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82章抽你龍筋,又如何!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的…」 「什麼?修鍊瓶頸?難道周道友要突破元嬰後期了?」 陳秀與楊朱,二元嬰面色一變,前者對寧凡的態度更加尊敬,後者眼中,卻浮上一絲嫉妒。 元嬰之上,每一個小境界,都有極大差異...

「嗯?周明道友的臉色,似乎不太好,難道傷勢還沒好?」二人關切問道。/../

「不,沒什麼。」寧凡總不能告訴二人,我從你們臉上看到死相,你們呆會死定了,會死得很慘…

有人會信么?說這話,白得罪人吧。

「哎,聽說周明統領身受重傷,不得已辭去晉衛統領之職,我等聽說,真是大感可惜。」

「哪裡哪裡,周某手段淺薄,剿妖之戰竟然受傷,讓道友們見笑了。不知這傳送陣,為何仍不開啟,周某如今可是恨不能立刻離開大晉…」寧凡皺眉,那危機越來越近。讓他心神難定。

「呵呵,周道友有所不知,這太古傳送陣,一陣傳送數千萬里,距離太遠,一旦少有差池,我等便會死在虛空之內,無法成功傳送,所以需要在傳送之前,認真檢查數日…對了,說起來,陳某準備傳送去『中州』,參加『丹會』,而這位楊道友,則是去『西川』,馳援宗門,敢問周道友又是去哪裡,如此急切,莫非有要事在身?呵呵,若是能與我等同行,當真是一場樂事。」

