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89章結丹(二)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很強!除非玩陰的,否則如今的寧凡,絕不是此女對手。 他不再多言,五指成爪,朝空中一爪,立刻,綿綿雨意,化作一尊虛幻的雨鼎,並不穩固,似隨時都會暴散。畢竟寧凡真實修為才融靈,想以神意zyu化...

許久之後,內宮簾動,走出兩名金丹婢女。

寧凡隨二女入宮,莫雲則匆匆告退…他,不敢面對塔主少女!

只離去前,對寧凡傳音囑咐,以示好意。

「目光不可在塔主身上,停留三息…」

「讚美塔主的腿,她會高興…」

「若實在惹怒塔主,需立刻尋借口告退,莫要繼續逗留,否則…」

「若塔主留你當婢子,切無應下,會被切掉『那個』…」

腦海回蕩著莫雲的叮囑,寧凡暗暗皺眉,這所謂的塔主,當真難伺候。

而對莫雲,寧凡心存一絲感激,若非此人囑咐,自己多半會犯諸多忌諱,不是被塔主少女切成碎屍,便是被…切掉『那個』。

『那個』…此物可是寧凡陰陽變的精髓所在,失去此物,他也用不著再合體雙修了。

入宮。

宮殿之中,鋪滿水晶、仙玉,玉座鋪著貂絨,一個紅衣少女手持紅鞭,坐在玉座,身後則侍立著數個金丹婢女。

鵝蛋小臉,清秀絕塵,眸子卻冷寒。

龍女髻,青絲盤繞,額前瀏海卻整齊齊眉。

上穿紅羅衫,下面卻襯極短的羅裙,一腿慵懶翹上另一腿,秀足不穿羅襪,而穿齊腿長的暗紅絲襪,足踏紅繡鞋。

這種裝扮,是寧凡生平僅見,但穿在此女身上,嬌小的身軀,恰到好處。若此女少了明眸那冷寒煞氣,會更像一個修國公主。

兩息…在第三息前,寧凡移開目光,抱拳。

「晚輩周明,見過塔主…」

群婢暗暗鬆了口氣,總算寧凡在三息前移開目光,沒犯小姐忌諱。

但那少女,斜睨了寧凡一眼,寒意卻不減,

「本宮有那麼老么,讓你自稱晚輩,稱我塔主!喚我『北小姐』,重來一次1

「散修周明,見過北小姐…」

寧凡不卑不亢,舉止有度…少女皺眉,眼中寒意一卷,化作實質般的血色,在寧凡身上一衝,一旋。

寧凡目光一凝,但感知此女僅是試探自己后,並未抵擋。那殺意在其身旋了5圈,散去。

少女秀眉更緊,但寒意殺意,皆少了些。

「聽莫雲稟報,你身懷四轉丹術…」

「猶在四轉之上1

「那麼,是五轉咯?你們退下吧…你,隨我來1

少女一令,群婢退去,她小指一勾,朝宮內走去,示意寧凡跟上。

一路,寧凡仍未多打量少女一眼,不知走了多久,盡頭一間石室,二人進入。

推門,寧凡目光一閃,房中是一處千丈火坑,坑中之火,閃著青炎,隱隱流動青鳳之影,竟是地脈妖火——青鸞火!

見石門推開,炎影戾鳴一聲,化作一隻數十丈巨大的青鸞,熊熊火焰,衝天而起,撲面而來。

寧凡目光一凝,此妖火,竟生了靈智,且這青鸞成妖,竟有不弱於元嬰初期的實力。

但不待火鳳飛出,少女眼露寒意,一步朝火坑踏下,那秀氣的小腳,只一腳,便將元嬰實力的鸞影踏散!

「哼!區區火妖,也敢惹我1

青鸞火似極其畏懼,再不敢逃遁,而寧凡,再一次感受到少女的暴虐、強橫…

心中微微猜疑,少女帶自己來地火石室,難不成,是讓自己以地火,煉製一顆五轉丹藥?那樣的話,該費多少時間…

卻見少女隨意取出一個淡紅香囊,拋給寧凡,其中盛放著十種五千年靈藥。

「選擇三種靈藥,以地火熔煉成藥漿,做得到,本宮便承認你五轉煉丹師的身份!准你進入遺世塔第五層1

「只熔葯漿?」

「不然呢?讓本宮看著你按部就班、煉出完整的五轉丹么?本宮可沒數年時間,陪你浪費!提醒你一句,本宮不會給你丹鼎,而需要你『神意化鼎』,若你非五轉,則算是欺瞞於我,我便殺了你1少女不耐道。

