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86章你要以身相許?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是…被寧凡身上恐怖的血腥氣味吸引而來! 很濃的鮫血穩嗽從鮫群之中,殺戮而出。如此濃的血氣,恐怕是孤身入萬鮫之內、屠戮千鮫,才能擁有此濃重血氣。 這種膽大妄為的行為,便是元嬰中期修士,也...

無盡海,外海,黑礁海域。

一名僅五尺高的瘦小老頭,穿黑袍,面色難看立在海中。

他個子雖瘦小,面貌亦丑,但一雙老眼,卻炯炯有神,好似鷹隼,更有著元嬰後期的修為,在封妖殿中,被稱為…鷹鶴老人!

他很震怒,非常震怒!

手中三塊命魂玉佩,碎去其二!眼前近萬鮫妖,卻有數千橫死!死去的鮫妖,其中更有他精心培育的數只『鮫妖王獸』!

「阿二、阿三死了!誰幹的1

明明是矮矬丑,但老者一生氣,卻令的周身海域,千丈之內,立刻蒸沸起來!

在其身前,被誅仙令傷得不輕的阿大,氣息萎靡,被老者氣勢波及到,立刻露出懼怕之色,

「七長老勿怒!那狂徒敢殺我封妖殿嬰侍,他死定了!我封妖殿嬰侍,每一人都會在上級上老手中留下命魂玉佩,一旦死去,憑此玉佩,長老定可輕易尋來那逞凶之人1

「廢話!老夫自然知道這些!不過你確定沒有看錯,那人身受重傷嗎1老者眼光一凜。

「絕不會錯!那人識海彷彿隨時會崩,無法久活。若非看似傷重,我那愚蠢的二弟、三弟,也不會搶先一步,去追趕那人1

「好,很好!一個重傷欲死的元嬰修士,還能殺死兩名初期,此人應有保命底牌,但這底牌,多半已用盡,卻即便未用盡,在老夫元嬰後期修士追擊下,他也毫無用處!此人,老夫殺定了1

鷹鶴老人,嘿嘿冷笑,化作黑虹破海而去。

他主動殺人,有三個選擇。

其一,對方修為不高於他。其二,對方帶傷。其三,對方身懷重寶。

這三個條件,『狂徒』顯然皆具備,那麼鷹鶴,極其樂意追殺此人!

「哈哈!重傷元嬰!敢跟我封妖殿做對,找死1

無盡海,橫山島。

寧凡將此島仙玉搜刮一空之後,並向那倒霉的橫雲老祖王橫,索要了臨近海域所有清晰海圖。旋即再不理會此島,一振風雷翅,抱著殷素秋匆匆離去。

他沒有種念禁,沒有必要。在無盡海,失去雨界界法約束,殺人奪寶、尋仇屠宗,不過家常便飯,根本無人過問。且島上修士雖看到自己殺人,不知自己殺誰,更不知自己是誰,根本不可能泄露自己任何訊息。

這便是無盡海的最大好處,在這裡,寧凡殺人無需留情,只要實力足夠,毀滅一島,屠戮萬修,根本無人過問!

但,必須立刻遁去!

搜魂滅憶的結果,讓寧凡面色凝重,自己所殺的兩名元嬰魔修,竟是無盡海內海魔宗之人。

封妖殿!無盡海內海七十二宗之一,有化神初期坐鎮的宗門!

那兩名魔修,飼養鮫人,襲擊外海,似乎是要在廝殺中,自鮫人里選拔王獸,以秘法催生…

殺嬰侍,會被封妖殿的長老以秘法追蹤,負責此二魔修的,似乎是封妖殿七長老,一名元嬰後期的修士,名為鷹鶴…

他內視仙脈,發現殺戮嬰侍之後,體內留下了兩道灰色氣息。

以他的法力,抹不掉…這灰氣,會讓那鷹鶴追蹤自己。

對那灰氣逆向感知,似乎還能感到,鷹鶴正拚命追蹤、接近自己…

寧凡沉默之後,眼露譏諷之色,將灰氣與彌天舍利一觸,立刻,灰氣便被舍利光芒籠住,而無法再行感知。

有此舍利在,寧凡倒不怕什麼封妖殿的追殺。

「追吧!像無頭蒼蠅一樣追吧!彌天舍利,當真好用1

當彌天舍利屏蔽灰氣感知時,剛剛追出黑礁海域的鷹鶴老人,幾乎吐血。

他立在海面,目光震驚!

