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03章小子,你死定了!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色大變! 自己的魔音秘術,最難防禦,卻被眼前瘦弱的青年,輕描淡寫,一字破碎! 那一字,沒有任何手段,僅僅是聲融於天,天融於雷…但這一聲,卻絕非他的秘術可比! 「小子!你是誰!老...

場面寂靜無聲,針落可聞。

冰靈付了錢,帶著眾女在後廂歇下,而後返回。

凌老乾咳幾聲,拍賣繼續…

只是前後對比,在場魔頭們,罕有人再有激動情緒。

融靈修士及部分金丹,嘆息中,拱手離去。

接下來拍賣的,是金丹後期之上的女修,這樣的女修,放在下級修真國,都算是一國霸主,拍賣起來,則是天價,不是尋常修士能參與的。

而一個個元嬰修士,終於摩拳擦掌…接下來的競拍主角,屬於他們!

只是一想到競爭對手中,還有一個深不可測、日御千女的『周明』,一個個老怪便頭皮發麻起來,紛紛心頭祈禱。

但願那周明,看不上這些女修,不再和他們爭搶…

雖然他們也明白,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一個連融靈、連七八歲的小女童都不放過的色中惡鬼,豈會漏下金丹後期之上的鼎爐。

甚至,更有不少老怪暗暗猜測,那周明之所以大殺四方,或者就是想湊錢買女人。過億仙玉,全部砸在女人身上…這周明,修為或許並非外海最高,但這好色之心么…怕是化神修士都拍馬難及…

「這名鼎爐,骨齡200載,金丹後期修為,『奼女命陽』體質,起拍價,10萬仙玉…」

凌老話音剛落,立刻,好似一滴水,滴入沸油之中,引得滿場瘋搶起來!

「11萬1

「老夫出12萬1

「14萬1

「17萬1

「20萬1

「30萬1

「40萬1

價格到了40萬,再也漲不上去了,看似塵埃落定,一名元嬰中期的老怪,自地字廂房飛出,已準備去拍賣台交錢了。

但便在這一刻,一襲白衣的冰靈,靜靜出了房門,淡淡出了聲,讓那元嬰中期老怪,腳步生生釘在天上,面色青紅不定!

「我主人出41萬仙玉…買下此鼎爐,並且主人說了,之後所有金丹後期、巔峰的鼎爐,直接按起拍價的兩倍收購,還請諸位道友,莫要與他相爭。」

一言出,滿場嘩然!

「什,什麼!此人買下了一千鼎爐,竟還有餘財,購買金丹後期、巔峰的鼎爐?要知道,這批鼎爐,可也有數十人,全部兩倍買下,也許數千萬仙玉啊1

「錯不了,此人正是那人1

「不過,那青華子這次可算丟臉了…已經要交錢,卻被人搶去鼎爐,多半心有不滿吧…這青華子,可也是十宗——風劍閣的北閣閣主,平日也算心高氣傲之輩…不知,可會繼續加價,與那人爭氣…」

「青華子恐怕不敢…雖然只是猜測,但萬一那人,正是『周明』,則與之爭氣,好似玩命…」

一個個老怪唏噓不已,在眾人的言語中,青華子目光狠狠落在地字7號房前,咬咬牙,卻是冷哼一聲,返回房中,沒有與寧凡爭鼎爐。

而似默許一般,幾乎所有的元嬰老怪,都保持了沉默。

寧凡算是獅子大開口了,一個人,買斷了所有金丹後期、巔峰的鼎爐,這即是說,此次丹鼎門的拍賣會,元嬰之下鼎爐,皆落入其一人囊中。

不滿…不少老怪都不滿,但一想到『周明』二字,即便只是猜測,只是可能,也沒有人,願意得罪那人…

反倒是三名大修士,竟再次出人意表的奉承起來。

「哈哈,道友當真風雅,為美人一擲千萬仙玉,面不改色,佩服,佩服…」

佩服個鬼…

只是拍馬屁而已吧…

但這人能令大修士,兩度拍馬屁,這太不尋常…

青華子亦是顧及這個,才忍下了氣,忍下眾人嘲笑,返回房中。否則以他的暴脾氣,放在往常,直接拔劍跟寧凡拚命了。

凌老乾笑幾聲,如此一人壟斷拍賣之時,真是前所未有。

他不敢擅決,密語傳音,向暗處的老祖蕭萬羅徵詢意見。

片刻之後,似乎收到了命令,他呵呵一笑,宣佈道,

「經蕭老祖同意,這金丹後期、巔峰鼎爐,共87人,賣給道友,合計5700萬仙玉,道友可付錢領人了…」

「嗯,冰兒,去付錢吧…」

廂房中,傳出一道異常年輕的聲音,淡漠,冰冷!

