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80章『寧凡』之死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我不會傷你們,且誰傷你們,我絕不會留情的。」雲若薇信誓旦旦道。 「如此,多謝…嗯,今日吹了什麼風,又有前輩來蘭若寺…」 黃衫少女,忽而抬起頭,明眸一驚。 但見蒼穹之上,一個白衣...

明玉樓六層,氣氛旖旎。

桌案上,一鼎香爐燃著紫色香煙,是晉國一種名為『思暖』的香料。

床榻上,紗簾遮掩,其內看不真切,隱隱可見一男一女,並排躺在錦被之上。

錦被是紅色鸞鳳飾,牆上則畫著春.宮,紗簾遮掩下,一丈二尺寬的大床,散著絲絲女子幽香。

雲若薇心跳很快,很快,在她身邊,幾乎貼著肩,躺著寧凡。

這床,這麼大,還畫春.宮,一看就不是休息用的,而是,『辦事』用的。自己求寧凡入夢斬魔,寧凡竟帶著自己,來這種靡靡之床,真是,真是…

「無恥1她心潮難平,一咬牙,還是說了出來。

「呃…這床是明玉樓原有的,狐偃統領送與我時,便有此床,這無恥二字,從何說起。」

「我警告你,你若敢對我如何…」

「我不會對你如何…好了,快快入夢吧。這還是我第一次,嘗試以小妖術入夢。」

「你會小妖術?」

雲若薇明眸訝異,側過身,古怪打量著寧凡。

人族,有妖血都很稀有了,竟然還會施展妖術…他有妖脈?罷了罷了,他本是這麼奇怪的。

這一側身,令雲若薇的臉,幾乎貼在寧凡耳邊,輕呵的香氣,傳到寧凡耳邊,就好似情人間的挑逗。

她瞬間意識到自己的舉動失態,立刻平躺,心跳卻更快。

好在寧凡一心放在入夢術的妖術指訣上,對雲若薇的行為,也並未多麼在乎。

若是他真居心叵測,想對雲若薇如何,多半早趁此機會,一個翻身,采陰指一點,便得償所願。

雲若薇暗暗鬆了口氣,知曉自己算是誤會了寧凡,看起來,寧凡雖然行為無恥,但心,卻是沉穩的,並不輕佻。

想起才過去數年,當年的秀氣少年,已成為一個青年,法力不凡。當年自己面對寧凡,輕描淡寫,如今,卻還得處處提防寧凡,警惕、忌憚之極。

若再過數年,數十年,數百年,多半自己,只能仰望寧凡吧…

而讓她目光異彩一盪的,是寧凡已自顧自掐起入夢術之訣。

五百小妖術,最低靈級,是妖術基礎中的基矗但入夢術,卻是小妖術中,罕有幾種達到丹級的小妖術。

指訣不多,僅十幾個訣印,比起尋常丹級法術數十訣印,少了很多…這便是化繁至簡的小妖術,沒有一絲多餘,卻能丹級,卻能…入夢!

入夢,侵入他人夢境!

此術,在凡間傳說中,留下許多佳話。諸如女妖傾慕書生,夜夜入夢與之歡好…又如襄王有夢,與神女相會…

這種手段,修士做不到,唯有妖術可以做到。修士可以搜魂滅憶,妖術卻可侵入他人記憶中,夢境里。

十幾個訣印,寧凡第一次掐動,訣印生澀,勾指艱難,當指訣掐動,明明無阻擋之物,卻好似每一根手指,都在水中劃過一般,似觸碰到什麼東西。

那東西,是天地之力,妖術歸根結底,是要勾動天地之力。

第一次掐決,太慢,並失敗,但這已足以讓雲若薇動容,當年她修習此術之時,第一次施術,根本無法掐完指印,十餘遍后,才能第一次完全掐完指櫻

但第二次掐決,寧凡已可勾動一絲天地之力,轉化妖術。第三次掐決,已幾乎成功,卻被起自行中斷。

原因么,他要與雲若薇一同入夢,卻不可一人先掐決。

「入夢術,我已明悟,這便入夢吧。」

「嗯,好…」雲若薇的心中,已將寧凡定位為資質妖孽之人,想起接下來的事,她不由的俏臉一紅,吞吞吐吐補充道。

「稍後,我二人一併掐決,訣成之時,立刻,牽手相握…記住,要迅速牽住我的手…」

說這話時,雲若薇的手,正自微微顫抖。

一想到即將被寧凡握住手,她便有些紛亂。

但若不指尖相握,便無法一同入夢…

忍一忍吧,為了斬心魔…

她貝齒輕咬,好似赴死一般,慨然道,「好!開始吧1

「嗯。」

二人齊齊掐決,指勾天地,小妖術,入夢術!

