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07章刺紋師,司土魔星!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妖族魔族軀體過人者,方才可承受刺紋的暴戾之痛。石兵魔紋,為兵階魔紋,最低需刺7紋,最多可刻滿99紋…魔紋可晉階,但初次所刻魔紋筆數,決定了此魔紋的最終成長。再次提醒一遍,蝕刻此魔紋,極為痛楚…」

天分四溟,地分九界。

九界為下界仙界,前三強界為魔界、妖界、天仙界,第四為地仙界,末五界為五行仙界:雨界、劍界、火界、山界、樹界。九界之中,最高不過碎虛,或有成仙失敗的散仙、散妖、散魔。

四溟仙界為北溟混天、東溟虛天、西溟梵天、南溟帝天。四天仙界,各由一絕強勢力掌控,合稱四溟宗,共立仙府,飛升之仙,便在仙府任職。其中,東溟虛天的掌控者,為神虛閣。北溟混天的掌控者,為遺世宮。

四大勢力,往往會有傳人下凡歷練,並持有九界名額。這名額,可以給予下界神魔脈修士庇護,飛升四天,但代價,便是飛升之後,加入此勢力。

四溟仙界,又被稱作『破碎仙界』,是古天庭失落後的替代品,是下界人族飛升之地。

妖界妖族,不入四溟天,而飛升入『妖靈之地』。傳聞妖靈之地之內,又分『醒界』、『夢界』,具體石兵也不知。

魔界魔族,亦不入四溟天,而飛升入『荒古魔淵』…

這些訊息,自石兵口中說出,卻是寧凡第一次完整聽到。

「周明,你若肯接受我遺世宮的九界名額,小姐可助你飛升四天…你需知,憑自身之力,碎虛成仙,有多難…若能入四天,有『封神榜』和『香火之力』相助,你突破真仙,輕而易舉…」

「…讓我考慮一下…」

寧凡沉默。

這九界名額,聽起來確實誘人。亂古記憶傳承,自碎虛便中止,對成仙手段並未提及,這便是說,寧凡修為到了碎虛之後,將再無法憑藉亂古記憶、擁有超人一等的遠見卓識。

其飛升成仙之幾率,將和尋常修士一樣,差不多百分之一不到的幾率…

有九界名額,幾乎穩妥成仙,但是否索要遺世宮的名額,在飛升后加入此勢力…這個寧凡確實沒有想好。

平心而論,比起刁蠻無端的北小蠻,接受神虛閣的名額,或許更好…對那纏人的小妖女,寧凡印象不壞。

索性成仙飛升,對如今的寧凡尚還遙不可及,倒不急於此刻決定。接不接受名額,接受哪一天界的名額,需要仔細斟酌,譬如,問問老魔,他是哪片仙界…至少,要師徒飛升一界,多個照應。

「此事

后再說啊,先為我蝕刻魔紋。」寧凡淡淡道。

「好吧…」石兵的立場,自然沒有脅迫寧凡的資格。若是在寧凡初來蓬萊時,遺世宮主動對寧凡示好,多半可留下好印象,如今么…

「刺紋之術,傳自古魔族『雕石族』,附靈之術,傳自古妖族『妖靈族』,雖最後傳開,但追本溯源,並非人族所有。古妖靈族,我所知不多,但古魔雕石族…此族在太古之時,甚至能憑手中一根針,在魔族體內雕刻出…太古神魔脈!呵呵,扯遠了,說說刺紋吧…妖族魔族軀體過人者,方才可承受刺紋的暴戾之痛。石兵魔紋,為兵階魔紋,最低需刺7紋,最多可刻滿99紋…魔紋可晉階,但初次所刻魔紋筆數,決定了此魔紋的最終成長。再次提醒一遍,蝕刻此魔紋,極為痛楚…」

「你說了很多次了…」

「不,真的很痛,以我傀儡之身,在承受第13道魔紋時,幾乎肉身崩潰,無法刻下第14道,而四天之上的神魔傳人,刻此魔紋之人,最多不過承受24道,便在四天,也是人傑…因此紋之痛,非常人可承受,故而此魔紋,一般用來提升傀儡實力…」

「哦?也就是說,若我習得此魔紋的蝕刻之術,則可為煉屍、傀儡蝕刻,譬如我那黑甲煉屍,可因此突破玉命境1

若是如此,寧凡倒可以屍魔脈的化屍之術,批量製造玉命境煉屍,帶著千百具堪比化神的煉屍,橫掃雨界!

