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10章蕭萬羅的請求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叫危險?簡直是…瘋狂1寧凡皺眉。 「說是荒獸,其實又有不同,說起來,那秘境亦是古怪…金丹妖獸進入其中,在數百年時光后,便可晉陞為化神級荒獸…但這荒獸,又似強行提升,妖力堪比化神,但妖術、境界、...

秘術催動,屍身柔化。

女屍赤條條躺在木盆,僅僅溫水,卻令她嬌嫩的肌膚立刻一痛。

「燙…」哀求,楚楚可憐的眼神

「是么…」寧凡眼露無奈,指尖在水中一探,水溫應只比常人體溫,略高几分,並不燙的。

或許是女屍習慣了冰涼的屍身吧。

,可以冷酷,對自己妻子,愛護些倒無妨。

雖說女屍並非其妻…不過與慕微涼的好感,加上與女屍的**一度,與妻子也不差多少了。

屈指一彈,冰力沒入一絲,木盆之中,水溫立寒。

而女屍秀眉一松,露出舒適的表情,甜甜一笑。

「光…謝…謝…」

「嗯,不要亂動,我給你洗澡。」

女屍慘白的俏臉上,仍有見骨的腐爛,但眼神,卻純凈無思,柔荑撥動霧水,撫著一片片淡紅的花瓣,輕輕哼著童謠。

這一刻的神情,恍惚間,讓寧凡想起了思無邪。

「思無邪…」

默默無言,寧凡把衣袖挽起來,持著布巾,為女屍腐爛的嬌軀,小心擦拭身體。

外人恐怕很難想象,外界傳聞得沸沸揚揚的魔君,有這如此溫柔的一面。

在元嬰初期之時,他無法將魔氣收發於心,但中期之後,心境提升,他做得到…

「微涼,疼不疼…」

屍魔應該不知痛、不知冷熱的,但這女屍既知冷熱,亦知頭痛,否則,元光伏魔陣只會將其定住,不會引發如此劇痛。

「不…疼…」女屍搖搖頭,秀髮被寧凡抹上香草藥液,揉的起了泡泡。

純凈的明眸,大感有趣,抬其蔥蔥玉指,點破一個個泡泡。

而後,指著自己,臻首輕輕一偏,好奇道,「我…叫…微…涼?」

「嗯,你叫慕微涼,我叫寧凡,不過在無盡海外海,你得稱我周明…」

「不…你…是…光1女屍堅定不移,一定要這般稱呼。

「隨你喜歡…」寧凡失笑,手掌撫過女屍的青絲,臉頰,下至鎖骨,酥胸,小腹,甚至雙股之間,都細細為之洗凈。

每每被寧凡碰到敏感處,女屍都會嬌軀緊張。

甚至,數次眼露綠芒,幾乎要發作,但每一次,都被寧凡威脅。

最後一次,她剛一閃爍凶芒,竟轉而自行壓下,這倒是一個好兆頭。

對寧凡的撫摸,亦勉強不再排斥。

「好了,你休息一會兒…」

女屍裹著浴巾,上了床榻,卻露出困惑之色。

「休…息…是…什…么…」

「嗯,忘了,煉屍不必睡眠,那你可以刺繡,我為你研磨藥液,防止肉身腐爛…」

間,寧凡足不出戶,在宮內研磨靈藥,並為女屍敷上。

而女屍雖不喜過於親昵的舉動,但漸漸,對寧凡的親昵行為適應起來。手持著寧凡的內襯白衣,在其上,了一朵別緻的黑色花飾。

那花,非人間所有,寧凡未親眼見過,只在亂古記憶中得見,記得,是叫『優曇花』。

煉屍失去生命活動,傷口不會自愈,寧凡只能以藥液防腐,並以祭煉煉屍的方法,在火焰中,將女屍傷口煉製如初,並以秘法,遮蔽了屍魔屍氣。

起初女屍望著天霜地火,頗有些懼怕,但與寧凡熟悉之後,她終於壯著膽子,進了火海。

傷口,漸漸癒合…

換上一襲白衣,再不露一絲屍氣。

除了俏臉仍是慘白,淡唇無血,弱弱生憐,其他的舉止,倒與常人差異不大。

黑髮如瀑,被女屍自己梳至一邊,而那銀針,也被女屍作為兵刃收在袖中。

不開口,則無人懷疑女屍身份。

不動武,則無人知女屍竟是堪比化神中期的恐怖屍魔!

