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09章天帝之女?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發出怪異的屍吼。 痛苦之色,讓寧凡心頭不忍,只為了弄明女屍身份,卻不得不如此。 女屍漸漸無法動彈,當見到寧凡一步步靠近之時,她露出畏懼、戒備、惶恐之色,就好似洞中田鼠,面對進洞的蛇,無...

風帶著青草香,偶爾夾雜幾聲女衛訓練之聲。

石關桃源間,寧凡于山坡之後,布下1400餘陣眼,耗費140萬仙玉,在每個陣眼之中,填充1000之玉。

神念一動,大勢勾連,天地元力在這一刻,化作一層熒光之陣…化級下品大陣,『元光伏魔陣』!

設下大陣之後,寧凡眉頭微凝,一抖鼎爐環,將一尊青棺,取出…

此棺,仍有屍魔摩挲之聲,但寧凡對此屍魔的忌憚,已不再濃烈。

「你是不是微涼的屍身,我搜你識海,自然知曉…」

女屍已成屍魔,相當於完成了《屍魔錄》第二變,甚至比尋常化神更厲害。

但寧凡,肉身也臨近玉命境,並不弱女屍太多,且將石兵魔紋晉陞至將階第二的玄土魔紋,其肉身防禦,再翻數倍,便是真正的玉命,也不過如此。

加上一身手段,以及『元光伏魔陣』對屍物鬼物的剋制,倒是不懼靈智低下的女屍…

有些事,終須一探究竟。

手掌扶在青棺之上,推開棺蓋。

在棺蓋開啟一刻,寧凡立刻眼角一縮,一個瞬身,抽身便退!

在棺蓋開啟之時,一雙指甲兩寸、膚色慘白的女子柔荑,自棺中,伸出!

強橫的屍氣,在這一刻,席捲!威勢,幾乎達到了化神中期!好在有伏魔陣遮蔽,並未泄露,否則必定會屍動蓬萊,震驚外海!

寧凡暗暗心驚,驚的,自是這屍魔實力的提升速度。

第一次天降女屍,算是寧凡碰巧開棺,促使女屍屍變成功。那時的女屍,仍未完成屍變。

而在妖鬼林中,寧凡第二次打開棺蓋,給慕微涼、寧紅紅一覽女屍,其結果,卻是女屍幾乎要完成屍變、晉陞屍魔!

第三次,在七梅樓船上,女屍已成屍魔,並一爪幾乎滅去黑甲煉屍,實力堪比化神初期!

短短十餘年過去,這女屍,竟然已堪比化神中期!

這速度,從古至今,都罕有屍魔能達到…

強橫的屍氣宣洩,寧凡連退三步,方才穩住身形。

而一具容顏慘白、櫻唇淡紅無血的淡衫女屍!

粉白的羅衫,骨架稍顯纖弱,但窈窕生姿,與慕微涼何其相似!

睫毛彎彎,鬢絲散亂,美眸卻閃著幽綠之光。關節僵硬,行步艱難,且女子香粉的氣味中,竟傳出一絲腐臭…

當年肌瑩骨潤的女子,寸寸肌膚,開始…腐爛!

「屍腐1

寧凡眉頭一皺,他終於知道,這屍魔,為何修為提升如此迅速,竟是以自腐屍身為代價,解屍化氣,自損晉陞!

看著女屍頗有潰爛的肉身,寧凡心頭一緊…

此屍若是慕微涼真身,則自己有必要護著女屍,切不可寧她再自腐肉身晉級。

而即便此屍並非微涼…看在與自己歡好一場的份上,也不宜令她繼續自腐下去…屍腐可以快速提升屍魔修為,但當屍身徹底腐爛,無屍可腐,則屍魔之身,將潰散成灰…

他在關心女屍,但女屍,顯然體會不到這種關心之意的。

她死去多年,化為屍魔,記憶喪盡,靈智未明,冥冥中,只記得自己曾為一男子守身如玉,曾身份尊崇,曾掌有『古天庭』的界門鑰匙…

但自己沒有等來那人,就等來天庭大劫,仙界破碎…界門,被什麼人闖入進來,想不起來…只是一想到這裡,就好想哭…好似自己有眼無珠,好似…看錯了人…

記不清,記不清…但一個人影,女屍卻永生不忘。

那個無恥的青年,竟將自己的屍身…褻玩…侵犯…玷污!

守宮砂,因他而碎…

自己忘了一切,唯一還記得的,就是要…殺了此人…撕了他…吃了他…

「你…可…恨…死…死1

女屍的聲音,明明極為動聽,但卻帶著一絲沙啞,似乎喉嚨已開始腐爛…

秀眉含煞,女屍黑光一閃,直衝寧凡飛來,櫻口張口,露出森白獠牙,好似要將寧凡撕碎!

寧凡遁光一閃,連退間,那女屍再次揚起小手,指甲泛著幽綠寒芒,一爪抓下!

