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06章元嬰中期!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修士快,但仍慢於化神,而『墨流分神術』,已足以一式重創大修士,瞬殺元后! 劍念不可提升,仍只能瞬殺金丹初期,除非機緣巧合、獲取誅仙劍氣等上古劍氣,否則是無法提升劍識劍念了。 饒是如此,...

良宵之後,二女睡前,淚痕未乾,帶著潮紅的笑容。

若是雙方自願,那麼合歡之事,確實可算是舒適寬心之事。

床下,寧凡披衣起,端坐蒲團。

二女因為採補緣故,跌落至金丹初期法力。而寧凡,身懷93甲的法力,在採補二女之後,提升至135甲!

他沉吟之後,取出27枚金丹道果…金丹道果,對他的提升之力,已大打折扣,但一枚仍能提升一甲法力。而元嬰道果…

目光落在泛著紅紋的道果上,微微火熱。

此道果服下,法力可增加20甲!

這法力,已比元嬰中期更多,而若是成功突破中期,還能提升一些!

自搶奪的丹藥中,尋出一刻四轉丹藥『凝元丹』,服下,寧凡眼露精芒。

這立嬰丹,可提升突破元中的成功率…

他閉目凝重,積蓄著法力,並煉化藥力,感悟著中期瓶頸。

若突破成功…則340歲的元嬰中期,這修鍊速度,應該讓許多太古神魔脈的傳人,汗顏!

丹田之內,元嬰張著小嘴,呼吸吐納,一絲絲天地元力,匯入丹田,沒入元嬰,在這元力滋養下,小小元嬰驟然飛出丹田,化作一個拳頭大孝與寧凡模樣相同的小嬰兒。

元嬰小臉之上,似乎極為吃力,小手掐決,周身形成一個元力漩渦,不斷凝聚元力入體。

在這一過程中,小小元嬰,緩緩增大,並更加凝實。

元嬰初期到中期,修鍊是要將元嬰不斷凝實,並在後期之時,徹底穩固,隨後,開始感悟天地大勢,碎嬰煉神,當元嬰徹底破碎,化作元神,那麼修士,便算是晉階成功,成為跺一跺腳、外海震動的化神修士!

一月中,二女蘇醒之後,不敢打擾寧凡,立刻更衣離去,加入女衛的修鍊。

而寧凡的元嬰,則在一月凝元中,眉眼清晰,甚至長出頭髮,除了容貌稚嫩如嬰孩,幾乎與寧凡毫無差別!

在這一刻,寧凡徹底抓住元嬰中期的瓶頸,收嬰入體,豁然睜開雙目,精光一閃!

「凝1

滾滾的天地元力,立刻沒入其體內,這一刻,寧凡周身氣勢,節節攀升!

在吞服道果之後,本達到182甲法力,但藉由凝元凝嬰,其法力,攀升至190甲!

而當氣勢最盛之時,寧凡豁然站起,千丈宮殿,在其氣勢一震下,粉碎!

更有天劫紅雲,在蓬萊仙島上空,凝聚!

不少修士,立刻意識到,是有人突破了元嬰中期的瓶頸!

無數元嬰老怪散出神念,最終發現,那突破之人,竟是在蓬萊的漠南地界…那裡,是狂魔周明的閉關之處!雖然有人好奇,誰人突破境界,但無人敢擅自前往此處探查!

漠南數萬里地界,皆成為蓬萊魔土!無人敢染指!

一月,周明之名,已響徹外海!十宗之人,無人不知,蓬萊之地,仙府出魔!

而原本欲尋丹鼎門晦氣之人,聽說周明在丹鼎門閉關,哪裡還敢上門尋事…

無人過問…

唯有丹鼎門中,個個修士,驚悸於血色天劫的恐怖天威!化神以前,修士天劫,皆是雷劫,之後才有冥火劫,陰風劫…但從未有什麼修士的雷劫,是紅色…

紅色,代表天怒了…天怒人怨,故為血紅!

