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02章日御千女?!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能敗大修士,完全是兩個概念! 此人有底牌,堪比化神全力出手的底牌! 能在無盡海修鍊到如今地步,沒有笨蛋,羅非也不笨,只是在豪賭,拿性命賭寧凡的過億仙玉。 而他,賭輸了… ...

這一定是丹鼎門最為蕭條的一次拍賣會。

石城之中,那金塔之中,原本可容萬修的拍賣場,今日卻只坐了兩千人。

空蕩蕩的氣氛,略略有些尷尬。

而主持拍賣會的,是一個銀袍拍賣師,姓凌,人稱凌老。

元嬰中期修為,可為一國元老,但在無盡海,這修為做拍賣師,極為正常。

每一屆拍賣會,丹鼎門都會拍賣數以百計的融靈、金丹鼎爐,當然,真正會引發爭搶的,是元嬰期鼎爐。

元嬰鼎爐,便是化神魔頭,都為之心動,更何談元嬰老怪。

沒有夠資格的拍賣師坐鎮,局面難以安生。

一層融靈,二層金丹,三層元嬰。

第三層之上,寧凡偕同二女,坐在地字7閣中,透著珠簾及陣光,俯視下方的拍賣台。

殺戮如此之多,其周明之名,恐怕要不了多久,便要響徹無盡海。

但好在無人見過其容貌,而無盡海百萬修士,叫周明的何止千百人,故而竟無人知曉,其為殺戮大修士的狠人。

但凡進入劍念範圍、探查其容貌之人…都已死在死荒丘!

沒有刻意隱藏身份,亦未刻意暴露。

也許有人能憑蛛絲馬跡,猜到其為周明,但那又如何…外海,無敵!

「主人,聽說這丹鼎門鼎爐,一個個姿容不凡呢,便是融靈、金丹期鼎爐,也不乏美女,主人獲得如此巨額仙玉,要不要全買下來,收入宮牆,好似那凡間帝王,立三千嬪妃呢?」

月靈一面為寧凡奉茶,一面諫道。

「不必了,元嬰鼎爐即可,金丹女修,即便採補,也提升不了半甲法力,在我結嬰之後,無論與金丹女修採補、雙修,效果都大打折扣。如此,倒不如節省些陽精,花在元嬰女修身上。」

《陰陽變》,以男女合歡大道修鍊,固然以雙修為道、採補為術。自不可能要求修鍊者保持童子身,但若修鍊者過渡縱色,日御千女,陽精之損,對修鍊卻有妨礙,所謂過猶不及,便是如此。

「那主人和我們姐妹雙修,豈不是極為浪費?」

「那倒不會,你們的技巧,還是很讓我滿意的。」寧凡笑泯清茶。

姐姐冰靈俏臉一紅,10日前酒樓**的場面,泛起回憶。

而妹妹冰靈,則輕輕哼了一聲,好似嚶嚀,極盡嫵媚…

「那主人,要不要在這裡,再和我們姐妹…**一刻呢…」

「今天不是時候,有人在看…」

寧凡收了笑容,眼神一寒,墨色劍念狠狠一震,立刻,天字3間房中,共三名大修士級別的人物,悶哼一聲,吐出一口鮮血,眼露震驚!

是他,果然是他!他…就是周明!就是一人之力,屠殺無數的魔頭!

第三層有百間房,但這一次,只坐了70餘名元嬰,而這些元嬰中,唯有三個大修士,在被寧凡震傷之後,識破了寧凡身份!

三人沒說什麼,但幾乎立刻確定下一件事…一旦寧凡看中哪個鼎爐,自己三人,即便是死,也不可與之競拍!而若是自己競拍的鼎爐,被寧凡看上,喊了價…三人絕不再爭!

他們不是傻子,一個憑空現身的魔頭,周明!此人不掩姓名,可謂膽大,亦可謂自負橫行無阻。

此人能殺12元嬰,其中3名後期,1名大修士!且那大修士,還是紫符門的客卿長老…「血中客」羅非!