「可惜了,周某將去極東之地,無盡海,是有些修鍊瓶頸,需要去那裡突破的…」

「什麼?修鍊瓶頸?難道周道友要突破元嬰後期了?」

陳秀與楊朱,二元嬰面色一變,前者對寧凡的態度更加尊敬,後者眼中,卻浮上一絲嫉妒。

元嬰之上,每一個小境界,都有極大差異,以法力差距而言,元嬰中期修士,法力是初期的2倍。而後期修士,則又是中期的3倍,元嬰巔峰的大修士,法力卻是後期的5倍。

修真之路,越往上,法力差距越大,實力亦是天壤之別。若寧凡當真要突破元嬰後期,則與二人差距更大,二人如何不驚。

他們倒不知,寧凡根本不是元嬰,突破的亦不是後期瓶頸,僅僅是結丹而已。

只是,便是當面告知,寧凡是融靈,他們多半也不會信的。

陳秀仍有閑心談笑風生,楊朱的面色卻頗不好看,二人的共同點,卻是皆不知自身死期已近。

寧凡眉頭緊皺,這越來越近的危機感,讓其心焦。

「可否立刻進入陣域?」

「哎,周道友何必如此之急,我等多耽擱一會兒,也是為性命著想,一旦傳送有誤,我等可都要死於非命的…」陳秀笑道。

「呃,周某實在有要事,需要立刻遁行…可否要求立刻啟動傳送陣…」寧凡搖頭,若無那危機之感,多耽擱一會兒是自然的,但此刻,寧凡寧願少費時間,一刻也不願在晉國待下去。

「哼,周道友,不是老夫說你,你這人怎如此倔強,老夫等人皆有要事,但總不能因為你一人要事,將我等性命視為兒戲吧…」楊朱不悅道。

但陳秀立刻乾咳幾聲,止住楊朱話頭。

眼前的寧凡,可是即將突破元嬰後期的修士,萬萬犯不著為一點小事得罪…

「罷了,陳某想個折衷法子,我等一面進入各自陣域,一面教那些守陣的金丹小輩檢查陣式,如此,便減少了之後再入陣域的時間,周道友可滿意?」

陳秀嘿嘿一笑,將楊朱的話頭抹掉。而寧凡無奈點頭,如此也唯有再等一等了。

畢竟若不仔細檢查傳送陣,葬身虛空,亦有危險。陳秀所言,並非無理。

「如此,周某便再等一等吧…」

地底之中,諸人在守陣修士的引領下,分別進入了不同陣域。

這地底大陣,被切分出了十幾塊鎮域,可傳送十幾個目的地。無盡海鎮域,僅有寧凡等三人等候。

盤膝於地,寧凡仍不放下,取出龜甲,在地面一占,果真是大凶之兆。

越卜算,卦象越險,讓寧凡面色陰晴不定。危機之感越來越劇烈,根本不可在大晉久待,必須立刻橫跨數千萬里,到達瀛國,方可避此一劫。

「可是有大事要發生?」景灼眼角一縮,他看出寧凡眼中的顧慮重重。

「嗯,有些不好的預感。」

「那不如,快些離去吧…」殷素秋望著寧凡凝重之色,以她的了解,寧凡做事,絕不會無的放矢。

「也好…」

寧凡點點頭,冷漠問向一名守陣修士,

「檢查陣式,還需多久?」

「稟前輩,還需一個時辰…」

「這麼久!等不了了,速速開陣1

「這…」守陣修士,紛紛露出為難的目光,若不仔細檢查,一旦此陣傳送有個閃失,他們可擔當不起責任。

而那楊朱,更是不滿道,

「周明道友,何苦強人所難!難道你堂堂元嬰老怪,連多等一個時辰的定力都沒有么1

「哎呀,楊道友,慎言,慎言…」陳秀勸住楊朱,哭笑搖頭,意思很明顯。

楊道友呀,你不要命了嗎?那周明可是元嬰中期都能眨你為何要得罪他?

楊朱面色難看,平日在自己國家囂張慣了,在寧凡面前低頭,還真不舒服。

他重重嘆了口氣,點頭道。

「罷,罷!速速開啟陣光吧,如此,周明道友可算滿意了吧1

連楊朱等人都同意了,守陣金丹自不敢再違逆,只得提前。

一切檢查陣式的工作,從簡進行,在確認無誤后,守陣金丹不敢怠慢,立刻開啟陣光。

絲絲虛空之力,將眾人環繞,天地波紋回蕩。

寧凡微微閉上眼,如此,或許便可避開危機。

終於…終於要到無盡海了!結丹,結嬰,化神,返虛,碎虛!

一步步,以最快速度,提升實力!

而與寧凡不同,殷素秋的心頭,卻頗有些失落。

一旦到了無盡海,她與寧凡便要分道揚鑣了…此生,還會有相見之日么?

這一路旅途,難以忘懷。

此生,還能為他吹一曲簫音么?

只是如此,大晉似有莫測兇險,早些離去,或蠍自己,終究感到失落。

陣光一動,天地一盪,入陣10人,俱被光華閃爍,再過數息,便要傳送向各自目的地。

楊朱面沉如水,冷哼一聲,似乎仍在不滿自己向寧凡低頭之事。

但便在陣光亮起的一霎那,一股血腥的妖氣,在整座絳州城,肆虐開來,並傳出一道冰冷的笑聲。

「殺我伴妖之人,你,逃不掉!本將總算追上你了1

一霎,絳州城中所有修士,齊齊心魂大顫!

而地底之中,陳秀與楊朱二人,更是一個瞬間,齊齊大驚失色!

「化,化神妖將!不可能!妖將不應在龍夢澤么,為何會在這裡1

這一刻,便是寧凡心頭,都升起一絲震驚。

他萬萬想不到,自己已萬分小心翼翼,連決戰都拒絕,仍避不過妖將的追擊!

不會錯,這血腥氣息,與收服女妖時斬滅的血鱗虛影,如出一轍!

不會錯,那絲縈繞於心的危機感,果然是此妖帶來!

伴隨這妖將追來,一股妖氛,將絳州城籠罩。

「妖術,血海1

在那冷漠之聲中,千里絳州城,俱被血光籠罩,一片慘呼,俱化膿血,修士死絕!

廢墟之中,地底萬丈被血光震碎,露出青天白日。

長空中,立著一個紅髮飛揚的血鱗男子,望著腳下,一片血海!

眼中帶著淡漠,以及不可抗拒的化神之威!

他眼皮一皺,想不到竟來遲一步,那擒殺自己伴妖的人族,已躲到傳送陣中,且陣光已開啟,再過數息,就將傳送。

好狡猾的人族…自己自化龍成功,便悄悄離開龍夢澤,潛入人族之地,追蹤此人,想不到此人跑得更快,借傳送陣橫穿無數修城,令自己疲於追趕。

陣光開啟,虛空之力下,便是自己,也不敢輕易闖入陣中,如此看來,唯有在傳送之前,以妖術將陣中兇徒滅殺,以阻止傳送了。

他血目一閃,血光更甚,萬丈之下,一個個傳送陣外修士,早已驚駭欲絕,但凡被血光一籠,立刻化為膿血,死於非命。

守陣修士,一息死絕!

入陣10人,5名陌生金丹死於血光!

楊朱、陳秀二人,各施展極品法寶,苦苦抵禦血光,但各自法寶,卻在血光之中裂痕密布,隨時都會寶碎人亡!