此術印成之時,一絲玄異的妖力,將二人心念一籠,徐徐飄起,好似離體一般。

這一刻,雲若薇一咬牙,不再猶豫,抓住了寧凡的手。

一邊是冰涼、柔軟的柔荑,一邊是微微粗糙但寬厚的手掌。

雲若薇一面含羞,一面感嘆寧凡的手,竟如此粗糙,定是久經苦難…

而寧凡,在握住雲若薇手掌一刻,亦暗暗心贊…此女的膚質很好,天然有彈性。不過此話他不會說出,以免再惹雲若薇惱怒。

二人幾乎在握手之時,同時合眼,兩道心念,在雲若薇的引領下,齊齊沉入雲若薇天靈之內。

繁花似錦,草長鶯飛,春暖花開的雲若寺外,天空如藍。一赤足女子、一青年,牽手出現在這片天地。

此地,為夢境!

此地景物,寧凡見過…越國以西的諸國中,一個名為明國的地界,當年老魔帶著寧凡來此地,踏蘭若寺,考驗自己…在這裡,自己褻瀆了雲若薇,在這裡,老魔下定決心,帶自己踢天離宗。

「此地風景不錯,當日乘夜而來,倒是沒有欣賞到這般精緻,不過看起來,這蘭若寺與那日所見,依稀有些不同。似乎,少了些妖氣…」

「算你有見識,此地的蘭若寺,是千年之前的蘭若寺…那時的這裡,我還不是蘭若姥姥,只是一株古松,『姐姐』也還只是小小羽妖,而那人,應還未至的…見鬼,竟然入錯了夢,應該去千年後的蘭若寺…說起來…」

雲若薇忽然瞪向寧凡,「說起來,你的手,為何還不鬆開1

「哦,我還以為在夢裡,不可鬆開彼此…」寧凡輕笑,鬆開雲若薇。

「誰和你是彼此?1

雲若薇著惱,入錯了夢,卻只能等此夢結束了。

「我們再次等夢結束,不要亂走…」

「難得一見千年之前的蘭若寺,若不亂走,豈非浪費?嗯,那株古松,姿容挺秀,不凡,不凡!我去看看1

寧凡一個瞬移,進入蘭若寺中,在哪裡,立著一株古松。

寺中不過數個僧人,只在僧房入定,根本未察覺到寧凡如何進入,即便見到寧凡,也定以為,這是個前來觀光的公子而已。

寺僧不在意,雲若薇卻在意!

她見寧凡亂走,立刻惶急!她見寧凡的手撫向古松,立刻羞怒!

「不許摸1

「不要碰1

幾乎在同時,雲若薇的聲音,與樹頂一隻黃鶯的聲音,齊齊傳入寧凡耳中。

但還是遲了,寧凡的手,仍撫上了古松,輕輕贊道,「好松,好松,這麼好的松,劈成柴,可賣許多錢…嗯?怎麼,此松為何不可摸?」

寧凡摸了!

且讚美古松,僅僅是從劈柴的角度讚美。

雲若薇的臉色,羞怒到無以復加,嗔怒道,「無恥,無恥,無恥1

倒是樹上的黃鶯,飛下地,搖身一變,化作一個淡黃衣衫的少女,秀髮上帶著三支羽翎,對寧凡輕輕責怪,明明是責怪,但聲音柔軟,卻讓人聽來無任何不舒服。

「不要亂摸,這松樹是我妹妹『若薇』,很怕羞…」

「妹妹…若薇…」

寧凡面色大為古怪,立刻抽手。

若薇,若薇…此樹又出現在雲若薇夢境,為千年前之物,難道這樹,是千年前的雲若薇?

難道自己,剛才摸得,是雲若薇?

咳咳咳,人倒霉之時,摸個樹,都算是輕薄無恥了?

