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94章這是什麼法寶!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鷹鶴老人面色陰沉,一指阿大,令道, 「你上,試試這周明底細1 「長老,我…」這一刻,阿大竟遲疑,哪有之前半點渴望滅殺寧凡的自信! 「此寶賜你,可夠1鷹鶴掏出一物,遞給...

灰妖印,竟碎了!

蓬萊之外,流雲之上,鷹鶴原本微眯的雙目,驀然一驚!

「不可能!老夫種於景灼體內的秘法氣營—灰妖印,化神之下,無人可解!怎會碎!難道是化神修士,幫景灼解開的?!不可能,蓬萊仙島之上,僅有一個化神,坐鎮遺世宮…難道是,那位化神!不對!若是化神解印,以化神老怪的強橫,我根本無法察覺…不是化神!是誰1

「長老,出了何事?可是周明來了?」阿大露出興奮、嗜血的目光。

「周明…對!是他!另外兩道灰妖印,可以感知到了!原來如此,定是這周明,以秘寶為那景灼,解去氣印!此人的秘寶,連灰妖印都可解…老夫要定了!哈哈!走,那周明,好像憑灰妖印在逆向感知,想追老夫,真是不知死活。我等便在萬里之外、遺世宮地盤外,殺此人1

鷹鶴目露一絲精光,大手一抓,抓起阿大,直衝萬裡外的海域飛遁。

路過此海域的修士,一個個面色大變!

鷹鶴的遁術,太過恐怕,赫然竟是元嬰後期!

萬里之遙,鷹鶴一收遁光,負手立於長空,身體矮小,但氣勢,無人可逼視!

此人氣息陌生,並非外海大能,但面容,不少金丹、元嬰老怪,都在『魔鑒榜』見過!

內海魔頭、魔鑒榜排名第342名,元嬰後期修為,鷹鶴老人!

此人魔名,甚是驚人,而此人的背景,更是巨大!

「嘶!封妖殿七長老,鷹鶴老人!此人不在內海橫行,怎跑到我外海了1

「封妖殿?很厲害?」

「豈止厲害!內海七十二島之中,共有七島,決不可惹!此七島島主,是七名化神巔峰修士,人稱『內海七尊』!其中七尊之一,『妖尊』,便是封妖殿之主!若非雨殿與內海有過約定,七尊不可擅離內海,單單那妖尊一人,便足以…血洗外海!十宗三島,所有化神初期一併出手,亦非其敵1

「什麼!這封妖殿竟如此厲害,但看這架勢,此人殺氣騰騰,卻在此等待,難道要與誰決鬥一般?」

「怎麼可能!元嬰後期修士,誰敢得罪…」

諸人議論,惹鷹鶴不耐。

他鷹目一寒,雙手掐決,立刻,一股浩瀚的法力,在千里之內,狠狠一震!

千里天空,竟被其一震之下,雲霧俱碎,並有灰霧瀰漫,滋滋的聲音傳出!

一震,路過此的數十人金丹、元嬰,紛紛一口吐血,面色大變!

而但凡吸入灰霧者,紛紛氣息大亂,吐出的鮮血,更帶有一絲灰色妖毒,好似烙印,無法抹消!

「這是…鷹鶴老人的成名妖術,『死灰之術』!不好,必須立刻服食三轉解毒丹,否則…」

不少老怪幾乎一見此灰血,紛紛見到鬼一般,拚命飛遁,與鷹鶴拉開距離。

而那些金丹,還未反應過來,只一霎,千里之內,所有死灰之上,驀然騰起幽藍火焰,那火焰一現,千里之內如煉獄火海,慘叫一片,金丹修士,根本無法抵擋那火焰,只片刻便化為飛灰而焚!

嬰級上品妖術,死灰復燃!

一術出,千里死灰復燃,海水滾沸!

「不想死的,給老子滾1

鷹鶴哈哈大笑,魔威之下,再無一人敢在此圍觀。

數個元嬰,匆匆遁出千里,還未鬆口氣,卻又見一道冰光長虹,帶著刺耳的呼嘯聲,氣沖霄漢,劃破長空,直奔鷹鶴方向而來。

這些元嬰,僅僅被那人遁光一衝,便立刻人人站立不穩,髮絲都染上寒霜。

那冰光一散,化作一個白衣黑氅的青年,立在灰霧中,眉心血星,長發狂舞,眼神冷漠。

此人一現,那將散未散的灰霧,立刻在鷹鶴控下,朝青年捲去。

但那輕易滅金丹、傷元初的灰霧,卻連讓青年挑動眼皮的資格,也無!

「碎1

一字落,一拳,冰碎!

那拳芒,銀骨!那冰寒,帶著一絲悚然驚人的寒力!

轟隆一聲,拳芒打在天空,頓時一股大力掀開,令得虛空好似扭曲一般,凹下下極大一塊拳櫻

一震之下,千里冰封,所有灰霧,俱成冰屑,並在一聲破碎聲中,紛紛碎裂,墜海!

鷹鶴的成名之術,就這般,輕描淡寫地破去!

只是那拳芒,仍未停止,行到一般,忽然碎開,化作一道道墨色劍念,散沖開來!鷹鶴倒也罷了,被拳芒一震,不過在長空飛退數十步,立刻取出法寶擋下劍念,卻面色一變,暗暗震驚這一拳之力、劍念之詭。

而那阿大,囂張之色還未收,卻已在這一拳之下,身子好似流星一般,被遠遠拋開,氣血翻騰,而那墨色劍念,更似附骨之蛆,朝其一掃,立刻,其傷勢加重,竟再次被擊飛,並在穩住身形后,吐血不止,已然重傷!

「封妖殿,不過如此。若爾等只有這點手段可以死了1

震驚,絕對的震驚!

