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13章先殺一人!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條,都有千里之長,散發出足以碾壓元后修士的恐怖氣息! 其中,北褐與西白,各被一條火龍所焚,已是手忙腳亂應對。而其他七條火龍,卻俱被用以絕殺三人中最弱的一人——東青! 陰陽鎖吞火,可一而...

寧凡的話語,有些狂妄,竟在遺世宮地界,對三塔塔主生了殺心,yu殺人奪位!

但這狂妄,加上『周明』的凶名,則令人易於接受,讓人相信,他周明,有狂妄的資格!

本以為余龍復仇的戲碼,看不到了。歡迎來到閱讀

想不到,竟又能看周明逞凶的好戲…

東、西、北三塔塔主,他寧凡一人全要!

此事看似狂妄,但寧凡,卻隱隱有些猜測。

自己與北褐生矛盾,北褐不知自己五轉丹術的地位,出言不遜,但古怪的是,坐鎮中塔的化神陸青,沒有出面調和。

那陸青,應是知曉自己五轉丹術的,寧凡在玄武城引發的轟動如此之大,他卻不現身。

當寧凡出言、yu奪北褐北塔塔主地位時,那陸青,仍不現身。

此事,說明了一些問題。

陸青默許自己的言行!

甚至寧凡可以想象,那北小蠻多半也在暗處,興緻勃勃等著看自己殺人。

他大膽猜測…所謂的三塔塔主,與遺世宮,實際並不對路。

陸青應是與北小蠻一系,四天身份。

而東青、西白、北褐三人,應是外海丹師,或者是雨殿安插之人。

或許是內海之人,或許是其他勢力,或者根本是與陸青有仇,總之,與陸青不對路,所以陸青不出面阻止,存了借刀殺人之心。

若非如此,陸青定已笑呵呵的出面,令雙方罷手言和了。

陸青的心思,寧凡揣摩之後,堅定了立威之心。

此去歡魔海域,參加大修士級拍賣會,在座之修,皆是大修士,其中不少人,甚至不會將羅非、項遼放入眼中。若寧凡想繼續魔威攝人,在此立威,甚有好處。

只是他的狂言,卻讓北褐等三名塔主,個個面色鐵青。

他的地脈妖火,讓北褐三人,露出垂涎之色。

「呵呵,想不到,青鸞火法入手,卻能得到黑魔炎、白骨炎…只需殺了你,這二火,倒也足以上交『炎尊』,完成任務了1

炎尊?!

寧凡目光一凝,果然,似乎讓自己猜中了。

傳言雨殿炎尊,化神中期修為,五轉煉丹師!似乎修鍊有『炎訣』秘法,專以吞噬靈火晉陞修為,提升丹道。亦是遺世宮的挂名客卿之人!

這北褐三人,果然是雨殿尊老安插於此,所為多半是北小蠻的青鸞火。

這也令寧凡想通了一件事。為何青鸞火不放在陸青那裡,不放在其他三塔,卻放在北小蠻那裡。

因為陸青的身份地位,保不住青鸞火,放在北小蠻那裡,便是雨殿尊老,也不敢搶奪!

如此,殺此三人,看似狂妄,但實際,完全得到了遺世宮的默許。

心思飛轉,若自己能殺死三人,必有震懾陸青的實力,到時候允諾成為遺世宮客卿,索要青鸞火,不會有多難!

至於得罪雨殿炎尊,則完全不在寧凡考慮範圍內。

「看起來,周某與三位塔主,必有一番生死之戰了…微涼,在此等我。記住,不許隨便吃人。我去去就回。」

「光…協心…」

寧凡揉揉女屍的青絲,目光一寒,望向北褐三人。

「玄武城中,不便動武,傷及辜可非妙事,三位塔主若想殺周某,便來外海海域一戰1

寧凡灰光一閃,瞬移而去,這遁速,讓不少元嬰老怪側目,便是北褐三人,都微微凝重。

但地脈妖火,可就在眼前呢…三人對視一眼,各從對方眼中看到一絲貪婪,紛紛騰身追去。

如今縱然陸青出面,三人也會不擇手段,明搶暗殺,總之要將寧凡的兩種地脈妖火,奪走!

