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01章血海煉魔紋!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君聽聞此事,不知是否會…膽寒! 至於得罪外海勢力?怕什麼。外海有哪一個勢力,如今可傷到寧凡?若是真有某個化神,追擊寧凡,寧凡倒很樂意…反殺一下! 「石兵,做得不錯…」他不吝稱讚。...

死荒丘,一片血漠,沙粒染腥。

元嬰後期的神念,可覆蓋兩千里,而死荒丘兩千里內,好似一點墨色,在長空點開。

但凡有人闖入神念範圍之內,立刻被劍念攻擊,金丹初期,一入即死。中期之上,可擋劍念,但一入一種,立刻有一青年墨影,瞬息而來,揮手將入念者滅去。

好似這兩千里墨色長空,是他的領地,誰入誰死。

來丹鼎門的,都為購買鼎爐,自沒有良善之輩,其中大多數人,都禍害過無數低階女修,甚至凡人女子。

在外海修鍊多年,這些人也見過不少大風大浪,但似眼前這般恐怖情景,皆是頭一次見到。

死荒丘,殺人奪寶…每一個踏足此地的修士,都有了準備,不是殺人,便是被殺…

但當真見到一個魔頭,已一人之力,殺戮數千金丹、11名元嬰之時,他們驚懼連連!

一列列沙駱,遠遠停留在死荒丘兩千裡外,除非那人離開死荒丘,否則無人敢入。

對那殺人奪寶者,諸魔修只知叫做周明,其他之事,一概不知!

「本尊周明,在此殺人,不想死的,給我滾1

這聲音,好似有一道魔力,在晴空迴旋,分明是聲融於天!

甚至比元嬰後期的修士,所融之聲,更有威力!

一個個原本準備進入丹鼎門、淘換幾個美女的老怪,紛紛面色大變!

「此人是元嬰巔峰,大修士!難怪敢坐鎮死荒丘,以一人之力,絞殺數千金丹,11元嬰1

「大修士周明!如此凶魔,卻從未聽聞,難道是內海出來的魔頭1

「聽說內海有一周家…難道是,那周家之人1

「嘖嘖嘖,不知…但此人殺戮如此多的高手,所獲身家,恐怕甚巨…只怕一身仙玉,已過億1

「若殺了此人,我等可平分過億仙玉!但,此人…不可招惹啊1

一個個老怪,面露凝重,便是元嬰老怪,也不敢輕易入界了。

甚至,有數個元后修士,望著長空墨影,個個頭皮發麻。

而一名大修士,眉頭深皺…眼中有貪念,有忌憚…

在他之前,已有11名元嬰,心生貪念,入墨影,試圖奪那周明的過億仙玉,但結果,卻各個身死於墨影之中。

過億仙玉,唯有化神修士才可能擁有…面對如此龐大的仙玉,即便化神在此,也要稍稍動心。

他名羅非,是大修士,是紫符門的客卿長老,他,亦難不動心!

聽說自己門中一個外門金丹長老,被墨影之魔殺死了…但區區金丹,根本不值得大修士的他涉險。

但若是過億仙玉呢…

不知道那周明,殺了11元嬰后,有沒有…元嬰道果!

過億仙玉,元嬰道果!

這周明,膽大妄為,冒著得罪外海的風險,大開殺戒…他以為他是化神修士么!

若他是化神,在外海縱然殺戮再多,十宗也會警告,不會責難。

但若不是化神,身懷過億仙玉,行走無盡海,無異於自尋死路!

「哼!縱然你是內海魔頭,是內海七尊——『周尊』的後輩,但在外海行兇,老夫可不怕你的背景!雨殿與內海曾有約定,內海化神,不可離開海域…哼!殺了你,奪了過億仙玉,縱然有周家大修士追殺,老夫何懼!隨便躲一個懸空島,憑如此大量的仙玉,購買丹藥、鼎爐,老夫今生,化神有望1

他眼中貪念萌芽一生,立刻,發芽成長,化作魔念,將心佔據!

那周明,墨影掠過之時,他驚鴻一瞥!此人分明是元初修士!不過是戰力驚人,堪比大修士!

他堪比大修士,但自己…是真正的大修士!

「哼!你的仙玉,老夫要了1

他遁光一閃,傲然瞬入墨影之中,大手一抓,立刻,一片片劍念墨影,開始崩潰!

「周明!你膽敢殺戮我紫符門長老,可知罪1

「罪?什麼罪?外海殺人,有罪?」

灰光一閃,一道白衣黑氅的身影飄出,正是寧凡!