當寧凡領著俏生生的女屍,走出宮殿,所有女衛,皆是目光一亮。

好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子…雖然眉目純凈,但淡眉間,那一絲高高在上的尊崇,讓人不敢輕褻此女國色天香。

這聖潔,就好似思無邪。

但其純凈、淡然,又好似慕微涼。

「恭喜主人又得新妾…」冰靈月靈姐妹,立刻盈盈一禮,而寧甜兒、寧萍兒等女衛,亦是嬌柔聲聲,紛紛施禮。

「嗯,在丹鼎門待得有些久了,你們先回鼎爐環吧,

後有機會,會讓你們出來透透氣。」

「是1

出關!

前後近三個月的閉關,但寧凡的實力,卻再次增漲不少。

元中法力修為,元初妖力修為,銀骨巔峰的煉體境界,元嬰巔峰的神念。

開啟的第二層神通,以及勉強算收服了女屍。

雖然眼下這女屍,無法控制殺戮之心,還不算戰力…但若是有朝一

,女屍可派上用場,則寧凡手中,便有石兵、女屍兩個化神級打手!

三個月,蕭萬羅仍在石關外苦等。

當寧凡與女屍走出后,他立刻迎上,只是立刻便暗暗一驚。

此刻寧凡的修為,他竟看不出一絲端倪!

其氣勢沉凝,與三月之前,好似天壤之別!

若非早知此人便是殺人如麻的魔頭周明,他蕭萬羅定會以為,眼前的寧凡,只是一個尋常凡人公子,而那白衣女屍,他亦看不透,只道是寧凡的某個鼎爐姬妾,並未在意。

他知道寧凡真實修為,只是元嬰中期,寧凡突破天劫,他親眼所見。但寧凡的戰力、手段,卻絕對比大修士更強幾分。

閉關之前,可敗項遼,閉關之後,領悟抽魂之術,只怕外海之地,化神之下,根本沒有幾人,能是寧凡對手。

「恭喜周道友修為大進1

「呵呵,客氣。」寧凡抱拳微笑,而蕭萬羅愣住了。

笑!

周明那狂魔,在笑!

這真是…太可怕了!

傳言厲害的魔頭,對殺氣收斂隨心,越是笑,越是說明心裡殺機已動。

蕭萬羅渾身不自在,難道自己開口第一句話,就惹到周明老魔了?

否則,為何此魔頭,偏偏要對自己笑…真他娘詭異的笑容!

