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08章陰陽二層,竊言術!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風,有著不屬於八百修真國的錫亦織,妖將大人不會救她,甚至若知她身為伴妖,與其他男子苟合,會掌斃了她… 妖將大人,生性涼薄,她早知…但她忘不了那熟睡之時的紅髮男子… 但那個男子,在蘇醒之...

,第1層第8境界。

,第1層第9境界,接近第一次屍變。

法力190甲,妖力也在吞噬無數血食之後,達到28甲。

元嬰中期修為,巔峰神念,煉體境界…銀骨巔峰,半步玉命!

那突破玉命的最後一步…需要機緣!

調息數

,寧凡望著左腕鼎爐環,眼神露出追憶之色。

茶花女妖,風信女妖…鯉伴妖將的十二伴妖!

苦戰,今

寧凡殺她二女,何須一指!

而寧凡渴求已久的第二層突破,多半就在今

一旦採補這二女,突破第二層,則陰陽鎖將會多出一個神通。

第一層神通,採補逆奪。

第二層,會是什麼…

「出來1

一抖鼎爐環,紅霧一閃,兩具昏迷的女子**,呈現在地面上,昏迷。

一為紅衣茶花女妖,一為紫發風信子女妖,身材惹火、凹凸有致,偏偏二女臉龐,醜陋不堪,滿是傷疤…當寧凡拂袖生風,清風一吹,二女漸漸醒轉。

「這裡是…」茶花女朦朧著眼睛,昏迷太久,尚不清醒。而風信女,早一步恢復神智,一見眼前的寧凡,立刻眼露憎恨。

「是你1

發現寧凡不過一人,屋內沒有陣法,而自己則和茶花女妖,共兩名元嬰!

對寧凡的畏懼、忌憚,頓時蕩然無存。她對寧凡的印象,還僅僅是手段逆天的融靈小輩。

「哼!憑你一人,敢放我二人出來,不知死活1

她張口櫻唇小口,噴出一陣帶著處子幽香的紫色風刃,但這風刃,連指訣都沒掐,正規妖術都不算,僅僅足以擊殺金丹小輩而已。

卻見寧凡神情冷漠,屈指一彈,天地元力狠狠一震,那紫色風刃便一震之下,碎去。

而風信女,被天地元力一震,幾乎妖嬰粉碎,紅唇小口,吐出鮮血,美眸卻滿是震驚!

那一指,比她見過的任何法術,都要輕描淡寫,但威力,便是嬰級法術,都達不到這種力量!

「你,你是…咳咳咳…」她被寧凡隨意一指,便傷到不能言語,卻是茶花女滿面驚色,幫其補充道。

「不可能!你竟然…竟然已突破元嬰中期了!怎麼可能1

不會錯!

當年二女妖分別對上寧凡之時,那青年確確實實,僅是融靈!

雖然魅術難防,但二女自問,即便不敵當年的寧凡,也不會弱太多,寧凡想按部就班敗二女,必是苦戰、底牌盡出!

但如今,那寧凡屈指一彈,便撼動天地元力,震傷風信女…這種實力,茶花女只在妖將大人手中看到過!

「風姐姐,我們快逃1

她暗暗驚懼,拉起受傷的風信女,瞬移便跑。

暗暗道這寧凡未免太大意了,喚出自己二女,竟然也不在房間設下陣法,防止二人逃跑。

但還未瞬移,卻見寧凡動也不動,僅僅抬指一點,灰光一閃,光圈一震,二女竟被無形的道則之線,死死束縛,生生定住!

而再見寧凡袖袍一卷,二女不由自主,已被卷回床榻邊,一左一右,落入寧凡懷中,仍是動彈不得!

「我讓你們走了么1

寧凡冷笑。

不設陣法,是因為沒有必要!

區區兩個元初女妖,想從自己身邊逃去…痴心妄想么?

