷口,隱隱露出傷口之下的幽暗虛空…

靈寶!

唯有靈寶,可引動天靈之力,斬碎虛空!

這一劍若斬在肉身上,便是寧凡的肉身之強,也要受損!

甚至,連雷鞭都不可輕易打在此寶之上,否則,必損!

但片刻間,寧凡又發現了不同之處。

此劍雖纏繞天靈之力,但比真正靈寶,又弱了一些。

靈寶,又稱玄天靈寶,修士到了化神,可凝神意,法寶到了靈階,可融天靈。五行靈力,凝聚而成為天地元力,元力再凝聚至極致,則是純粹的天靈之力。

譬如這一劍帶有一絲青色微芒,那不足寸許的微芒,便可以斬殺玉命境之下一切煉體修士,從色澤看,應是木屬性的天靈之力。

但若說是靈寶,威能又略低了些…心思一轉,寧凡便看破,此劍或許曾經算是靈寶,但如今,因為破損,只能算半步靈寶,比極品強,比靈寶弱。

不是玄天靈寶,而應是…玄天殘寶!

對,必是如此的。真正的靈寶,便是化神初期,使用都極為勉強,萬甲法力都不夠,若說是殘寶,則北褐可施此刃,原因寧凡便懂了。

「周明!本座已知你煉體境界不凡,亦只你有一鞭,專打人法寶,抽寶殺嬰!項遼不防,吃了暗虧,本座可不會重蹈覆轍!此劍在手,你煉體境界再高又如何,在老夫眼中,隨手可殺1

北褐冷笑,但面色的蒼白,卻隱隱說明,他cao控此刃,並非隨心所yu。

此劍在手,他心生空前自信,便是化神,也可一傷!

「三弟,你持寶攔住此子退路,莫讓此子跑了…本座自損修為,方可施展此刃一劍之威,且死了二弟,若一無所獲,可就太過不值1

「是1

東青遁光一閃,手持一道長鎖,小心戒備,一旦寧凡逃遁,則阻攔!

而在封鎖寧凡退路之後,北褐掌心,一劍自上而下,一斬!

這一斬,北褐的一身血肉,好似被玄天斬靈劍吞噬一般,面色更蒼白,身體極速瘦削下去,頃刻,已只剩皮包骨頭,所有血氣,都沒入一劍之內。

好似一道青色光線,自天空下墜,接連海面,風平浪靜。

但下一刻,那光線處,卻天靈一撕,整片天地,都被撕碎,露出幽暗之虛!

那青線切割的一霎,寧凡心頭一凜,毫不猶豫瞬移而遁,但那天靈之線好似附骨之蛆,他遁到哪裡,靈線便割到何處,退無可退!

目光一狠,寧凡心知,此天靈一劍,他怕是唯有硬抗了!

一身法寶,沒有一件達到靈寶品階,連玄天殘寶都無,如此,似乎只有憑肉身去抗!

這絕對是寧凡所見,化神之下修士能發出的最強一擊,甚至,比少數化神初期的攻擊,都更為恐怖!

右目司土之星一動,天地間的土行之力,好似形成一個深黃色的巨盾,阻在身前。在巨盾之後,寧凡毫不猶豫催動『念守決』,以元嬰巔峰的墨色劍念,化作一個黑色巨繭,將自己包在其中,而在巨繭內,他周身徹底化作銀質,魔紋閃爍,並持有十餘件極品法寶在手!

土元所化巨盾,足以擋下尋常大修士一擊,但在青光一線下,『嗤』地一聲,數十丈厚的土盾,縱斬為兩半,切面光潔如鏡!

第一道防禦破去,卻僅僅消磨掉青光的五分之一力量!

寧凡眼露寒芒,這青光,未免太過凌厲…眼光一決,神念所化黑繭,已與青線相觸。

好似蛋殼破碎之聲,那足以擋下大修士一擊的黑繭,破碎!

而那青線,更是在虛無的神念之上,留下一道細不可見的傷痕,傷痕雖小,卻令寧凡識海一痛,吐出一口鮮血。

念守決亦被破去!

