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95章嬰劍四劍,恐怖實力!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勢珠,即便如此,仍是一個不慎,身受重傷!這踏天九步,雖然是嬰級初級劍術,但若是不知情的元嬰對上,初期,必死!中期,必重傷!後期,一個不慎,亦是重傷!除非是元嬰巔峰的大修士,可從天地感悟一絲『勢』,加之...

「內海周家…哼,老夫恰好蒙尊主恩賜,得此寶,對付的,便是周家之人1

鷹鶴緩緩收了駭然之色,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尊巴掌大的金獸銅塑。

那金獸,破舊古老,狼身獨角,模樣渾似亂古記憶之中,一種上古異獸。

雷獸!

此金獸,無疑是除小山之外…另一件古妖祭器!

「扶鸞術,雷神臨1

鷹鶴一指打在金獸之上,那金獸立刻滴溜溜飛起,在其周身盤旋,一抹抹金光,灑在鷹鶴身上,帶著一絲滄桑驚人的氣息!

那金光、氣息,彷彿專門…防禦雷霆!

寧凡不言不語,再一鞭,抽在日離劍上,這一次,一絲紅雷借法寶心神聯繫,轟向鷹鶴,但在其丹田一閃,便立刻被金獸之光,迫出體外,滋滋聲響中,消散於海霧之中。

而鷹鶴大手一抓,已將日離劍、金印攝回,眼露森然。

「周明!你的法寶,對老子無效了1

「是么…不愧是元嬰後期,想憑此鞭直接抽死你,還真是小瞧你了…扶鸞術,那秘術,是古妖祭器的真正驅使方法么…」

寧凡目光一閃,雷鞭散作縷縷紅雷,沒入眉心消失。

此雷鞭,他尚未命名,模仿自仙寶打神鞭,憑雷霆天劫鎖嬰的神通,可抽寶殺嬰!並專抽太古神魔脈!

憑此鞭,元嬰中期修士,一旦施展法寶攻他,他可直接一鞭抽殺敵人,端的是厲害!

聽鷹鶴所言,內海周家,似乎有類似的雷霆秘術呢…

只是鷹鶴未免太猖狂了,以為擋下雷鞭,便能穩殺自己么?

新神兵,雷鞭。只是寧凡在遺世塔中,新增加的其中一個對敵手段。

即便沒有此手段,他還有數種手段,可殺後期!

在寧凡收起雷鞭的一刻,他的眼神,變了!

一絲雨意,化作劍氣,在其眼中,一閃!

風起蓬萊,又是海中升霧的季節。

寧凡神情淡漠,黑髮飛舞,一步步,踏向鷹鶴!

每一步,都盪起一圈圈的天地波紋。

每一步,都好似踏在鷹鶴老人的道心之上!

這是一種勢…在這一刻,千里之內,空氣好似沉悶,期待一場暴雨傾盆!

無雨…此為劍式,名為無雨之劍!

內海周家?封妖殿?這些東西,寧凡不問,殺了鷹鶴,搜魂滅憶,自然全部知曉!

在鷹鶴看來,寧凡終究只是元嬰初期,即便是周家修士,但周家最擅長的雷霆秘術,被自己雷獸法寶所克,如此,則寧凡根本沒有什麼好畏懼的!

但此刻,鷹鶴髮現,自己錯的離譜!

自己對寧凡實力的評估,錯得太多!

寧凡踏天一步,好似要將鷹鶴的道心給…踏碎!

三步之後,鷹鶴面色蒼白,氣血已亂!

五步之後,鷹鶴法力難凝,竟感覺一絲難以呼吸。

八步之後,鷹鶴心中警兆大起,在他的眼中,一步步走來的寧凡,好似變作了一柄劍!一柄懸於天地,寸寸逼近的血劍!

他立刻意識到,這寧凡,竟是在區區踏步之時,施展了某種…劍術!劍融天元,分明是…嬰級劍術!

一旦寧凡踏下第九步,則每一步的氣勢疊加,將化作一道絕殺之劍,斬殺自己!

「好詭異的劍術!無劍卻可斬敵1

鷹鶴大手一揮,毫不猶豫一指日離劍,擋在胸前,便在這一刻,寧凡,踏下了第九步!

這一刻,寧凡眼神似劍,殺氣一動,目光一揚,一股蒼茫的雨勢之劍,伴著千里之內的茫茫血雨,落下!

血紅之雨,滴滴化劍,千里之內,儘是…血色劍芒!

「嬰劍一式,『踏天九步』1

隨著寧凡一言出,所有血劍好似飛蝗一般,刺向鷹鶴!

那情形,就好似一個蠅蟲,落入池塘,立刻引得池塘中無數小魚,cho水般蜂擁、爭搶!

