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84章她,不能出事!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此地延續。 殷素秋的目的地,是十宗之一的碧瑤宗,一個徹頭徹尾的女修宗門。她的幼時好友,便在此任宗主,而傳聞,碧瑤宗所在的碧瑤仙島,有此宗數代前的宗主坐鎮,早已是化神修士… 寧凡與景灼的...

20日過去,寧凡傷勢好了七八成,識海之傷也恢復了少許。

沒辦法,識海此次算是前所未有的重傷,恢復起來,遠比肉身傷勢要耗費時間,起碼需要數年恢復。

看來,唯有進入遺世宮中,慢慢恢復了。

陳秀很意外,非常意外。

寧凡竟當真放走了他,除了未解念禁…

「周道友…你…你當真願意放我離去1

「不錯,聽說陳道友是一名三轉巔峰的煉丹師,此去中州,參加丹會,原本是為了突破煉丹術瓶頸,我等皆是煉丹師,自然要互相幫助的…」寧凡信口就是胡話。

「啊!對啊!周道友可是四轉煉丹師!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周道友救命之恩,放生之情,陳秀沒齒難忘,沒齒難忘1

陳秀幾乎感激涕零地,在寧凡微笑中,離開了伊豆。

只是一出伊豆,他立刻面色一冷,再次恢復了元嬰老祖的風範!

他的眼光,在城外金丹修士中尋找,當尋到一名金丹巔峰修士之時,露出森然冷笑。

「就選他了1

半日後,陳秀的元嬰,奪舍了那倒霉的金丹巔峰修士,算是徹底重生。

修為恢復元嬰,還需要些時日,但他倒是不急,以那修士的身份,偽裝自己,離開瀛國,朝著中州進發…

陳秀的事,寧凡沒有再管,或許他年寧凡也會去中州,也會參加丹會,也會與陳秀再會,不過那時,他的實力將遠超陳秀想象。

一艘艘遁天舟,陸續歸航。

寧凡三人,立在海邊,沐著海風,看舟來舟往。

他的手上,握在一份無盡海海圖玉簡,此海圖,涵蓋了數千萬海域,但竟只囊過了無盡海外海的十分之一的海域…

而內海,更是外海的百倍遼闊!

無盡海,很大,外海倒還算好,內海之地,極凶之處,便是元嬰化神也不敢輕往。無盡海外海,數千懸空島中,有『十宗三島』為最強之地。

而內海,據傳言,共有十萬三千島嶼,甚至有不少上古部落,在此地繁衍,亦有不少上古妖獸,在此地延續。

殷素秋的目的地,是十宗之一的碧瑤宗,一個徹頭徹尾的女修宗門。她的幼時好友,便在此任宗主,而傳聞,碧瑤宗所在的碧瑤仙島,有此宗數代前的宗主坐鎮,早已是化神修士…

寧凡與景灼的目的地,卻是蓬萊仙島,為『三島』之一,是遺世宮所在之處。

海風之中,寧凡收了海圖玉簡,轉頭望著殷素秋,

「此地一別,不知可還有相見之日…」

「應該不會見了…如此也好…」殷素秋面色清冷,好似別離對她而言,微不足道。

「這樣啊,那還真是可惜…最近幾日,周某日日睡得香甜,依稀夢見自己,躺在一處柔軟之地,若別離,恐怕沒有這種待遇了…」寧凡搖頭做可惜狀。

立刻,殷素秋俏臉飛霞,支支吾吾,

「我不知你在說什麼…」

「是么,大概是我在做夢吧…」寧凡哈哈一笑,總算將氣氛緩和了。

第七艘長舟,自海中浮起,海水淋漓落下。

此舟長約千尺,可載數百人,舟一出海歸航,立刻有瀛國女修收錢、接客乘舟。

「前往碧瑤仙島的道友,可在繳納3萬仙玉之後,登船1

「又是3萬…我這一路,花了你不少錢吧…」殷素秋愧道。

「區區3萬仙玉,比起雲狂買笑的百萬仙玉,可還少了97萬。仙子日日對我笑顏相待,千金不換,是我欠仙子不少錢埃這個儲物袋拿上,其中有點仙玉,你拿著用…」

素秋接過儲物袋,神念一探,俏臉失色,但心頭,卻是暖洋洋的甜。

「五十萬仙玉…是不是太多了…」

「不多,不過是將陳秀的家產,分一半給你而已。你也快結嬰了,入了碧瑤宗,莫要捨不得花錢。至於宋國女修,我便不給你了,那麼多人,若隨你乘遁天舟,可要耗我數百萬仙玉…」

