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90章結丹(三)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一個坊間名師、勤修武藝了。 只是不知不覺,他便迷了路。 恍惚間,竟走到了凝碧峰山半的『太清泉』。 泉水之中,似有一個女子,正準備脫衣、入泉、沐裕 而暗處林間,數個十六七...

草長鶯飛,垂岸楊柳,寧凡在一處秀水之畔的靈山上,開闢出一個洞府。

一直以來的期待,在此刻,化作平靜。

結丹,結丹!

他結丹幾率,憑諸多至寶,早無限接近十成

他斬心魔的把握,在那瘋狂之後,逆意已生,何懼心魔!

320年,結丹應只需數十年,最多百年,剩下的,便是在結丹之後,修為更進一大步!

不過在突破結丹瓶頸前,第一件事,卻是療傷。

化神妖將,封妖殿魔修,無盡海一次次瞬移…寧凡的傷,太重,否則,即便他法力不足,但在北小蠻考驗他之時,他應足以神意化鼎、熔煉區區三種靈藥。

傷勢若不恢復,則結丹幾率也會影響。

十年,他端坐洞府,好似枯禪。

肉身傷勢恢復,就連識海的破碎,也在無數丹藥的蘊養下,復原!

甚至,十年療傷,他境界未升,法力卻增長了不少。

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一方三尺長的黑色玉尺。

此尺名為『量天尺』,是仿製法寶,仿製的是四天仙界某種測法仙寶。

每一個入塔修鍊者,在消費仙玉超過百萬后,便會獲贈一方玉尺。

憑此尺,修士可自測法力,知曉自己法力的增長速度。

對一般修士而言,境界越高,法力越強,但也有例外,諸如寧凡,雖然是半步金丹,但法力與妖力融合后,法力堪比金丹初期巔峰的修士。

當然,法力與境界,更不可與戰力掛鉤,寧凡這類太古神魔傳人,每一個對上尋常修士,都可越級爭戰…

手持量天尺,寧凡望著其上刻度,沉吟不語。

當其運轉法力之後,量天尺亮起六個刻度,是為『六甲』法力,當其連妖力都用上后,這法力,立刻變作九甲。

甲,是金丹以上修士衡量法力的單位。這個甲,非甲乙之甲,而是甲子之甲。

一甲子為六十年,一甲法力,意為資質一般的修士,在下級修真國的靈氣濃度中,修鍊60年的法力總和。

突破金丹初期,需要法力達到5甲,中期為10甲,後期為15甲,巔峰為20甲。

寧凡法力妖力融合,9甲法力,距離金丹中期都不遠。但比其元嬰修士,當真之時天壤之別。

突破元嬰初期,需要50甲法力!下級修真國中資質尋常的修士,若無機緣,需要修鍊3000載,才可獲得這麼多法力。但金丹修士,只能活千載,所以,資質與靈氣濃度,決定了一個修士的修鍊終點,而無資質的修士,則渴求獲取機緣,提升額外法力…

到了元嬰之後,修士法力將激增。元嬰中期修士,法力必在100甲之上,後期,300甲,巔峰的大修士,1500甲!

這便是說,一個大修士的法力,便是300名金丹初期的總和…這便是元嬰與金丹的天壤之別!

而元嬰巔峰,想要突破化神,需要…10000甲法力!

法力每日修鍊都會增長,但修士是難以感覺快慢的,有了量天尺,從其上刻度變化,便能知曉每日進境。

他一拍儲物袋,取出一件件物品。

自茶花女妖手中奪得的宋國諸女的處子元陰血。

自胡家老祖胡風子手中獲得的修丹。

三轉丹藥霞金丹,能提升結丹幾率。

金丹中期、金丹巔峰的道果,兩枚!

以及,九顆冥羅果!

這些物品,不僅可助自己結丹,甚至可助自己…修為暴漲!

但,此刻仍不是服用天材地寶的時候。為了結丹,寧凡必須煞費苦工,先將功法臻至完美。

《黑魔決》,第二層巔峰。

《踏雪決》,第二層巔峰。

《陰陽變》,第一層第三境界。

《山茶經》,第二層巔峰。

《巨骨訣》,第三層第四境界。

功法越高,同等法力的戰力亦將提高。量不變,卻質變。且除了《陰陽變》提升方法特殊,其他功法都可通過苦修提升。

一遍遍運轉法力周天,一遍遍呼吸吐納。

枯燥之中,50年過去。而寧凡的功法,一一提升。

《黑魔決》、《踏雪決》齊齊突破第三層巔峰!

