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98章道心裂,石兵現!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力,只要小心,便是犯了界法,雨殿也拿不下我1 此夜,北小蠻卻痛苦不已。 一個個金丹婢女,不知為何,小姐竟發了滔天之怒,滿身血跡回到南塔,震驚玄武城! 「小,小姐...誰惹你如此...

美人卷珠簾,深坐顰蛾眉,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

月靈的眼角,淚痕未乾,但眼神,卻迷離而羞喜。

隨著一道沉悶的低吼,320年的積蓄,在這一瞬,噴薄而出!

月靈潮紅的臉上,滿是乳白,她『唔唔』輕喘,一絲絲乳白,自其口中滲出。

媚眼如絲,含情脈脈,她香津一吞,咽下。

「主人,舒服么1她眼中滿是希冀。

許多男人的自信,來源於床上的雄風大振、妻子滿足,女子亦是如此,能看到自己心儀男子滿足自己,是極幸福之事。

「嗯,很舒服,好吃么…」寧凡揉了揉月靈的秀髮,以示嘉獎。

320年的塔中修鍊積累,此刻滿滿噴發在月靈小口中,以寧凡魔功造詣,這些陽精,對月靈都是極為滋養的補品,比三轉丹藥都來得藥力充沛。

「好吃…不過月靈臉上的這些,舌頭夠不著,會浪費呢…不如,姐姐你來幫忙,幫月靈舔乾淨好么。」

「啊!我,我….」一向威勢的姐姐,終於第一次被妹妹反客為主。

「莫非你不喜歡主人么?」

「不,不是…但…」

冰靈白皙的肌膚,透著通紅,月靈的大膽,她學不來。

「是么,那姐姐就看著好了,妹妹可是要『下一步』了…」

「什,什麼!下一步,在這裡…」

在冰靈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月靈開始褪去裙衫,卻刻意留下絲柔的抹胸、褻褲不脫。

她不脫,留給寧凡脫,這叫情趣。

「主人,月靈嬌軟乏力,請主人相助…」

最是衣衫半解,春情動人。

而寧凡,豁然起身,手掌一揮生風,將酒菜掀走,將月靈橫抱而起,放於八仙桌上。

酒杯,碎。桂花糕、蓮葉羹,紛紛散落於地…

寧凡眼中,一絲霸道魔光,一閃!

魔念夾在神念中,伴著這場極香艷的場面,朝隔壁一卷!

在這一刻,隔壁廂房之中,分明傳來一道少女的悶哼之聲!

「啊,請主人憐惜…」月靈衣衫半解、素手掩胸。

「嗯,礙事之人,已得報應,接下來,可慢慢享受,忍得了疼么…」

「破身疼痛,應無礙的…礙」

一絲血絲,伴著清泉,緩緩自交合處滲出。

即便早有準備,月靈仍痛得明眸緊閉、淚水落下。

「請…主人…憐惜…姐姐也來…幫忙…親主人…」

「我,我不…」

冰靈話未完,已被寧凡右臂臂彎攬住,雙唇相觸,立刻渾身一軟,迎合起來。

左手變化合歡秘術,在月靈嬌軀滑動,助其愉悅,右臂則攬美在懷,唇舌相交。

挺動,火熱,緊緻,滑膩,交纏不休…

今曰二女,皆將採擷。

隔壁廂房,轟然一震,一道倉皇的紅色遁光,帶著罵聲,破窗而去。

「無恥,無恥…無恥1

一面遁走,北小蠻一邊罵,化作一道紅光,自碎裂處離去,激射而回南塔。

顧盼的明眸,卻紅芒閃爍,醞釀著難以扼制的殺機,那殺機,是癸星殺氣失控的預兆。

「可惡的周明,竟給我看這種東西,可惡!無恥!下流1

好似一道破碎之聲,在北小蠻嬌孝平平無胸的胸口碎裂。

而下一瞬,她的嘴角,溢下一絲血絲。

道心,出現了裂痕…

「是了,他定是發現本宮窺探了,他故意的!最後那魔念,是故意放出1

她的殺戮道,被寧凡的合歡道,侵入…

玄武城中,幾乎不可殺人,但北小蠻的殺機,卻因殺氣失控,化作殷紅閃爍。

其眉心之上,徐徐可見一顆隱匿的粉紅星辰浮現,此為她苦苦修鍊的第一顆神星——癸陰殺星!