強橫的屍意,好似凝成一個漩渦,在寧凡身後一旋,帶著足以輕易撕碎元嬰修士的撕裂之力,狠狠在寧凡脊背一撕!

背心冷寒間,寧凡匆匆一避,仍被漩渦所波及,好似一股巨力轟在背後,令其身體不由其主向前飛去,正迎向女屍懷抱!

女屍眼泛獰色,指爪直抓寧凡脖頸,此抓若落實。便是當真玉命境的煉體修士,也極可能被捏碎喉骨!

「你便如此恨我么…」

寧凡眼光一寒,他知道,面對女屍,再不可留手,否則自己真可能死在女屍手下。

銀骨巔峰之後,他骨質化為銀質,在催動煉體術之時,銀光大現,一股無限接近玉命境的氣勢,在寧凡拳芒騰起,化為一拳冰封!

「冰碎1

拳出,爪落,天地冰封!

這冰封,令得女屍攻擊一滯,但其眸露幽芒,一爪之下,輕易便將天地冰封抓碎!

拳掌相觸,寧凡的拳上,女屍的柔荑冰涼、卻並不柔軟,堅硬如鐵。

那一抓之下,幾乎將其拳骨抓碎,而反震之力,更是貫拳入骨,令其一口逆血噴出,震飛千丈!

若非玄土魔紋的防禦逆天,憑寧凡半步玉命的煉體境界,根本擋不下女屍一拳!

能拳骨不碎,已是逆天,這一拳,便是石兵親自上陣,也不過自保而已…

女屍依舊淡漠,再次遁光一騰,殺機畢露!

「不愧是堪比化神中期的屍魔…如此,得罪了…」

抹去嘴角血跡,寧凡神念一催,『元光伏魔陣』,催動!

絲絲縷縷的陣光元力,化作伏魔之音,在陣中輕唱。

當傳入女屍耳中,竟令得女屍忽而俏臉驚懼,屍身僵硬、不聽使喚,並尖銳的嘶鳴一聲之後,抱頭痛呼,痛楚難忍…

此陣名為伏魔,一旦屍魔鬼物不幸入陣,則便是女屍一般下抄當然,此陣只對屍靈未成的屍物有效,憑伏魔音將屍靈震散,令其無法自控。

女屍抱著散亂的青絲,倒在地上,痛不欲生,併發出怪異的屍吼。

痛苦之色,讓寧凡心頭不忍,只為了弄明女屍身份,卻不得不如此。

女屍漸漸無法動彈,當見到寧凡一步步靠近之時,她露出畏懼、戒備、惶恐之色,就好似洞中田鼠,面對進洞的蛇,無路可逃的絕望!

「不…要…過…來…」

她想掙扎,想撕碎寧凡,但屍身不受掌控。

「嗷唔…嗷唔…」女屍喚著莫名之語。

寧凡微微嘆口氣,蹲下身,將女屍抱入懷中,放在膝上,屈指一點,點在了女屍額頭。

「不要怕,很快就不痛了…搜屍術1

搜屍術,是一種另類的搜取記憶秘術,與搜魂術不同,修士記憶,銘刻在靈魂中,但屍身,只能保留少得可憐的記憶片段。

從屍身記憶,是無法讀取到什麼的,但寧凡並未期待能讀取什麼有用之物,僅僅希圖窺探到女子生前姓名…

一指,術成。

心神中,寧凡好似立在一處破碎天地間,每一塊浮空的大陸,都是一塊記憶殘片。

點點滴滴,都是不完整的生活片段,根本無法搜取信息。

當幸運的是,諸多殘片中,罕有了可見一塊血紅的完整記憶大陸。

寧凡縱身一躍,踏在那記憶大陸上,立刻,便被那血紅的怨念、哀傷所感染。

這記憶片段,之所有保留,定是因為其中記載的是女屍生前最為悲傷的往事。

血色記憶,何其怨恨,正是因為這怨恨,令得女屍死後怨念不散、化生屍魔。令得其這斷記憶,得以不朽…

蹲下身,寧凡手掌撫在那血色記憶上,閉上眼。

眼前,徐徐浮現一個殘破畫面。

崩潰的仙界中,一個與慕微涼如出一轍的高貴女子,俏立在一處高到不可量的巨門之外,淚眼婆娑,肝腸寸斷,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要開門…為什麼要背叛天宮…父尊是那麼信任你,我是那麼…」