羅非神念一掃,再次確認寧凡不過元初修為後,對殺死寧凡的把握,已有9成!

元嬰初期,不知死活,敢肆意殺人…這種人,十宗不知殺了多少!

羅非修魔一千四百年,手上人命無數,方才走到這一步。

他雖確信自己可殺寧凡,但寧凡的眼神,卻太過從容。

自己可是大修士…他不怕么!

「紫符門?有意思,我殺了紫符門金丹長老,此宗必追究於我,但我相信,若我殺了此宗大修士長老,此宗,卻不敢追究於我…即便是此宗化神初期的老祖,也會對我忌憚極深…石兵,你說可是?」

「不錯,這無盡海外海,殺金丹是罪,殺元嬰是雄,若能殺大修士,必有擊傷化神的實力,沒有任何化神,願意招惹這種敵人…」

這應答之聲,聲調生澀,好似傀儡所言。

自寧凡身旁的空氣傳出,但任羅非神念橫掃,都感知不出,那裡有人隱匿。

立刻,他的心頭,升起一絲膽顫心驚!

能屏蔽他感知之人,難道是,隱匿化神!

這周明,身旁有化神跟隨!難怪敢肆意殺戮!

有化神跟隨,莫說在此殺人奪寶,縱然在外海肆掠,有誰敢惹!

「這是第12個元嬰了,應該足夠…石兵,殺了他,取他元嬰,留他全屍…」寧凡淡漠道。

「是1

一尊山嶺巨人,在寧凡身旁浮現,青石之身,左臉烙印著黑色月牙。

隨即,一道大修士凄厲的慘叫聲,讓墨影之外的一座座沙駱修士,紛紛駭然失色!

「什!什麼!這慘叫,不會錯!是剛剛進入墨影的紫符門客卿…羅非!難道他,也遇害了1

「羅非可是大修士啊!怎會死1

「誰進去看看…」

誰會傻到進去看看?

一個個魔修,好似木偶,怔住,根本不敢入墨影一看。

而甚至不少本欲購買鼎爐、突破瓶頸的修士,一個個吞咽口水,匆匆離去。

丹鼎門,拍賣會,他們不願再參加!

這短短兩千里的死荒丘,好似一道牆,將他們與丹鼎門,隔開!

歷屆丹鼎拍賣會,數十年一開,每屆都有近萬魔修參與…

但這一屆,參與之人,被寧凡殺了一半,逃了三成…只剩兩成…

死荒丘,寧凡收了劍念,散了墨影,而石兵,則化作石偶,被其攝在手中。

「12個元嬰,夠了…應足以突破銀骨第二境…『刺血魔紋』…這種提升煉體境界的秘術,果然不俗…至於這數千金丹的屍身、屍氣,則是吞噬血食、修鍊屍魔錄的好材料…殺人奪寶,不僅有仙玉,更能提升煉體境界、妖功魔功…這種事,也唯有在無盡海這種特殊之地,才能妄為,若是在八百修真國,我這般肆意殺戮,多半被雨界通緝、碎虛滅去…」

寧凡將滿地屍身血海,姑且收入鼎爐環。

縱身一躍,返回沙駱,乘沙駱與冰月二女,悠然駛向遠方綠洲,入丹鼎門。

從石兵口中,他套問出突破煉體境界的秘術。

而那秘術,需要大量『秘血』,在身體勾勒魔紋…秘血,必須是金丹修士的金丹、元嬰修士的元嬰、化神修士的元神,以秘法煉化以後,熔煉成一滴滴『秘血』。

原本正愁從何處弄到大量金丹、元嬰,熔煉秘血,幸好丹鼎門外,有這麼一處妙地,可殺人,可奪寶。

3711名金丹,12名元嬰…金丹、元嬰已足夠,仙玉更是過億,連寧凡自己都懶得去數,多半已身懷一億三千萬左右。丹藥、法寶、功法,更是不計其數,金丹道果,都斬出27個,元嬰道果,遺憾,沒有。

一日,寧凡幾乎滅去整整一個中級修真國的修士!

若晉君聽聞此事,不知是否會…膽寒!

至於得罪外海勢力?怕什麼。外海有哪一個勢力,如今可傷到寧凡?若是真有某個化神,追擊寧凡,寧凡倒很樂意…反殺一下!

