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88章結丹(一)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淡的血腥味道。 而兩名金丹女修,丫鬟打扮,臉色蒼白地抬著一個木架,走出內宮。 木架上,擔著什麼,以白布遮蓋,而白布,則已血跡斑斑。 寧凡神念一掃,白布之下…是具切碎的男修之屍!...

寧凡被引入丹塔第二層,廂房之中,默默等候。/../

路過其他廂房,亦住著不少金丹、元嬰老怪,似乎皆是已登記的三轉煉丹師。

這些人的目光,落在寧凡身上,各有傲氣,或有輕蔑,對此,寧凡不以為意。

許久,雅蘭引著一個青衣老者,來見寧凡。

那老者滿面紅光,青衣華貴,人稱莫老,金丹後期修為,雙眼微眯,頗有不耐。

感知到寧凡不過半步金丹修為,老者更是眼皮一皺。

「雅蘭!老夫正在悟丹關鍵之時,沒有時間浪費,若此融靈小輩不是三轉煉丹師,老夫必定重罰於你1

「是…」雅蘭幽幽一嘆,想不到自己去叫莫老,正趕上莫老閉關無果、心情不佳,哎,真是倒霉。

老者的神念,在寧凡身上一掃,微微刺痛,收回神念,驀然睜開眼。

此刻的寧凡,鮫血之味已散,笑容隨和,再看不出是凶星魔頭。

煉丹師以神念控火,雖說神念強弱與煉丹術沒有必然關係,但神念強的煉丹師,往往煉丹術不凡。

此人,骨齡雖短,修為雖低,但倒也有可能是三轉煉丹師。

「這位小友,有些不凡礙也罷,這便隨老夫前往丹室,測試煉丹術。」莫老罕見地擠出幾分微笑,這讓雅蘭微微鬆了口氣。

看起來,莫老定是從這周明身上,發現了奇異之事,而予以重視。

但寧凡微笑,未挪動腳步。

「周某斗膽一問,莫道友可以測定的煉丹術…最高什麼等階1

「嗯?老夫是三轉高級煉丹師,可測試三轉高級,不過即便道友煉丹術達到三轉巔峰,老夫也可評估一二1

「是么,那似乎可惜了,讓莫道友白跑一次…周某的煉丹術,更在三轉巔峰之上,似乎要勞煩貴塔其他人,幫周某測試一番了…」

寧凡一言出,雅蘭與莫老皆是怔住!

這怔,並非震驚,而是…不信!

莫老一絲乾笑收起,眼神一沉,「周道友,你是在和老夫開玩笑么?」

每一年,都有煉丹師虛報煉丹術,試圖進入更高塔層修鍊。

四轉丹術,莫老可測,四轉以上,唯有南塔塔主,才能定奪!

請塔主親測…若測試結果,寧凡並非四轉,讓南塔塔主白跑一次…便是自己,也要受罰!

須知,這南塔塔主,她的身份,可不一般,不一般礙便是其他三丹塔塔主,便是中心遺世塔銀塔的守塔化神,也莫可得罪…

看出莫老怒色,寧凡無奈。

若可以,他不會如此張揚,宣揚煉丹術,這在修墳無盡海,是取死之道。

但如今,卻萬萬隱藏不得。

他眼光一決,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個玉盒,其中盛放的,是一顆晶瑩如翠的丹丸…

「莫道友誤會了,周某並非言笑,若不相信,可看此丹1

此丹一出,雅蘭還不是如何震驚,但莫老,卻立刻面露火熱!

「這是…四轉丹藥…化嬰丹1

化嬰丹!

莫老煉製不出,但也見過一些!甚至,他自己都從遺世宮購買了一顆,作為他日結嬰之用。但眼前丹藥品質之高,是他生平僅見!這化嬰丹中,竟有一絲神意!

不僅如此…此丹渾然天成,幾乎沒有任何瑕疵…便是四轉巔峰的煉丹師,煉製化嬰丹,也多少會有一些瑕疵…

最後一點…此丹收丹之時,煉丹者可以留下一絲氣息在丹中,供人辨識…

那氣息正是眼前的寧凡本人!

此丹,是他在乘舟之時,煉製!

「周…周大師!此丹,此丹…此丹當真是你所煉製1平日眼高於頂的莫老,此刻竟張口結舌。

「不錯!此丹,可讓莫老滿意?可能請更高級的煉丹師,為周某平定煉丹術?」

「可以!自然可以!不過我南丹塔和其他三塔有些不同,塔主是女流,且本身並非煉丹師…但若是為大師測定煉丹術,即便大師是五…」

莫老做個五的手勢,立刻噤聲。

五轉煉丹師,在遺世宮登記之人,有十餘人,但願在遺世宮挂名客卿的,只有三人!且皆不在此外海之地停留…

若自己能為遺世宮,尋來一位五轉煉丹師登記,是大功一件!