此劍,好生恐怖!

此劍力量猶剩五分之三,若已肉身硬接,還不是時候!

寧凡眼露瘋狂,一件件極品法寶,被其擲出,並在臨近青線之時,引爆!

一寶碎!

十寶碎!

百寶碎!

所殺元嬰繳獲的極品法寶,幾乎碎盡,每碎一寶,都有一道堪比元嬰級法力,轟擊在青線之上…強橫的碎寶之力,將寧凡一震,震飛千丈,而縱然是青線,也在此震動之下,虛幻起來。

青線威力,已不足五分之一,這一刻,臨近寧凡,當頭斬下!

好似一道光,萬籟俱寂,快,太快!而寧凡,試圖以手捉光!

一拳,打在那青線之上!

只一個接觸,其拳骨竟開始崩潰,被青線侵入身體,肆意破壞!

在重傷之前,寧凡目光忽而變得淡漠,黑髮生長,周身黑霧繚繞,在砰地一聲中,肉身碎散!

青線,滅!

東塔塔主,東青,其目光早已震撼!

此劍雖斬殺寧凡,但最終,卻被寧凡耗盡威力!

「這便是周明的實力么…玄天斬靈劍,雖是殘寶,但威力比起尋常靈寶都不弱了!那一劍,便是尋常化神,都要受傷…此人竟可磨滅青光,其戰力,已無限接近化神1

而北褐,亦是震撼,但臉上,卻冷笑不已。

一劍,幾乎抽盡他一身精血,如此重傷,即便以天才地寶療養,沒有百年,也絕對無法傷愈,即便傷愈,由於自損,其修為,必會跌落不少,傷愈后,恐怕也只有不到5000甲法力…

這一劍,代價不可謂不大!

他北褐,也算個人物!能發出這一劍,足以自傲!

代價雖大,但終究斬殺寧凡,獲取兩種地脈妖火,炎尊必定嘉獎…

結好五轉煉丹師,若蒙賜一顆『離合丹』,他們此生,都有望化神了!

「哈哈!三弟,快去在身死之處,尋找地脈妖火!我先稍微休息一下,壓住傷勢…」

「可是,沒有妖火啊?」

「不可能!這一劍引動天靈之力,可將其元嬰都滅盡,血肉一滴不流,但地脈妖火那種天地靈物,是不受天靈之力毀滅的…嗯?難道是此劍切碎虛空,令得二火墜入虛空了?麻煩,看來唯有再自損一次,切碎虛空,取出妖火,不過下一劍,你來斬…」

盤膝長空的北褐,正煉化體內丹藥之力,驀然,背心一寒!

無數墨色劍念,在其身後浮現,化作一個黑衣冷漠的青年!

青年臉色微微蒼白,似有傷勢,但,未死!

「你傷了我,很得意么…墨流分神術1

這精兆,出現的太過詭異!

甚至北褐都來不及,向千丈外的東青求援!

這聲音,好似魔障,極端冰冷,卻分外耳熟,不會錯,正是那人!

「周明!你沒死,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啊1

青年再次暴散成墨影,而北褐,立刻慘叫!

其持劍右臂,被墨影一斬,生生斬下!

而墨影沒入肉身,絞碎仙脈,搗毀丹田,直迫那丹田雌伏的小小元嬰!

肉身碎散、元嬰將滅的一刻,披著金甲的元嬰,惶恐捏碎一塊玉牌,玉牌之中一道炎光一卷,施展挪移之力,已將其挪至千丈以外!

他不可置信看著黑霧重凝的青年,而東青,則被眼前逆轉的形勢,驚呆了!

怎麼可能!被天靈一劍斬中的『周明』,竟然還…活著!

那黑霧之身,是什麼,可碎可凝!

墨流分神術,又是什麼!一碎一散,便讓北褐的肉身崩潰,更是憑藉『大挪移玉』,才僥倖不死!