在血紅天威之下,一個白衣黑氅的青年,踏天而起,手執同樣血紅的雷霆之鞭,狠狠一抽,將那漫天劫雲,斷碎兩截!

而一道道雷霆,尚未凝聚,便被寧凡一鞭抽碎!

「天劫又如何…吾有雷星,可主雷罰,給我…滅1

數十鞭抽下,天雷,碎!

丹鼎們修士,目瞪口呆,何等猖狂之人,敢向蒼天不敬!此乃,逆修,真魔道!

而寧凡的龐大後宮,千名女子,則個個目光神采飛揚。

因為碎雷撼天的,是她們的主人!

主人元初之時,可殺大修士,一旦突破元中,將是何等厲害!

那天劫剛浮現沒多久,便碎去。

寧凡回到石關,再次閉關調息,十日後,出關!!

在服下四轉『固元丹』之後,元嬰中期的境界,算是徹底穩固,比其他修士,少了數年的固嬰時間。

原本破碎的宮殿,被寧凡揮手以**力,重塑!

宮殿中,他內視己身,除了法力突破190甲,突破元嬰中期,神念則突破元嬰巔峰。

這即是說,單單他的黑衣化身,便擁有了大修士的實力!瞬移速度,比大修士快,但仍慢於化神,而『墨流分神術』,已足以一式重創大修士,瞬殺元后!

劍念不可提升,仍只能瞬殺金丹初期,除非機緣巧合、獲取誅仙劍氣等上古劍氣,否則是無法提升劍識劍念了。

饒是如此,一身戰力提升,也非同小可。

而雷鞭,也成功吸收天劫之力,晉陞為極品上級法寶。

此刻的寧凡再戰項遼,絕對可在滅殺他以後,將其擒拿!其瞬移速度,瞬息兩千里,將成為項遼的噩夢!

「恭喜主人,修為大進,千秋萬載,一統蓬萊1

千名鼎爐,聲音整齊、恭敬。寧家女衛么,寧凡一人之後宮!

如今只有千人,但日後,會有萬人,十萬人,百萬人…

劫掠蒼生,供我一人!

「嗯,你們繼續修鍊,再過十日,便離開此地1

「主人…丹鼎老祖蕭萬羅求見。」冰靈清冷溫柔的聲音,在宮外響起。。

「讓他等1

寧凡沒工夫理會蕭萬羅,以他的心思,自然猜出,蕭萬羅沒有在他閉關一個多月跑路,反留在丹鼎門,等待自己出關,多半是要投靠自己,借自己魔威,在外海繼續立足…

此事,他沒有興趣。比起此事,他更在意其他之事。

他的手上,握著一枚銀光璀璨的繡花針。

此針的來歷,他搜了項家元后的記憶,沒有召出,搜了項遼記憶,只得知此針是其在某次古天庭開啟之時,混入天界外域,偶然獲得的法寶…

此寶,讓寧凡在意,不僅僅因為這繡花針偷襲他人,陰人無敵。

畢竟尋常元嬰,可沒有陰陽鎖這種法寶,擋在元嬰前、抵禦此針,一針偷襲下去,多半要重傷的。

讓寧凡更為在意的,是此針的一絲女子幽香。

這幽香,讓寧凡反覆回憶,最終,卻終於想起,那香氣,為何熟悉…

為何…因為那幽香,分明與女屍之上的味道…如出一轍!

此針,莫非是那女屍生前,用過之物?

女屍與慕微涼,應該有關係…

以寧凡如今實力,仍不足以抗衡女屍,否則倒是可以搜下女屍的記憶,女屍無魂,所以識海不會受損,僅僅是讀取識海殘存的記憶殘片。

等等…女屍無魂!

「難道微涼,是這女屍的…三魂七魄之一1寧凡目光一閃,如此,便可以解釋,為何慕微涼與此屍明明一模一樣,更冥冥有聯繫,但氣息,卻是迥異…因為慕微涼,只是此女三魂七魄之一,所以氣息自然是似是而非的…

若是如此,慕微涼的魂魄未入輪迴,也應與女屍一道,在古天庭飄蕩。

既然出現在妖鬼林,便說明,妖鬼林中,有通往古天庭的通路!

