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91章結丹(四)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頭一凜,他不知為何,眼前的區區僕役,竟如此鎮定。 而宮外,路過天字宮的一名青衣少女,走了進來。 寧青兒! 她聽說,寧天今夜要拷問一個僕役。 她聽說,那個僕役與死去的寧風...

翠塘江,一個10歲少年,背負竹筐,淡淡走過。

江水映出他稚嫩的臉,只是臉上,再無迷茫。

「此為冥羅夢境,九顆冥羅果,夢境為450年…夢的終點,是心魔,夢的一幕幕,是心結…我將一步步解心結,並最終,斬心魔,結丹1

走過江畔,走過一幕幕曾經,拾起一縷縷記憶。

這夢境,與現實偏移。當年的事實是,寧凡在深山逃遁,憑對山路的熟悉,甩掉了幾名辟脈公子…所謂的公子,氣息引來狼王,死於狼口。

或許,那才是寧凡第一次殺人…借狼殺人!

返回寧家,上交靈藥。

寧家總管撫著短須,雙目斜睨,漠視一個個僕役。

入凝碧山採藥,便是修士,也有兇險,讓僕役送死,再好不過。

接任務時,共471人,返回時,僅97人。

而空手而歸的,佔七成。能採藥者,至少都有數年醫道經歷,但便是這種人,也不過上交四五株百年靈藥。

但在這批人之上,有一10歲少年,竟采了17株。

總管微感詫異,眯起眼,打量寧凡。他發現,這個少年眼神好似一潭幽水,以他識人無數的眼光,竟無法看破此人性格。

「你叫什麼名字?」

「寧凡,」

「此葯是你所采?」

「是。」

「可願留在我寧家『葯隊』?」

「不願。」

「嘶!竟然不願?」

總管倒吸冷氣,眼前的小僕,面對自己,既無恐慌,對答如流,更敢拒絕自己要求。

須知對任何僕役而言,入葯隊都是改變命運的機會。

身為總管,此人每年有3個名額,可從僕役中選取善辨靈藥之人,入葯隊。一旦入葯隊,便脫離僕役身,只需完成寧家任務,可一生衣食無憂。

3個名額,成為無數僕役巴結總管的原因。如此眾人艷羨的機會,區區一個10歲小僕,竟拒絕?!說不願?!

且區區一個10歲少年,立在那裡,卻給總管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連他自己都未意識到,自己的頭上,滲出一絲冷汗。

「罷了,不願便不願吧…一株靈藥,可換1兩銀錢,17株,17兩…老夫給你20兩,這多出的3兩,你留著,算我一番好意,若你想通,可來尋我,加入葯隊…」

「…」

寧凡默然收起銀錢,背起竹筐,抱拳離去。

10歲的少年,眼神卻太過沉穩…

心中,感嘆…

「葯隊…當年我夢想加入此隊,但不過1月,便被『天公子』剝奪葯隊身份,打壓…」

「『天公子』,寧天!傳聞此子,青睞寧青兒,且是寧風師兄。一路打壓我者,是此人,將我陷害,販給修匪做鼎爐賣,也是此人的主意么?」

「夢,很玄妙…我能看到記憶,更能看到…記憶之外的事情。這是冥羅果的力量么?」

走出繁華的海寧城,城郊一塊葯田,便是寧凡的家。

破舊的茅屋,正在揮汗煉武的寧孤…

9歲的寧孤,持著長劍,卻舞得滴水不漏。只是看到寧凡回來,寧孤立刻收劍,小臉露出喜悅,

「哥,你回來了1

「嗯,回來了…」

回來了,回到了離開已久的吳國,雖然,只是夢。

不過,這夢倒也可看成是一次特別的『重生』,不是么!

「現實之中,我無法給予寧孤修仙的機會…但這夢裡,我可以1

你想平淡,我許你山明水秀!你想富貴,我許你一國城池、人間帝王!你想長生,我許你絕世功法,助你道成!

海寧之夢,無人可傷你!

「哥,你怎麼了?」9歲的寧孤,隱隱發覺今日的哥哥有些不同,但他不懂。他不懂,眼前的寧凡,不再是任人可欺的僕役,而是一個連寧家老祖都要望風而逃的…魔!