若在修國之內,這種行為有違界法,但在盡海么…殺人罪!

離島,外海!

海風寧靜,殺意卻蕭肅。

寧凡踏海而立,北褐三人三角列開,分隔千丈,將寧凡圍在中心。

海面萬里之內,根本一人敢介入、圍觀,雖然數人都渴望一覽,狂魔周明與丹塔三塔主,此戰誰能獲勝!

「周明!本座最後給你一個機會,將黑魔炎、白骨炎交出,則你之前的狂言得罪,本座可一筆勾銷1

「不必了,周某殺你三人,是遺世宮默許,三位難道看不出來么1

「自然看得出來!怎會看不出來?那陸青想借你之手,除我兄弟三人,不過憑你,不夠!陸青怕是要失望了1

東青眼中寒光一現,大手一爪,滾滾青炎,已覆蓋千里長空,交織出一道道青蓮之影!

四品靈火,玉蓮火!

而西白,亦老眼一凝,大喝一聲,張口噴出滾滾幽藍色火海,將海面覆蓋,蒸沸!

四品靈火,海心火!

三塔塔主,皆是四轉煉丹師,之所以有如此渾厚的法力,其原因,便在於自幼煉丹,已一千六百載。

有雨殿的數靈藥砸下去,三人不缺靈藥,日日煉丹,丹術自是不凡,而由於煉丹日日需消耗法力,使得法力渾厚、凝練,甚至比外海許多凶魔都法力強。

但三人,亦有弱勢,那便是不擅鬥法。最擅長的攻敵手段,莫過於控火。

在他們看來,寧凡雖有地脈妖火,威懾自己等人靈火,但那威懾可一而不可再。在三人加**力控制后,靈火已不會因面對地脈妖火而顫抖。

三人皆是大修士中的翹楚,而寧凡,不知死活,引自己等人來外海。

若此地事先布有大陣也便罷了,但東青、西白,一人焚天,一人焚海,皆未焚出一絲半點大陣痕。

這疑說明,眼前的青年,是當真狂妄到想要以一敵三了。

元嬰中期而已,僥倖勝過一些不入流的大修士,便自以為能和巔峰大修士爭鋒么?何況北褐一方…有三人!

「哼,小輩,本座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若你能拿出讓本座忌憚的背景,本座未嘗不可…」北褐冷笑,手中暗暗以秘術引去火焰,偷襲!

但他話音未歇,便換得寧凡冷笑三聲。

「聒噪!雕蟲小技1

抬腳,猛然一踏!

這一刻,千里冰封,天地一碎!

冰碎!

一踏之力,原本隱匿攻擊寧凡的褐色蠍火,被生生震出,化作褐色火海,徐徐震散!

北褐面色一驚,暗暗震驚寧凡敏銳的洞察力,以及一踏之下的恐怖肉身之力。

但驚歸驚,寧凡縱然發現他的偷襲,又如何!

「一起動手!火道,蠍炎魔雨1

「蓮動,七分之術1

「四重心海之術1

三人最擅,便是火攻!

三種嬰級巔峰法術,加之三人法力渾厚,便是化神修士,接下三人合擊,都不易!

天空之上,碧綠火海幻化蓮影,影化千萬,並蒂生炎!

海面之上,幽藍火海演化四重,殺機森森!!

碧綠與幽藍間,褐色靈火化作魔雨,數萬點魔雨,每一點,都足以輕易焚殺融靈!

天上地下,皆被火所覆,天地yu焚,但立身火海,寧凡卻冷笑,從容不迫。

一步步穿行火海,立刻,火海分路而散!

一個眼神,卻令得靈智微弱之火,隱隱有懼!

「火么…倒是大補之物。天地火海,給本尊吸1

寧凡目光一沉,在這一刻,沉寂于丹田中的陰陽鎖,散發出滾滾撕扯之力!好似形成一個形漩渦!