若這煉丹師,還願意成為遺世宮客卿長老,更是大功!

「周…周大師!莫雲這便帶閣下,去見塔主!不過周大師切記,塔主的脾氣有些不好,若是怠慢大師,大師千萬海涵一二…」

「有勞莫道友,帶周某去見此塔塔主。不過,你們遺世宮丹塔,還真有意思…莫道友也是脾氣不好,塔主也是脾氣不好…在這丹塔任職,是這麼不開心的事么?」寧凡笑道。

「見笑了,見笑了…莫某確實脾氣不好,但還是會看人變臉的…但塔主大人,是真的脾氣不好,便是化神老怪,一個不喜,也敢欺凌…她,她不能惹礙」

「是么…」寧凡眼神微微凝重,這所謂的南塔塔主,似乎…地位極其特殊埃

欺凌化神…據寧凡所知,這東南西北四座丹塔,塔主也只是元嬰巔峰的大修士而已,唯有中心的遺世塔銀塔,才有化神坐鎮。

南塔的元嬰塔主,敢欺凌化神…此人莫非背景特殊?

不知為何,寧凡的眼前,浮現起七梅城神虛閣那纏人的小妖女…

再次路過諸廂房,一個個廂房中的三轉煉丹師,見莫老對寧凡區區融靈、如此恭敬,且竟帶他登上第三層丹塔,俱是暗暗震驚,哪裡還有半分傲然之色!

「那個融靈小輩…不,融靈道友,難道是…四…」

「噓!此事不是我等可議論的,若是四…則在這玄武城中,其地位堪比元嬰後期!煉丹師的超然地位,我等皆有切身體會1

「不過南塔塔主的性格,似乎有些暴虐…」

「噓!這個更加不是我等可議論了,據說那南塔塔主,是『上面』的人…」

寧凡古井無波,隨莫雲登上丹塔第三層。

這第三層的擺設也好、裝飾也罷,好似一個宮殿,卻有些女子閨閣意味,讓寧凡暗暗猜測,這所謂的南塔塔主,應是女子。

只是剛走到內宮之外,立刻傳來一絲淡淡的血腥味道。

而兩名金丹女修,丫鬟打扮,臉色蒼白地抬著一個木架,走出內宮。

木架上,擔著什麼,以白布遮蓋,而白布,則已血跡斑斑。

寧凡神念一掃,白布之下…是具切碎的男修之屍!從男屍血液靈氣濃稠看,此人生前最少是元嬰中期!

「這是…」寧凡目光一凜。

「咳咳,莫某說了…塔主脾氣,有些不好,且最討厭男修…這男修,多半是哪個四轉煉丹師,但對塔主言行輕薄,所以…」

寧凡默然。

四轉煉丹師,放在中級修真國都要禮遇之輩,放在遺世宮都要器重之人,卻被人,切成肉塊…

遺世宮,優待煉丹師是不容置疑的。

但南塔塔主,敢無視遺世宮的規矩…此人地位,已然超然!

而讓寧凡謹慎的是,這女塔主的脾氣,豈止是不好…根本是一言不合,便要殺人碎屍泄憤…

超然恐怖的身份,元嬰後期的修為,敢隨性殺戮四轉煉丹師…

便是寧凡,都對這未曾謀面的女塔主,生了一絲忌憚。

早知如此,自己去其他三塔測試,或許更好。

萬一惹怒此女…以寧凡底牌加上采陰指,在此女面前,也多半勝算不多,而若被這刁蠻女子弄死、碎屍,自己未免太過冤枉。

若是…一不小心,殺死此女。

寧凡可能會引起…真仙追殺!

內宮,幾名金丹女婢正小心服侍一個紅衫少女。

小字羅衣,血紅。

鵰翎長鞭,血紅。

此女貌約十三四歲,扎著龍女髻,血玉發簪,指甲都染成血紅,所有青絲盤在身後,清秀的容顏,卻冷若霜寒,眼中,微微閃過一絲血紅之意。

「區區四轉煉丹師,竟敢以魅術試探我,哼,真是可恨!天下男修,果然皆是負心…對了,莫雲剛才說,有何事見我?」

「稟小姐,似乎是莫雲,尋了個四轉…」

「是么…此人的眼光,若敢在我身上停留三息以上,便殺了…若敢還手,查出此人宗族,滅其滿門…」少女淡若冰寒。

「若是此人規規矩矩呢…」婢女小心問道。

「若是如此…那此人,就算是好男人…切了他東西,留在我身邊,做個婢子。」

「若是此人,是五…」

「若是五轉,便是我也不能隨便欺凌呢…真是麻煩…」少女愁苦道。

毫無徵兆的,寧凡身上某個地方,一寒…

會被切掉么…

小妖女走了,小魔女…來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