「周道友,對老夫有意見?」蕭萬羅小心翼翼地問道。

「意見倒是沒有,不過蕭道友在我石關外等候,難道是有事相求么?」

「呵呵,確實有事相求,想來以周道友心智,已猜出幾分。明人不說暗話,老夫想請道友,成為我丹鼎門老祖1

「丹鼎老祖?」

寧凡微感訝異,他本料蕭萬羅頂多求自己做個客卿長老,想不到,竟求自己當丹鼎老祖。

客卿長老是什麼?簡單的說,就是丹鼎門的打手,有償出力。

老祖是什麼?簡單的說,就是蕭萬羅自降一輩,認寧凡為長輩了…

說出去,丹鼎門老祖不是蕭萬羅,而是寧凡,那麼丹鼎門,也就無人敢惹了。

只是這麼一來,丹鼎門,也可謂易主了…

「蕭道友,莫非是在說笑…」寧凡大有深意望向蕭萬羅,能讓一個半步大修士,自降身份,認『賊』作父,這蕭萬羅,究竟打得什麼目的。

若是陰陽鎖可以竊聽男子心事,寧凡都準備聽聽蕭萬羅在想什麼了。

「周道友莫要誤會,老夫確實是真心實意,請道友做我丹鼎老祖,擺脫眼前困境。聽說道友與凌老有舊…」

「沒好處的事,周某不做。至於拉關係…大可不必1寧凡很直接。

「自然,自然少不了道友好處…」蕭萬羅面不改色,心中卻暗暗可惜,看來想憑凌鬼哭的關係,讓寧凡自願相助,怕是不易。

「首先,道友花費拍賣會上的數千萬仙玉,將全數奉還…其次,我丹鼎門從今

起,所訓練鼎爐,皆為道友一人所用1

說到此,蕭萬羅頓聲,觀察寧凡臉色,卻見寧凡根本神情不動。

對剛出道的菜鳥,這許諾的兩個好處,就好像兩個天大的餡餅,必定動心,但對寧凡而言,這兩個好處,根本是空頭承諾。

「周某若想要仙玉,殺你蕭萬羅,如探囊取物!需要你奉還么!至於鼎爐…丹鼎門中,所有鼎爐已被周某一人收走,想要再培養出元嬰鼎爐,怕還要數百年不止…你這承諾,太空!若無誠意,休怪周某翻臉無情1

收了笑意,寧凡眼光一冷,而蕭萬羅立刻後退數步,滿頭大汗。

「周道友莫急,莫急,老夫話沒說完!還有好處,還有最大的好處1

「說1

「道友可知『歡魔宗』1

「十宗之一,如何不知,聽說此宗以販賣鼎爐為業,周某本欲他

前往此宗一行,購些鼎爐,豈會不知。」

寧凡收了寒意,而蕭萬羅稍稍鬆了口氣,暗道這個周明還真不好糊弄。

不錯,前兩個許諾,都是空頭承諾,第三種,才是他真正有信心打動寧凡的地方。

只是這第三個好處,未免代價太大,若非迫不得已,他絕對不願將這好處,送給寧凡。

「周道友有所不知,那歡魔宗的鼎爐女子,不少都是從外海劫掠而來,更多的…卻是從內海所擄獲…此宗水深,據說是某內海七尊之一,安插在外海的宗門。而此宗的鼎爐拍賣會,共分三個階層。其一,是金丹級。其二,是元嬰級,其三,是大修士級,且並非所有大修士都能進入,非得持有『歡魔令』的修士,才能進入。道友實力驚天,但若無歡魔令,則即便到了歡魔宗,只怕也無法進入大修士級拍賣會,因而買不到稱心鼎爐。」

「哦?有這等事?但這和周某成為丹鼎老祖,有何關係,又有何好處?莫非道友恰有一枚歡魔令,而周某若成丹鼎老祖,道友願將此令相贈?」

「不錯!此令是我派無數年前某個半步化神的祖師,與歡魔宗交好,所得信物。道友若在我丹鼎門挂名老祖,則歡魔令,老夫必定拱手奉上!且此令,還有一個用處…若持此令,參加大修士級拍賣,更可獲得歡魔宗所贈的…『地母冥

』1

「地母冥

?」

寧凡暗暗訝異,此物他聽說過,一滴冥

,可提升10甲法力,珍稀之極,若持令便可獲贈此物,那麼也難怪將歡魔令交出,蕭萬羅會肉疼了。

但更讓寧凡在意的,卻並非地母冥

,而是…地母之心!

地母冥

,是地母之心分泌的石

。那歡魔宗既有地母冥

,則多半持有地母之心…

地母之心,傳言服下此物的元嬰巔峰修士,將可提升1成幾率,晉入化神!

突破化神,本是艱難,百分之一都不足。提升1成幾率,可謂逆天!

若有地母冥

的好處,則此歡魔令,倒是價值不菲了。

只是寧凡很難想象,十宗之一的歡魔宗,更是被某內海七尊扶植的宗門,會以贈送地母冥

這等代價,籠絡外海大修士?有這個必要麼?

世上不會有掉餡餅的好事。尤其是在『無利不起草、殺人頭點地』的外海。

持有這歡魔令,以丹鼎老祖身份,參加歡魔宗拍賣,可服食一滴地母冥

,可參加大修士拍賣會,但恐怕,這滴冥

不是白給,多半此宗還對持令修士有所要求,需要付出某些代價。

寧凡眼光一閃,深深望著蕭萬羅。

這蕭萬羅,定是只說好話…壞話掖著,沒說!