羅非…在外海,也算頗負盛名了,曾經也是個殺人無算的魔君,便是化神,也輕易不惹此人。在投靠紫符門、成為客卿長老后,有了化神靠山,此人更是橫行無忌。

三名大修士,一人略遜羅非,一人與羅非持平,一人稍勝羅非。

但便是稍勝羅非之人,也絕對在百招之內,敗不了羅非。即便取勝,也根本無法斬殺羅非。

羅非打不過,還不能跑么?

大修士若肉身粉碎,元嬰瞬移速度,提升一小境界,便唯有化神,才能捉住!

此人能殺大修士,與能敗大修士,完全是兩個概念!

此人有底牌,堪比化神全力出手的底牌!

能在無盡海修鍊到如今地步,沒有笨蛋,羅非也不笨,只是在豪賭,拿性命賭寧凡的過億仙玉。

而他,賭輸了…

震懾的三名大修士,寧凡收起寒芒,默然不語。

丹鼎門,終究只是元后坐鎮的門派,能培養的元嬰鼎爐有限。

除了丹鼎門,外海還有數個勢力,有元嬰鼎爐販賣,當然,甚至有碧瑤仙島這個純女修的宗門…

碧瑤宗,此宗之內,加上宗主,應有數位元嬰女子…但寧凡沒有立刻去搶。

一宗女修,在魔道眼中,為極品鼎爐,但能在外海與諸魔修相安無事,便說明問題。

未必沒有化神修士,闖過宗門,只是此宗底蘊,必然不凡,能讓群魔不敢染指此宗。

憑石兵,劫掠碧瑤宗…成算不大。劫掠十宗級別的宗門,危險不小,若碧瑤宗還有底面以下的第二位化神修士,則九死一生。將所有籌碼,壓在石兵上,不符合寧凡性格,除非寧凡本人也有力敵化神的實力,否則他不會去十宗踢宗,頂多強搶十宗落單長老。

「我與化神,差距仍大,只能戰3息…」回憶起與石兵一戰,寧凡默然。

若非有洛幽相助,寧凡憑自己,也只能抽取一絲陰陽之力,以重傷為代價,以傷換傷,方能真正重創到化神…

定天之術,悼亡之術…這二術,便是洛幽都未曾耳聞。看起來,她獲得那囚封傀儡控制權的秘術,也是偶然了。

這秘術,洛幽自然傳給寧凡,有此秘術,寧凡再遇到法寶傀儡,即便對方是化神傀儡,也可搶奪控制權,一念生殺!

加上當年洛幽送給寧凡的口訣,加上當年的香火一劍,寧凡著實欠了此女不少人情。

回報此女的方法,只有一個…早日突破陰陽變第三層,開啟法寶玄陰界!

鼎爐…寧凡需要大量鼎爐!

在凌老乾咳一聲后,滿場肅靜,拍賣開始。

「拍賣的規矩,老夫就不多贅述了,只說一點,本次拍賣會,只會拍賣金丹後期以上的鼎爐,金丹後期以下,直接明碼標價出售。融靈期鼎爐,一律5000仙玉起價,金丹初期,5萬起價…好了,下面拍賣開始,首先是金丹後期以下鼎爐,共1079人,將依次上台,需要的朋友,直接上台付錢,領人1

凌老一聲落,立刻,滿場嘩然!