而寧紅紅,吳國修士,卻出現在越國妖鬼林…極可能是在古天庭尋寶之時,死於非命,香魂不隕,卻自某個入口,與慕微涼類似,傳送至了妖鬼林!

有人在越國設妖鬼林養鬼…越國,有通往古天庭的道路!

「古天庭…」

寧凡回憶著老魔的叮囑。

距離古天庭開啟,應還有90年,與涅皇來臨是同時。

涅皇若入古天庭,必定是自魔界入口,但卻放言,還會真身降臨越國…這極可能,是因為越國有古天庭通路,他屆時從此通路降臨…

而冥雀谷為何隕落一隻太古冥雀,會不會是在古天庭中爭鬥而死,恰好自入口墜落,落在越國!

為何瑤池聖女的分身,要在越國,為何老魔身懷通往古天庭的令牌,滯留越國…多半,他曾苦尋救治小梅的方法無果,因為找不到陰陽魔脈的傳人而絕望,生了前往古天庭尋求秘葯的心思…

越國,在雨界,地位應是特殊的!

難怪區區一個金丹修為的南陽子,也能自古天庭混個女屍…以他微末修為,若是雨界的天庭入口,在其他修真國,恐怕他一輩子都趕不去…

重重跡象,令寧凡想通了一些曾經困惑的事情。

雀神子在冥雀谷建立鬼雀宗,是之後的事。

在此之前,有一個大能人物,在冥雀隕落處,養丹魔飼丹,養妖鬼林之鬼,那其中之鬼,有的是鬼雀門人殺人放入,有的…則是死在古天庭之人,魂入妖鬼林,成那大能之人,一人之囚鬼!

妖鬼林,應有九層,前七層在雨界,后兩層…在天庭!

每一屆天庭開啟,那人,都必親自或派人、去古天庭,去第八、第九層妖鬼林…收取飼養成功的真仙級鬼物…

那時的他,說不準會派人探一探丹魔,若發現丹魔異常,自己,多半有麻煩…

還有90年,古天庭開啟,那時的自己,不僅要滅對涅皇,一爭高下,更會冥冥中,得罪一個處心積慮、謀天算地的真仙老怪么…

「真是麻煩…」

手持繡花針,寧凡收了心思。越國,當真是一個渾水之地…是與不是,他日返回越國,一探便知。

將心思理清,他微微舒了口氣,他日若歸吳國,還是將寧紅紅的屍身帶走好了。

此刻,應先繼續提升實力。

想要窺探女屍的記憶,便要有足夠實力,而提升實力最快手段,莫過於,採補二女妖,以及『刺血魔紋』的秘術,提升煉體境界。原本殺戮12嬰,足夠突破銀骨第二境,但如今,多殺了項家17名元嬰,加上玉皇丹,突破銀骨第三境,應無問題。

先煉體,后處理女妖,最後…處理女屍!

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個石偶,屈指一點,化作一尊山嶺石人。

「石兵,秘血我已湊足,你可幫我蝕刻魔紋了。」

「你還沒成為小姐的南塔客卿,我不能為你蝕刻魔紋1石兵拒絕道。

「之後會去1寧凡皺眉。

「…」石兵沉默許久,無奈道。

「但願你是個守信之人!我現在幫你蝕刻魔紋,但再次提醒你,這個過程,會很痛…」

「痛,更好!可以吃這個…」

寧凡一拂袖,一枚玉皇丹,已浮現掌中。

而石兵空洞的雙目,驀然一緊,石臉抽搐…

「你連『仙帝難求』的玉皇丹都有…你究竟,什麼來歷…」

「你無需知曉,蝕刻魔紋即可。」

「那個,你想不想要九界名額…一個修為不到碎虛九重、亦可飛升四天仙界的機會…」石兵小心翼翼,試探性問道。

「哦?有這等名額?」

寧凡大感興趣,對四天秘聞,他倒想了解一二。從石兵口中,無疑能問到常人難知的隱秘。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