極品初級法寶,日離劍!幾乎在一個照面,被那無窮的血色劍芒,斬碎!

鷹鶴眼角一縮!此劍術可碎極品初級法寶,無疑說明,憑此劍殺戮元嬰初期修士,易如反掌!

「不可能!周家從無劍修!此人怎習得如此劍術!一劍誅元嬰…便是中期,都難以抵擋1

他露出瘋狂之色,在此祭起小山之印,擋在身前,又一指點在小獸之上,護在身後。

極品初級法寶,擋不住此劍,中級,又如何!

但讓他始料不及的事情,出現了!

一道道血色劍芒,竟憑空越過兩件法寶的防護,好似鬼物穿牆一般,直接穿過,雨點般,刺入鷹鶴體內!

此劍,本不是有形之物,而是以天地大勢,融雨之神意,創出的無雨之劍,並再此之上,在踏天九步之後,將大勢壓迫成劍!此非法力之劍,亦非神念之劍,而是類似陣法攻擊的…大勢之劍!

劍氣入體,鷹鶴方才意識到這一點,但…為時已晚!

中劍入體,血色在其體內肆虐,將臟腑、經脈一一斬裂,並襲向丹田元嬰!

只一息,鷹鶴已然重傷,並瘋狂吐血!

他面色蒼白如紙,但眼光一狠,張口吐出一個紅色圓珠!

此珠名為亂勢珠!專為破除化級大陣而用!一顆寶珠炸開,便可亂天地大勢,即便是化級下品大陣,也能震碎!

大勢之劍,寶物難防,但此物,可碎劍!

只是此物珍貴無比,一顆便可賣百萬仙玉,為求保命,鷹鶴著實無可奈何!!

「碎!碎!給老子碎1

亂勢珠,碎!

一股逆亂之力,長空炸開,並在大勢缺口,好似撕開白紙一般,沿著一條裂痕,在千里之內狠狠一撕,將天地大勢,一霎撕碎!

大勢亂,劍芒搖擺間,暴散…

寧凡目光微動,不愧是元嬰後期,竟有如此寶物在身,連天地大勢都能破上一時半刻。

只是,鷹鶴雖擋下這踏天九步的劍術,模樣,卻是太過狼狽。

碎了日離劍,棄了亂勢珠,即便如此,仍是一個不慎,身受重傷!這踏天九步,雖然是嬰級初級劍術,但若是不知情的元嬰對上,初期,必死!中期,必重傷!後期,一個不慎,亦是重傷!除非是元嬰巔峰的大修士,可從天地感悟一絲『勢』,加之於身,否則,絕對無法無傷受劍!

反觀寧凡,這踏天九步,幾乎沒有動用他一絲法力…此劍,是借勢,借天地大勢,他仍是全盛姿態。

而至此,鷹鶴雖還未死,仍有一搏之力,但對寧凡,算是怕到了骨子裡…自己壓根不是普通後期啊,在內海後期之中,都算佼佼者,但在寧凡區區初期巔峰的修士手中,竟毫無還手之力。

這便是說,莫看寧凡境界不高,但戰力,已可比巔峰大修士!

「亂勢珠,老夫還有幾顆!周明,老夫這便走,終生再不與你為敵,請你看在封妖殿面子上,放老夫離去1

他藏起眼中厲色,抱拳,便要瞬移而去。

在他看來,寧凡殺他不難,但沒有一照面滅他,便是留情之意。

「哼?周家修士又如何?仍是懼怕封妖殿的,這周明,不敢殺我!待老夫返回殿中,請數個大修士助陣,必能斬殺此人,以報此恨1

鷹鶴卻不知,他徹底想錯了。

是,寧凡可以揮手殺他,但目前而止,都還沒用真正的殺手。但絕不是怕了封妖殿…而是拿鷹鶴,試招!試驗自己在遺世塔中,感悟的新手段,如何!

鷹鶴在他眼中,不過是家畜一般,必殺之,而殺之前,只有試招的價值!

在遺世塔中,寧凡將自創的無雨之劍、融靈劍氣化劍為火、金丹劍氣白骨如山,加以改動,憑突破元嬰后對天地元力的感悟,將三種劍術,改良成三道嬰級劍氣!此為嬰劍三劍,加上本是嬰級的畫心一劍,為『嬰劍四劍』!

見只配給自己試招的鷹鶴,竟想落跑,寧凡眼中浮現出譏諷之色,

「周某讓你走了么!嬰劍二式1

一指,按在眉心!

星光之中,斬離在手!

劍動,元力動!隨著斬離劍在空中劃過弧度,千里之內,元力逆亂,而正準備借天地元力瞬移逃遁的鷹鶴,其瞬移,被生生中止!