「那是不可能的,刺紋之術,絕不比附靈術簡單,你若無千年,學不會兵階以上魔紋!且即便你學會,為了煉出一具玉命境煉屍,便需要殺戮近百元嬰,煉製秘血…且最終,煉屍無神,還未必可刺紋成功…你那『仙針』,借我一用…」

「仙針?」

寧凡將繡花針遞給石兵。

「嗯,此為上古天庭的仙女所用女紅之物,

后你若有機緣,入天庭遺址,或許能見到一些。此物用做刺紋,再好不過…刺紋分三步,第一步,以針刺體、勾刻魔紋,第二步,滲入秘血,第三步,激活魔紋…」

脫去外衫,露出脊背,望著寧凡瘦弱的背脊,石兵眉頭一皺。

「體質如此瘦弱,恐怕撐不過7道魔紋…刺紋之痛,已然難忍,玉皇丹之痛,更是神魔畏懼…刺紋之時,你暫且莫要服用玉皇丹。」

「無須擔憂…」寧凡自不會告訴石兵,玉皇丹的服用方法,是以痛止痛,想要多刻幾道魔紋,說不得,還要靠玉皇丹撐過疼痛。

「開始了…第一針1

石兵手指亮起一道微不可查的光芒,手腕一抖,繡花針立刻化作三寸長針,倏地整根刺入寧凡脊背!

在秘術的控制下,一滴血都沒滲出,但那刺身之痛,卻在一瞬間,提升數倍。

而當石兵法力控針,好似一指寫字,在寧凡脊背狠狠一劃,立刻,那痛楚再翻數倍,便是化神高手,只怕也會定力崩潰,悶哼叫出來。

但寧凡,僅僅眉頭輕輕顫動一下…確實很痛,但還不足以讓其叫出來。

嘶!

石兵大感驚異,想不到這瘦弱的青年,竟有如此的忍耐之力!

需知在前六針中,最痛的,便是第一針,因為第一針,猝不及防,而之後5針,都因為有了第一針,雖每針更痛一成,但適應之後,並不難承受。

至少在石兵的記憶中,無論是修士、還是傀儡,第一針能面不改色的…無!

此子資質不論,但就這份忍耐之心,就已足以令石兵側目。

他的目光,駭然散去,漸漸多了一絲敬重。

這周明,雖與自己敵對,但…是個漢子!

若非敵對,石兵倒很想與他,真正交個朋友…

「哎…第二針1

這一針,比第一針痛楚增加一成,但寧凡卻連眉頭都不皺,這便是適應。

第三針、第四針…一直到第六針,寧凡都未皺眉,而第七針之際,石兵不免有些緊張。

這一針,將決定刺紋成敗…

「若痛,便叫出來…第七針1

七針落,寧凡的背後,好似多了一塊黑雲圖案的刺青!

而七針之痛,匯聚一處,便是寧凡,都雙目圓睜,青筋浮額!

咬著牙,卻仍未叫喊出來!

不夠,不夠!距離服用第四顆玉皇丹的痛楚,仍差了一些…

嘶!

七針不鳴!

石兵的眼中,敬重之色更濃,這周明的隱忍,絕對在他預象之上!

「繼續刺…不用停1

「好1

此子比自己傀儡之身都能忍耐,自己能忍13針,他忍耐13針,應無問題!

而石兵暗暗尋思,一旦寧凡開始叫痛,則差不多要收尾,若他痛到不忍,則石兵立刻終止最後一筆!

只是石兵萬萬沒料到,這寧凡,應是一聲不吭!

第8針、9針…13針!這已是當年石兵都承受不住之針,但寧凡,周身大汗淋漓,仍不語!

第14針、15針…24針!這已是當年某個驚才絕艷的神魔傳人,方才能忍耐的刺紋之數…但寧凡面色蒼白,仍未停歇!

第25針、26針…31針!寧凡終於周身顫抖,即便他不叫喊,但身體的本能,卻承受不住痛楚…

石兵咽了咽口水…31針!此事若傳上四天,必定引發一陣轟動!能忍耐31針,這周明心志,隱忍如石!

寧凡的脊背上,已經勾刻出數朵黑雲、以及一個山峰之尖!

「好了,31針,已經夠多了,差不多可以…」

「不夠!我要刻…99筆1

「不要胡鬧!你身體已到達極限,若逞強,則肉身可能因痛楚而崩潰…」石兵竟有些擔心寧凡,當真是咄咄怪事。

其態度轉變,落在寧凡眼中,頓時化作一絲古怪之色。

被敵人關心,這種感覺,當真古怪。

「差不多,是服下第四顆玉皇丹的時機了…」寧凡眼中,寒芒一閃!他敢狠,更敢對自己狠!

