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79章陪你睡覺?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歉。 煩悶,極端煩悶! 此刻僅僅與寧凡相對而坐,心魔就更加劇烈了! 寧凡無奈搖搖頭,暗暗思索此女話中訊息。 他一面重新為雲若薇斟茶,一面,卻暗暗尋思,此女此次尋自己,莫...

周明一戰64萬戰功,成為巨散關風頭人物。/../便是丑漢雲烈,都僅獲得59萬戰功,稍稍遜色於寧凡。

「哎呀,某家竟然輸了…這周明,果然厲害!某家的直覺沒錯1

周明負傷,無緣決戰,此事也讓無數修士如介休一般,大感可惜。

「哎,若周明老祖未受傷,定可於決戰之中大放異彩…」

這種論調,讓殷素秋頗為寧凡擔心了一陣。

什麼傷勢,重到無法參戰…

明玉樓中,她數日一去,在確認寧凡無礙后,總算放下了心。

寧凡修養於明玉樓,而她則默默守城,雖然戰功已足夠,但她能多掙一些戰功,為寧凡剩些仙玉,總是好的。

明玉樓,此樓是六統領狐偃在巨散關的家產,卻已送給寧凡療傷。

原因么,自然是寧凡逼退雲狂,為其大出一口氣。

有禮不收,則太傻。寧凡欣然收下明玉樓,用以療傷,及去除太古星辰鐵的妖氣,實在是再好不過的地方。

此樓共七層,專為元嬰老怪閉關所用,每一層有煉器、煉丹等諸多房室,最讓寧凡滿意的,是此樓之外,設有嬰級巔峰的陣法——『隔念陣』。

每個元嬰,都有不可告人之秘,這隔念陣,便專為隔絕神念探查所布。即便是雪尊等化神初期,也無法在不驚動陣光的情形下,神念侵入樓中。

七層之上,寧凡取出星辰鐵,以千年靈藥調製藥液,將星辰鐵浸泡其中,緩緩融化妖氣。

而他自身,則端坐七層,著手煉化體內三滴妖血。

氣血之虧,足以憑三滴妖血恢復。

妖力境界,也足以憑三血增進不校

「如今的妖力境界,是融靈初期…」

他自語道,開始煉化第一滴妖血,黃貂之血。

三妖之中,貂妖最弱,但此血,卻極難煉化。

丹田之內,寧凡逼出一絲妖血,試圖吞噬淡黃色的一滴。

本命妖血,不過一條血絲,太過脆弱,使得他不敢絲毫大意,只能一絲絲抽絲剝繭,將淡黃妖血震散,化作近萬條血線,一絲絲分離后,催動《山茶經》,讓本命妖血吞噬。

此經為木系妖功,修鍊出的妖血,便帶有木系妖力。

第一日,寧凡共抽出三條血線,吞噬。

第二日,十一條。

第三日,四十五條。

隨著吞噬越多,那本命妖血漸漸有一滴水滴般大小,呈淡青色。

十日後,寧凡徹底吞噬淡黃妖血,妖力境界突破至融靈中期!

「第二滴,白蛇之血…此血不出三日,便可吞噬1

他沉心煉化,於第十三日,煉化掉白蛇之血,妖力突破至融靈後期!

未吞噬妖血,只剩淡金那滴,但這一滴,卻是極難吞噬。畢竟此血乃伴妖血食所化,是真正的元嬰老妖,且還是中期。此血一滴,抵上白蛇二十滴精血!

這一煉化,共持續了十日。

當第三滴妖血徹底煉化之時,寧凡妖力境界,成功突破融靈巔峰,達到半步金丹境界!

虛幻的金丹之上,滲入妖力,令其金丹略略凝實。

法力與妖力融合,其法力堪比金丹初期巔峰的修士,單論法力與金丹中期,都不弱多少!

「不錯的妖血…」

他目光之中,妖氣一閃,轉而變作平時表情。

目光落在太古星辰鐵上,見此鐵妖氣已盡,露出滿意之色,將此鐵收起。

起身,下了明玉樓,樓外微雨,雨中一名赤足女子,撐在紙傘,等候已久。

這倒是大出寧凡意料。

「雲姑娘在此等候,尋我有事?」

「嗯,方不方便進去談談…」

雲若薇的目光,落在寧凡身上,感知到後者一絲凝而未散的妖氣之後,暗暗訝異。

此人,為何修鍊有妖力…他不是黑魔傳人,太古魔脈么?

