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93章我要,結嬰!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才能修成此功。 丹藥不是問題,唯一的遺憾,是這空曠世界,根本無屍可尋。 如此,寧凡唯有泯滅呼吸、化作屍身、沒入大地,借大地壓力錘鍊肉身,吸收土元,一絲絲凝聚屍氣。 慢,很慢。寧...

整整10年,碎山重現,秋去春來。/../

洞府之中,寧凡一坐10年,終將境界穩固。

穩固,是為了再一步提升!剩下250年,他的目標是…結嬰!

手持化嬰丹,寧凡沉吟不語。以他如今法力,結嬰成功率,不足三成。

對普通修士而言,結嬰不僅需法力、境界充盈飽和,還需修士本身對天地五行,有獨到領悟。

法力充和,不易。而感悟五行,往往需要百年甚至數百年。

結嬰之難,遠超結丹!

結丹成功,寧凡法力進一步提升。從23甲暴漲到33甲。

9枚冥羅果,提升450年心境修為,單論心境,堪比半步元嬰!

境界提升,連帶神念提升,已是元嬰中期神念。若能結嬰成功,神念晉入後期,不難!

法力足夠,心境足夠,神念足夠,剩下的,只差五行感悟。

元嬰修士,需凝元化嬰,那『元』,是天地元力,五行合一,是為元力!

元嬰修士五行合一,凝結元嬰,可同時掌握五系法術,當然,仍以原本仙脈屬性為主修鍊,其他為輔。

二靈修士資質之所以高,便因身懷兩行,感悟天道可少悟一行。

寧凡結嬰最大優勢,便是同時具備四系屬性。

火冰雷木,只缺一土。只需修土,便可開始…結嬰!

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卷屍氣滾滾的魔卷,《屍魔錄》!

《巨骨訣》已徹底練完,之後的替代功法,可修鍊…《屍魔錄》!此魔功,修鍊土系魔脈,化土為屍,正補足寧凡所缺屬性。

功法,需再次提升!

除《陰陽變》外所有功法,需突破第四層!若如此,結嬰成功率可提升兩成。

除了這些,寧凡還需修鍊一種秘術——《陰煞訣》!

此功法,得自紫陰老魔,為極陰門老祖所創秘術,化陰力修法寶陰珠,並最終以陰珠與金丹融合唯一,提升金丹強度,從而提升一成的結嬰幾率。

如此,寧凡便有六成幾率,化嬰成功!

「六成…加上化嬰丹,可達七成…因我丹術五轉,此丹品質更高,幾率應比七成還略高一些…七成,夠多了。不過可惜,若此刻有一枚元嬰道果,或能取出鼎爐採補,該是何等美事,必能將法力再次提高…嗯?似乎還有一個方法,提升法力1

寧凡目光一閃,一拂袖,身前浮動起一道火焰、兩道寒氣。

骷髏形態的森白火焰,白骨炎!

松針形態的寒氣,松寒髓!

白骨森森的寒氣,骨獄息!

三種天霜地火,若能煉化…寧凡法力提高,結嬰幾率,足以增加兩成!

即便沒有鼎爐、道果,也有九成幾率,結嬰成功!

「如此,便先修鍊功法,再吞噬天霜地火,最後以化嬰丹…結嬰1

結嬰…結成元嬰!入塔前,他是融靈,離塔時,他是元嬰!

30年過去,《黑魔決》、《踏雪決》、《山茶經》,各修鍊至第4層第1境。

之後,寧凡便著手修鍊《屍魔錄》。

《屍魔錄》,記載屍脈的修鍊之法,為太古魔功,比《巨骨訣》何止難上萬倍。

除需煉秘葯吞服、壓制氣息,還需大量殺人、收屍,吸取屍氣。若不吸屍氣,則唯有凝聚土力,轉化屍氣。

差不多需要凝聚三道本命屍氣,才能修成此功。

丹藥不是問題,唯一的遺憾,是這空曠世界,根本無屍可尋。

如此,寧凡唯有泯滅呼吸、化作屍身、沒入大地,借大地壓力錘鍊肉身,吸收土元,一絲絲凝聚屍氣。

慢,很慢。寧凡沒入地底千丈,巨大的壓力,好似將其壓垮。

40年過去,他終於從地底凝出第一道本命屍氣,沉入地底兩千丈。

30年過去,第二道本命屍氣,成!他沉入地底三千丈!

