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12章妖火逞威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么周明,甚至身為遺世宮丹塔塔主,他的地位頗有超然,便是雨殿的化神尊老,也要與他平輩相交! 寧凡目光一沉。 以他的性格,能放余龍不死,已然難得,但如今,卻有北褐等人介入,則他若在此退步,...

蓬萊禁空,唯元嬰可飛遁。

一個個來玄武城修鍊的元嬰,紛紛破空而起,遙遙觀望。

余龍!三轉巔峰煉丹師,元嬰初期,北丹塔客卿丹師之一!

甚至,此人因將殺戮道融入丹術,而頗得北塔塔主的青睞!

這樣的人,孫子卻被南塔中人殺了…此事,怕是難以善了,只不知南塔何人,竟敢殺余龍之孫…

余龍一雙冷目俯視南塔,心中尋思。

姓周,最多不過金丹初期的修為…這樣的人,無論有多麼逆天的背景,但在無盡海,余龍敢殺!

正好,丹術突破失敗,便以殺戮之心,重悟丹術吧!

「姓周的,給你三息,滾出來1

他打定主意,閉上雙目,負手踏天!一身元嬰修士的恐怖氣勢,在長空升騰,立刻,城中地面無數融靈、金丹,紛紛艷羨仰望…

這,便是可『獨滅一國』的元嬰修士么!好強的氣勢!僅僅遙遙仰望,都讓人感覺透不過氣!

余龍帶著殺機而來,誰阻擋,誰便是他的敵人!

在這氣勢之下,便是尋常元嬰初期老怪,也紛紛暗驚…這余龍,好強的殺氣!

但下一刻,滿城修士,無論融靈、金丹、元嬰,所有之人,眼光死死一縮,難以置信!

而余龍,更是惶然睜開雙目,眼露驚駭!

在其身前,一個白衣黑氅、微笑的青年,毫無徵兆的出現!

在此人出現的一刻,余龍積蓄的所有氣勢,砰然崩碎,一落萬丈!

一股毫無徵兆的危機之感,讓其心急促跳動,冷汗淋漓!

不會錯!此人身上,還有殺死餘威留下的氣息!

但此人…太可怕,明明是在微笑,但余龍卻感覺一身肉身,都彷彿在此人目光之下,快要崩潰!周身元力擠壓、紛亂,讓他透不過氣,好似要窒息一般!

「你,你…」他一千多年的修魔之心,竟在這一刻,顫抖、畏懼!

此人修為,他看不透…

但此人輕描淡寫一句,卻讓余龍,想死的心都有!

「本尊周明,你剛剛叫我…滾出來?」

周明!

丹鼎門之殺戮,周明之名,已響徹外海,而其容貌,余龍即便足不出戶地煉丹,也時時聽聞,但他壓根沒將此人當回事,因為在他看來,周明再可怕,也與自己沒有交集可言…

但他萬萬想不到,自己欲殺之泄憤的『金丹初期』,原來…竟是周明!

那可殺大修士的狠人!

非但余龍一人驚惶!在寧凡話音一落的一刻,融靈、金丹,紛紛心神大顫,而那些圍觀的元嬰老怪,一個個目光大變,毫不猶豫瞬移飛退,與余龍這片『戰朝拉開距離,撇清關係。

叫周明者,不少,但既叫周明、又有如此凝而不發的氣勢,可令元嬰心亂者,唯有那一人而已!

此刻的余龍,哪裡還有之前的半分傲氣,只有…苦澀!

他面色蒼白,負於身後的雙手,不住顫抖,手心都是冷汗!

「我居然要殺周明泄憤,真是…」

心中,已將那不肖孫兒、徒弟恨透!

自己孫兒的品行,余龍如何不知,當看到寧凡身邊,立著一個國色天香的白衣女子,立刻明白,自己孫兒,多半是見色起心,否則以那『周明』的身份地位,豈會無聊到殺一名融靈!

自己孫兒,該死啊!為自己惹下如此大禍!

而那三個孽徒,更是該死…通風報信也就罷了,偏偏,只說個姓氏,便咽氣…若知殺人者是周明,他余龍便是有一萬個膽子,也不敢來找周明麻煩啊!

幾乎是立刻,原本還殺氣騰騰的余龍,轉瞬變了臉色,一臉…哀求!

「道友見諒!見諒!此事都是老夫魯莽啊,一場誤會,誤會!老夫若知道友在此,定不敢口出狂言!此事老夫,願意補償1

「哦?補償?你孫兒…」

寧凡目光譏諷,這余龍,變臉當真比翻書還快。且在他動殺意之前,那余龍,竟已慌忙接下儲物袋,遠遠拋給寧凡。

「我孫兒惹了『明尊』,是自尋死路!死得好,死得好1

明尊?死得好?

寧凡心頭冷笑,這余龍還真是個滾刀肉,為求活命,什麼話都說得出來。

不僅生性涼薄殘忍,還擅於溜須拍馬。

明尊?可在外海稱尊的,唯有化神,余龍的馬屁,挺響。

掂著手中儲物袋,寧凡冷笑。

「一百萬仙玉…這點錢買你的命,不夠!讓我種下念禁!成我之奴1

實際寧凡可揮手滅余龍,之所以不殺,不過是因為他曾聽過余龍的一些傳聞,此人似乎曾在歡魔宗挂名客卿,殺此人,可以,不殺此人,倒也有些用處,可令其帶路…傳聞歡魔海域數十萬里地界,元力混亂,若無熟識之人,倒是無法帶人進入。

「什,什麼!老夫怎麼說也是元嬰修士…」余龍面色大變,中下級修真國至高無上的元嬰,給人做奴,怎麼可能!