《山茶經》,三層巔峰!

《巨骨訣》,三層巔峰!

《巨骨訣》的修鍊,需要焚血丹。

而服下焚血丹后,寧凡可在這片天地肆意發泄殺意,毀滅山河,被毀之物,不需多久,便會化霧重現。

如今的他,再持起量天尺,法力已是8甲,加上3甲妖力,11甲總和,超過金丹中期的水準整整1甲子法力!

在進入遺世塔的第60年,他正式開始衝擊金丹瓶頸!

數十名宋國女修的處子元陰血,服下之後,煉化。

《陰陽變》的功法等級,突破第1層第6境界!

法力,則在煉化處子血后,達到10甲!不加妖力,也有了中期修士的水準!

他手握修丹,默然。

他答應胡風子的事,做到了,則自己,有資格服下這修丹!

服之,煉化!法力突破12甲!

兩枚道果,一為金丹中期,一為金丹巔峰。其中承載了兩名金丹修士一生的修為。

傳言,融靈之下修士,服食道果,可一步結丹!

傳言,金丹之上修士,服食道果,亦可能提升一個小境界!

當日那枚道果,寧凡限於境界,浪費了太多藥力。今日,這道果力量,再不會浪費!

尋常金丹道果,一枚可增5甲法力,故而有此神效。

中期道果,比5甲稍多,而巔峰道果,則可提升6甲!

十日後,寧凡煉化兩枚道果,其法力,達到了23甲!

23甲…這法力,已比金丹巔峰修士更多3甲子,但比起元嬰修士,不如…

只是,一旦突破金丹,寧凡便可依仗雄渾法力,一步成為金丹巔峰的修士!

如此,百年之內結丹,剩下的兩百多年,他甚至可以…準備結嬰!

最後一步,是吞服冥羅果!

他心境達到金丹後期,但斬心魔的計劃,他準備在冥羅夢境中完成,就好似幫助雲若薇斬心魔那樣,夢中斬魔!

幫雲若薇斬心魔,他一口應下,原本就是為了今日積累斬魔經驗。

但又有區別,他的心魔,是紙鶴,所以不可一劍斬殺。

紙鶴,關乎他的道心…若斬滅紙鶴,他便會遺忘此女,憑從此,冷漠無情!

他不願!他的目標,是像老魔那樣,做一個有血有肉的魔頭!

將九枚冥羅果吞服,他目光如電,凜然道,

「我要,結丹1

冥羅夢境。

海寧寧家,一個三歲的孩童,雙目茫然,被領入寧家的僕役宅院之內。

碧綠如翡翠的翠塘江畔,海寧城中,無數孩童同樣露出茫然、麻木,被抹去記憶,分入寧家。

所有的孩童,多是孤兒、乞兒,即便被寧家修士抹去記憶,但能加入寧家,他們也算避免了死於戰亂、飢荒的命運,寧家,沒有虧欠他們。

擁有修仙資質的,被稱為『少爺』,被寧家修士收養。

資質低劣的,淪為『仆子』,被寧家僕從收養。

僕從,無一例外都是凡人。身為仆子,若有文才、武才,亦可在僕人中獲取一些地位。

翠塘江畔,一個年方10歲的少年,背著竹筐,立在江畔,望著江中倒影,幽幽一嘆。

他叫寧凡,3歲被寧家收養,抹去記憶。

賜名為凡,是因為…資質太過平凡!

修仙不成,身為僕從,文才也無,武也稀鬆,即便在僕役中,也是最低等的存在。

寧凡寧凡,太過平凡。

但他有一個弟弟,資質並不普通,雖然入族之時沒有被仙師看重,但對於凡間武學,卻有著可怕的資質。尤其是寧孤的箭術,僅僅9歲,便能開1石之弓,簡直是凡武的天才人物。

氣力驚人,是的某個寧家煉體修士,看中了寧孤,想傳他修仙之術,但寧孤拒絕了。

他不願…他不喜歡修仙。

他年少氣盛,出言不遜,得罪了那位仙師,而從那日起,該仙師的後輩子弟,小少爺們,便開始尋寧凡、寧孤兄弟二人的麻煩。

他們的養父寧大牛,膽小,一見寧孤得罪仙師,立刻要活活打死寧孤。

那一日,寧凡帶著寧孤,離開了寧大牛的蔭庇。

弟弟習武,需要時間修鍊,無法賺錢。作為哥哥,寧凡一人,支撐起一個家。

長工也好,短工也罷,但凡能掙銅錢,他便欣然去做。

今日,他接的活,是為寧家採集靈藥。

靈藥,每一種都是百年年份以上,那藥力太猛,除了少數幾種山參野芝,大多數靈藥,都不是凡人可以吃的。

久經苦難,使得寧凡具備了一個優於常人的能力。

他懂得看人臉色。

他什麼夥計都能做。

他懂得分辨靈藥!