20年過去,第三道本命屍氣,凝!他離開大地!

共90年,寧凡終於凝出三道本命屍氣,隨即閉關,完成最後一步,凝聚三屍!

三道屍氣,需融入陰陽魔脈,才算徹底成功。

便是寧凡,都微微緊張…陰陽魔脈,能否修鍊其他魔功…以此實驗!

他以陰陽鎖煉化三屍氣,一坐十年!

十年,失敗數百次,但最終,成功!

這一刻,陰陽魔脈,霸道兼并,將三屍氣強橫吞噬,融為己用!

至此…陰陽魔脈中,便多出了屍魔脈的性質變化,並具有一絲土系屬性!

如此,寧凡終於五行皆備。

而對《陰陽變》的強大,再次震撼!

在此需要一提,太古仙脈,又稱古脈,分神、妖、魔,古脈的類型,共3種!

第一種,靈法脈!

靈法修士,如雷脈、火脈、水脈,靈法修士極其難纏,修至極高境界后,甚至可『身化虛靈』,消弭自身**為靈力元素,極其厲害、無解,可免疫大多數物理、法術傷害。當年令雨殿諱莫如深的『不周雷皇』,一身雷脈,可『身化雷霆』,完全免疫劍界三皇的劍術斬擊。以一人,戰三皇不敗!靈法修士,注重修法術。

第二種,尊體脈!

尊體修士,如屍脈、骨脈、劍脈,又如龍脈、鯉脈、鳳脈。這些古脈,注重煉體,一個個或身化萬丈巨人,或擁有不朽防禦,或演化諸多法相、七十二變。總之,就是以力破天,以身蘊妙法。尊體修士,注重煉體。

第三種,異靈脈!

異靈修士,幾乎沒有任何法術、煉體天賦。這種古脈,威力不大,傳承此脈的神魔也往往戰力低下。不過這種古脈,一般都是基於特殊原因,才被創出,用以對付特殊群體。

如陰陽魔脈,沒給寧凡殺傷力強橫的法術,卻對女子,有近乎逆天的剋制。

又如不死魔脈,此魔脈能力,只一點,那便是不死!打不死,砍不死,燒不死…完全不死!即便死去,也會在歲月長河中,返本歸元,重生!此魔脈,不擅攻擊,但任你是真仙,也不願得罪這種敵人。若萬不得已得罪這種人,殺不死的話,唯有封英鎮壓…

還比如,涅槃脈…魔界『涅皇』的魔脈!此魔脈,極其噁心,通過受傷提升實力。只要打不死此人,受的傷越重,則恢復傷勢后,實力反倒提升越高!

當日寧凡傷涅皇…若涅皇傷愈,則其傷越重,傷愈實力提升越多!

這傳承,不是老魔給他的…或許,是誘惑他背叛老魔的原因。

異靈脈功法,《陰陽變》!威力不強,同階攻防弱勢,但有兩大玄妙。

其中一點,被真仙廣為所知,是採補之能。

第二點,此脈可兼并其他古脈能力,融為己用!這一點,罕有人知,便是洛幽,也是偶然知曉。

殺屍魔,奪功法,修屍脈!

殺涅皇,奪功法,修涅槃脈!

《陰陽變》的傳人,在過去也有一些,但只能採補雙修。想要融合其他古脈,需要陰陽鎖。

身懷陰陽鎖…寧凡可謂正統神魔傳人,其他人即便獲得功法修鍊,也非正統。

小妖女與北小蠻,看不上寧凡,前者不知《陰陽變》的兼并融合之力。

而北小蠻,則根本是因為修為不高,探查被彌天舍利屏蔽,連寧凡魔脈種類都沒看出。

融合屍脈能力,初步邁入《屍魔錄》的門檻,達到第1層第1境。日後寧凡便尋古屍、修功法,可修屍脈神通,但此刻,結嬰為先!