而三種靈火演化的法術,尚未觸碰寧凡身體,便被寧凡大口一吸,詭異吸力,吸入腹中,被陰陽鎖吞噬,使得天地火焰,飛速消融!

陰陽鎖,不懼火焰!

當年寧凡法力低微,便可憑陰陽鎖吞噬一條黑魔炎火龍!

而今的寧凡,法力元嬰中期,六轉之下的靈火,根本沒有在他面前施展的資格!

他不懼雨殿炎尊者,便是因為這個原因。

炎尊吞火?

再多的火,又有何懼!不過成為陰陽鎖『陽之力』的養料而已!

此刻的陰陽鎖,早已是一塊血玉,在吸收火力之後,玉鎖上好似從正中形成一條血線,將左右分開,左邊血色稍稍變淡,右邊血色則漸漸暗紅,好似在劃分陰陽。

僅僅數個呼吸,千里之內的火焰,被寧凡輕描淡寫…吸盡!

面對靈火詭異消失,面對毫髮損的寧凡,北褐三人,俱是倒吸一口冷氣!

這是什麼手段!

此子竟敢生吞火焰!

便是炎尊,都做不到,唯有傳說中修鍊到極致的『炎脈』傳人,才能生吃火焰!

此子,難道是太古神脈…炎脈!

若是這種稀有神脈,便是他三人,都不敢得罪。雨皇有令,對於稀有神脈,必須招撫,決不可傷害!

三人來不及細想,因為寧凡,已然反擊!

龐大的火海,從陰陽鎖中調出,化作一指火力,融入黑魔炎、白骨炎后,一指點下!

「龍漩之火,第九轉1

這索命魔音,從寧凡口中,冷冷傳出!

這一指,是三名大修士的全力一擊疊加,並融入自己的絕強一擊!

九重灰色漩渦火海,驚現長空!

千里之內的天空、海洋,俱都開始滾沸起來!

漩渦飛旋,元力撕扯,生出九條灰色火龍,每一條,都有千里之長,散發出足以碾壓元后修士的恐怖氣息!

其中,北褐與西白,各被一條火龍所焚,已是手忙腳亂應對。而其他七條火龍,卻俱被用以絕殺三人中最弱的一人——東青!

陰陽鎖吞火,可一而不可再。在三人正視寧凡之前,寧凡決定,先以雷霆手段,擊殺一人!

而東青,6000甲法力,殺之成算,最大!不過么…這麼明顯的偷襲,多半難以奏效。

寧凡心頭冷笑,計策已決。在龍火鼓一刻,一搖身形,一遁蹤,正是念隱決!

當七條火龍攻擊東青之時,當寧凡隱身似要偷襲之時,北褐便心頭巨石一懸,心知不好!

東青為老三,為三人最弱,這最弱之人,卻被寧凡刻意以七龍攻擊,其用心昭然若揭,必是想一擊殺人!必是要偷襲東青!

此子,好狠!不過,休想如願!

北褐大喝一聲,噴出一口精血,以自損修為為代價,大手一抓,生生將龍火捏碎!

這龍火足以瞬殺元后,但北褐竟能瞬滅此火,不愧為巔峰級大修士!

而後馬不停蹄,一個瞬移,已出現在東青身旁,肅然道,

「三弟莫怕,我來助你1

有北褐幫東青抵禦火龍,則此術即便能傷二人,也必定是輕傷了。

西白亦看出東青有難,他亦是一咬舌尖,震碎龍火,便要去助東青。

但一個青年身影,目露寒芒,卻是憑空浮現在他身後,並於現身之際,拳芒好似雨點般,轟在西白背上!

極品上級的護甲,在數十道拳芒之後,轟然碎裂,餘力立刻使得西白重傷。

之後的每一拳,打在西白脊背上,都令得他傷勢重一分,脊骨寸寸粉碎!

西白心頭駭然失色,想不到寧凡竟是聲東擊西!真正想先殺死的,竟是自己!