雲若薇氣惱之極,唯有目光落在黃衫少女身上,才會有一絲柔和。

至於寧凡,目光落在黃衫少女之時,心中一顫,妖血失控。

此女是禽族羽妖,但為何,可引動自己體內妖血…

「我叫寧倩,這松是我妹妹若薇,二位前輩修為高深,請高抬貴手,莫要傷害我姐妹,我妹妹草木成靈,成妖不易呢…」

「放心,我不會傷你們,且誰傷你們,我絕不會留情的。」雲若薇信誓旦旦道。

「如此,多謝…嗯,今日吹了什麼風,又有前輩來蘭若寺…」

黃衫少女,忽而抬起頭,明眸一驚。

但見蒼穹之上,一個白衣如神的男子,踏劍而來,神念一掃蘭若寺,立刻一奇。

「嗯?好一株『蕁薇松』!此樹起碼有三萬載樹靈,幾乎成精,作為我『勝邪劍』劍骨,倒是有獨到用處…嗯?此地還有兩位元嬰道友?難不成,也看上了此松?」

明國上空,白衣男子朗聲一笑,蘭若寺千里,忽而下起微雨。

「此松,歸我雨殿『神子』——雲天決所有!請二位元嬰道友,挪步1

他的話,狂妄,霸道!

他的眼,好似劍光一閃!

他的容貌,依稀與寧凡,有三分相似!

千年以前,雨殿神使雲天決,以元嬰中期境界,成功領悟雨之神意,力壓諸人,成為雨殿神子之一。

千年以後,此人是碎虛第四重的實力!成為雨殿之中,僅次於雨皇的高手!

當此人出現之時,黃衫少女惶急,似乎想要阻止男子伐松。

而這一刻,雲若薇嘆了口氣。

「看到了不想看到的人…此夢,差不都該結束了。」

在其言罷一刻,夢碎,重凝。

仍是千里碧野,仍是蘭若寺,卻已是千年以後。

剛才那一幕,對雲若薇而言,好似夢境微不足道,對寧凡,卻心頭一凜,有一種古怪的感覺,讓妖血顫動…

此刻,妖血才緩緩平息。

「剛才那是?」

「那是我千年前的一番際遇,也是我當日在蘭若寺,放你的原因。你與那雲天決,有幾分相似,我本以為,你是雨殿在找之人…你應知曉,雨殿在找一個人吧?」

「哦?此事難道與我有關?」

「不,與你無關。雨殿傾八百修真國之力,尋一人,起因是前代雨皇的一封遺命…」

「遺命?」寧凡倒是知曉雨殿在找人,在七梅道果拍賣會時,似乎太虛派便因此而在越國大有動作,還曾因此諸魔道的恐慌。當日雲烈,似乎便是找人任務,路過鬼雀宗。當日出現在鬼雀宗的碎虛乞丐,似乎,也在找什麼…

「前代雨皇,駕崩之前,曾以命魂之術,留下一道卦卜,此卦卜存於天機池中蘊養,在十萬年後的今日,被此代雨皇使用,卜算的,是雨界的前景…而在那前景中,雨皇看到一個人,一個將在千年以內,顛覆九界的絕世高手,竟誕生於雨界…不是四天仙界的人,而是雨界土生土長的修士!在卜算之中,雨皇只看到那人背影,僅僅一個背影,便讓雨皇幾乎元神粉碎…」

「一個背影,讓雨皇元神粉碎!此人為雨界修士,千年之後,竟如此厲害,但如今卻默默無聞,也便是說,此人僅僅千年,便修鍊到讓雨皇髮指的地步1寧凡托起下巴沉吟,千年,自默默無聞,到雨皇震驚,此人若當真存在,若被雨殿拉攏,定然可以讓雨界實力大漲,甚至與魔界、妖界、天仙界爭鋒…

想必雨皇便是看到此人背影,而心生天下尋人的想法。

但此事,與雲若薇放過自己,有關係么?