「讓我看看!玉皇丹可否與魔紋一道…以痛止痛1

第四顆玉皇丹,服下!

而石兵,面色大變!

「什,什麼!刺紋之痛,已然難忍,你竟還服用玉皇丹…你這個瘋子1

「是么1

但藥力一化,寧凡體內仙脈、筋骨開始碎裂、重塑,這痛楚,恰恰與刺紋之痛,抵消!

其煉體境界,更是急遽提升!

「繼續刺1寧凡凜然道!

石兵震動了…這一刻的寧凡,端坐蒲團,但卻給石兵一種衝擊。

心頭竟開始,對寧凡升起一絲畏懼…

不是畏懼黑色月印,而是畏懼…寧凡的狠!

此人為凡人之時,敢入狼王巢穴,引辟脈修士葬身狼王之腹!

此人辟脈之時,敢殺天離長老,融靈之後,敢入妖鬼林,與金丹鬼物爭鋒!

此人未結丹,便敢殺金丹、斬元嬰。此人結嬰后,更在外海魔名驚世!

此人,連自己化神傀儡…都敢擒拿!

石兵深深吸了口氣,他恍然升起一種感覺,若是這寧凡,若刺紋之人是這寧凡…此人,當真有望承受99針之痛,將從未有人勾畫完整的石兵魔紋,徹底勾出!

「我自問見過不少四天俊傑,但似你這般優秀者…罕有1

石兵眼神一肅,長針刺下!

第32針、33針….41針!

第42針、52針…62針!

第72針、82針、92針…98針!

僅剩的玉皇丹,已全部吃完,再難抵消疼痛!

這最後一針,其痛楚,將足以將寧凡肉身撕碎!

在寧凡脊背上,一副黑雲黑霧的魔山刺青,已只差最後一筆!

目光落在這完整的刺青之上,石兵,震驚了!

「怎…怎麼會!石兵魔紋,區區兵階魔紋,但若勾刻99筆,竟然是…傳說中將階第二的失落魔紋…『玄土魔紋』1

將階前三的魔紋,皆失傳…想不到,那所謂失傳的魔紋之一,竟是由兵階晉陞而來!

只差一筆,這以防禦無雙著稱的魔紋,便要蝕刻成功。

但最後一筆,寧凡的狀態,已然接近昏迷。

面無血色,肉身虛幻似崩潰,元嬰都不穩!

但在聽聞石兵的驚呼之後,寧凡眼光一閃!

「刻完最後一筆…兵階魔紋…可入將階?1

「不錯,且還是將階數萬種魔紋中,排名第二的玄土魔紋!若銘刻此魔紋成功,你的肉身防禦,將提升數倍不止1

「好,刺吧1

「可是你的身體已幾乎崩潰…」

「那這樣…又如何1

寧凡眼色血絲密布,但那血絲,卻漸漸消逝,取而代之的,是淡漠如冰的眼神,黑髮變長,左臉妖異紋路,周身泛著黑氣,分明徹底化作了…念魄之身!

「這是!化身!碎虛老怪才可能凝聚的…化身1

石兵大驚,難以置信!

即便是神魔傳人,在碎虛以前,也絕對凝聚不出化身!

這周明什麼來歷!竟然元嬰之時便有…化身!

「如此,便不怕肉身暴散了…刺1黑化的寧凡眼神冷漠,吐字如冰,但卻有一絲不可逼視的威嚴。

「是1

石兵一咬牙,最後一筆,刺下!

在這一刻,寧凡背上的刺青,徹底完整,一副上古魔峰的圖騰,散出滔天魔氣!

而其肉身,根本無法承受那痛楚…玉皇丹耗盡,這最痛一擊,必須自己撐過!

念魄之身,幾乎一個照面,便粉碎成黑霧,而那痛直指心神,逼迫寧凡,令其神識欲碎!

若識碎,則念崩,則道消人亡,則一切的忍耐,都將毀於一旦!

「給我凝!凝!凝1

眼神瘋狂,黑霧,重凝!

當念魄化身重凝一刻,寧凡氣勢沉穩如山!

第一步,他共刺下…99針!是除了石兵魔紋創始者外,第一個忍下劇痛,將此兵階魔紋,生生晉陞為將階第二的人!

「成了!成了1石兵哈哈大笑,能蝕刻出失落魔紋,他為寧凡蝕刻魔紋,真是刻對了!

