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81章告別大晉,凶危之感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地底石提冗長,空氣潮濕。 寧凡不言不語,神念放出,覆蓋千里,細數陣眼數目,暗暗震驚。 此陣,竟有7萬餘陣眼…若無陣圖,他絕對布不出此陣。而即便有陣圖,知曉如何確定陣眼,沒有煉虛級神...

床榻上,寧凡與雲若薇同時睜開雙眼。www.Kanshangni

心魔,終於斬去…雲若薇暗暗鬆了口氣,將柔荑自寧凡掌中掙脫,起身下床,神情頗為扭捏。

寧凡疲憊地揉揉肩,入夢術對他而言,頗為損耗心力。

「怎麼?看雲姑娘的表情,難道心魔沒有斬乾淨?」

「不是…那個…謝謝1

她輕輕咬唇,深深吸了口氣,這句謝謝,極為扭捏。

寧凡倒也不以為意,對入夢術,倒是頗為滿意。

搜魂滅憶,會讓修士識海重創,甚至成為白痴,但入夢么,倒是窺探修士記憶的好辦法,只是夢可真可假,比起搜魂而言,真實度有些缺陷。總之,入夢術窺探親近之人的記憶,還是很不錯的。

外界不過過去半日,雲若薇沒有再逗留,匆匆告辭。斬去心魔,她面對寧凡,再無紛繁的心情,有的,是一如當年淡然如水的清冷。

只離去之時,微微猶疑,還是對寧凡開口道,

「此次妖潮滅后,我大概不會再回蘭若寺,若他日你需要幫助,可來『東南修盟』尋我,我定會傾力相助。」

「如有必要,我會去找你幫忙。」

寧凡抱拳,送她下樓。有此女一句許諾,也不算白幫她一回。

越國等近百修真國,位於雨界東南部,此片地域,被稱作東南大陸。『東南修盟』,是東南大陸一個散修商盟。

此女身為雨殿神使,為何不在雨殿分殿修鍊、任務,反去散修商盟,原因寧凡沒問。

此女離去,樓外微雨。

她赤著足,撐著紙傘,在雨幕中離去,只在寧凡入樓后,她忽而收住腳步,回首,望著明玉樓,清麗一笑,

「似乎看錯他了呢,該正經時,他還挺正經的…」

送走雲若薇,寧凡返回樓中,散去雜思,再次打坐。

氣血充盈,傷勢痊癒…這些都是服下三滴妖血后的益處!

甚至,妖力達到半步金丹后,他施展入夢術都極為輕鬆。

他立在露頭,看窗外女子撐傘離去,微微一笑,

「撐傘么…嗯,要不要給殷道友送把傘去…女子撐傘,總是很好看的,但修士,誰會撐傘呢…」

他沉思之際,儲物袋中,東溟鍾輕輕一顫,而後,消弭無聲…

那一顫,讓寧凡眉頭一皺,神念橫掃千里,卻未發現任何異常。

「古怪…東溟鍾,為何會顫動…罷了,再過十來日,便要離去,剩下的日子,正好將斬離劍,徹底融入太古星辰…」

話雖如此,寧凡終究心有疑慮,卜算了一下心中古怪感覺。

但卜算的結果,除了大凶之兆,什麼也算不出。

這無疑說明,要對自己下手的人,必定修為極高…恐怕是…化神!

不是雪尊…晉國之中,只剩另一個化神…妖將鯉伴!

「不可能!我殺他伴妖,擒他二人,他應不知,如何會對我動殺機…如此,為以防萬一,還是儘早離開巨散關,小心為上…」

百萬里之外,龍夢澤深處。

此地是一處布滿青霧的沼澤,方圓數萬里,都被群妖細心防守。

沼澤深處,一個千丈巨大的血色巨獸,蟄伏於此,吸收著沼澤之中的一絲龍氣。

這血色巨獸,明明長著獠牙鯉頭,但其身,卻呈蛇形,蛇身下,更有八隻血爪。

血色鱗片上,泛著絲絲雷光,正朝著龍身蛻變。

血鯉化龍!此獸,赫然便是化神妖將的本尊!