那種冰冷,絕非偽裝,而是血海中司空見慣的冷漠!

這聲音沒有調動分毫法力,但一響起,所有修士齊齊心頭『咯』一聲,周身一顫。

好深的戾氣!

此人果然是…周明!

冰靈付錢,領87名嬌滴滴的女子去后廂。

一路她都感嘆。這87名女子,放在越國,哪一個都是老祖人物,但在此地,卻可由自家主人一言而決命運,皆成主人之鼎爐…

主人,越來越厲害了呢…

「你們要聽主人的話…」冰靈淡淡道,她雖金丹中期,但這批女修,卻無人敢無視她的話。

「是1

一個個女子,言語恭敬,因為她們都看出來,買下自己等女的魔梟,定是個恐怖之極的存在,能令全場元嬰,一同沉默!能領丹鼎門,為其一人改變拍賣規則!

良久,冰靈返回,拍賣繼續。

場面氣氛極為緊張、尷尬,因為接下來,要拍賣元嬰鼎爐了。

元嬰鼎爐,僅有兩人,不知這『周明』,還會不會搶…

若是他搶,則自己等人,要不要爭…要不要拿命去爭!

但願,他見好就收…但願,但願……

這一定是凌老此生主持的最簡潔的拍賣會了。

在拍賣元嬰鼎爐之前,幾乎都是那神秘人一言而決…

他咽了咽口水,努力平靜下來,呵呵笑道。

「接下來,是諸位道友期待已久的元嬰鼎爐了,這二女,是我丹鼎門50年來,又一批有幸突破元嬰的女修,且都是絕佳的鼎爐體質,起拍價,300萬1

凌老話音剛落,但滿場,卻詭異的寂靜下來,竟沒有一個人競拍!

等…他們在等!等寧凡不要這批鼎爐,他們才敢開口,競價!

「301萬…」但異常年輕的聲音,終於響起。

而所有老怪,紛紛露出失望之極的神情…這色中惡鬼——周明!還是伸手了!

明明只加價1萬仙玉,但這1萬,卻沒有任何老怪,敢逾越!

這一次,就連三個大修士,也笑不出來了,也拍不出馬屁了,一個個唉聲嘆氣。他們,不敢跟寧凡搶鼎爐!但他們真的想要啊,想要啊,等了50年,就等這一次拍賣會了啊!

「這…」凌老苦笑,作為壓軸之物的元嬰鼎爐,竟然才賣…301萬仙玉,這個決定得主的拍賣錘,他是敲,還是不敲…

他不敢決定,甚至暗處的蕭萬羅,都面色愁苦。

周明大哥啊!你行行好啊!你霸道就霸道,殺人就殺人,哥哥你起碼給弟弟我留足夠的跑路費啊!不帶這麼坑人的!堂堂元嬰鼎爐,你就加1萬仙玉…1萬啊!頂個屁用!刨除培養成本,等於說這元嬰鼎爐,一個銅子都沒賺啊!

寂靜,但寂靜中,青年的聲音,在次響起。

「聽說貴派還拍賣了一顆元嬰道果,此道果,我501萬仙玉,要了1

拍賣台上,兩名淡衫的元嬰女子,齊齊美眸一亮。自己二女的買主,竟是個霸道如斯的青年魔頭,一人令群魔不敢出聲!真是讓人…心折!

但其他男魔,則沒有二女的心情。

『噗/暗處,蕭萬羅一口心血噴出,滿麵灰敗。

而便是元嬰閣樓中,不少老怪,都露出嘩然之色!

元嬰道果!這色中惡鬼——周明,還要連道果一起買走!

青華子再也忍不住了,霍地拔劍,幾乎要跟寧凡拚命!

這臉都沒露、就被寧凡一口內定的道果,可是自己宗內化神老祖親口所要之物!

他自己,是來買鼎爐的,鼎爐不要,他認了!但那道果,是老祖要的,老祖是化神,這個面子,周明得給!

但他剛剛拔劍,還沒衝出廂房,丹鼎門,卻來了一批不速之客。

異變,驟起!