往年的丹鼎門,絕不會出售融靈鼎爐,畢竟在蓬萊島這種靈氣濃郁處,將融靈女修秘法提升至金丹,要不了多少年,一旦提升,則價格立即翻上十倍。

但這一次,丹鼎門卻連融靈鼎爐都拿出來賣,好似要清空家當…跑路…

為什麼跑路,明白人一想,便心中瞭然,冷笑不已。

那狂魔周明,一人滅三千金丹,十二元嬰,將外海大多數勢力都得罪,估計這丹鼎門老祖,賣空鼎爐后,不是捲鋪蓋離開外海,返回修國,便是去內海避禍…

不過這樣也好,眾多魔修買不起金丹鼎爐的,倒可直接領走一名融靈女修,採補之後,亦是美事…

在凌老一聲之後,立刻有一名名嬌滴滴的女子,身穿同一的薄衫,隱隱露出其中抹胸褻褲,風情萬種,個個姿容清秀不俗。

玉台很大,很納千人,千名俏生生的女子,有熟美風韻之女,亦有情竇初開的少女,甚至還有女童,以滿足各個層面的修士需要…

女子身前,皆懸名牌,不僅標註姓名、修為、骨齡,更有序號、價格、是否擁有特殊鼎爐體質,看中哪個,上拍賣台付錢領人吧。

「嘶!這個3號,雖是融靈,但這模樣,真是絕世仙子!我看這個買回去,倒不用當鼎爐,直接當夫人,日日翻雲覆雨,真是快活啊1

「我喜歡11號,嘿嘿,這小腳,這腿…」

「嗯,105號不錯,金丹初期,假陰之體,對老夫修鍊倒是有幫助…」

「那755號,竟然是千年一遇的『名器』…嘖嘖,雖說採補沒什麼用,但做起來,可是曲徑通幽、欲仙欲死1

一陣陣議論聲起,評頭論足、調笑淫褻。

一道道**裸的目光、神念,在一個個登台的女子身上刮過。那目光,就好似寧凡少年時期,在凝碧山時常見到的…狼!

但千名鼎爐女子,不愧是從小養大的職業鼎爐,有臉紅,有不喜,有委屈,有難受,但沒有任何人,發出一句怨言,斥責窺探她們的魔修。

她們不會反抗購買她們的主人…自小便被這麼灌輸著。

寧凡微微閉上眼,這群金丹後期以下的女子,對他無用,他不準備購買。

而他自沒有心情,去可憐這千名女子,即將落入陌生魔頭的魔爪,不少都可能被採補的一滴不剩,死於非命。幸運的,或許能留作姬妾,活下去,但等待她們的,多半也是日日床底之辱了。

她們是不幸的,但世間不幸,還少么…

沒有實力,便沒有尊嚴…這便是修界的現實。

月靈乖乖沉默,只是目光落在眾女身上,微微不忍,好似回憶起當年在極陰門度過的年華。

而冰靈,平日的冷靜,都看不到。此刻的她,好似回憶起幼年的屈辱…曾有一次,一個喝醉的融靈長老,進入自己房間,意圖…那時的自己,無法反抗,但好在有路過執事弟子,攔下那長老,否則…

如今,台上的女子,亦是要淪落到這般命運,不少魔頭,已嘿嘿邪笑,付了錢,準備擁美在懷…

「主人,可不可以把她們都買下來1冰靈忽然站起,跪倒在寧凡面前,目光從未有過的認真。

有人這麼說過,平日處處委屈、忍讓的人,一旦強硬起來,會固執到讓人害怕。

冰靈跪在寧凡面前,讓寧凡眉頭一皺。

他又不是善人,何必救下這批女子,雖說採補一個,好歹能增加一星半點的法力,但採補女人,不要時間么?一千個女人,一人採補一次,要花多久?

「姐姐,你何苦…」月靈有些怕,如今的寧凡很厲害,她雖傾慕寧凡,但自問自己姐妹的地位,還沒到左右寧凡主意的地步。

這不是當年那個純情少年…這是一個300歲的真正老魔了…

冰靈好不容易,才得到寧凡一次寵幸,若因此惹惱寧凡,豈不…失策…

「妹妹,你忘了我們當年…如何屈辱、小心的生活么…」冰靈咬唇,她怕寧凡,如今寧凡戾氣未散,僅僅站在寧凡身邊,她都會怕。

「姐姐…」月靈咬牙,心頭一軟,亦起身跪倒,「主人,請原諒姐姐頂撞之罪…」

「你確定要買她們…這些女子加起來,起碼要3000萬仙玉…」寧凡搖搖頭,卻並未動怒。

「三千萬…」冰靈俏臉一白,這麼多仙玉,便是剷平越國,都湊不出的…她並不知,寧凡身上有多少錢,但即便寧凡有這麼多錢,平心而論,為了寧凡著想,將錢花在『無用之人』身上,不值。