巨獸的血瞳,一閃在閃,在雷光中,其鯉首,漸漸生出龍角,並向著龍頭轉變。

這一變化,共持續十日,沼澤霧氣,漸漸稀薄,並沾染上血光,血霧一卷,那巨鯉徹底化出龍頭,驀然間騰飛而起,分明已成一條千丈之長的血龍!

在這一刻,無數雷劫劈下,密集長空,讓龍夢澤無數小妖心驚膽寒。

但要血龍,搖身一變,變作一個周身覆滿血色鱗片的赤身男子。

這男子一頭紅髮披散,猶如狂魔,他左目之中,兩顆血色妖星,妖異閃爍!

其額頭,生著兩根銀色龍角,泛著雷光!

妖將,鯉伴!

面對雷劫,鯉伴左目妖星一閃,張口一吸,所有雷光,俱被其吸入腹中,而他則露出滿意之色。

「不錯。血鯉化龍,修出第二妖身法相——『雷龍法相』,對雷劫,本將再無所懼!不虧是妖帥大人賜下的秘術,當真好用…」

他冷漠的笑容一收,揮手,一串獸骨項鏈,浮現在其掌中。

這獸骨項鏈,極其不凡,泛著一絲虛空之力,竟是…『偽虛寶』!偽虛寶,虛寶的失敗品,此項鏈恐怕是某個煉虛或碎虛修士,煉製虛寶失敗,轉賜於此妖將的。其上本有12顆獸牙,如今,卻只剩九顆泛著血光…其他三顆,兩顆黯淡,一顆…碎!

「茶妖與風妖被擒,獅要身死…哼!若非有此『伴虛之鏈』,本將竟不知,那三人為人所害!兇手,便在這晉國,巨散關…不會錯,他身上有血氣,是獅妖所留,定是此子殺了獅妖…不過此人,似乎身懷秘寶,竟然連我這項鏈的一絲虛空探查,都給屏蔽掉了,但讓本將驚訝的,不是那隔絕探查之寶,而是…此子身上,竟有『古妖祭器』,震碎了本將的一絲虛空之力…」

紅髮男子眼光一寒,冷笑不已,言辭卻涼保

「區區伴妖,擒便擒了,死便死了…但,獅妖手中有本座賜下的太古星辰、『太古龍血』,卻不能輕易落入此子手中,至於此子手中,還掌握了一件『古妖祭器』,便更值得本將出手了…妖帥大人交付的任務,需要去妖界才能完成,在此之前,先除掉此人吧1

距離大晉太古傳送陣開啟,還有三日。

經過數十個修城的傳送,距離太古傳送陣,也還有兩日半的路程。

寧凡早辭去七統領之職,與殷素秋、景灼一同,離開巨散關,借對點傳送陣,朝晉國中域趕去。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如今巨散關應已傾巢而出,開始全面進攻、收服晉土了吧。

但這一切,與寧凡無關,他可沒有興趣,去龍夢澤與化神妖將玩命。

他在意的,是那越來越近的危機之感…沒傳送一次,橫跨萬里,那危機便會弱許多,但要不了多久,危機感又近了,就好似無論他怎麼傳送,都有人在身後追趕一樣。

「難道那化神妖將,避過了決戰,在追我?1

想到這個可能性,寧凡心頭一凜,幾乎一到修城,便立刻傳送到下一地點。

兩日後,晉國中域,絳州城,太古傳送陣所在。

在這裡,寧凡只留30萬戰功、其餘盡數兌換仙玉。

在上繳30萬上功之後,寧凡三人,被引至絳州城地底的太古傳送陣。

絳州城方圓千里,而地底千里,亦被掏空,俱用來勾勒陣圖。

地底石提冗長,空氣潮濕。

寧凡不言不語,神念放出,覆蓋千里,細數陣眼數目,暗暗震驚。

此陣,竟有7萬餘陣眼…若無陣圖,他絕對布不出此陣。而即便有陣圖,知曉如何確定陣眼,沒有煉虛級神念,他也絕對無法將7萬個陣眼勾連。

此陣,絕對是仙虛級大陣,甚至在仙虛陣法中,都算得上頂級大陣!

