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96章丹鼎門,拍賣會

作者:我是墨水  |  更新時間:2013-11-03 20:50  |  字數:4030字

斬殺阿大,寧凡體內生出三道灰妖印。.

斬殺鷹鶴,三道灰妖印破碎,體內生出一道紫色妖印。

鷹鶴的妖印,寧凡可碎,但此紫色妖印,不可碎…

按寧凡推斷,此印多半是化神修士所種…看起來,自己殺戮鷹鶴之後,怕是仍要陷入封妖殿的重重追殺。

這便是恩怨,冤冤相報,永無終結,除非有一曰…寧凡踏平封妖殿!

「我雖碎不了此印,想憑此印追我,卻更不可能。」

將此紫色妖印逼入彌天舍利中,那追蹤探查之感,也便無了。

知曉自己殺阿二、阿三的,只有鷹鶴、阿大。

知曉自己殺鷹鶴、阿大的,除了北小蠻,已無活口。

北小蠻對自己敵意莫測,但終歸不敢違背遺世宮規矩,泄露自己信息。如此,事情回到原點,封妖殿對自己的了解,多半只有姓周,甚至連容貌,都未必知。

至於那些圍觀元嬰,寧凡毫無憐憫。

明知鷹鶴與寧凡厲害,受傷還不逃,甘於冒險,不是傻子,就是…想在附近,趁兩個高手兩敗俱傷,撈點好處。

若寧凡與鷹鶴兩敗俱傷,恐怕那些圍觀者,會立刻出手,毫不顧忌二人身份,殺之!

這便是無盡海的生存法則…所以,寧凡亦無需留情。

想憑壽命苦修,積攢足夠甲子法力晉級,根本不可能。化神的萬甲法力,需要60萬年的苦修,但化神,只有5000歲陽壽…每一個化神,都是在血海之中,殺出自己的道路。自然,這裡說的是散修,而不是那些大勢力的宗門子弟。

得不到的,唯有搶,搶不到的,唯有強搶!

若寧凡老老實實煉丹,也能煉製不少四五轉丹藥賣錢,但自然沒有殺人取玉這般錢來得快。

蓬萊仙島,他一道遁光,肆無忌憚在空中飛行。

唯有元嬰,才能在島上飛遁,他,可以。

客樓之中,搖身降下身影,出現在景灼的房中。

景灼正等待,見寧凡歸來,哈哈一笑,看起來,寧凡去殺鷹鶴,雖不知是否殺死,但多半是勝了。

只是這笑容,在感知到寧凡一身戾氣之後,赫然一驚!

殺人之後,身上會帶血氣,但唯有斬殺元嬰,才會留下戾氣,因為傷了天和。而若是斬殺化神,則會留下煞氣,因為能殺化神者,皆是凶魔!

殺一元嬰,雖有戾氣,但正逢海風季節,一路風吹,也該消散了。

戾氣不散,無疑說明…寧凡出門的短短時間內,所殺之元嬰,不止一人!

「寧道友,你的戾氣好重…」

「嗯,8名元嬰的姓命,確實不輕。」

「什…什麼!8名元嬰!」景灼面色大變,從寧凡出門,到返回,並未太久…竟殺了8人!且俱是元嬰!

他終究是下級修真國出身,在越國,元嬰修士,是無上存在。

他一路跟隨,見過寧凡殺屍魔,在大晉殺數嬰,但那都是苦戰。

此刻寧凡站在他身前,仍是法力充盈的狀態,卻殺了8名元嬰…這無疑說明,尋常元嬰在寧凡手中,連還手之力都沒有!

而那鷹鶴,多半,也死了…

只是殺8人,寧凡的眼中竟淡漠如許,平靜無波,這冷漠,給了景灼一絲陌生,與熟悉。

陌生的,是寧凡的改變。

熟悉的,是這目光,往往唯有中級修真國的元嬰魔梟,才能擁有!

「此子已不是剛修魔的小輩…無論是年紀,還是修為,都是絕世魔頭的水準,加上此子心細如髮,狡詐多詭,放在尋常中級修真國,都是一國霸主…似那大晉的晉君,都沒有資格,與此子爭鋒…呼,幸好當年,我在神算老人手中,多算了一卦,沒有得罪此子,否則…」

否則會如何,景灼可以想像,自己,便是紫陰老魔的下場,便是鷹鶴的下場。

「景灼道友,快些回越國吧,寧某得罪封妖殿,怕是這外海,要因寧某一人,亂了!」

「呵呵,老夫如今,是一刻也不願在這無盡海多呆了,多呆一分,都有身死他鄉的可能。」

「嗯,這個儲物袋,你留下,待你回到越國,寧某隻有一個要求。惹寧某至親之人者,殺!」

隨意將一個元嬰修士的儲物袋,交給景灼,其中有一件極品下級法寶,數件上品巔峰法寶。

神念一掃儲物袋,景灼大喜過望,立刻收起,對寧凡鄭重保證道,

「寧道友放心!只要有景某人在越國一天,再無天道宗之流,敢在越國撒野!」

景灼知道,以寧凡魔道已成的心姓,給自己好處,要的便是一個承諾。

見景灼承諾,寧凡點點頭,似想起什麼,補充道,

「記得景道友身上,有一道青鸞火子火…」

「不錯!此火是老夫金丹之時,遊歷諸國,偶然獲得。若寧道友需要,老夫這便可逼出此火,送給道友!」

逼出子火,景灼修為必定損失不少,但面對如今的寧凡,他自不敢拒絕什麼。

但寧凡卻搖搖頭,心思一動,屈指一彈,彈出一道黑魔炎的子火。

青鸞火,地脈排名第8,黑魔炎,卻是第7!

此火給景灼,一為彌補起損失修為,二,則有更深遠的原因。

「這子火,你拿著,然後宣稱,越國之中,鬼雀葯尊韓元極的黑魔炎,不過是一道子火,越國之中,沒有地脈妖火。」

「這?是!」

景灼何等心姓,接過此火,立刻明白寧凡意思。

在大晉之時,曾有化神妖將,派出茶花女,只為搜尋黑魔炎這龍火化龍。地脈妖火,名列五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