「雨皇看到此人背影,算出此人將法力無邊,他下定決心,從八百修真國中,找出此人!唯一的憑據,是那人的氣息之中,竟有一絲雨意,且氣息最深處,竟有一絲『雨神血脈』的氣息,此人,極可能是某個神子的後人…神子,是雨殿神皇的儲君人物,雨殿年老、年輕的神子,共有三十餘人,這些人的後人,並無資質超群之輩,於是雨皇將目光,放在眾神子的私生子範疇內尋找…很正常,每個神子,都或多或少有幾個魔修甚至妖修姬妾,這些姬妾所生後人,往年不被雨殿承認,被紛紛遺棄…雨殿眾人,不允許有邪道血脈…」

「所以,雨皇便命人,在八百修真國找那所謂的未來高手?所以,實際雨殿找的,是曾被他們遺棄的孤兒寡母?有意思,雨殿的薄情寡恩、功利之心,遠超我預料。無利可圖,便自居正道,拋棄孤兒寡母,有利可圖,便再尋回這些…那麼,僅僅因為我與那雲天決有些相似,你便以為,我該不是是雲天決的凡界私生子…所以放了我?」

寧凡眼皮一挑,當日雲若薇放過自己,原來不是因為欣賞、傾心,而是這種膚淺原因。

「我與那雲天決,無關…」寧凡嘴上這麼說,但忽而想起,自己曾借冥羅果一夢,夢到自己,本姓雲。

或許,自己當真是雨殿某個高手的私生子也說不定,被遺棄…

只是縱然此事是真,既然當初遺棄自己,則寧凡便不會回頭,去尋宗問祖,對雨殿的涼薄,他也是頗有認知。

「我知道,你的體內,沒有『雨神血脈』…你應不是雨殿神子後人…後來,八百修真國共在諸國之中,尋到數百個神子後人…這些人,正被雨殿悉心培養,聽說其中,頗有幾個資質不凡之輩,甚至,太古神魔脈…故而,尋人之事,已漸漸平息。當日我誤會你是…所以會放你一馬,不過你不是,此事,你大可放心。」

「是么?如此無聊的話題,就到此為止吧。說起來,這一次的夢境,應該是幾年前的蘭若寺吧?」寧凡轉移話題,對雨殿的涼薄,當真毫無興趣。

能從凡間召回幾百個遺腹子,這些雨殿老怪,臉真長到狗身上了。

「嗯,這便是數年前,我與你相遇的那日,等,等天黑,天黑之後,會有一個極其討厭的人影,來到,我們一起,斬了他1

「好1

寧凡一口應下,這一次,他不再亂跑,以免再惹雲若薇不快。

天色漸黑,月上松枝,再沉下。

夜漸漸深了,而一道狂妄的笑聲,終於在一道冰虹遁光中,遠遠傳來,不堪入耳!

「哈哈!雲若薇!出來!給大爺滾出來!讓大爺好好摸摸你的奶1

此冰虹一現,雲若薇立刻滿面煞氣,而寧凡,哭笑不得。

冰虹散去,其中那人,正是17歲的自己。

與自己當年一般無二的打扮,只是這神情、措辭,卻絕對不是自己所有。

「雲若薇!出來!出來!大爺好喜歡你,大爺要抱你,舔你,玩你1

「雲若薇!我寧凡愛死你了!出來!出來啊!我等不及啊!我好饑渴啊1

「好香的奶,我喜歡,我喜歡啊1

看著夜空之上,與自己一般無二的身影,寧凡幾乎吐血。

敢情雲若薇的心魔,根本不是與自己有關,而是…就是自己本人!

不過,自己在雲若薇心中,就這麼無恥、下流么…

怎麼夢裡的形象,是這個模樣…

「殺了他!你去,我…辦不到,下不去手…」雲若薇咬牙切齒道。

「呃,這…好吧…」

寧凡微微一嘆,瞬移一閃,上了夜空。

而那『假寧凡』,一見敵人瞬移,立刻露出恐慌的表情,轟然跪倒在夜空。

「爺爺饒命!小人該死!小人只會輕薄女人,不會打架啊1

「哎,你乖乖去死吧,我看到你,都感到丟臉…」

寧凡搖搖頭,一指點下,輕描淡寫滅去『假寧凡』。

平生第一次殺人,讓他感到丟臉、無地自容、複雜之極。

自己殺『自己』,此事,恐怕再難有第二次。

而看起來,自己此生此世,都無法讓雲若薇對自己有半分好感了…

沒辦法,第一印象,都成了這個模樣…丟臉,丟臉啊!

「走吧,心魔已斬,可以走了…」

寧凡苦笑,這夢裡,他是半刻也不願多呆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