「神意化鼎么…好1寧凡一口應下。

煉丹分三步,熔化靈藥、融合藥力、收火成丹。若只考第一步,以地脈妖火熔葯事半功倍,且只熔三種,則不會耗太久。

十種靈藥,選擇其三,暗中考驗的是寧凡辨識靈藥的能力。

地脈妖火煉丹,考驗的是寧凡控火能力。

而不給鼎…五轉煉丹師煉丹,可化神意為鼎,如此丹藥品質更優,若做不到這一點,則根本算不上五轉。

「三天,本宮只等三天…」少女坐在火坑旁,紅絲小腿,在火焰中一擺一擺,那地脈妖火,便是化神也要退避,卻偏偏傷不得她。

此女,很強!除非玩陰的,否則如今的寧凡,絕不是此女對手。

他不再多言,五指成爪,朝空中一爪,立刻,綿綿雨意,化作一尊虛幻的雨鼎,並不穩固,似隨時都會暴散。畢竟寧凡真實修為才融靈,想以神意zyu化鼎,對法力損耗太大。

「八品神意,雨之神意…放在四天,你很一般,但在雨界,似乎不錯了呢…」少女古井無波。

而寧凡,根本抽不出心思答話,選擇的三種靈藥,皆是藥力最淺,最易煉化的。

少女神情不懂,但頻頻點頭,雙足悠然搖擺,在坑邊自語,「十種靈藥,最高年份5500年,最低4800年,你所選,便是三種4800年靈藥,對靈藥年份辨識如此清晰,足可見你丹道不弱…不過,你境界太低,只是融靈,撐不過三日…」

是,寧凡法力遠遠不夠撐過。

但已經到了這裡,他自不可能退避。

第一日,寧凡熔化一葯。

第二日,寧凡將第二葯熔化。

火焰掩映,寧凡面色蒼白,雨鼎飄遙

第三日,寧凡即將徹底熔化第三葯,但這一刻,法力耗空…雨鼎碎!

「葯漿四溢…便是失敗,你尚不算合格的五轉煉丹師…」少女淡淡給了評價。

「還沒結束!墨流分神術1

妄動神念,識海一痛,寧凡幾乎昏迷,但眼中狠色更濃。

墨色神念一籠,將所有散逸的葯漿籠住,化作一尊神念之鼎,在地火熔燒下,第三種靈藥,徹底熔化。

而寧凡,揮手取出三個玉瓶,將三種葯漿呈入,遞給少女,朗聲道,

「三葯已熔…幸不辱命1

接過三個溫熱的玉瓶,少女眼光,第一次顫動了下。

「劍念么…你神意鼎碎,劍念成鼎,算是作弊的行為…所以你,不合格,但本宮網開一面,不殺你…遺世塔,你可入第四層。」

「…」寧凡沉默。五轉下級丹藥,若以碎丹鼎進行,他可勉強煉製,但以神意化鼎,對他而言,還是太早了。

四層么…此事,也是無奈。

少女自火坑邊站起,但眼光一動,冷漠的小臉,勾起弧度。

卻見她的左腳繡鞋,輕輕一抖,在其起身一刻,繡鞋失落,墜下火海。

「在此鞋焚作飛灰前,幫本宮撿起繡鞋,本宮給你入五層的機會。」

「哦?小事而已。」

寧凡微微一怔,立刻縱身一躍,墜下火海。

地脈妖火雖厲害,但陰陽鎖在身,他並不懼火,反是微有靈性的青鸞火,自寧凡身上感受到危機,匆匆分作兩邊,散開。

探手,攝住繡鞋,踏空回步,返回火坑之上。

便是長發,都未焦灼一分。

「哦?不錯嘛…」少女輕輕贊了句,但冰冷的小臉,一揚。

秀氣的小臉,輕輕勾起一個弧度,左腿抬到寧凡身前,

「幫本宮穿上繡鞋…」

言罷,她輕輕挑足,小瞧的足尖,在寧凡身前擺動。

「穿鞋?這似乎與北小姐之前所說,有些不同吧…」寧凡皺眉,猜不透此女心思。

「你可以當作,這是本宮交給你的第二環任務。還是你覺得,為本宮穿鞋,太屈辱了呢…」少女眼中,殺機一閃,喜怒無常。

折辱,或是考驗?

寧凡嘆了口氣,眼前的少女,當真難伺候。

遁下身,他努力在不觸碰此女秀足之下,為其穿鞋。

但此女,偏偏可以將秀足,朝寧凡手上廝磨。若說是挑逗,則此女神情未免太過冰冷,根本無旖旎氣氛的。

鞋穿罷,寧凡後退五步,對少女抱拳。

「北小姐,如此可滿意?」

「嗯,滿意了…此為你在遺世宮的五轉丹術的徽章,至於登記之事,稍後本宮便令人去辦,你此刻便可離去,以此徽章,可入遺世塔五層,並享受6折折扣。以我們遺世宮的規矩,絕不泄露客人**,無人會知曉你五轉身份,此事你大可放心。」