「周明!老夫是封妖殿之人,你敢殺我!且莫說你敢不敢,你,殺得了老夫么!老夫卻是不如你,但蒙尊主厚賜,一身法寶,永遠不是你外海修士可以想象1

「聒噪!火湮,雷滅,葉缺,山裂,冰絕…嬰劍三式,元劍1

每一字劍訣,都引動一行之力!

此劍自化劍為火而生,但非僅火可未劍,天地五行,皆可為劍!

斬離之上,五行之力化做一層濃白的元力。

第一劍,為勢劍!

第二劍,為元劍!

隔空一劍,千海洋,被一劍斬出一道千里溝壑!

那元氣劍芒,千丈之廣,刺耳的劍鳴之中,已不可想象的速度,斬在鷹鶴身上!

這一劍,為嬰級中級劍術,元嬰中期之下,一劍可斬!若未重傷,鷹鶴尚可抵擋一二,但重傷之下,更大意以為寧凡不敢斬殺自己,而生生受了此劍!

他還來不及反應,已被元劍入體,元嬰幾乎粉碎!

必死之際,脖頸之上系的一塊金牌,化金光破碎,一股好似寂滅的法力,在其周身一震,竟將足以斬滅元嬰中期的元劍劍芒震碎。

然而鷹鶴卻根本沒有半分僥倖,只有駭然!

「元力之劍!唯有大修士才能憑對天地元力的深刻感悟,凝元為劍!此人有此手段,我怎是對手!若非尊主賜下的『免死金牌』,起了效果,我…已死1

這金牌,可擋一次大修士必殺…用過之後,鷹鶴幾乎再無手段,防禦寧凡!

「嗯?這一劍都未殺你,如此,只有第三劍…」

「什麼!你還有第三劍1

鷹鶴,怕了!

第一劍,為勢劍!嬰級下品!

第二劍,為元劍!嬰級中品!

第三劍,雖不知是什麼劍,但必定至少是…嬰級上品!

「必須逃!必須賭一把,施展我未完成的秘術1

鷹鶴一面調動元力、瞬移逃遁,一面十指掐決,眼露瘋狂!

寧凡的戰力,堪比大修士,不會錯!自己萬萬不是對手,若不拼一次,施展此術,唯有必死!

此術未完成,若失敗,自己會直接術式反噬而死,但左右是死,不如一搏!

指訣動,妖術生!

卻見兩具妖屍,自鷹鶴體內,分離而出,一為百丈鷹屍,一為百丈鶴屍!

他不要命般噴出一口口精血,瘋狂掐決,一絲奇異的感應,在他與二屍之間,升起!

「妖術,融屍術1

精血幾乎噴盡,一切都在一搏!

他一狠之下,將識海斬碎,分成三份,分別沒入兩具妖屍之中。

此術不成,則他識海碎,身死法滅!

卻見絕望之際,兩具死去已久的元嬰妖屍,齊齊睜開滄桑的雙目。

妖光之中,紛紛化作人形,一個鷹袍,一個鶴氅,分立於鷹鶴身旁,赫然竟是兩具元嬰後期的煉屍!

說是煉屍,又有不對,這種手段,是將識海剝離,融入妖屍識海,並藉以奪舍,這二屍一人,三名後期,從此刻起,都是鷹鶴!

三屍成,鷹鶴露出狂笑,信心大漲,不再瞬移逃跑!

「成了!哈哈!這十人九死的融屍術,老夫竟然僥倖成功!哈哈,果然天不亡我!從今日起,老夫便是一體三身,三身皆是元嬰後期,便是大修士,都可一戰!周明!你受死吧1

千里之外,圍觀修士紛紛駭然!

這種奪舍妖屍之後,本體還在的法術,實在是他們生平僅見!

若是有人氣運逆天,以元嬰後期修士,融出數十個後期妖屍,恐怕便是化神初期的老怪,都要退避鋒芒!

這便是封妖殿最恐怖的法術…

這便是他們飼養兇狠妖獸的原因!

這些元嬰老怪,在這一刻,對內海封妖殿的忌憚,幾乎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寧凡不是鷹鶴之敵。

他戰力再高,終究只是初期,但對方,如今可是三名後期!

三人合力,可不是簡單的加法,融妖術三體一心,配合天衣無縫,大修士也要退避!!

但寧凡,仍是默然。

斬離一抖之下,化作白骨巨劍的形態,而他,巨劍一震!

雷星閃爍,巨劍來勢如山。

而寧凡巨劍一挺,好似化作一道劍光,以凌空之勢,驚鴻一閃!