就好似一滴水,入了海,再難尋出那水滴的絲毫蛛絲馬跡。

「那狂徒,竟有辦法遮蔽老夫的追蹤!不可能,不可能!化神之下的修士,根本抹不掉我封妖殿的秘法氣印!難道他是化神修士?」

「不,不可能!即便重傷的化神老怪,都能一指就能按死我,更何況那幾個沒用的嬰侍…那麼,他是有屏蔽感知的厲害法寶了?」

「若是如此,老夫就放心了…嘿嘿,老夫已將其人容貌烙印下來,此人重傷,飛遁必慢,更無法瞬移,老夫慢慢沿海域找,總能找到此人!若找到此人,順便將其屏蔽感知的法寶奪來,可是一樁美事1

「且讓老夫測測他名號…姓『周』?不,似乎有些不對,像是假名,但若真姓周…難道是…『內海周家』之人1

「不!定然不會!若此人是周家之人,則他殺嬰侍,不是取禍於封妖殿,而是我封妖殿,得罪不該惹的狠人…則更加要殺了他,絕不能讓周家知道,老夫手下嬰侍,竟斗膽追殺周家子弟…」

鷹鶴周身打了個寒噤,不論寧凡什麼身份,都要先找到此人,是殺是剮,再行定奪…不過鷹鶴不知,寧凡壓根與內海周家毫無關係。鷹鶴更不知,寧凡身懷風雷翅,可無限飛行,雖然重傷,極速飛遁卻毫不吃力!

鷹鶴,註定搜尋不到寧凡!

長空之上,寧凡壓下傷勢,摟著殷素秋,面不改色地遁行。

海風帶著鹹鹹的味道,殷素秋的發香,卻好似秋桂幽香。

衣衫單薄,佳人嬌柔,當動心之後,寧凡便沒有任何拘束。

殷素秋則倚在其懷中,心疼不已,更自責萬分。

「對不起,若我不遇海難,你不會加重傷勢…」

「你幹嘛苦著臉,區區小傷,以我一身丹藥,耗費時日,痊癒並非問題。笑一笑…」

「你傷成如此…我笑得出來么!你為何總愛逞強,為何…」

殷素秋摟住了寧凡的脖子,香肩顫抖。

「若你死了,我該如何,如何…」

「我死了,你改嫁…」寧凡仍有心思調笑。

「我不改1殷素秋一口應下,但立刻,便發現中了寧凡話語圈套。

改嫁?仍未明媒正娶,更未同床共枕,何來嫁人,又何來改嫁…

「誰要嫁你1若非自恃形象,殷素秋真恨不得一口咬在寧凡肩膀上,著實太氣人了。

「哦,你竟不嫁我?那我這血不是白流了。我本還想和你雙修一番,療傷培元的。」

「雙修…若做那種事,當真能為你療傷1殷素秋竟露出固執而認真的表情。

這倒讓寧凡不好意思,肉保守古板的女人。

「下次吧…若有需要,我會找你,說不得要與你翻雲覆雨的。此次先送你回碧瑤仙島。」

「嗯!你屢次救我,我殷素秋,無以為報!便是你…便是你採補於我,意欲收我為鼎爐,我殷素秋,也絕不說半個不字1固執女人正色道。

碧瑤仙島,尚有千萬海程,寧凡決定親自送行。

一月飛遁,寧凡摟素秋在懷,即便手掌惡作劇般在此女翹臀拍一下,此女雖然面紅含羞,但硬是沒有反抗。

寧凡失笑,這殷素秋,是鐵了心要『以身相許』回報自己了,便是自己此刻尋處無人島,翻雲覆雨,此女也不會拒絕。

此時的他,不宜雙修,他日結丹后,倒是可以與素秋雙修一番的。

殷素秋是一個死心眼的女人,認準了什麼,便不回頭。寧凡知道,這殷素秋,認準了自己。

遁行百萬里,海霧化雨,數片海域皆是雨季,二人出現在某座中級懸空島,在此乘上海舟,已更快遁速,趕赴碧瑤仙島。

兩月之後,海中生霧,碧瑤仙島在海霧之中,已遙遙在目。

寧凡登了懸空島岸,殷素秋亦下了舟,在登島的一刻,立刻便有守島女修,前來問話。

「二位前輩來我碧瑤仙島,不知有何要事?」

「我路經於此,這位素秋仙子,則是一介散修,希圖加入貴宗。」

「什麼?這位前輩要加入我宗1

兩名問話女修,不過辟脈,看不出寧凡與殷素秋的身前,當從踏空登島來看,至少是融靈無疑。她二人,不過外門弟子,若融靈高手加入碧瑤宗,則可為內門弟子,對殷素秋,二女自不敢怠慢。

「抱歉,融靈以上修士加入宗門,非我二人可以處理,請容晚輩呼喚宗門執事…」

二女不敢怠慢,其中一人取出傳音玉,囑咐幾聲,立刻有數道倩影,自不遠處化遁光而來,降落於地,竟是十餘人絕色女子,個個融靈以上修為,為首之人,為執事弟子,乃是半步金丹修為。