「沒什麼!現在你的凡武,可以停止修鍊了,我教你,仙武1

「仙武?」

「嗯,仙人的煉體術,此術名為,《巨骨訣》1

10歲的寧凡,已有6尺高,瘦削,但堅毅!

他送寧孤法訣,此心愿,了結!

夜色已深,他卻一步踏入海寧城,在月下城中,冷漠前行。

當年,寧風一行人被寧凡撞破醜行,迷於山中,死於狼王之口。

當年,寧風的師兄——『天公子』寧天,在寧風慘死之地,發現了寧凡足跡,並憑此足跡,斷定寧凡與此事有關。

那夜,寧凡會入城,用新得的銀錢買百年山參,為弟弟強壯筋骨。

那夜,他會在葯坊之外,被一群侍衛攔住,將其帶去見寧天!

那夜,寧天會漠視於他,對其施行搜魂滅憶。

只是有一點疑問,他至今不知,那日自己如何脫逃。

夜靜,上弦月。

寧凡在葯坊之外收步,暗處,7個穿著皮甲的大漢,自暗處走出,將其圍祝

「不許動!乖乖跟我們走!天公子要見你1

一個大漢大手抓來,好似要將寧凡小身板抓碎。但這一刻,寧凡眼中浮現一絲譏諷。

「辟脈一層的侍衛…難怪當年,能將寧某肩骨抓碎…死1

寧凡一腳踏地,這一刻,整座海寧城都輕輕一震!

那震動,極其輕微,但卻是肉身力量運用極限的結果。

好似一個巨人,一腳,將半個海寧城的地脈都踏碎!

除了包括寧家老祖在內3個金丹,根本無人知曉海寧劇變!

「是誰!是哪個高手闖入了海寧?」三道蒼老的身影,在夜空中彼此傳音,皆是駭然。

7名侍衛,猶帶著獰笑,卻一霎肉身暴散而死,連慘叫都沒發出。

而寧凡,早已一步踏出,瞬移!

王孫閣!寧家公子才可居住的宮室!

寧凡身影一搖,出現在天字宮外,再一閃,已入宮中!

床榻上,19歲的寧天公子,正在床上與兩名女婢歡好。

感知到寧凡進入,寧天目光一凜。

「嗯,僕役打扮?區區僕役,怎能進本公子宮內?哦,我知道了,你是寧凡啊,不過怎只有你一人,帶你來的『七衛』呢?」寧天放下嬌喘的二女,裹住衣袍起身,不悅。

七衛該不是完成任務,又去喝花酒了吧…

哼,待這群人回來,定要好生懲罰一番。

「罷了,七衛之事放在一邊,本公子這便為你搜魂滅憶…放心,所搜你魂,累你成白痴,本公子會給你一個痛快…」

「搜魂…憑你么?」

寧凡沒有動,只冷笑,他在等。

當年寧天搜魂之時,他因肩骨粉碎、痛昏過去,並不知後來發生什麼。

搜魂,自己未成白痴,那麼定是有人救自己。

寧凡想看看,是誰救了自己。冥羅果的玄妙,匪夷所思,明明是自己的夢,卻可窺視記憶意外的事物。

寧天心頭一凜,他不知為何,眼前的區區僕役,竟如此鎮定。

而宮外,路過天字宮的一名青衣少女,走了進來。

寧青兒!

她聽說,寧天今夜要拷問一個僕役。

她聽說,那個僕役與死去的寧風等人有關。

她不笨,立刻猜測,偷窺自己的,是已死的寧風。而那時出聲的救自己的少年,是寧凡。

「天公子,可否看在青兒面上,放過此人…即便他,只是僕役。」

寧青兒恩怨分明,但眼中,終究冷傲。

她救了寧凡一次,自醉漢手下,這是第二次。只是她終究沒有問過寧凡姓名,甚至,對這僕役並未放入眼中。

這是她身為寧家嬌女的傲然。

原來是她…

10歲的少年,暗暗一嘆,閉上眼。

再睜開眼,卻已冷若冰寒。

「寧天,今日我搜你魂,他日夢外,我會回寧家,取你命,你且…等著1

少年小手一揚,卻忽然升起一股震驚天地的法力。

在這法力之下,寧天根本站不穩身形!被一掌攝到寧凡身邊!