「不,還沒成!融秘血…激活魔紋1

時光靜靜流逝,一個月轉眼過去。

秘血融入刺青魔紋,使得那黑雲黑山,多了一絲暗紅。

而一個月的激發,寧凡的心神,始終沉浸於一處飄渺的魔霧中。

那處天地,魔霧瀰漫,腳下是看不透的魔淵,天空是一座鎮壓魔淵的黑山,而他,立在黑山之上,試圖征服黑山!

「我為古魔淵鎮淵魔山之山魂…小輩,你不配站在我頭上,滾1

「哼!本尊不僅要站在你頭上,還要征服你!將你這魔紋,激活1

一月後,寧凡猛然睜開雙目,霍然站起,長發飛舞!

一身煉體境界,猛然提升!其周身,魔氣飛騰!

「第三步,成功1

煉體境界,提升!

銀骨第二境,第三境…第四境…巔峰!

距離肉身力敵化神老怪的玉命境…僅有一步之遙!

一拳之力,便是大修士,都難敵!

「此刻我殺項遼,只需…三拳1寧凡眼露霸意!

徐徐,散了威勢。

而其右目只有,一刻黑色土星,徹底凝聚!

神星第一星,為御雷之星!

魔星第一星,為司土之星!

腳踏蓬萊大地,寧凡的心頭,好似有了一種奇異之感…

若他願意,可將這蓬萊仙島的島魂,給抽出!

萬物皆有魂,山有魂,水有魂,星空有魂!

而抽魂…乃是少數碎虛老怪才能施展的秘術,且即便抽,也不過抽些小山小河的魂,用以提升法力…

但寧凡,卻升起一種錯覺…他有辦法,憑司土之星,抽出整片蓬萊仙島的島魂,加持於身!

若如此,其一身土之法力,將提升至一個恐怖境界…

但可惜,其肉身,即便玉命,也承受不住整座仙島的島魂…

散了雜思,他右目土星一閃,探手一爪,朝降下抓去。

抽不了島魂,就抽漠南城千里綠洲的大地之魂!

那一抓,一扯,整片漠南千里的靈氣,立刻崩潰起來!

寧凡手中好似抓住什麼東西,散著一絲厚重、浩渺的氣息,張口一吞,其一身法力,幾乎在一瞬間,彷彿施展了秘法一般,瘋狂提升,幾乎瞬間提升2000甲,已算是…元嬰巔峰!

而其眼神,更是淡漠、滄桑,好似化身成了大地,自古便存在!

「好玄妙的秘術…憑此術,我法力不足之時,可隨意抽魂借法…」

散去大地之魂,漠南千里靈氣,漸漸恢復正常。

而寧凡深深呼出口濁氣,神情清明。

「稍稍調息之後,便開始…採補那茶花女妖、風信女妖!不知她們見我如今修為,會是何等表情…」

漠南大地,靈氣消散,但片刻恢復。

石關之外,蕭萬羅負手踱步,臉色不耐。

他在石關外,已等候兩月,這周明,好大的架子,自己好歹也算半步大修士,便是化神,也該客氣半句,他周明,竟將自己晾著,真是狂妄之輩!

「狂妄之輩,在修真路上,可走不遠1

他暗暗腹誹一句,若非還指望借借寧凡的魔威,震懾震懾外海大勢力,他才不會如此低聲下氣,好似僕人般,在石關外守候寧凡。

但在靈氣異變之時,他蕭萬羅,驚呆了!

他是距離石關最近的元后修士,恐怕是蓬萊仙島唯一一個,感知到那靈氣異變原因之人!

在靈氣消散的一刻,他分明感到,腳下的大地,好似死去一般,失了魂!

而距離石關極近的蕭萬羅,更是升起一種極為荒誕的感覺,好似自己的魂魄,都因為腳踏大地,而要被生生抽了去!

立刻,他所有的不滿,都化作…震撼!

「這,這是…碎虛老怪的『抽魂之術』!這周明,竟在閉關,研究碎虛神通!此人,此人…修界傳說,若有修士能在碎虛之前,明悟抽魂、控虛、化身這三秘術之一,則此生…必入碎虛!且便是成仙,都比常人幾率更高1

蕭萬羅,震驚得說不出話!

但心頭,卻死死認定,即便沒有丹鼎門之危,他蕭萬羅這輩子,也一定要抱緊周明的大腿!

明悟抽魂…此人明悟三秘術之一,碎虛有望啊!成仙有戲啊!

而若蕭萬羅知曉,寧凡更是凝聚化身,三秘術之二,都已掌握…恐怕不僅僅是抱大腿,這心高氣傲的蕭萬羅認寧凡為父,都既有可能…

對寧凡,蕭萬羅的敬畏,終於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比那外海化神、內海七尊…都高!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