「如此,周某告退。」

寧凡神情從容,抱拳離去。

而在其離去后,少女關了石門,忽然眼神淡漠道,「石兵,此人如何?」

毫無徵兆的,少女身前,現出一個山嶺石人,眼神空洞,卻有化神氣息,語調生澀道。

「回稟小蠻小姐,此人似乎有欺天之寶,看不出底細,但應是太古魔脈,不過,並非小姐尋找的那幾種,而已經現世的幾種神魔脈,也已被神虛閣傳人給尋去,賜予『九界名額』…」

「是么,此人既然對我等無用,便罷了…大概是本宮多心了,不過此人,很有趣呢,劣等魔脈,也能成為五轉煉丹師…石兵,你將他心跳變化,彙報一下吧。」

「是!此人入宮時,心率是十息一次,與尋常半步金丹差距不大。當看到小姐傾世容顏,此人心率,仍是十息一次,當小姐以『玄陰殺癸』的殺意試探時,此人心率絲毫不動,仍是十息一次…當煉丹失敗之時,此人心率,仍是十息一次…當小姐許諾讓其入第五層,其心率,仍是十息一次…」

「哦?有意思,此人心志竟如此沉穩,不動美色,不懼殺氣,勝不驕、敗不餒,不過本宮不信,當本宮以腳碰他時,他仍是心如鐵石…」

「如小姐所料,當小姐以腳誘他,憑小姐傾城之色,肢體接觸,他自然非動心不可,否則,便不算男子了…但即便是那時,他的心率,也不過加速到九息一次,變化不大,反倒是小姐…」

「我?我怎麼了1

「反倒是小姐,在與此人肢體接觸之時,心率幾乎加快一倍…小姐,難道對此人有興趣?」

「哼!休要胡言1少女眼露煞氣,一掌拍碎石兵。

但片刻,石兵便碎石重凝,並鞠躬之後,再次隱身。

「心如鐵石的男人…倒還是頭一次見到,待他結丹之後,再正式收他做『婢子』吧…」

名為北小蠻的天之嬌女,冷漠的小臉,血光一閃。

「稍稍有些勾動『癸星殺氣』了呢…血脈沸騰,這種感覺,真是熬人,接下來,找些倒霉之人,殺了吧…」

少女搖身一閃,不知又要去何處殺人。

只是這一切,與寧凡已毫無關係。

他憑五轉徽章,幾乎毫無阻擋,便入了遺世宮,並得到了化神老怪的秘密接見。

「小友融靈修為,竟是五轉煉丹師…這種資質,真是老夫生平僅見1

坐鎮遺世宮的化神初期老怪,是一個銀袍老者,名為陸青,衣袍之上藥氣極濃,本身也是個五轉煉丹師。

「陸前輩繆贊了,晚輩想在遺世塔第五層,修鍊10年。」

「10年啊?呵呵,小友五轉煉丹師身份,可享受6折折扣,共是576萬仙玉,交了仙玉,小友這便可入第五層修鍊,其中自成天地,進入遺世塔,道友將擁有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修鍊,無需有任何顧慮,但此塔,有兩個缺陷,老夫不得不事先聲明。」

「願聞其詳。」

「其一,此塔不可增加壽數,10年開啟,便是320年,不到結束,無法離開,也便是說,道友若無法結丹,可能便會隕落在塔中,而老夫等人,也唯有時間到了后,才能將道友遺骨取出,當然,區區安葬仙玉,我遺世宮自會承擔,若道友遺骨想歸鄉,則可實現通知親友來接,抑或在我遺世宮留下家鄉之地,視地界遠近,會收取道友『歸鄉安葬的費用』。」

「多謝陸前輩提醒,不過晚輩自認為結丹不會失敗,所以無須考慮身後事…」寧凡微微失笑,這遺世宮的服務,當真周到之極,連修士的身後事都考慮到了。

對這個時代的修士而言,送骨還鄉,意義重大…能葬於故鄉,是一種幸福。

「呵呵,小友有如此信心,倒是老夫多嘴了。其二,遺世塔中,無法開啟洞天法寶,儲物袋倒是例外…也便是說,小友若想帶鼎爐進入塔內修鍊,即便帶入,也無法喚出,而洞天空間的時間,將不受塔力影響…」

「哦?有這等事。」

寧凡微微詫異,若是如此,自己在塔中,倒是無法肆意採補了,唯有出塔后,再處理兩個元嬰女妖。

也對…若洞天法寶可帶人進入,則花一人錢財,讓無數人修鍊…遺世宮,未免太虧。

「如此,道友稍作準備之後,老夫會派人,帶道友進入塔內。」

三日後,寧凡出現在一片山明水秀的天地之間。

這遼闊無涯的天地,靈氣盎然,且僅為他一人準備。

沒有殺戮,沒有探查,只有…修鍊!

而整整320年,他會在此,開闢洞府,結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