大陣之中,一次可進入10人,往年沒人需繳納10萬仙玉,如今卻是十萬戰功。

此陣可傳送十餘處地界,但每一次啟動,都需要損耗70萬仙玉。

即便如此,一次傳送,也可收入30萬仙玉,而這份仙玉,雨殿分九,晉國分一。

龐大的利益,必定滋生矛盾。一年開啟一次大陣,少收入27萬仙玉,百年便是2700萬仙玉,千年便是2億7千萬仙玉。

晉君壽命數千載,在他統治晉國的歲月,少收入了數億仙玉,自然與雨殿不和的。

若能持有這麼多仙玉,晉君有望突破化神!

晉國亦有望成為上級修真國!

雨殿在晉國設立分殿,或許是為了搜刮仙玉,或許是為了抑制晉國發展,不論什麼留有,這傳送陣富了雨殿,富了晉國…至少,邀請他國修士對付妖潮,需要極其龐大的仙玉,恐怕尋常中級修真國都未必能拿出。

「仙虛陣法,果然不凡1寧凡收回神念,贊道。

引路修士一聽寧凡稱讚,立刻附和道,

「周前輩好凌厲的眼光,這大陣確實是仙虛級陣法,傳聞是雨殿陣法大師親自評定等級。想不到前輩第一次來,便能看出此陣玄機,當真慧眼獨具1

「嗯。」

對引路修士的奉承,寧凡只點點頭,並未假以辭色。饒是如此,那引路修士也大感榮耀。

他不過金丹初期修為,能和元嬰老祖搭上話,真是三生有幸,且這老祖戰績斐然,便是晉國中域都頗有傳聞。

景灼艷羨地看著寧凡,此去無盡海,他若徹底結嬰,應該也能和寧凡一樣,享受此尊榮了。

而殷素秋,看著寧凡裝模作樣的表情,素手掩口,忍著笑意。

她在想,若這引路金丹,知曉自己稱為前輩的人,不過是個不足20、修為融靈的小輩,該是何等複雜。

地底萬丈之下,被徹底掏空出一個廣闊的天地,以符陣撐持。

地面鋪滿玄武岩石板,黑色的地面,偶爾有坑洞填著仙玉、閃著光華,並借著念力,將諸多陣眼彼此勾連。

此地正有七人,在等候大陣開啟。七人中,有五名金丹,兩名元嬰初期,見寧凡一行人前來,即便是兩名元嬰初期修士,都露出親和的笑容,拱手施禮,

「陳秀,見過周明統領1

「哦?二位道友,有些面熟…」

「呵呵,周統領莫是忘了,我等也是剿妖戰部,曾在雲宮之中,雪尊召集之時見過。」

陳秀,楊朱,二人亦是他國元嬰,在各自中級修真國,也算一方老祖,到了下級修真國,都需要舉國修士迎接的老怪。

但這兩位老怪,在面對寧凡之時,卻齊齊客氣之極。

無他,寧凡的實力,讓二人忌憚、欽佩。

「呵呵,原來是陳道友、楊道友,幸會,幸會。」

寧凡微笑還禮,但心頭,卻是大驚。

並非驚訝於二人的恭敬、巧遇,而是驚訝於,二人臉上,已露死相!

面相之學,極其古奧,但死相卻極容易看出。偶有一些修士,再過不久,便會死得極慘,慘烈到一定程度,面上便會流露死相。

也就是說,再過不久,二人便會死,且是慘死!

二人之死,難道與自己心頭那縈繞的危機,有關?!

還是說,鯉伴妖將,追到絳州城了?!

「不好!必須立刻傳送離去!化神來襲,不可抵禦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