「你若說半個不字,則死…」

寧凡收了笑容,眼露寒芒,一步踏天,這一步之下,滿城元嬰,俱在此刻,心神一痛,好似被劍刺到。

此為嬰劍勢件——踏天九步的第一步!

僅僅一步,已如今寧凡修為施展,卻令得余龍面色一白,胸腹一痛,一口吐血。

所謂百聞不如一見,這一刻的余龍,才意識到,自己雖是元嬰初期,但在寧凡面前站立的資格,都無!

惶惶無措間,他哪敢拒絕寧凡的命令,即便為奴,也好過立刻便死!

踏天九步,九步迫勢成劍!第一步,令余龍受傷,第三步,可重傷,第五步,可殺之!第九步,便是元嬰中期,亦可殺!

但在余龍即將開口之際,三道浩瀚的威壓,卻在長天一震,將寧凡的一步之勢震散,化作三個身形頎長的老者,容貌幾乎一樣,但分別穿褐色、青色、白色丹袍,修為,俱是大修士!

「是三塔塔主!果然!聽說北塔塔主極其看重余龍,是不會眼睜睜看著余龍被種下念禁的。」

圍觀修士議論紛紛,而余龍,亦是鬆了口氣。暗道有塔主撐腰,幸運的話,或許不必成為寧凡之奴。

而三人現身一刻,寧凡亦是眼皮一挑。

青衣老者,6000甲法力。白衣老者,6500甲。褐衣老者…7000甲!三人竟都是隨時可衝擊化神瓶頸的高手…

「屬下余龍,見過東青、西白、北褐三位塔主1

青白二人,微微點頭,而褐衣之人,則目光一冷,

「閉嘴1

立刻,余龍乖乖閉嘴,絲毫不敢違逆北褐塔主之命。

三名塔主現身,皆對寧凡抱拳,而北褐,更是淡淡出聲。

「周明道友,好生威風,元嬰中期,威震外海,如今更欺壓到我們遺世宮了…依本座所見,你氣也出了,此事便一筆勾銷吧…若道友執迷不悟,莫怪本座無情了1

北褐一言二決,絲毫不給寧凡拒絕的機會。

周明能殺大修士?他所殺的,不過是2000甲法力的羅非,此人,三塔主亦有手段殺死!

周明是五轉煉丹師?此事唯有北小蠻、莫雲、陸青三人知曉,因為寧凡未成為遺世宮客卿,而並未公開。否則單單看在寧凡丹術的份上,北褐也不會為了區區一個余龍,與寧凡冷漠。

若只從修為上看,北褐倒確確實實,不怕什麼周明,甚至身為遺世宮丹塔塔主,他的地位頗有超然,便是雨殿的化神尊老,也要與他平輩相交!

寧凡目光一沉。

以他的性格,能放余龍不死,已然難得,但如今,卻有北褐等人介入,則他若在此退步,則在外海立下的魔威,就此崩潰。

大勢力之人,總有傲然,眼高於頂…但這傲氣,在寧凡面前行不通。

石兵他都敢擒,縱然北褐法力超群,卻也未被寧凡看入眼中。

外海,終究是要憑實力,站穩腳跟。

原本只想在遺世宮挂名客卿便罷,如今看來,不如踢了北褐,當個北塔塔主。

「周某今日本為加入遺世宮而來,但先有餘龍之孫褻瀆吾妻,後有北塔塔主出言不遜。今日周某在此,向遺世宮,討一個解釋1

「呵呵…憑你?元嬰中期,力敵大修士,便自以為天下無敵了么…區區散修,向我遺世宮要解釋,你想要什麼解釋?仙玉?還是丹藥?至於加入我遺世宮,呵呵,憑你傷我北塔之人,此事本座一句話,你便休想成為我遺世宮客卿1北褐冷笑不絕。

「我要你的,北塔塔主1

「豎子狂妄1

北褐眼光一寒,大手朝寧凡一抓,立刻,千里之內的天地元力化作絲絲火雨,卷向寧凡。

女屍見寧凡有危,一步踏出,便欲助寧凡對付北褐。若她出手,捏死北褐,輕而易舉!她堂堂屍魔,只怕寧凡的『光』,除此,又怕過誰!

但在女屍出手之前,寧凡卻抓住她的柔荑,搖搖頭。

「乖,等我。」

女屍的態度,讓寧凡很高興,懂得維護自己,這也算沒有白對女屍好。

但這一戰,是寧凡希圖一挫北褐銳氣,藉以一步成為北塔塔主。他不需要相助,自己便足夠。

名利,地位,總是要靠自己的手,一一奪來!

北褐的元力化火,化的是四品靈火『蠍靈火』,區區四轉…

寧凡一抬指,白骨炎、黑魔炎,一黑一白,化作灰色的火焰漩渦,在長空飛旋!

在此火現身的一刻,北褐面色大變,難以置信,而他釋放的漫天火雨——『蠍靈火』,褐色的幽炎,俱在這一瞬,輕輕顫抖,似在畏懼!

靈火達到五品,便是地脈妖火,便是火中尊者!

五品之下,皆為螻蟻!螻蟻之火,如何不懼!

且若只一種妖火,也便罷了,兩種合在一起,三塔塔主無不是煉丹師,個個體內煉化有4品靈火,卻俱在同一時間,火種畏懼!

地脈妖火,五品,化神難求之物!在實力未濟之時,寧凡使用此火,小心翼翼。但如今,他不怕施展。外海有哪個化神,能搶奪他的火焰!

「嘶!地脈妖火!白骨炎!黑魔炎!不可能!五品妖火,化神難求,你怎會擁有此物1

「你無需知曉。龍漩之火,第八轉1

八轉之火,化作八條灰色火龍,席捲長空!

北褐的褐色火海,滅!

「我改變主意了!東、西、北三塔塔主,周某要一人擔當1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