「不可能!不可能1北褐發出聲嘶力竭的嘶吼!嘶吼中,卻帶著極端的恐懼。

「你們要死了…在死前,周某有一個疑問。你們煞費苦心,侍奉雨殿炎尊,似乎是因為炎尊為五轉煉丹師吧,不過,你們卻不知,周某,同樣是五轉煉丹師!你們不該得罪我。」

「什,什麼!你是五轉煉丹師1東青心神大挫,若早知寧凡便是五轉,他們自會拚命交好此人,豈會為了討好另一個五轉,傷這一人…

悔,後悔…但後悔后,各自眼中,卻皆是惶恐與怨恨。

這周明,手段太過詭異,不好對付,還是先逃,逃出無盡海,逃回雨殿,請炎尊相助,為二人復仇!

「想跑?定1

寧凡一指,定住二人,黑身之目,冷若萬載冰寒。

張口一吸,將北褐的斷臂吃下,手持尺余的青色翠劍,一絲天地交融的感覺,浮現在寧凡身心。

這,便是玄天斬靈劍么…自己一路走來,有些低估法寶威力了,想不到法寶一入靈階,引動天靈,威力竟如此恐怖,即便自己,都要受些傷呢…

玄天殘寶,但以自己190甲法力,即便加上妖力,都不足以催動。

被定住的二人,自損身體,想要逃遁,卻再次被寧凡一指定祝

掙脫,定!

掙脫,定!

一人一嬰,露出絕望之色,此刻墨影狀態的寧凡,氣息堪比大修士,竟已不若與二人,施展的定身術,也絕不易掙脫!

「周明道友,若你此次放過本座,本座保證,返回雨殿之後,絕不追究你犯界法之罪1

「追究?呵,不要急,我正在研究,此劍的用法,以此劍,斬爾頭1

「你用不了此劍!此劍便是化神,也…」

「聒噪1

這一句,聲融於天,泛著雷音,久久回震在二人心頭!

而一股浩瀚、滄桑的氣息,在寧凡身上,徐徐凝聚。

屈手一抓,卻好似將整片海域的海底之土,都抓在掌心!

「抽魂…」

淡漠的聲音響起,大地之魂,融入寧凡體內,化作不絕之法力!

300甲,500甲,1000甲。

2000甲,5000甲,10000甲!

萬甲法力,堪比化神,如此之多的法力,即便寧凡不損自身,也足以,一劍斬靈!

「抽…抽魂!懂了!本座懂了!你這斬不碎的墨影,是化身,且還是那罕有的幾種『不滅化身』!你,你…你竟在元嬰期,領悟到了兩種碎虛神通!周明,周明!哈哈,本座死在你手上,不枉,不枉啊!但你若不殺我,本座願奉你為…」

「聒噪1

寒芒一閃,一股絕強的氣勢,化作斬靈一劍!

斬靈橫削半圓,一道青線,橫斬而過,好似要講青天…辟開!

青線自一人一嬰斬過,二人的面容,惶恐、驚懼、怨毒!

無論是元嬰,還是肉身,都在一劍之下,迅速消融…

兩道慘叫之聲,在海域順風傳開,但隨即,便被天碎的轟鳴聲,淹沒!

虛空碎裂一條黑色裂縫,絲絲虛空之力,令人頭皮發麻。

隨即,癒合。

海浪滔天,唯有一個黑衣青年,立在海浪中心,端詳手中之劍。

徐徐散去大地之魂。

「玄天靈寶…當真恐怖…如此對上化神,需要萬分小心,並要開始好好祭煉幾件趁手法寶了…斬離劍,不能再只停留於上品了…」

玄武城中,無數老怪圍在南丹塔之外,其中,陸青與北小蠻等遺世宮高層,手持三塊命玉,沉默。

三塊命玉,相繼碎裂,這無疑意味著,三名塔主,相繼死去。

南塔之中,死一樣的寂靜!

而片刻之後,一個轟動的消息,震驚了蓬萊,也將以恐怖的速度,在外海流傳開來!

周明,以一人之力,斬殺了三名大修士!

三位遺世宮塔主,三位雨殿客卿,無一生還!

周明,當為無盡海外海,化神之下第一人!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