黑壓壓的一群人,將丹鼎門圍住!

十七個黑衣人,霍地一聲,沖入了拍賣場!

十七人,俱是元嬰!11名初期,4名中期,1名後期,1名大修士!

立刻便有人認出來,這批人,是外海項家之人!

而隨即更有人想起來,似乎項家老祖的弟弟,某個元嬰老怪,就是死於周明之手,是那悲催12元嬰的其中之一…

這批人,是來找周明尋仇的?

不,不像…這批人的目光,齊齊瞪視凌老!

他們不知周明在此,估計以為周明殺人越貨后,跑路了,是星夜來蓬萊找丹鼎門問罪的。

不過這問罪,多半也只是借口,項家老祖——大修士項遼,是想憑此借口,端了丹鼎門,將丹鼎門拍賣會攪黃,鼎爐搶走,道果也搶走!

「『凌鬼哭』!叫蕭萬羅出來,你,不夠資格!老夫弟弟死在你丹鼎門的殺人區,殊為可恨…你丹鼎門,需要負責!賠償1

「項老祖,息怒,我家老祖…」凌老賠笑。

「滾1項遼冷哼一聲,聲融於天,一聲冷哼,竟震得凌老連退十餘步,方才穩住身形,牽動傷勢,一口鮮血噴出!

「老夫再說一遍,『凌鬼哭』!你,不夠格!區區下級修真國的小派之人,當年殺我項家之人,這筆帳,若非看在蕭萬羅的面上,老夫早活剮了你!蕭萬羅,出來1

項遼絕想不到,『周明』在此。

而蕭萬羅此刻正氣怒攻心、咳血,昏迷過去,哪有心思,應付項遼。

蕭萬羅沒有出來,丹鼎門正副門主,齊齊賠笑出來,但那項遼眼色一沉,終於不耐。

「蕭萬羅!老夫讓你滾出來,你,沒聽到么!好,很好!諸位朋友,抱歉打擾你們拍賣了…今日我項家,要踏平丹鼎門!魔音術,『烏江一怒』1

項遼白髮蒼蒼,虎背熊腰,一拍胸口,雙目圓睜,好似一道人間帝王,窮途末路,衝冠一怒!

那一怒,加持於聲融於天的神通,而隨即,那吼聲便化作音波類的法術,席捲向正副門主!

嬰級上品法術,魔音類法術,烏江一怒!

一怒之吼,一震之下,化作實質的烏黑光暈,轟在正副門主身上,兩名元嬰初期,一個照面,被生生轟飛!重傷!

那音波,席捲向凌老,但這一刻,一道白衣黑氅的身影,卻輕飄飄,出了廂房,灰光一閃,已瞬移至凌老身前,至淡淡道,「碎1

一字出,晴天生雷!雷鳴回蕩下,那魔音法術的烏黑光圈,立刻一層層碎裂,而碎裂至項遼身前時,化作驚雷炸開,在項遼心頭狠狠一震,悶哼一聲,連退數步,方才穩住身形,面色大變!

自己的魔音秘術,最難防禦,卻被眼前瘦弱的青年,輕描淡寫,一字破碎!

那一字,沒有任何手段,僅僅是聲融於天,天融於雷…但這一聲,卻絕非他的秘術可比!

「小子!你是誰!老子與丹鼎門的事,你也敢插手!你可知我項家,在外海有何等地位!區區元嬰初期,敢來管我項家之事,學人仗義,你算什麼東西!你,死定了1

那項遼眼露陰沉,意欲殺人立威!

「說吧!你究竟姓甚名誰!若你無讓老夫忌憚的背景,那麼…可以死了1

「是么…」寧凡露出譏諷之色。

他救人,與仗義無關,更非給丹鼎門臉面。

而項遼,在其眼中,什麼也不算!

「我叫,周明1

周明!

周明!!

周明!!!

這二字,好似平地生雷,在項遼識海,狠狠一震,令其一臉狂妄,立刻變作心驚膽寒!

此人,竟是周明!

難道是那殺害自己弟弟、殺戮大修士的狂魔周明!

錯不了!此人一身戾氣,如此強烈,血腥未乾!手段超群,眼神冷漠,偏偏修為…初期!

怎會如此!

「多謝1凌老對青年抱拳,萬萬沒想到,這素不相識的青年,會救自己。

「客氣了,鬼雀宗消失已久的…哭尊…凌鬼哭1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