「是這位姐姐要入我宗門么…」那半步金丹的執事女子,神念探出,端詳殷素秋,但即刻,俏臉一驚,肅然起敬,「前輩是金丹修士?」

「正是…」殷素秋淡然點頭,恢復當年為太虛老祖的威嚴。

「敢問前輩具體修為…」

「她是金丹巔峰,即將結嬰,來碧瑤仙島,便是為尋找一處靈氣絕佳的宗門加入…」寧凡幫襯道,他若不這麼說,殷素秋定然會老實交待,自己宗門不幸,被破叛宗,遠赴無盡海前來投靠朋友…這樣的話,未入宗門,便讓人看輕她。

即將結嬰的修士,雖然是扯謊,但比起落難投奔,卻是好聽太多。

「什麼!這位前輩不但是金丹高手,更是即將閉關結嬰的金丹高手1

那名執事女修,算是被寧凡的話嚇到了。

即將結嬰的修士,尋一個宗門加入,極其正常,既是為了選擇安心結嬰閉關之地,也是為了在成元嬰高手后,依仗宗門財力繼續修鍊。

而這等修士加入碧瑤宗,根本不是區區一個執事女修可以決定。

「前輩,請容我呼喚宗門長老…」

「不必了!本宗恰恰路過此地,這位妹妹,便由本宗看看,是否有資格加入我碧瑤宗1

話音未落,三道青虹飛遁而來,皆是元嬰!

化作三女,一經降落,立刻神念鎖定寧凡,如臨大敵!

中間一女,青色宮裙,是碧瑤宗宗主,元嬰初期,蘇瑤!

旁邊兩位元嬰中期,年紀稍長,是宗門客卿長老。

這三女,根本不是恰恰路過,而是…被寧凡身上恐怖的血腥氣味吸引而來!

很濃的鮫血穩嗽從鮫群之中,殺戮而出。如此濃的血氣,恐怕是孤身入萬鮫之內、屠戮千鮫,才能擁有此濃重血氣。

這種膽大妄為的行為,便是元嬰中期修士,也不敢去做!

此人,很強,起碼元嬰中期!雖然重傷,但仍給蘇瑤危險感覺,說明此人身上有可怕底牌…這種高手來碧瑤宗,必須謹慎對待!

「這位朋友…」宗主蘇瑤,美眸掃過寧凡,帶著忌憚,但話音未完,卻被殷素秋,打斷!

「蘇瑤!你是蘇瑤1殷素秋眼露喜色。

「大膽,敢直呼我宗宗主名諱1兩名元嬰客卿正欲嗔責,卻被蘇瑤擺手擋下。

若是平常,被一個金丹修士直呼名諱,蘇瑤會不喜。

但此刻,被殷素秋姓名相稱,她非但不怒,反露出驚喜、難以置信之色,快步向前,伸出玉手藕臂,與殷素秋素手相牽!

「素秋妹妹,是你!不會錯!你的笑容,姐姐一生都忘不掉1

有人說,世間最深的友情,恰恰建立在幼年。

而若那情,未被時光淹沒,則會比任何功利之交,都更加醇厚。

只因那一年,你無心機,我亦年少,彼此傾心相交。

「兒時女伴么…」寧凡微微一笑,蘇瑤的神情,沒有作偽,看起來,她與殷素秋的關係,當真很好呢。

「殷道友,你的弟子,寧某給你留下,若你有任何困難,盡可來尋我…」

寧凡大有深意望了三名元嬰一眼,一抖鼎爐環!

宋國女修,數十人,俱被其喚出!

一霎,包括蘇瑤在內,三女目露震驚,

「平地變人…這是洞天法寶1

便是暗處一道極其隱晦的化神神念,都露出驚色。

「洞天法寶!這小輩不過融靈,卻能斬千鮫,戰力堪比元嬰中期,更有洞天寶存在…難道,是『內海七尊』之一,『洞虛老怪』的後輩?此人身受重傷,卻敢在無盡海肆意穿行,這與那狂妄著稱的洞虛老怪,倒也相似…咳咳咳,若當真如此,此人帶來宗門的女修,就不可小覷了,內海七尊,便是老身化神初期修士,都要賣個面子…」

碧瑤仙島一處靈氣最濃的洞府中,一名白髮蒼蒼的老嫗,似有所決,對一旁一名服侍金丹吩咐道。

「以我碧瑤宗太上長老之命,那殷素秋入宗之後,立刻晉陞為內門長老,享受元嬰級供奉,不得有誤1

「是1

ahref=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