「你終究還是要收她們,做鼎爐么…」素秋垂下頭,略感失落。

「我應過你不採補她們,便不會…此去無盡海,一路之上不會缺鼎爐。她們是你弟子,他日我會前往碧瑤仙島看你,並將你的弟子,送往你座下,再次之前,你且悉心修鍊即可。」

嗚!

遁天舟的號角聲,已然響起,在催修士登船了。

殷素秋收起儲物袋,不再多言,她目光落在寧凡臉上,淡然一笑。

「我相信你…」

她轉身,飛身一躍,上了舟…

號角聲聲,最終,那遁天舟在短短回航的旅途后,便再次駛入深海…

寧凡沉默不語,而景灼則安慰道。

「呵呵,道友勿要牽挂,這遁天舟單點往返,有化級隱匿陣在,此陣以無盡海特有靈礦——『海樓石』所布,對屏蔽感知有特殊神效,穿行海域,不露一絲氣息,唯一要注意的,是鮫人之血。只要無血,便無任何危險,可一路直達碧瑤仙島,素秋仙子不會有事,待日後道友境界更高,去碧瑤仙島為素秋仙子揚揚臉面,豈非樂事?」

「多謝景道友良言相勸…嗯,只要她一路安好,我便算了無牽挂了。」

第八艘、第九艘遁天舟,相繼浮出海面。

第十艘,方是通往蓬萊仙島之舟。

寧凡與景灼二人繳納仙玉,登舟,在號角聲中,沉入海面。

深海之中,遁天舟好似一道水箭,直衝三千七百萬裡外的蓬萊仙島。

這遁速,極快,幾乎是七梅樓百倍,怕是不要數月,便能橫跨三千七百萬里,到達蓬萊仙島!

海中孤旅,寧凡始終沉默,立在遁天舟船頭,在陣光的遮掩下,看海中生靈。

一月,兩月…沒有熟悉的簫音在耳,當真有些不慣。

好在寧凡與殷素秋的遁天舟,在前半段旅程,是同一航線。

他可遠遠望見前方,有一水箭在穿行,卻無船體。因為海樓石的屏蔽,便是寧凡,也看不見素秋的船,而殷素秋,多半也看不見身後寧凡的船。

但寧凡仍在矚目前方,他隱隱感覺,殷素秋同樣站在船尾,在遙望自己。

他的心,沉斂如海,在這浩渺的深海中,無盡海域之內,修士之力,真是渺小到微不足道。

偶爾會有比山更大的海獸,與遁天舟擦肩而過,傳出堪比元嬰老怪的浩瀚威勢,讓一個個舟客面色劇變。對此,寧凡卻視若無睹。而那些海獸,也因為屏蔽陣法,好似完全感知不出遁天舟氣息,並不攻擊。

海樓石,此礦石當真玄妙…

第三月,二舟駛入『黑礁海域』,並在此,分道而行。

兩道隱匿的水箭,折路而別,各奔前程。

三日過去,一切仍是風平浪靜。

但在第三日,遁天舟上,忽然慌亂一片!