想不通,但寧凡身上想不通的事,還少么?譬如太古魔脈,為何會有雷之神星…

而當寧凡的眼中閃過妖氣之時,那份氣質,給她一種極其熟悉之感。

「怎麼了?周某臉上,有髒東西么?」

「沒什麼,只是你,有些像我認識的兩個故人…」雲若薇跨過雨幕,入明玉樓,心神微微顫動。

「是么,天下修士,何止億萬,形容類似,也是尋常。」

一樓之中,寧凡淡淡招袖,便有茶水自壺中飛出,落入杯中。

法力一盪,那茶水便微微溫熱,帶著絲絲清香。

「請坐…此茶,聊表歉意,當年冒失之事,多謝雲姑娘海涵。」

「海涵?我倒是想海涵,但偏偏你所做太過無恥,讓我生了心魔,你可知這心魔,有多麼纏人…」

二人座下,雲若薇捧起茶杯,皓腕銀鈴晃動。

這茶很香,並非以尋常靈茶沖泡,而是以千年葯葉所泡…寧凡平日,很奢侈啊!

她淡唇呵出一絲香氣,吹動杯中茶水,正欲飲用,忽然想到些什麼,生生停下,沒好氣瞪了寧凡一眼。

「你沒有在這茶中,下春.葯吧?」

「我在你看來,就那麼無恥么?說起來,若我想對你如何,憑我如今實力,加上采陰指,你恐怕無法安然走出明玉樓的。」

「你敢1雲若薇羞怒之下,皓腕一松,茶杯跌落於地,粉碎。

這茶杯,價格不菲,這茶更是貴重,浪費茶水,讓其頗為歉意,但又不可能拉下臉給寧凡道歉。

煩悶,極端煩悶!

此刻僅僅與寧凡相對而坐,心魔就更加劇烈了!

寧凡無奈搖搖頭,暗暗思索此女話中訊息。

他一面重新為雲若薇斟茶,一面,卻暗暗尋思,此女此次尋自己,莫非是為了心魔?

心魔…自己當日的褻瀆,給此女留下心魔了?

「請用茶,放心,沒有春.葯。」

「嗯…」雲若薇捧起茶杯,輕抿一口,茶水入腹,頓時神清氣爽。

不愧是千年靈藥泡的茶,便是元嬰修士,也沒有幾人如此奢侈…

「雲姑娘前來,是求我助你,斬心魔?」

「不錯!但不是求,是命令!這是你當日輕薄我的補償好不好1

「雲姑娘莫要動怒,是周某措辭不當…好吧,如何才能為姑娘斬去心魔?」

「陪我,睡一覺…」

「呃…周某早非元陽之身,與美歡好,倒沒什麼…不過雲姑娘當真要以清白為代價,斬去心魔?無需如此吧…」

寧凡放下茶杯,面色古怪。

難道這雲若薇,是送上門的美人么?

若是往常,送上門也就送了,但如今,寧凡可不敢與元嬰中期的女妖,有任何出格之舉。

使用陰陽鎖神通,便是採補,不用,則是雙修。

此女修為遠超寧凡,且還是處子之身,無論是採補還是雙修,都會極大提升寧凡法力,恐怕用不著去無盡海,立刻,寧凡就得法力充盈,即刻閉關結丹…

「姑娘三思,若實在想和周某歡好,可另尋他日…」

「呸!你這人怎麼這麼不要臉1

雲若薇臉都氣紅了。

自己說的是睡覺,怎麼從寧凡嘴裡說出,就如此淫.邪、無恥。

「我是說睡覺!睡在一起,我以小妖術『入夢術』帶你入我夢中,斬去那惡貫滿盈的心魔…不是要和你…那個…」

「呃,原來是這個睡覺…」

「不然你以為呢1

「好吧,能與美人睡在一起,即便沒有任何風月之事,也是雅事…姑娘,這便上樓更衣么?就在這明玉樓入夢,可好?」

寧凡起身,微微一笑,一拍儲物袋,召出黑屍,放於樓下,以防萬一。

旋即,緩步登樓。

對幫助雲若薇,他沒有異議,當日對此女所為,卻是有些無恥了,且毀去清白也就罷了,還給此女留下心魔,阻礙其修鍊…

「雲姑娘還等什麼?速速上樓入夢,周某再過十來日,便要離開大晉的,而你,似乎還有數日,便要參與龍夢澤決戰吧,沒有時間浪費了。」

「等等…我考慮考慮…」

雲若薇的心,急速跳動起來。

雖然僅僅是睡在一起,不脫衣服,不做任何過激舉動,僅僅入夢斬心魔,但這可是雲若薇第一次,與男子同眠…

俗話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雲若薇暗暗自惱,自己自草木化形以來,也沒做什麼傷天害理之事,為何偏偏招惹上寧凡這小淫.賊。

為何,要與他共枕而眠…

需要好好考慮考慮…

無法下定決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