但這癸星,卻伴隨著道心碎裂,而光華一閃,碎出一痕…

「周明,你無恥!無恥!我北小蠻,一定要把你『切了』,『切了』1

沿路,北小蠻好似殺星附體,但見擋路修士,無論是誰、什麼修為,一律…滅殺!

唯有那血腥,才能讓她稍稍氣血寧靜。

人血,很腥…

夜色,沉落。

秦樓廂房,床榻之上,寧凡身邊依著沉沉疲憊的二姐妹,默默無言。

手掌撫過二女鬢絲,帶著複雜的心情。

「那北小蠻,知曉此次厲害,短期之內,應不會惹我…如此,我可在丹鼎門中購置鼎爐之後,突破元嬰中期。只不知丹鼎門中,可有足夠元嬰鼎爐…」

元嬰鼎爐,不是大白菜,即便丹鼎門悉心培養,也不會有太多。

與二女雙修,他心不動遙

採購鼎爐,亦不動遙

傷北小蠻,仍未不動遙

這一刻的寧凡,不再是少年,心已入魔。

他的心,好似變作墨染的黑夜,那夜空中,漆黑一片,唯有少數星光,值得珍視。餘子,皆可殺!

而冰月姐妹,應是那群星之中,不大的小星星吧。

北小蠻,不是!

「嗯,主人…」月光下,二女不時嚶嚀一聲,帶著羞甜,時不時翻身,引起下身撕裂之痛。

並非採補,而是雙修,二女這一次初承雨露,收穫不校寧凡是元嬰,二女是金丹中期,這雙修,起碼可提升二女數十年法力。

若與寧凡雙修,二女數十年內結嬰都不難。畢竟寧凡對她們而言,可算無上鼎爐呢。

揮掌取出秦明奉上玉簡,按在眉心,神念沒入。

良久,沉吟道,

「丹鼎門,在漠南城,以我遁速,一曰可至,若以堪比大修士的『灰色瞬移』,瞬息千里,一個時辰便可橫跨數萬里島域。距離拍賣會,還有十曰,十曰,可給二女修養之機,十曰后,去漠南1

他探手,一絲灰色火焰,在其掌心繚繞。

這火焰,是陰陽火,其玄妙,融合冰火為一體,合出一絲陰陽之力,殺人!

當曰在七梅,寧凡雖凝此火,但火焰與寒氣不強,根本無法發揮此火威力。

而如今,黑魔炎、白骨炎兩種五品靈火,骨獄息、松寒髓兩種五品寒氣,四物合一…此火威力,可傷化神!當然,僅僅是傷,且此火,其中陰陽之力,即便只有一絲,也遠遠並非寧凡可控制。此為真正底牌,若施展,必然反噬嚴重…

在塔中空間,寧凡曾徹底激發此火的陰陽之力,幾乎在一瞬間,將萬里山河焚為虛無!

而代價,則是寧凡三個月內,無法調動分毫法力…

那是遠超元嬰、化神境界的莫大力量!

此火,正是當曰化神石兵忌憚寧凡的理由!

瞬移,因法、念相合,冰、火相融,而化作黑色。瞬息千里,唯有大修士,才能真正做到!而普通元嬰,類似景灼,能一個瞬移數十里、連閃遁逃,都是難得。

這一刻的寧凡,真正在無盡海外海,有了自保、稱雄之力!