「呵呵,慕微涼,你還不懂么…我本是界外之人啊!你乃天帝之女…是我的…仇人1

記憶僅有這些。

退出搜屍術,寧凡目光一皺。

那殘破的畫面,似乎與古天庭覆滅、仙界破碎大有關聯。

但那種秘聞,應該不是寧凡可牽涉的,甚至,連四天仙界的真仙,都未必有機會弄清。

不過寧凡總算弄清的一事…此女屍,確確實實,是慕微涼。

而氣息不同,原因多半如自己猜測,慕微涼死後,三魂七魄離散…妖鬼林中的慕微涼,僅僅是其中一魂或一魄…

懷中女屍,仍是目光猙獰。

而寧凡望著女屍微微腐爛的臉頰,第一次心疼。

若此女屍是慕微涼,且與自己有過露水之緣,那麼此女,即便是屍魔,仍可算重要之人了。

「你認得這枚針么…」

寧凡好似哄小孩般,取出一枚繡花銀針,那是古天庭的仙女仙針,其上有一絲女屍氣息。

「針…針…刺……」

女屍好似回想起什麼,望著銀針,漸漸安靜。

「針…我…要…」她眼中幽綠凶芒,漸漸散去,好似一個孩童,安靜下來,卻望著銀針,露出迫切之色。

微微沉吟后,寧凡決定將銀針,放在女屍掌心。

而女屍,立刻滿足的微笑。

屍魔…還會笑…

「聽話,不要鬧,這針就送給你,好不好…」

「我…不…鬧…我…想…刺……」女屍討饒、央求,目光懇切,當真好似一個懵懂無知的孩童。

若不是知曉此女屍為堪比化神中期的屍魔,若非此女嬌軀都已開始腐爛,寧凡當真會將其當作天真無邪的少女。

「我撤去陣光,你不許再攻擊我,否則,我便把你的仙針,索走。」

「我…聽…話…不…吃…你…」女屍好似在討好寧凡。

「是么,謝謝你不吃我…」

寧凡哭笑不得。

這女屍的情商,還真和慕微涼一模一樣。當初在妖鬼林,寧凡隨意扯幾句,都能將慕微涼那傻丫頭,繞得團團轉。

情商不高…難怪生前認人不明,為人所騙,所殺…

試探性撤去陣光,寧凡起身,而女屍亦恢復屍身掌控權,恢復動彈。

只是這一次,她微微有些害怕寧凡。

她哪裡懂什麼陣光,只當寧凡太厲害,一個念頭都能讓其無法動彈。只以為自己萬萬不是寧凡對手。

而屍身仍保留著對銀針的記憶,這份記憶,讓她對這小小一枚銀針法寶,視若一切。

「光…我…想…刺……」女屍懇求道。

「光?什麼光…」寧凡詫異。

「光…」女屍一指寧凡。再一指自己,「我…」

揚起小手間的一枚繡花銀針,笑靨輕綻,「針1

哦,這樣埃寧凡懂了。

『光』是女屍給寧凡起的名字,原因多半是元光伏魔陣的陣光,讓女屍誤會那是寧凡的法術。

「光…我…要…」女屍秀眉一蹙,揚揚繡花針。

「好,等等…我先給你洗個澡,將腐爛的肉身,治好…」

寧凡看著暫時乖巧的女屍,眼露莫名之色,收起青棺。

這女屍,實力很強,但靈智太低,甚至比黑甲煉屍更差…若有正常人的靈智,絕對可憑此女屍,橫掃外海,但偏偏,此女靈智太低,一個不甚,便會被其他高手所陰。

想憑女屍作戰,不切實際,一旦此女殺戮起來,凶性一起,是否會不分敵我,再次將寧凡當作攻擊對象,不得而知…

首先得為女屍,止住腐爛,其次,以《屍魔錄》秘術,在女屍種下禁制。

女屍是死物,識海崩潰,無法種下念禁,但屍魔錄倒有秘法,可稍稍制住女屍一二。

只是這秘法,卻無法控制有靈智的屍魔自如攻敵。

或許日後想辦法,將慕微涼的幽魂自妖鬼林救出,與女屍合一,會令女屍好一些。

但此刻,女屍是別想拿來當作戰力了。

吩咐女衛備好木盆溫水,寧凡譴退女衛,合上門,對女屍笑道,

「脫衣服,自己洗洗,我給你配藥,維護肉身不腐…」

「我…不…會…」

「那我幫你…」

「不…礙」

女屍散亂的鬢髮,被寧凡沒好氣一揉,整個僵硬的嬌軀,已被橫抱而起,放在床頭。

麻煩,麻煩…

不會洗澡的女屍…

渾身僵硬連衣服都脫不下來的女屍…

生前是天帝之女,死後也不過是毫無自理能力的廢柴埃

催動陰陽鎖,試了試竊言術,發現女屍的心事,根本無法聽齲

身死,心停止挑動,自無心事可言…

麻煩的女屍,但若治好腐爛,姿容仍是絕美呢…

先幫她,柔化屍身?

寧凡的手,撫上女屍僵硬的腰肢,立刻,女屍嬌軀,輕輕一顫,眼中幽綠凶芒,又要浮現。

「不聽話,針就沒收1

「對不起」女屍委屈道,散去幽芒。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