「怎,怎麼可能!那是什麼法術,怎麼一指就定住我二人,連自損都掙脫不了…不可能!妖將大人,都做不到1

「鯉伴做不到的事,我就做不到么…譬如,鯉伴的伴妖,此刻便在我寧凡懷中,等待我寵幸、採補1

「你說什麼!你敢直呼大人名諱!竟還妄想採補我二人!好大的膽子,你若敢…」風信女紫眸一閃,嘴倒是硬。

雖面目醜陋,但嬌軀在寧凡懷中掙扎,頗有幾分凄楚之色。

「我若敢這樣…你又能怎樣1

寧凡的手,在風信女酥胸狠狠一抓,痛楚,屈辱,讓風信女幾乎想要死去。

「放手!不許碰1

風信女眼露怨毒、憎惡,她酥胸並不豐滿,卻嬌挺柔嫩,彈性過人,雖然為了一些原因,失去美貌,但憑這誘人身材,仍有不少妖族,想要與之交歡…只是她不願,不敢。

一指定身,她毫無掙脫之力,只能眼睜睜看著寧凡的魔爪,在她的酥胸之上,揉捏。

雖隔著一層紫衣薄衫,但元嬰妖修,感覺何其敏銳,仍能清晰感到寧凡手掌的火熱…

可惡,可惡…

心頭忽然後悔起來,自己當年,為何要為了舍利,追殺寧凡…落得今

下抄

「你再辱我…妖將大人,定不饒你,他便在晉國…」

「妖將?晉國?哦,也對,你似乎還不知,此地根本不是晉國,而那妖將,多半早已去了妖界…至於他不放過我…你看,這是什麼…」

寧凡冷笑,一點眉心,抽出一條血紅雷鞭,鞭身之上,有絲絲龍筋之力!

太古雷龍的龍筋!

而其上一絲氣息,雖然已幾乎被寧凡徹底抹去,但,不會錯…是妖將大人所有!

「你抽了妖將大人的龍筋!你大膽!說,你將大人怎麼樣了1情急之下,風信女竟脖頸掙脫束縛,一口咬在寧凡手上,鮮血四溢。

看來此女,倒是以下屬身份,傾慕鯉伴,故而才出現奇,掙脫定身…

但那涼薄的鯉伴,似乎根本不關心伴妖的死活呢…此女痴心,用錯地方了。

「他沒死,但我

后必殺他1

「你敢傷大人,我和你拼了1

風信女還在撕咬…這痛,讓寧凡目光一冷。

「寧某聽說,妖靈之地某些蘇醒妖將,會有伴妖,而伴妖若為女子,那妖將若喜歡,則收為妾,若不喜歡,則毀去女子容貌,自己不要,也不容許女子與他人歡合…你二女容貌,便是鯉伴所毀,可是1

「不…不是…鯉伴大人,不是故意的…」風信女似乎回憶起極為恐怖的事情,那一

,妖將蘇醒,以妖術毀去自己容貌。

而茶花女,亦在此刻,美眸黯然。

二女齊齊,淚落,似乎是心痛…

她們知道,妖將薄情,但她們,仍是傾慕妖將…在妖將沉睡之時,她們是妖將身旁的山茶、風信,借著妖將大人的妖力,才得意成靈…她們是伴妖,妖將毀她們容貌,不過分…

「有意思…不過你二人再痴情,與我無關。你們對我的作用,僅僅是作為鼎爐,被我採補…」

「你,你敢1二女齊齊斥道。

「很多人都愛問,我寧凡敢不敢…這不是敢不敢的問題,是必須要去做的事!我需要鼎爐,而你們作為敵人,撞入我手中…這,是你們的命運!若你們配合,我可網開一面,事後不殺,留你二女金丹妖力1

「不行!我二人是大人的伴妖,只有大人,才配寵幸我們…啊1

卻是寧凡一指點昏茶花女,目光淡漠,望向風信女。

「你們,沒有選擇1

衣扣,被一一解開,綾羅跌落。

抹胸被輕輕解下,露出翹挺的兩隻小白兔。

風信女面色火紅,羞怒的閉上眼,她知道,此刻的寧凡,一定在端詳她的胸前嬌挺。

撫弄,挑逗…火熱的手掌,在自己小腹之上劃過,讓風信女幾乎要崩潰了。

眼淚滑落,她想深呼吸,想平復心緒,想大聲呼喊,想對妖將大人求救…但,她漸漸問到鋪面而來的陌生海風,有著不屬於八百修真國的錫亦織,妖將大人不會救她,甚至若知她身為伴妖,與其他男子苟合,會掌斃了她…