他面色駭然、驚恐、扭曲…這是什麼級別的法力!

身不由己…身不由己!

這一刻的寧凡,眼中寒芒閃爍,好似魔神!

「搜魂1

這一刻,寧家三祖紛紛面色駭然,直奔王孫閣。

這一刻,寧青兒俏臉失色,那小小少年,冷漠得讓她顫抖。

那是殺人如麻之後的無情!

「你,是誰1

「寧凡1

此聲音,在海寧夜空,傳徹!

海寧千年之外的官道上,一個麻衣少年,一步步,西行而去。

這少年,每走一步,面貌便成熟一分。

六步之後,他已從10歲容貌,變作16歲。

而天地光陰,好似在他一念之間,過去整整六年!

「果然是他…」寧凡眼神殺機一動。

搜魂的結果…當日將其兄弟二人賣給修匪的,正是寧風!

此人如此所為,一是代替寧風欺凌自己,二是嫉妒自己、竟獲得了青小姐的青睞!

「如此,下一次我去吳國之時,便是此人斃命之刻!誰救他,誰死1

夢外。

今夜,吳國海寧城所有修士,做了一個噩夢。

天公子寧天,夢到自己被人搜魂、滅殺、碎屍!殺他的,是寧凡!

寧天七衛,夢到自己被當年欺凌過的一個小輩,殺戮,那人,叫寧凡!

寧家三祖,三名金丹,紛紛夢到一個修士,一腳踏碎海寧地脈,一身法力恐怖驚人!

那人,叫寧凡!

一城之修,同做一夢…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查!查我海寧寧家,可有一個仇人,名為…寧凡!若有,立刻以厚禮,向此人賠罪,否則…海寧必滅!此夢,乃大凶之兆1

夢裡,寧凡默默無言,一步步走出吳國,向越國走出。

夢裡夢外,虛中有實,此乃冥羅果最為玄妙的地方。

這一切,他自己還未意識到,且意識到,又如何。海寧,他何懼,讓海寧的老頑固們知曉自己,又能如何?自己回歸之時,無人可擋自己。吳國,有不少仇人,該血洗一二的。

官道之上,他步伐緩慢,但每一步,卻好似能踏出數千丈距離。

一日日,與他入越國的時間,已相近。

入東越鎖界,穿行越國山水,至離恨山!

離恨山,合歡宗!

此宗,有107名女修,以及一個少女。

那少女,便是他的心魔!

月色下,他縱身一躍,踏天而立,揮掌,碎丹鼎砸落!

一鼎,陣光碎!二鼎,宗門平!三鼎,山河陷!

在轟鳴巨響中,卻是一個冷漠聲音,響徹夜空,

「本尊寧凡,當日之辱,今日百倍償還!此山之上,俱為寧某一人鼎爐1

這聲音,法力浩瀚,已是金丹巔峰!

山河搖動中,無數合歡宗女修花容失色。

恐懼,在合歡宗蔓延。

宗主閨閣,一男一女,正裸身嘻戲。

抽動間,男子揮汗如雨,卻心不在焉地問道,

「吳某留在合歡宗的那個小女孩,似乎養大了吧,差不多該…」

「呸,急什麼,有我供你肆玩,還不夠么…嗯,嗯…用力…」

這歡好二人,正是天離宗外門長老吳東南,以及合歡宗宗主,煞九幽!

當一刻,山搖地動之時,二人皆露出驚容,至於吳東南,更是一個把持不住,射了出去,軟了下來。

「金…金丹老祖1

但吳東南話音剛落,其頭顱,已無端飛去,帶著猙獰,永遠死去!

血濺錦床!

溫熱的鮮血,灑在煞九幽臉上,她裸露酥胸,不可置信看著床前一搖現身的少年身影。

「前,前輩饒命…」

「放心,我不殺你,寧某說了,當日仇恨,百倍償還…當日,爾等採補與我,今日…此宗女修,皆為我鼎爐1

「是,是…」煞九幽,根本連拒絕的勇氣都沒有。

她目光顫抖的,看著寧凡的手,在其酥胸嬌挺狠狠一掐。

立刻,她痛的梨花帶雨,但痛楚中,卻有一種別樣的快意,讓其,濕了…

107女修,一個也不會放過…除了,紙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