「傻丫頭,起來吧…你去把所有女人,都給我買下來1

「是,婢子知道了…等等,主人你說什麼!你真的願意救她們1冰靈美眸忽然一閃,神采奕奕。

「願意,不然你又是跪,又是哭,我頭疼。不過你要聽清楚,我不是救她們,我買了她們,她們便是我鼎爐,可任我採補,你可明白?」

寧凡微笑抹去冰靈淚水。

「明白!她們能給主人寵幸,是她們福分1冰靈使勁點點頭。

「福分,你這丫頭,真是看得起我,好了,不說笑了,說正事…」寧凡笑容一手,正色。

「反正鼎爐環,有的是位置,且這些女子個個都是絕佳鼎爐,只不過修為尚低而已。買下她們,並不虧,故而我才願意買的。且若她們個個突破元嬰,則我採補之後,突破化神都綽綽有餘,當然,那不切實際,讓她們突破元嬰期,恐怕是多年以後了…買下她們,可以,但我要給你一個任務…在鼎爐環中,督促這些女子修鍊,若我日後受傷,採補一二,總是用得上的…你可願意1

「婢子願意!婢子必定為主人,訓練一支女修魔衛!請主人為這支魔衛賜名1

「魔衛?還賜名?」寧凡啞然失笑,揉揉冰靈的秀髮。他可沒打算將這批女人,訓練成戰力。賜名什麼的,大可不必,他的雷鞭都還沒想名字…名字有必要麼?

「快去吧,這些仙玉,你拿著,下去,把這些女人,統統給我買下來,令至后廂,待結束之後,再去領齲若遲了,這些魔修的臟手,可就把寧某的鼎爐,給弄髒了1

「是1

冰靈不及細想,持著儲物袋,匆匆出了廂房。並一句嬌軟的話語,惹得全場肅靜。

「這裡1079名鼎爐…我主人,全要了1

滿場死寂!

那些已經交過錢、準備領人的魔修,更是面露難看之色!

什麼人,這麼霸道,這麼饑渴難耐,一個人,要一千個女人伺候,他玩的過來么!

但當目光匯聚,發現出聲之人,竟是來自第三層時,所有融靈、金丹魔頭,紛紛閉嘴。

竟是元嬰老怪看上了這批女人?!

元嬰老怪要這批最高才金丹中期的女修,幹什麼?幹麼?干?

只是,無人敢質疑元嬰老怪的威信…即便出聲的,僅是一個金丹中期女子,但這女子從第三層而來,自然是某個元嬰老怪的侍妾。

她的手中,一個儲物袋,其中裝的,定有數千萬仙玉了!

什麼級別的元嬰老怪,一個人,能拿出數千萬仙玉,買盡千名鼎爐…難道是,元嬰後期修士?

一想到這個可能,所有融靈、金丹魔修,立刻乖乖閉嘴。

不滿,怨恨,但無人敢把表情,掛在臉上。

沒那個實力,就千萬別和元嬰…搶女人!

腹誹,所有人都在腹誹。

那買下所有鼎爐之人,定是個苦修千年的元后修士,饑渴到一次要上千名女子…他已經饑渴瘋了,誰跟他搶女人,誰死!

「呵呵,道友果然是性情中人,佩服,佩服…」

出聲稱讚的,竟是天字房中,三名大修士!

甚至這些大修士話語中,對那購買鼎爐之人,還有一絲溢於言表的…討好!

此人,究竟什麼身份!

難道是…

那個令兩千里荒漠變成血色的…周明!

嘶!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所有魔修,都內心狂跳起來!

而那淡然走來的白衣女子——冰靈,即便姿容絕世,竟無一人敢在其嬌軀上多看一眼。

周明!周明!周明!!

此人的女人,誰敢搶,誰敢看!

甚至數個饑渴難耐、剛剛摸了鼎爐小手之魔修,一猜出寧凡身份之後,立刻仙玉都不要,面色大變,對寧凡廂房方向一抱拳,匆匆離席而去,並一離開丹鼎門后,連蓬萊禁空的命令都不顧,拚命飛遁、離開蓬萊!

那是一種威,一種讓在場所有人生不起反抗之心的魔威!甚至這威,比傳說中的化神之威,更可怕!

化神他們沒見過,但周明…但凡來到丹鼎門的修士,在經過死荒丘時,全部看到,那綿延兩千里的荒漠血海…那一日葬送三千金丹、十二元嬰的…衝天戾氣!

外海要大亂,要變天!

因為外海,出了個…周明!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