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85章瘋狂!(第三更)

作者:我是墨水  |  更新時間:2013-11-01 22:30  |  字數:7053字

寧凡一生,從未有一刻,如此瘋狂!

一步步,他踏足無盡海,這片被稱作修墳的危險海域,卻完全無法阻礙其步伐!

命運多舛!

他在寧家平淡此生,卻被賣入他國魔宗!

他遇恩師,讓他平生第一次感到師長溫情,但恩師修為全復之際,被孽徒暗算!

他救寧孤,但寧孤卻已再無法問道仙途…

他破金丹,但心魔,竟是紙鶴…

他遇殷素秋,此女從無情,到有意,當漸有情意之時,二人分離,在分離之際,更讓此女,受此浩劫!

此女從始至終,沒有表露過心意,生怕自己的心意,為寧凡徒增煩惱。

此女唯一的幸福,不過是趁寧凡沉睡之際,才有勇氣相擁。

但天意,讓此女死去?

天道!命運!

「若此為寧某命運,我何惜此命!」

這一刻,他言辭冰冷,雙目森森!一絲逆天伐蒼之意,在心頭,無限增長!

她,不能出事!

因為,有我在!

如同百萬驚雷,在深海呼嘯而過,這一刻,他的身上,有一種讓海獸顫慄的瘋狂!

好似一道黑色疾雷,在海中轟鳴、飛瞬!

海域之中,一隊修士,正涉海而行,各個行色匆忙。

並非所有修士,都會在海中遁行,便是無盡海外海數千島嶼,也大多有海舟彼此往來。

敢在海中遁行的,必是高手!

這一隊修士,有十來人,為首的是一位元嬰中期的老者,其身後,跟著十餘人金丹。

這一隊修士,是玄光仙島玄霄宗的修士,元嬰中期老者,是宗門長老,正帶領一些傑出弟子海中試煉。

但此刻,他們卻全無歷練之心,只在海中奔逃。

可怕,太可怕了!

便是那元嬰中期的老者,也是面色駭然!

竟有近萬名鮫人,在數個元嬰魔修的引領下,朝著一艘海舟死命進攻!

能控制近萬名鮫人,這種御獸手段,駭然聽聞,這些魔修必定是內海之人,外海,沒有這種狂魔!

他們想做什麼?這一點,元嬰老者連想都不敢想,幾乎一探出對方勢大,立刻帶宗門金丹弟子逃遁。

而那些魔修,似乎也看出老者元嬰中期,難以對付,故而並未追趕。

「長老大人!那些是什麼人,太…太可怕了!一船數百名金丹,數個元嬰初期,竟在鮫人圍攻之下,潰不成軍!」一名金丹弟子惶恐道。

「莫問!慎言!」元嬰老者厲聲道。

必須立刻返回宗門!若那批魔修改變心意,折路斬殺自己,自己擋不住群妖!

但霍然間,原本急遁的老者,驀然收住遁光,神情駭然!

卻見千里之外,一道黑色之光,帶著滔天殺氣,迅速逼近!

那黑光,一個瞬移,瞬息千里,在眾修士身前,轟響一聲,震碎千重暗流海浪,化身而出。

白衣黑氅,黑髮如墨,眼神如冰!

此青年僅僅一人,但出現在此,竟給元嬰老者空前的危機之感!

尤其是剛剛那道瞬移,若老者沒看錯,竟是這青年自碎識海,在強行遁身!

瘋子,瘋子!哪有人會自碎識海瞬移!

恐怖的實力,加上周身的瘋狂,老者心神大震,此人萬萬不可得罪!

「可看到萬鮫襲船!」青年淡漠的聲音,好似一道道雷霆,在所有修士心頭齊齊炸響!

老者面色一白,蹭蹭後退兩步,這種神通,比元嬰後期修士的聲融天地還玄妙,此子是什麼修為!難道是元嬰巔峰的大修士!

「東面十萬里,確有萬鮫襲舟,這是老夫烙印下的留影玉簡,道友請看,可是你所尋之舟?」

不敢有任何遲疑,元嬰老者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個玉簡,毫不猶豫遞給青年,立刻抱拳,領眾人離去!

那玉簡,本是其千辛萬苦烙下、意欲上交宗門之物,但如今,他卻立刻交出,只為讓青年滿意,放過自己!

「多謝!」

青年神念一掃,眼露寒芒,周身再次暴散,重凝,瞬移千里!

東十萬里!那裡被襲擊海舟,正是第七遁天舟!

此留影烙印之際,海舟大陣已被攻破,過去這麼久,那舟,可還安好!

瞬移!

瞬移!

瞬移!

寧凡不顧一切在海中疾馳,每瞬移一次,識海就崩碎一些。

距離老者所說之地,還有三萬里!

一頭如山嶽大的百丈海獸,散著元嬰初期的氣勢,張開巨口,正吞噬海中死屍,這些死屍,皆是海舟被攻擊之時,遁逃下船的修士,但大都已死在海中,少數未死的數人,面對元嬰海獸,紛紛露出無力之色。

「是海王獸…我們必死,必死!」

海王獸,即海中妖王,每一隻都有元嬰修為!

這一頭百丈海獸,好似一頭碩大的紫色章魚,無數觸手隨意擺動死屍,喂入口中,做血食吞噬。

它的觸手,終於伸向重傷存活的幾位金丹,但這一刻,一點黑芒,一閃之下,瞬息千里,出現在巨獸身前,並立刻,炸裂!

「墨流分神術!」

千萬道墨色劍光,刺入巨獸,紫血狂涌!

劍光炸開,巨獸妖身炸裂,污血散開,而一道紫色小章魚的妖嬰,驚駭欲絕,不顧一切,飛速遁逃!

可怕,太可怕了!那黑光是什麼,一個照面,就把自己妖身絞碎!

墨念重凝,寧凡現身,面色蒼白,但神念一掃,無論是此地死屍、還是巨獸腹中死屍,都沒有殷素秋的屍首。

沒有她,就好,就好!

「前輩!是元嬰前輩!前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