他望著翠塘江,深深一嘆,臉上青紫未退。

昨日寧孤,又惹麻煩,與酒樓外某個醉漢爭執,那醉漢會幾分法術,將武功不弱的寧孤給打傷,而寧凡,則好似瘋狗一樣,與那醉漢拚命。

「仙與凡,差距這麼大么,縱然寧孤天分再高,內力再深,在仙師眼中,仍是弱者。當日,寧孤若是答應寧家仙師,成為其弟子,該有多好…」

「不過聽說,當我被打昏之時,救下我的,是寧家的『青小姐』…」

語罷,10歲的寧凡,望著河中的自己,忽然沉默。

「我好像,忘記了什麼…但我記不起來…」

寧凡搖搖頭,將心思收起,背著竹筐,行走在青山綠水間,入那凝碧峰,採藥。

他唱著吳謠,但進入山林的一刻,立刻噤聲,以免引起狼王窺伺。

且自懷中抹出某種香草,抹在身上,將氣味散去…

山中有狼,更有狼王,因為狼王的存在,有數個仙師,都被入山修鍊之時,被吃掉了。

他們即便有法力,卻無寧凡的謹慎。這種謹慎,是自小困苦、欺凌,而處處小心翼翼的處事態度。

日落之前,他采了數種靈藥,放入竹筐。

如此,應該能換得不少銀錢,為寧孤尋一個坊間名師、勤修武藝了。

只是不知不覺,他便迷了路。

恍惚間,竟走到了凝碧峰山半的『太清泉』。

泉水之中,似有一個女子,正準備脫衣、入泉、沐裕

而暗處林間,數個十六七歲的少年,蟄伏於樹后,眼露yn.邪之色,正興緻勃勃的等待隨後到來的香艷!

「想不到,能看到寧青兒沐浴,嘿嘿,此女平日仗著資質不俗,被家主看重,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臉,如今又如何,還不是要被我等看光?說不得,此女入池以後,我們幾個一擁而上,還能將她給辦了1

那泉邊女子,是辟脈五層修為,十四五歲的年紀,一襲青裙,正欲解衣扣。

她在山林斬狼歷練,身染血腥,自然想在返回寧家之前,洗凈身子。

不曾想,竟有幾個少年,正在偷窺她。

若是被看,甚至被辱…對此女而言,將是噩夢一常

「青小姐,小心1寧凡叫了一聲,背起竹筐就跑!

那數個少年,皆是辟脈2、3層修士,其中一個辟脈四層的白衣少年,名為寧風,便是當日寧孤得罪的仙師弟子。

此人,但凡看見寧凡,便會欺凌!

若是尋常,寧凡萬萬不願得罪此人。但那寧青兒有恩於他,他做不到誓死不救。

他一聲呼喚,立刻讓寧青兒俏臉失色,注意到有人偷窺,暗呼好險,只是未看清呼喚者是誰,即便看了,多半也不識寧凡的。

但寧風等眾少年,卻日日欺負寧凡,豈能不知!

好在沒有暴露身份,寧凡等人亦暗暗撤去,朝寧凡追趕。

「哼!是寧凡那臭小子!竟敢壞我們好事!追上去,打死他1

這一切,寧青兒不知。

追逐,在繼續。

暮色漸沉,凝碧山中,幾名辟脈少年,正追殺一個10歲少年。

無人知,當日寧凡偷窺青小姐的傳聞,原來有這等隱情。

寧風眼露殺機,若能在山中追到寧凡,就此殺掉,聲稱狼王所為,必定無人過問。

但追著追著,寧凡忽然收住腳步,再不跑了。

這是一處罕有人至的荒地。

眾少年將其圍在中心!

「不跑了么1寧風猙獰笑道。

「不跑了,因為我記起來了,我是寧凡…你們,可以死了1

這一刻,一滴濃墨,在天空暈開!

寧風還未反應過來,已化作肉泥而死!

「此為夢境,我,為寧凡1

10歲少年淡漠道,殺人對他,不過兒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