血光,亦籠向寧凡三人!

寧凡背心冷汗淋漓!這血光,即便是自己最強法術,也不可抵擋!而自己底牌——化神一擊,更不可能用來對付妖將本身的!

幾乎毫不猶豫,他便一指點出,引動千里地勢,一座座山脈,轟然塌陷,化作寧凡一指!

「劍指,碎岳1

一指按下,帶著一道半寸粗細的灰色劍芒,一指一劍,卻帶著山崩地裂的轟響。

此一指按下,令得千丈之內的血光光幕,狠狠一震,碎裂!

楊、陳二人僥倖保得性命,而血鱗男子,踏立空中,微微訝異。

「嗯?融靈小輩,擋我血海之術,倒是不凡呢。但下一次血光襲來,會如何呢?」

一指劍芒,以寧凡如今境界,遠遠不足以擋下血光,只能將其微微擊散,片刻后,血光重凝,再次襲來,威力不減。但寧凡氣力,幾乎在一指之中耗盡,再難施展劍指。

之所以能擊散血光,還是因為對方妖術被傳送陣的虛空之力削弱的一半…

這便是自己與化神妖將的巨大差距么…

寧凡抹去嘴角一絲血跡,眼露寒芒。

距離陣光徹底傳送,還剩兩息!必須在這兩息之內,擋下血光!

傳送陣已開啟,再過兩息,自己便能安然傳送千萬里,便是妖將,也追不上自己!

兩息!便是楊朱與陳秀,也紛紛意識到,這兩息,將決定自己二人是否身死!

楊朱後悔了,大悔!

難怪那周明一再疑神疑鬼,要求儘快離去,想不到,這絳州城竟被化神妖將給盯上了!

早知如此,自己豈會阻攔周明早些啟陣,說不得,自己還會第一個要求大陣速速開啟,早些離去!

在其大悔之時,第二陣血光,已然襲來!

楊朱心頭一失,法寶錯開,立刻被血光一籠,死於非命!這死,卻是咎由自取,他本可避開死劫,若他聽取寧凡建議!

而那陳秀,亦是法寶粉碎,肉身葬身血光,但元嬰,卻僥倖逃出血光,沒有任何猶豫,便朝寧凡方向疾馳!

什麼遠遁中州,什麼參加丹會,都不再重要!

有什麼,比性命更重要!

在他看來,此次若想脫生,多半還要仰仗寧凡保命了!

畢竟第一次血光衝擊中,寧凡便護下了景灼與殷素秋,未受半點傷害!

「周道友,救我,救我!事後老夫必定以一生積蓄相贈1

陳秀小小的元嬰之身,躲在景灼身旁、寧凡身後,顫抖不已。

護一個也是護,護三人也是護,若無法再拖延兩息,什麼廢話都是徒勞。對陳秀在自己身後避難,寧凡沒有異議,一心,只為抵禦第二道血光!

「念守決1

墨色劍念,俱在此刻飛逝而出,化作一個墨色黑繭,將眾人包裹在繭內。

念守決,以全部念力,化作一次抵禦。以寧凡念力,一日施展一次便是極限,但防禦之力,堪稱恐怖,可阻擋元嬰初期一擊,便是中期之術,也可略微阻攔一二!

但這樣的防禦,卻在血光降臨的一刻,立刻消融冰解,並讓寧凡識海都受到重創,七竅溢血。

念守決被破,寧凡滿面鮮血,但眼中,卻更露狠性。他一咬牙,破碎的黑光,立刻化作一道道墨色劍念,狠狠斬落在血光之上,將殘餘血光斬滅!

識海之傷,再重一分!

但,第二陣血光,總算撐了過去!

距離傳送,還有一息!

踏天而立的鯉伴,大感意外,寧凡區區融靈,竟擋住自己兩陣血光,如此看來,最後一息之內,想憑血光妖術拿下此人,倒是不易了。

除了血光妖術,自己,有的是手段對付區區融靈!

「本將說過,你,逃不掉!龍筋現1

鯉伴一指按在眉心,指入天靈,狠狠一抽,徐徐抽出一道雷光轟鳴的銀色長鞭。

此物,並非其他之物,而是鯉伴血鯉化龍之時,凝雷而化的一條龍筋!

這一條龍筋,不需任何祭煉,便堪比極品法寶強橫,而諸多妙用,便是法寶也比不了。

譬如,法寶無法穿透虛空之力,打在寧凡身上,但此龍筋,可以!