寧凡立在船頭,眉頭微皺,心頭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

「景道友,發生何事了?」

「不知,似乎是某艘遁天舟,向本舟傳來了求救傳音。」

「哪一艘1寧凡目光一凜。

「道友放心,定不會是素秋仙子那一艘…」

景灼話音剛落,整座遁天舟,忽然傳來操舟修士惶急的傳音聲。

「諸位道友,大事不好!第六遁天舟傳來警報,說是海域之內,發現了鮫人成群襲舟之事!並非血氣感知,而是有元嬰魔修以秘法操控了鮫人1

此言一出,遁天舟上一片大亂。

「什,什麼!元嬰魔修操控鮫人,攻擊遁天舟?」

「他們什麼來歷,為何攻擊遁天舟1

「鮫人靈智低下,根本無法像尋常妖獸般飼養,什麼魔修,竟連鮫人都能控制1

舟上一片大亂,但寧凡,卻暗暗鬆了口氣。

還好,受到攻擊求救的,是第六遁天舟。

第六遁天舟的航線,與第七、第十相隔甚遠,便是此舟援救,也怕是趕不上了。

且便是趕得上,此舟修士,又如何願意去舊素不相識之人…

「哼!我等是付過錢的,受攻擊的又不是我等遁天舟,為何要去救人1

能付得起3萬仙玉的,大多是金丹高手,數百人合力,便是元嬰魔修,應該也會畏懼吧。

但這些人,各個素不相識,豈能戮力作戰,更不可能為救陌生舟船,而去與元嬰老怪和鮫人交鋒。

在諸修士的催促下,操舟修士鬆了口氣,他實際也不敢去援救被攻遁天舟。

寧凡閉目,神情冷漠。

第六遁天舟被襲,對他而言,毫無動搖,與他無關。

但驀然間,他睜開雙目,難以置信!

卻見操舟修士的傳音,再次在舟中響起。

「不,不好…第六遁天舟,被近萬鮫人給擊潰,無一生還…第七遁天舟,也傳來求援信息1

這一刻,無數舟中修士,紛紛駭然失色!

一個鮫人,便足以咬碎金丹修士,近萬鮫人…這麼多鮫人被控制,此事絕不尋常!

「我等安危第一,且不可援救第七舟1

「你若敢改變航向,老子便殺了你1

「不可殺人!一旦散了血氣,會被鮫人攻擊1

舟上慌亂,而寧凡,心中亦亂。

第七遁天舟,殷素秋所在之舟!

「寧道友,此事該如何…」景灼面沉如水,第七舟受襲,殷素秋必危,深海之中,萬鮫來襲,更有元嬰魔修壓陣。莫說自己一舟之修,敵不過對方,便是能救,以二舟分別數日,起碼間隔了三十萬里,要救,也來不及了…

天意弄人,莫過於此…就好似自己夫人云華,最終只成煉屍。

殷素秋,怕是必死。

自己這舟,也是危險重重…

景灼不知如何勸告寧凡,卻見寧凡驀然轉身,竟一躍,出了海樓陣光!

在其現身於海中一刻,立刻引來數只金丹巨獸的注意,但這一刻,寧凡眼中冷漠如冰,劍念一掃,海獸俱化作血泥隕滅!

「景灼道友,你自去蓬萊仙島!我救罷人,自去此島1

「寧道友!你莫要做傻事!無盡海域,兇險之極,憑你一人之力…」

「憑我一人之力,她,也不能出事1

這一刻,寧凡黑髮狂舞,眼神如冰,左臉浮現妖異黑紋。

周身暴散,化作黑影,一散一凝,已是千里之外!

這是其最快的瞬移速度!一日,不,半日,他便可橫三十萬里,援救殷素秋!

只是每一次瞬移,寧凡尚未恢復的識海,便立刻傷勢更深一分。

便是全盛,瞬移三十萬里,也會對識海造成不輕傷勢,如今,更是兇險之極。

但這一刻,沒有任何事,能阻攔下他的步伐!

他狠狠服下一瓶焚血丹,以殺意,麻痹傷勢。

眼中,只剩瘋狂!

她,不能出事!

腰間傳音玉,傳來景灼的勸阻聲。

「寧道友,回來吧…最新訊息,第七遁天舟,已被攻破大陣,殷道友多半已經…」

『啪/

寧凡一握,捏碎傳音玉,眼神冷漠,卻堅定。

「我不信,她會死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