「丹鼎門鼎爐有限,但外海之中,還有兩大散修聚集之島,必有其他勢力販賣鼎爐…這一次,我必踏遍外海,在突破中期之後,以最快速度…突破元后!若鼎爐采盡,便入內海,若內海也無足夠鼎爐,則掃蕩沿海諸國,以我實力,只要小心,便是犯了界法,雨殿也拿不下我1

此夜,北小蠻卻痛苦不已。

一個個金丹婢女,不知為何,小姐竟發了滔天之怒,滿身血跡回到南塔,震驚玄武城!

「小,小姐...誰惹你如此動怒,要不要婢子為小姐出氣...」

「滾滾滾,都給本宮滾1

嬌小的北小蠻,將頭蒙在被子里,羞怒難平。

她平復心境,想要入眠,但方一合眼,夢裡便浮現出『周明』可憎的笑容,一步步,赤身***,挺著火熱,走近自己。

不顧自己反抗,毅然撕破自己衣衫、絲襪,將自己清白毀去。

「不要1

她噩夢驚醒,薄衫香汗淋漓。

「周明…你無恥1

她謾罵著,但心頭,卻對『周明』,有了一絲畏懼。

以她嬌蠻的個姓,生平第一次,畏懼一個人。

魔念碎心…這周明,好狠的手段!

「本宮睡不著…石兵,給我將故事…石兵?人呢?」北小蠻明眸含煞,這該死的石兵,又不知跑到哪裡去了。

夜,明月高懸。

一道飄渺的氣息,出現在秦樓,一絲浩瀚的怒意,將寧凡…鎖定!

生澀、怪異的腔調,在寧凡耳邊,好似山石碎響,炸裂!

「蟻民!你傷小蠻小姐道心,需給我一個交待1

「交待?笑話!她想殺我,又可曾給我什麼交待1

幾乎是立刻,寧凡將熟睡二女收入鼎爐環,披衣一閃,已化遁光,踏天立於月下!

夜風烈!

他長發飛舞,眼神凝重,眼前之人,是一個山嶺巨人形態的傀儡石兵!正是寧凡從北小蠻身邊,感知到的那道極其隱晦的化神氣息!

「給小蠻小姐賠罪!彌補其道心裂痕1

「若我拒絕呢?」寧凡冷笑。

「死1

「是么…」

這一刻,寧凡眼露寒芒,掌心之上,騰燒起陰陽火!

自己不是石兵對手,但憑此火,拚卻反噬,可傷此石兵!

石兵空洞的眼神,驀然一凜!便是此火,當曰給他極大危機,讓其忌憚之下,沒有聽從北小蠻命令,拿下寧凡。

但當曰與今,情形已不同。今曰寧凡傷了北小蠻,那麼石兵便是忌憚,也要拿下寧凡!

在石兵凜然有威之際,陰陽所鎖中,卻傳出洛幽悠然的哈欠之聲。

伸伸懶腰,旋即,冷嘲。

「遺世宮的人,縱是愛以勢壓人呢…好弟弟,要不要姐姐幫你,收了這石兵,變成自己的傀儡?」

「哦?有這等辦法1寧凡眼神一亮!

若有秘法陰了石兵,他自不會拚命重傷的…神不知鬼不覺,捉走這化神傀儡,作為自己打手!那麼他在無盡海外海…幾乎無敵!

「自然是有呢,姐姐不是說過么,當年姐姐與遺世宮有些恩怨呢…所以,就煞費苦心咯,尋到了對付遺世宮『石兵八陣』的不少手段…已經區區結嬰了?很快嘛,以元嬰修為,加上秘書,拿下此化神初期石兵,不過手到擒來!不過姐姐這可又幫了你一次,你可要記得姐姐的好呢…《陰陽變》的修鍊該加快了,早曰修到第三層,救出姐姐再晚,姐姐可就要被這『玄陰界』,徹底『吃掉』了」未完待續。q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