「死1

一鞭抽下,萬雷滾落,鞭影雷光中,千里大地被鯉伴一鞭,抽成兩半,連地底不少陣眼,都被一鞭毀去,即便傳送成功,也無足夠的陣力隔絕虛空之力,寧凡等人必死。

那鞭影,向寧凡抽來,避無可避,若鞭落,他必死,而他的儲物袋,則歸鯉伴所有。

東溟鍾,古妖祭器,此物鯉伴頗為看重!

但這一刻,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東溟鍾,金色的小鍾,迎風而長,而寧凡眼露寒芒,狠狠一拳,砸在金鐘之上!

「鯉伴!你過了1

這一拳,他法力與妖力融合,一身法力,幾乎無限接近金丹中期,將東溟鍾四成法寶威力,激發!

音波化作金色光圈,自東溟鍾散開,在此光圈一震之下,便是那肆虐的雷霆之鞭,也被生生定住一瞬,甚至因為懼怕,而顫抖了一下。

「什麼1鯉伴眼角一縮,他早探出寧凡身懷古妖祭器,但只以為是極品法寶,而並未在意,僅因為是古妖祭器而有所看重。豈料此祭器竟如此詭異,那金色音波,莫說龍筋雷鞭,便是自己,都心中畏懼了一霎!

不是定身之術,而是…妖威懾服,令雷鞭不敢妄動!

那鐘聲…帶著什麼級別的妖族氣息,一絲,便讓雷鞭幾乎想要臣服!令自己,心顫!

而更讓鯉伴震怒之事,出現了!

卻見寧凡一點眉心,一道星光飛出,化作劍影,直斬龍筋!

龍筋為太古雷龍雷力所凝,本無形,自不會斷,所以血麟男子才放心以之為寶,抽打寧凡。

但星光劍影一斬之下,無形無體的雷鞭,竟被生生斬為兩截!

那劍光,太快,太過鋒利!快到鯉伴來不及抽回雷鞭!

當其一驚之下,狠狠抽回雷鞭之時,龍筋已只剩半條。

剩下的半條,落在寧凡手中!

龍筋為無形,不可斬,能斬之物,唯有太古神兵!

那星光劍影,足斬龍筋,無疑是太古神兵!而那劍中,熔煉了太多星辰!鯉伴眼露殺機,那些太古星辰,皆是自己交給獅妖之物!

自己的龍筋,竟是被自己的星辰鐵,斬去!

「你,該死1

他怒視寧凡,卻發現寧凡,同樣在怒視他!

這一刻,寧凡眼中寒芒閃爍,逼視血麟男子,絲毫不懼!

最後一息,陣光傳送,隨著陣光一閃,此地再無寧凡等人,只有一片狼藉、廢墟,血海、死屍!

但寧凡之語,卻仍在此地,回蕩!其中攜帶的一絲殺機,讓鯉伴,都為之一顫!

「鯉伴!今日你以龍筋打我,我便斬你龍筋!他日若遇,你難逃一死1

鯉伴雙目圓睜,殺意浮動。

他萬萬想不到,區區融靈的寧凡,本是他眼中手到擒來的螻蟻,竟會自其手中逃脫。

竟擋自己兩次血光,竟斬自己半條龍筋,竟反對自己…放下狠話!

「此子,可恨!不過,太古傳送陣被我毀去無數陣眼,失去陣力保護,他即便可傳送,也必定被虛空之力絞碎…只可惜了那件古妖祭器,也將長眠虛空,而我想重塑龍筋,恐怕也要至少百年苦修了…」

鯉伴恨恨握拳,寧凡雖死,但自己以化神殺融靈,竟受此損失,當真得不償失。

不過總算,讓此子葬身虛空,也算稍減心頭之恨吧…

鯉伴目光,落在身後大地無數道疾馳而來的修士遁光,其中一道雪光,讓其眼角一縮。

「人族化神,真是纏人…罷了,本將總算化龍成功,這便中止妖潮,前往妖界吧,想必妖界之皇,已支會此界,準備迎接於我了…妖帥任務,總要放在首位…」

紅髮飛舞,鯉伴冷笑一聲,化血光徑直遁去。

至於大晉妖潮,殘餘伴妖,是生是死,他竟毫不關心。

涼薄如此。

只是他,註定要失望。

一日後,寧凡一行,傷勢雖重,但終究到達了瀛國。

虛空之力?怕什麼?寧凡有東溟鍾,可克制虛空之力!

能安全離開大晉,實在是難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