他想不到,寧凡的拳力,恐怖到髮指。

半步玉命的拳力!每一拳,都轟出山河崩潰之聲!

『噗/

才一個照面,西塔塔主,竟已重傷!

這一刻,北褐、東青齊齊面色驚怒,想要再救西白,已然太晚!

傳聞中,那周明不過銀骨第一境煉體而已,但真實情形,卻好似只差一線,便入玉命,化神之下,單憑肉身之強,幾乎人敢纓其鋒!

「怎…怎麼可能…」

西白重傷之下,勉強摸出法寶小塔,朝寧凡打去,並立刻借勢yu逃。

那小塔,名列極品巔峰,黝黑如鐵,但卻透露著恐怖威壓。

方一騰空,便化作千丈巨大,帶著風壓的巨響,當頭砸向寧凡。

其上,附靈有『破法』神通!任何法術,都阻攔不了此塔墜落!想擋此塔,唯有以寶制寶,或是肉身去擋。

在西白看來,寧凡肉身半步玉命,已是逆天,但便是真正的玉命高手,也法用肉身去硬擋極品巔峰之寶。

但讓其始料不及之事,出現了!

卻見銀光之間,寧凡化身為百丈巨人,拳芒一動,竟憑肉身,硬悍法寶!

而對撞的結果,是巨人身影一搖之後,穩住,法寶巨塔卻被一拳轟出數道裂痕,倒飛而去!

「不可能!便是玉命高手,也不可硬悍極品巔峰法寶的1

誠然,玉命高手做不到,但寧凡蝕刻了石兵魔紋,並忍下99針,晉入將階第二,玄土魔紋可提升數倍肉身防禦,論攻擊,寧凡的體術尚不如玉命境,但論防禦,唯有玉命第二境高手,才能與之相提並論!

撼動法寶,巨人眼露淡漠之色,一指點下,灰光一閃,天地波紋一圈圈盪開,而正遁逃的西塔塔主,被光圈一震下,立刻周身生出數不可見的細線,將其死死定祝

此定身術,大修士,可定1息!

西白渾身冷寒,這1息,決定其命運!

幾乎毫不猶豫,他連噴數口精血,強行震散定身,但這一頓之間,巨人大步踏天,已然追上他,大手一抓,將其死死擒在掌心,而令三名塔主齊齊膽寒的事情,出現了!

巨人張開巨口,一口,將西塔塔主吞入口中,嚼成粉碎!生吃了去!連元嬰,都未逃脫!

勉強擊散了龍火,但北褐與東青,卻齊齊臉色慘白。

此人…此人…是瘋子!

唯有妖族才敢生吃修士,若是人族,必定因為修士血液的靈力太強,而仙脈崩碎!

而最讓二人膽寒的,是這才一個照面,三人之中,排行第二的西塔塔主,竟然已經身死!

且不說寧凡玩了手段,聲東擊西。即便正面攻擊,北褐自問比西白略強,但多半也要被寧凡一個照面重傷!

「這就是…周明的真正實力么!不可能!有這種實力,那項遼怎可能從他手中逃脫!連二弟都逃不掉啊!對,對,本座想起來了!那項遼自丹鼎之戰後,便悄聲息,未傳出奪舍重生的消息…那項遼,當日定沒有真正逃走,而是被這周明,事後捉住殺掉了1

也就是說,羅非、項遼、西白…

周明已殺死三名大修士!

「此人實力,絕不正常!化神之下,誰是他敵手!可恨,逃吧1東青憤恨咬牙。

「逃1北褐幾乎毫不猶豫,便應下!

但二人剛想瞬移,卻見巨人屈指連,兩道定身術,將二人紛紛定住,阻去遁行。

「想走,遲了1

魔威之下,便是北褐,都心頭一顫,怒吼道。

「周明!你殺西白,已犯界法,得罪我雨殿,難道還不收手么1

「盡海,沒有界法1

「好!好!周明,你莫要猖狂!此物我本不願使用,因為代價太大…但你既冥頑不靈,則今日,我要你死.玄天斬靈劍』,現1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