只瞬息間,那劍光在長空拖著長尾,仍未散逸,群嬰更未反應過來,但寧凡,已立在鷹鶴三人之後,輕輕一抖巨劍。

劍上,血落!

白骨虛影,暗含虛影化劍的妙理。此劍,自丹級劍術演變。

一劍,需要將一身氣力,凝於雙腳,踏空一躍,化作至快至利的劍力。

「嬰劍三式,影劍…此劍幾乎將我氣力耗損一空,除非我突破銀骨第二境,否則倒是不能多用…且這三具後期屍身,可惜了…」

寧凡淡漠之聲剛落,鷹鶴、二屍體,轟然暴成血霧,竟在那驚鴻一閃間,已被寧凡快若無影的巨劍,瞬斬千百次。

嬰級上品劍術,一擊,用盡所有氣力…但威力,驚人!

殺人,收寶!

鷹鶴昏迷的元嬰,則被寧凡擒入手中,封入儲物袋。

將鷹鶴儲物袋收起,寧凡收起斬離,目光一寒。

「圍觀元嬰,一人百萬仙玉,並讓周某種下念禁,否則…死1

「什…什麼!我等只是外海散修,與封妖殿無關,為何要搶我等仙玉1

「種下念禁!即便你是大修士,也不可隨意在外海橫行、欺凌散修,須知…」

「聒噪1

寧凡周身盪起灰色元氣,閃爍灰色瞬移,瞬息千里,出現在那反駁的元嬰身前,大手一拍,那元嬰初期修士,面色大變,來不及逃遁,已被寧凡一掌拍在天靈,掌力一吐,肉身一震,化作血霧,只剩驚恐的元嬰!

「原來爾等,只是散修,我還以為,是宗門修士,故而手軟了…既是散修,爾等,可以死了1

寧凡周身暴散,化作墨色劍念,一卷!

下一刻,剩下5名受傷元嬰,齊齊慘呼一聲,被劍念入體,絞碎元嬰而死,但肉身,卻被寧凡保留下來。

若是宗門修士,往往都有命牌,寧凡也不想肆意殺人,惹化神追殺,搶一番即可。

但若只是散修…殺便殺了,無盡海的散修,無不是手染血腥之輩,你勢大,他便是散修,你勢弱,他便是…修匪,反殺於你!

魔道成,寧凡的性格,冷漠更深。

鷹鶴、阿大儲物袋,加上6名元嬰儲物袋,應有近2000萬仙玉呢。

這是『修墳』無盡海的生存之道。

或是宗門庇護,或是奪寶殺人!

敢進入無盡海,作為散修,便要有所覺悟!

但殺罷所有人,寧凡仍未離去,淡漠的眼神一抬,望向天空一朵流雲,冷笑。

「北小姐,好興緻,在此看周某殺人么?」

「哎呀,好可怕的殺氣呢…」雲朵之後,一個紅衣紅絲、龍女髻的嬌小少女,顯現而出,美眸莫名,望著寧凡。

「不錯,殺人乾淨利落,沒有一絲猶豫…怎麼樣,要不要做本宮婢子?哎呦,這殺氣,難不成,想在此連本宮,一併殺了?」

「呵呵,周某可沒自大到,能在化神傀儡的守護下,殺一個天之嬌女…告辭1

寧凡灰光一閃,瞬移離去。

而北小蠻,美眸之中,紅光一閃,舔了舔舌頭。

「好美味的殺氣…若是吃了此人…我的癸星殺氣,便可…」

「小蠻小姐,不可招惹此人1一旁,化神修為的山嶺石兵,浮現而出。

「哼,區區一個劣等魔脈,雖然在初期有巔峰戰力,但殺了也無妨吧1

「不…此人,給我一種危險的感覺…他還有手段,未用…一旦施展,便是我,也無十成手段自保。」

「嗯?有這等事?難道本宮,小瞧此人了?應該不會吧,便是強大魔脈傳人,在元嬰初期,也難以抗衡化神呢…此人,難道可以?」

瞬移而出,立在蓬萊仙島,寧凡眼露寒光。

「此女對我,動了殺意,即便很淡…不過此女,倒是一個好鼎爐,若能暗中收服此女,我可憑她身份,隨意進出遺世塔,並將這蓬萊,變成我在外海的領地…若是沒有那個化神石兵,此女不難捉…」

入塔前,他可殺中期,離塔后,他可戰大修士!

而這話,從前的寧凡,說不出。

但以入魔為代價,不斬心魔,如今的寧凡,性格已冷。

既心入魔,便要做,無上魔君!

即便自污,即便入魔,也要達成,心中執念!

只為心頭一點執念席捲無盡海,採補天下,又如何!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