「你話沒有說完…持有歡魔令,恐怕還要履行某些義務吧…」

「哎呀,看老夫這記性。一時糊塗,竟忘了說,忘了說…確實,持有此令,好處不小,可得一滴冥

。不過到了歡魔宗,必須聽從此宗吩咐,入『碎界秘境』,搜集些『小東西』,作為任務完成…任務確有危險,但若小心一些,完成不難,且即便任務失敗,也沒關係。那一滴地母冥

,簡直是白送啊1

蕭萬羅嘿嘿堆笑,額頭卻滿是大汗,面對寧凡,想隱瞞一絲一毫,都做不到。這寧凡,不好糊弄。

「危不危險,我自會判斷!卻不是你隱瞞我的理由!你且退下,此事我會考慮1

「是,是1蕭萬羅叫苦不迭,連忙退去。看起來,自己言不盡實的態度,讓寧凡不悅了。

在寧凡面前,他是一點元后修士的傲氣,都表現不出。

哎,但願寧凡接受丹鼎老祖的身份…否則,他蕭萬羅是真的只能跑路了。

蕭萬羅走後,寧凡於暗處喚出石兵,並將蕭萬羅所言,向其求證。

石兵自是知無不言。

「此人沒有說謊,歡魔宗,確是有『地母之心』,並贈送持令者1滴地母冥

,而代價則是入『碎界秘境』,獵殺妖獸,搜集妖丹…那秘境,歡魔仙島的海域海底,唯有化神以下修士才能進入,而此宗所求妖丹,卻是…荒獸妖丹1

「荒獸?堪比化神的荒獸?入秘境獵殺荒獸,奪妖丹…此事,還不叫危險?簡直是…瘋狂1寧凡皺眉。

「說是荒獸,其實又有不同,說起來,那秘境亦是古怪…金丹妖獸進入其中,在數百年時光后,便可晉陞為化神級荒獸…但這荒獸,又似強行提升,妖力堪比化神,但妖術、境界、手段,又只是金丹水平…若是大修士中巔峰人物,倒也能獵殺一些…進入秘境無功而返,可獲贈一滴地母冥

,而若能獵殺1顆荒獸,得一顆妖丹,上交至歡魔宗,便可兌換1滴冥

。傳聞曾有一名大修士,在此秘境一次獵殺11隻荒獸,11顆妖丹換取11滴冥

,直接便提升110甲法力…你若想突破元嬰後期,去此秘境,倒是不錯的選擇。」

「徒有化神法力、卻是金丹手段的『偽荒獸』么…1顆妖丹,1滴冥

…這倒是一筆好生意。此行歡魔宗,除了可購買鼎爐,還可秘境一行,若是真正荒獸,我自然要退避的,但只是偽荒獸…則殺之,不難!千顆妖丹,便是千甲法力!而若有機會,能將歡魔宗的地母之心盜走,則再好不過…不過如此珍貴之物,說不定根本就未存放於外海,多半在那神秘的內海七尊手中握著…」

「你要去歡魔宗,我沒意見,不過,你答應我的事,又如何…」石兵又開始嗦。

「放心,我離開蓬萊之前,會去找北小蠻1

寧凡不耐,一指按下,將石兵變作法寶石偶收起。

幾乎在片刻間,已有了決定。

想去歡魔宗、一探秘境,需應下蕭萬羅的請求,以丹鼎老祖身份,持令前往此宗!

在被收起的一瞬,石兵驚鴻一瞥,目光掃過女屍。

一霎,女屍眼中,露出不悅,幽芒一閃。她不喜歡被寧凡以外的男子窺探!

一個目光,幾乎讓石兵石身顫抖,令石兵不解、忌憚、震驚!

「此女沒有一絲法力,為何給我如此恐怖的威機感!難道她是…化神中期?!那周明,又馴服了一個化神中期的打手?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