「石兵,做得不錯…」他不吝稱讚。

「哼!記得你答應過我的事1石偶冷哼一聲。

「秘血勾刻魔紋,應勾刻哪個魔紋…」

「我只會三種『上古魔紋』,大日魔紋,冰冥魔紋,都是不錯的選擇,是將階魔紋,不過你屍脈魔功是土系,只能退而求其次,勾刻與我類似的石兵魔紋,只是兵階…」

「嗯?將階,兵階?」寧凡眼前,浮現出鯉伴妖將。

「妖族魔族,與修士不同,以軍治族,元嬰為兵,化神為將,煉虛為帥…碎虛為皇…太高階的魔紋,我不會,我的製作,僅僅是為了守護小姐,對戰鬥以外的事,了解很少…」

「是么,到時候勾刻魔紋,就有勞你指點了。」

「哼!你只要遵守約定,我自幫你勾刻魔紋,不過提醒你,勾刻魔紋,可是很痛的1

「痛?我喜歡…那個,正愁沒辦法吃呢。」

沙駱之上,寧凡周身戾氣衝天,他一日滅國,殺戮太多,傷了天和。

但他的心,毫無動遙若他修為低些,可能反被其他人殺死、奪寶,連傷天和的機會都沒有。

這裡是無盡海,是修墳,自願入墳的修士,皆有殺人與被殺的覺悟…

不敢入修墳,就早早滾吧。

丹鼎門,石關。

蕭萬羅面如死灰。

他確實在自己地盤劃出一片地域,稱在此可殺人奪寶,但真會在此殺人奪寶的,大多是金丹,最多不過元嬰……

一般殺人的,都是錢財不夠,冒險孤注一擲之輩。

似這周明,一人殺戮如山似海,根本不正常!

不僅僅是為了謀財…畢竟再瘋癲的修士,也不會為了財,殺戮如此之多,將整片外海…得罪!

此人或許有大修士實力,可縱橫外海。

此人亦或許會被某個外海化神,斬殺。

但這一切,都不是蕭萬羅關心的。

他此刻,心中只有一種苦澀的念頭。

「完了,完了…丹鼎門,怕是惹禍了…」

是惹禍了,惹大禍了!

那周明,殺人殺得開心,但其殺人之地,可是丹鼎門許諾的殺人區!

若外海無數勢力,無法剿滅周明泄憤,則多半會來尋蕭萬羅的麻煩。

11名元嬰,3名是後期,這得捅多大的簍子!

若死去元嬰皆是散修也罷,其中兩名後期,都大勢力的頭頭,雖不是十宗那種龐然大物,也並非丹鼎門可惹…

這些勢力,會來尋他蕭萬羅…泄憤!

「怎麼辦,你說,怎麼辦1

蕭萬羅對著門主大吼,堂堂元嬰初期的門主,卻只能低頭挨罵。

這一刻,另一名元嬰初期——副門主又惶急而來。

「大…大事不好了,又有一名元嬰…死了1

「什,什麼!那周明還沒收手!還在用我丹鼎門的名頭殺人!說,他殺的是哪宗高手!是初期,還是中期…」

「呃,這…」副門主露出懼怕之色。

「不要支支吾吾!難道是…元后修士1蕭萬羅暗暗吸了口氣,那周明已殺了四名後期修士么!

「不,不是…這一次,是紫符門的…」

「什麼!紫符門!十宗之一的紫符門!他殺了紫符門的後期1蕭萬羅心頭咯一下,完了…

在自己許諾的殺人區,殺戮紫符門的元后修士,不論周明怎麼樣,自己算是要得罪紫符門化神老祖了…

「不,不是…」副門主搖頭。

「不是什麼!難道那被殺的元后修士,不是紫符門的1蕭萬羅眼神一亮,升起一絲希望。

「不,是紫符門的,但不是元后,是…大修士!是『血中客』羅非」

「什麼!大…大修士也被殺了1

轟隆一聲,一道晴天霹靂,在蕭萬羅腦海炸開。

這下,完了…

此次,周明必定魔名轟動外海,甚至,化神老怪都未必敢對付此人

但這丹鼎門,怕是要替周明,承擔承擔殺人的後果了

所有的怒氣,不敢朝周明發泄,那麼便會朝丹鼎門發泄!

他蕭萬羅,只怕難逃一死!

「他周明殺人奪寶,老子為什麼要替人受死!賊老天,你他娘跟我開的什麼玩笑1

『噗』地一聲,蕭萬羅鮮血狂噴。

真是流年不利,流到家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