收了心思,寧凡盤膝而坐。前後130年,他功法晉級,五行皆備。

距離離塔,還剩120年。他可著手,煉化三種天霜地火!

五品寒氣、靈火,最佳吸收時機,應是化神之上。低境界煉化,且不說沒有陰陽鎖、無法成功,即便成功,也會因境界太低,無法徹底煉化靈火法力。

煉化黑魔炎時,寧凡是融靈修為,僅吸收了火中千分之一法力,其他,散逸天地。

如今,金丹巔峰!煉化天霜地火,可吸收其中二十分之一法力,差不多,吞噬一火,增20甲子法力。

除了寧凡,其他人沒有陰陽鎖,想在金丹期煉化天霜地火,難。

此地火山,有冰原,煉化條件,已經滿足。

一旦煉化,寧凡法力,可突破93甲!

結嬰,不再難!

「我要,結嬰1

他目光堅毅道。

遺世塔外,10年過去。

10年,太短。對修士而言,不過是一次稍長打坐。

玄武城某客樓內,一個紅髮老者,盤膝房中,身有傷勢,目光震怒!

兩月前,他自遺世塔第三層離開,徹底晉陞為元嬰修士。

景灼!

當年寧凡離開遁天舟,獨自去救殷素秋,景灼便自行來到蓬萊,花費錢財,囑咐一個遺世宮融靈,令其留信。若見到名為周明之人,則告知,景灼已先一步入塔,讓其勿憂。

景灼相信,寧凡諸多手段,即便救不出殷素秋,也自保無礙。而殷素秋,多半會死。他不知如何安慰寧凡…

他料想,融靈小輩,定不敢違逆自己命令的。

只是他不知,寧凡不顧一切,救出了殷素秋。

他更不知,自己囑託的修士,根本沒去通知寧凡,反將烙印周明容貌的玉簡,賣給他人,將景灼出賣。

內海七十二島勢力之一,封妖殿!

封妖殿七長老,鷹鶴老人,元嬰後期!此人設下賞紅,四處追尋姓『周』修士的蹤跡!

那通緝之令,僅提供了姓氏、容貌,並懸賞十萬仙玉,捉拿此修。

而被景灼囑託的修士,一見景灼與鷹鶴所尋,竟是同一人,立刻為了懸賞,出賣景灼。

十年閉關,景灼離塔,那小輩告知景灼,並未探知周明下落。

得知此事,景灼長嘆…這便是世事無常,即便殷素秋、寧凡之流的天驕之輩,仍不知何日,竟不幸隕落在孤海之中。

可嘆,可嘆。

他嘆罷,決意離開蓬萊仙島,返回越國,並憑自己身份,將越國升級為中級修真國!

但想不到,剛剛離開仙島,竟在島外受人伏擊!那人是元嬰後期修士,不問任何緣由,立刻對自己下死手!

即便結嬰,景灼在此人手中,仍無還手之力。危難關頭,他放出一絲青鸞火,才惹得此人忌憚重重,趁機逃去。

島外,鷹鶴老人面沉如水,一掌,將出賣景灼的融靈斃掉。

「哼!此人誤我!那景灼,雖結嬰不久,竟身懷青鸞火的『子火』…此人莫非與遺世宮有關?傳聞蓬萊遺世宮,便掌此火『主火』…嘿嘿,不過即便有關,又如何…我在此人體內,種下『灰妖盈,他,跑不掉1

「阿大有一事,求長老!若擒下此人後,當真找到周明,請讓我擊殺周明1阿大眼中自信、輕蔑,10年前,他是元嬰初期、臨近突破,10年後,他突破中期!他自忖,即便長老不出手,自己一人便足以,殺周明!