阿大對寧凡了解不多,唯一的印象,是重傷、劍念、誅仙令。即便阿二、阿三被寧凡所殺,但周明仍未將寧凡放入眼中,只道此人陰謀不淺、害死二人。但想不到自己好歹突破元嬰中期,雖境界未穩,但竟連此人的一拳一念,都受不住!

而鷹鶴,更是面沉如水,自己的死灰之術,絕對不弱,即便銀骨修士,拳力含冰,也無法冰封那死灰之火,畢竟死灰之火,可是堂堂四品靈火!但在寧凡一拳之下,運用了四品靈火的死灰之術,竟一個照面,被千里冰封…此人的拳中寒氣,是什麼!此人的劍念,又有何玄機,怎如此凌厲!

便是逃離千里的數個圍觀元嬰,都紛紛倒吸冷氣。

不但震驚寧凡實力,更震驚寧凡的語氣。

寧凡,竟渾然未把封妖殿,放入眼中!

鷹鶴老人面色陰沉,一指阿大,令道,

「你上,試試這周明底細1

「長老,我…」這一刻,阿大竟遲疑,哪有之前半點渴望滅殺寧凡的自信!

「此寶賜你,可夠1鷹鶴掏出一物,遞給阿大。

一得此物,原本已有怯意的阿大,立刻眼露喜色,不可置信,

「多謝七長老賜寶!有了此物,我殺此人,易如反掌1

話音落,阿大的身影,在這一刻驀然間衝出,一把祭起一方金色小櫻

那印上,烙印有妖族古文,晦澀難明。一印起,立刻在半空中化作一尊金色小山,每落十丈,便瞬移一次,十餘此瞬移后,此山已帶震耳之聲,降臨在寧凡當頭十丈處,墜下!

極品中級的覆壓之威,穿透寧凡身體,在其下海浪之上,震出百丈海浪。

此印鎮壓之威,便是元嬰中期修士撞上,也非死即傷!

尋常極品法寶,根本承受不住此印一擊之力。

這一刻,非但數個受傷元嬰面色震撼,就連寧凡眼中,都閃過一絲奇異之色。

此金色小印,與東溟鍾,倒是極像…此法寶之威不足懼,但那寶上妖文、金光,卻頗為厲害。

「古妖祭器么…法寶不錯,使用者卻太弱…元嬰中期,300年前,我便可殺,如今,更是容易1

一指按在眉心血星,狠狠一抽,從血色星光之中,抽出一個泛著紅色雷霆的雷光之鞭。

此鞭,是寧凡以龍筋、太古星辰以及血色雷霆煉製。

此鞭煉製之初,不過中品法寶,但突破元嬰之時,天劫血雷降下,此鞭只一鞭便抽散天劫血雷,並在吸收、融入血雷之後,不斷晉級,晉陞為極品中級法寶!

單論品階,這新煉製的太古神兵,竟是其法寶之中,品質最高之物!

一鞭抽出,血雷滋滋作響,這聲音,竟令得包括鷹鶴在內的所有修士,頭皮發麻!

那血雷,是何物…竟好似,帶著天威!

一鞭!抽在頭頂金峰,卻帶著山河崩潰的巨響!血雷之威,只一鞭,便將小山下墜之勢,給抹消,並反震而飛!

且在這一鞭之威下,蒼天都被抽出一道血色裂痕,一旦裂開,其中便是虛空!

非但如此!

那一鞭,明明抽在法寶之上,但藉由法寶與宿主的一絲聯繫,竟好似一道血雷,劈在阿大的心頭,令他丹田一痛,好端端的元嬰,竟從中抽斷,幾乎…嬰碎人亡!

若有人探查,便會發現,這阿大的丹田元嬰上,實際穿了一件虛幻小巧的甲胄。

這甲胄,是玉玄靈裝,護嬰甲!是可以為修士元嬰裝備的珍稀靈裝!一旦阿大肉身死亡,元嬰穿著護甲、遁速極快,幾乎可抗著敵人法術直接逃跑!

但那堂堂玉玄靈裝,就在寧凡威能莫測的一鞭中,粉碎!

「這,這是什麼法寶!打在法寶之上,為何可抽我元嬰1

「哦?一鞭都未死…看來元嬰設有防護呢,但第二鞭,又如何?」

『轟隆/

第二鞭,再次抽在化身峰岳的金色小印之上!

接著那一絲心神聯繫,血色雷霆,再次直接劈中阿大的元嬰!

這一次,再無任何防護!

嬰死,人亡!僅留下一具驚駭、怨毒表情的屍身!

此為打神鞭的仿製之寶!

藉由天劫雷霆的鎖定元嬰之能,只需抽中修士法寶,便可直接打在修士元嬰之上!

只要寧凡持有此太古神兵…任何與他鬥法之時使用法寶的修士,都將吃大虧!

殺人,收屍!

寧凡眼中寒光閃爍,冷視鷹鶴,狠狠一腳踏在虛空,天地一震、冰封,碎散中,一柄無形無影的極品飛劍,被寧凡一腳,自天地內逼出!

此極品飛劍,亦是鷹鶴的成名之寶,名為曰離劍!在白曰施展此劍,藉由曰光之力,可隱匿劍影,除非修士神念高於施展飛劍之人,否則,絕對感知不出此劍偷襲!

一鞭,抽在此劍之上!

而鷹鶴露出震驚之色,瘋狂吐血!

「不可能1

他無法理解,那周明,不過元嬰初期,為何能識破自己後期神念控的曰離劍!

他更不解,那血雷之鞭,究竟是何物,竟如此逆天,只抽法寶,便可損傷自己!

「是了,定是如此!傳說內海周家的修士,每一個,都精通攻人元嬰的秘術,你果真是周家之人1未完待續。q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