妖將大人,生性涼薄,她早知…但她忘不了那熟睡之時的紅髮男子…

但那個男子,在蘇醒之後,賜她為妖,卻剝奪了她美好容顏。

她的心,曾滴血…被傾慕之人所傷害的痛,遠比被寧凡這敵人所辱,要痛。

敵人羞辱自己,是應該的…但妖將大人,如何狠得下心,毀去自己容貌…

心,漸漸的冰冷…

下身的刺痛,也已麻木…

眼中有淚,卻並被僅僅**,更多的,卻是對妖將的失望。

「不如,死了…醜陋、骯髒地活著,好累…這樣活著,有何意義…妖將大人知我**,多半會,殺了我…」她絕望,試圖咬舌,雖然明知,即便咬舌,元嬰修士,也不會死。

卻有寧凡的手指,探入其口中,撫在其香舌之上,擋下風信女貝齒的噬咬。

「活著本沒有意義,但活下去,便能找到意義,譬如你化作一朵小花,而我看到了你…你我雖有仇,但你若助我採補,我可在事後,助你姐妹二人恢復容顏。」

「恢復容貌?」風信女絕望的眼中,閃過一絲希冀。

「五轉丹藥,復容丹…即便是不可治癒類別的術法毀容,也能治癒。有時間,我會煉製。」

「…」

風信女稍稍恢復精神,這才漸漸感受到下身撕裂的痛楚,不禁蹙眉咬牙。

「疼…輕些…」

「能不疼么…乾的…」寧凡眉頭一皺。

這風信女,當真特別。憑執念,震散定身,即便那定身是寧凡隨意而為,不過五成威力。

此女,更能因為心念死灰,抵擋采陰指的力量…這一切奇,都是因為此女,心有執念。

若是此女這般屍體般被寧凡採補,則寧凡採補此女,能提升1甲法力,都是稀奇。

若此女配合,則達到巔峰,採補20甲,不難…

采陰指,竟會失效…這讓寧凡意識到,一味用強,似乎並非明智。

而他亦認識到,執念的可怕…自己的法術,似乎還未融入那種執念,否則,威力還能更強…

是以,為了將採補效果最大化,他才會破天荒的安慰風信女。

而絕望之中的風信女,一句安慰,一個空頭許諾,便似乎找到的活下去的希望。

難怪有人說,女人心碎的時候,是最容易趁虛而入的。

「我該怎麼做,才能幫你更容易採補我…」風信女小心翼翼問道,她已**於寧凡,以妖將涼薄個性,不會饒她與茶花女。而寧凡,即便是敵人,採補她,仍願意留她一命,這氣度,比妖將強…

雖不可能愛上寧凡,傾慕寧凡,但她如今除了迎合寧凡,已無選擇。

已無法回頭,若不想就此了斷,便接受一切…走下去…

「放輕鬆就好…」

采陰指力,終於成功侵入。

而風信女,漸漸呼吸急促起來。

她不停搖動**,不著存縷,雙腿緊緊纏在寧凡腰上。

一絲從未體驗過的愉悅,正自交合處,酥麻傳來,電流般流遍全身。

她抱著寧凡,抱著曾經的敵人,心頭升起複雜。

她與寧凡的關係,算什麼呢…

沒有感情,淡化了敵意,唯一聯繫的地方,僅僅是交合之處…

「鼎爐么…採補我這麼丑的鼎爐,你虧大了…」

「我師尊說過…熄了燈,都一樣!而在寧某看來,你比許多女子,好看多了。」

「是么…」

她心頭更加複雜,藕臂摟緊寧凡的脊背,迎合著一次次衝擊。

心裡對寧凡仍無好感,但身體,卻屈服了…

不知何時,她已捋順了紫發,一屁股騎在其上,自行扭動腰肢…

不知何時,寧凡解了茶花女昏迷,種下采陰指力…

不知何時,屋內回蕩著兩道妖女嬌吟…

妖力,在持續提升,已是66甲…元嬰之境!

而,終於,突破了第二層!

陰陽鎖的第二個神通,化作一道信息,在寧凡識海響起。

「竊言術,以言動魅,言心竊情,可窺女子心事。人心所想,天知地知,魅術竊言,不露痕,人心叵測,此為收鼎爐、識人心之秘術…只對修為不高於己身一大境界之女有效。」

此術在識海一響,寧凡一怔。

這是什麼神通…與女子搭話,憑陰陽鎖,竊聽女子心事?

採補逆奪是用強,而這竊言術,是用軟?

便是貞潔烈婦,不知不覺,也可被自己竊聽心事,從而一一攻破,愛上自己,令其自行投懷送抱?