此人的誅仙令之傷,阿大至今沒忘。

「好!找到周明,交給你殺!不過,還是先要將這景灼處理掉…待此人傷愈之後,離開蓬萊萬里之外,老夫便活捉此人,搜魂滅憶,查出周明下落!到時候…嘿嘿1

鷹鶴老人,面露獰笑,他根本沒將周明放入眼中。

即便周明,養傷10年,傷勢痊癒!

玄武城客樓,景灼正療傷,驀然心神好似受到干擾,心神大亂。

他霍然睜眼,露出難以置信之色,只覺一道元嬰氣勢,竟憑空出現其身後,毫無徵兆可言!

此客樓房間,可是有嬰級大陣防禦…此人,如何潛入?!

且這氣勢,雖是元嬰初期,但法力境界,幾乎堪比中期!給景灼的危機感,甚至比鷹鶴老人都深!

更讓其不可置信的,此人出現,不散一絲氣息,似死似活,就好似…一具煉屍,沒有呼吸!

景灼面色大變,這神秘高手的強大、詭異,實在是他生平僅見!

難道此人,與那元嬰後期高手同路?

「你是誰1景灼冷喝一聲,周身一籠元力,便要咬碎舌尖,借精血瞬移逃遁。

但元力未凝,卻驟然間好似空間凝固!

「定1

神秘人一指點出,指尖灰光一閃,旋即,天地元力一震,立刻化作一道道無形之線,將將景灼周身死死束縛,生生定身!

那灰光,似火,似冰,又似兩者皆是!

這定身,憑景灼元嬰初期修為,竟根本無法掙脫半分!

一指,定身!

景灼眼露駭然,此人一指定身,這手段,他聞所未聞!

此人,深不可測!

他心中一狠,欲自爆肉身,強行掙脫定身。但霎時,那定身又好似輕煙蔓霧,被神秘人解除。

「景道友,不必擔心,是我…」

「是你?你是?」

景灼心頭大感古怪,此人是熟人?自己的熟人中,有這等高手?

回頭一看,他脖子立刻似深入土的木樁,再難移動,徹底怔祝

「寧…寧道友,是你?!怎會是你?1

「怎麼就不會是我…」寧凡微微一笑,僅僅站在這裡,天地元力卻因他而紛亂。這手段唯有後期修士,才能勉強做到…他,做得到!

「你不是剛要結丹么…怎麼已結嬰了?!且這法力,不會錯,是元嬰初期,且距離中期,都已不遠…寧道友,這10年,你究竟做了什麼!竟從半步金丹,修鍊到了元嬰1

景灼再探,赫然發現,寧凡骨齡在10年間,竟生生增加了320載!

不再是20歲青年,而是340歲、貨真價實的老怪!

10年,320載…32倍時間流速,寧凡進入的,難道是遺世塔第五層?

第五層,唯有化神、五轉煉丹師能進入,再無例外。寧凡定不是化神,那便是說,他是以五轉煉丹師身份,進入遺世塔?!

五轉…這,這….他不是四轉煉丹師么?!怎麼憑空多了一轉?!

「你究竟…咳咳…」景灼有太多疑問想問,但尚未開口,卻引動傷勢,咳出鮮血。

「你受傷了?嗯?這是…」

寧凡神念一掃,眼中寒芒一閃,一指點出,自景灼體內,逼出一道隱匿極深的灰氣!

一指,捏碎!

這灰氣,是封妖殿所特有的追蹤之術!

且從種下灰氣的法力看,此人竟是元嬰後期修士!

「封妖殿1

一絲殺機,在寧凡眼中,升騰…

封妖殿呢,真是糾纏不休的蒼蠅啊,如此,便殺了吧。

元嬰後期,不會很難…

這是一種淡漠的目光,唯有實力真正強大,才會擁有。

一入元嬰,修為初期,神念後期。百丈巨人,『嬰劍』三劍,一指定身,血色雷霆,極品法寶,灰色瞬移,新太古神兵『雷鞭』、仿自仙寶打神鞭…

這漫長的320年…他已今非昔比!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