寧凡眉頭一皺,此術,不符合他風格…

但若此術當真有『言心竊情』的神通,則即便是碎虛女修,只要自己達到煉虛,而對方有了心事,接近此女,與之搭話,也能聽到了不得的心事…

這種神通,到底要不要用…

試試?

寧凡催動陰陽鎖,立刻,鎖身輕輕一震,竟傳出兩道訊息,傳入識海之中,化作兩道女子心聲。

風信女:「我真是個賤人,明明不喜歡他,卻這麼沉淪…」

茶花女:「這就是男子的滋味么…好舒服…」

風信女似乎在自責、慚羞,而茶花女,則似乎已完全屈服於魅術之下。

寧凡目光一變…

這個神通,有些逆天了…

探聽情報,好用!

討好女子,好用…雖然寧凡的性格,很難想象他會去討好誰。

「第二層功法,神通如此逆天,那第三層,又會有什麼逆天功法么…」

「第三層的功法,會讓你愛不釋手的…開啟玄陰界,成為此界之主,並獲得火碑,但凡歡好的女子,或者收入玄陰界煉化掉的男子,其法術、功法,都會出現在火碑之上…什麼秘術、功法,都可手到擒來…」

洛幽微微醒轉之聲,幽幽傳來。

「你怎麼知道?」

「我怎麼不知道…我天天面對這火碑,所有功法、仙術,可都被烙印在火碑之上了…嗯,不錯,姐姐睡覺之時,你沒有偷懶,已將陰陽變修鍊到第二層了,不錯呢…不過弟弟的身子,被姐姐看光了哦…」洛幽調笑道。

「…」寧凡不言語,暗暗催動陰陽鎖,想竊聽洛幽的心事。

但最終,無法成功。

看起來,洛幽即便法力大損,也非他可竊聽的。

摒除雜念,寧凡專心採補二女。

當夜深人靜之際,將二女姑且收入鼎爐環,暗暗調息。

妖力突破元嬰初期,化作一顆妖異的墨綠星辰,浮現在寧凡左目。

一念動,星辰便閃爍不已。

此為,妖星第一星,掌木之星!

掌木之星可加持風雷翅,亦可加持寧凡本身之速。

至此,神、妖、魔,三星齊備。

收了墨羽,他沉默不語,倚窗聽風。

靜,很靜,只問山風吹拂、秋蟲低鳴。

寧凡睜開雙目,沉思自己數月所為。

殺戮如雲…

採補無情…

魔道越走越遠,而他終非當年純情的自己。

如今的自己,若見到寧青兒沐浴被看,可還會多管閑事?

如今的自己,若再有冰靈月靈等女子,自願為鼎爐,可還會放走?

「不會了,我變了…」

他輕輕嘆了口氣。

沒有人是永遠不會改變的。

就好似歲月流去,他終究不再是那個風雪之中的翩翩少年。

但有些事,永不會改變…無論自己做了什麼,紙鶴,藍眉,殷素秋,這些女子,應不會嫌棄自己。

尤其是紙鶴…

她是寧凡一生一世,見過最傻的女孩。

「紙鶴…說起來,我入魔之後,雖然冷漠,卻好似差了些什麼,我想了很久,但當想起你的時候,我明白了…原來是,差了一個笑容…」

寧凡微微一笑,起身,伸個舒服的懶腰。

一身魔氣,已絲毫不露。

真正的魔!

真正的魔,從外表,絕看不出他是魔頭!

冷漠的寧凡,好似出鞘的劍!

但這劍,在回憶起紙鶴之時,還劍入鞘!

心境無形之中,突破到了…元嬰中期!

「很好,心境足夠了,接下來,可著手突破元嬰後期…以我190甲法力,只差110甲,便可穩穩突破後期。這便是說,只需6個元嬰鼎爐,便足夠。後期容易,但元嬰巔峰,需要1500甲法力,而化神,需要10000甲…突破後期,我的速度,將再次緩慢,除非有500個元嬰鼎爐…但這是奢望,天下女子有限…女修本就稀少,外海內海這種凶地,女修加起來,都未必有500個…」

寧凡無奈一笑。

化神,似乎有些難了。

甚至元嬰巔峰,都不容易。

難怪元嬰修士那麼多,化神之人,卻那麼少。

而每一個化神,都足以…橫掃天下元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