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77章斬妖如麻,戰功如雨!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首,立刻騰升而起,迎戰! 寧凡眼神淡漠,沒有畏懼,只有失望。 這獅發老妖,無疑是妖將的伴生之妖,但卻並非女妖,如此,卻是無法收為鼎爐了…12伴妖,並非全部為女,盡收12妖的計劃,就此打...

巨散關中,兩個消息,一好一壞,就此傳開。

壞消息,巨散關千里靈脈盡毀,但此事被雪尊一人扛下,自稱是為療傷解毒,借了地脈之力。如此,倒也沒有不識趣之人,再追究此事,只可惜,即便妖潮過去,巨散關也必因失去靈脈,成為廢關。

好消息,自是雪尊傷愈毒解之事!

距離寧凡進入大晉國土,已過去一月半,還剩一月半,便要傳送陣開啟之日。

他沒有時間再耽擱,必須,獲得戰功!

決戰之日臨近,雪尊下令,雨殿19元嬰,晉衛14元嬰,合計33人,每3人一隊,各帶戰部,剿滅妖潮據點。

妖潮之妖,殺之不盡,其原因,便是有元嬰老妖在淪陷之地設置『點妖城』,以點妖術點化小妖!

這種點化之術,可以強行將普通家畜點化成妖,亦可將辟脈、融靈、金丹妖物強行提升一倍妖力,但這代價,便是提升之妖,數月之內必死,且神智不清、狀若瘋狂。

妖潮僅是拖延,為那妖將化龍積蓄時日,但若置之不理,對一舉平妖,亦是麻煩。

寧凡負責剿滅的,是西北域凌絕頂!

此處有一妖城,位於眾山之巔,專門點化飛禽之妖,傳聞有數個元嬰老妖鎮守。

巨散關外,一行21名戰部金丹、257名晉國融靈,乘『晉梭』,隨寧凡等人直奔凌絕頂而去!

晉梭,是一個梭形飛舟,遁速極快,非樓船可比,但缺點是此舟太小,難設法陣防禦,而其遁速生風,非辟脈小輩可以抵禦,唯有融靈之上才可乘載。

與寧凡同行的兩名元嬰,一是介休,二…是雲若薇。

這組隊,是以奔赴巨散關先後決定的,雲若薇臨近最後才到來,而寧凡與介休則是末尾才來。

寧凡與雲若薇,二人間有一絲微妙的尷尬。對寧凡而言,當日輕薄雲若薇,實在是無奈之舉,但對雲若薇,那根深蒂固的心魔,根本不是一句道歉可以平息。

「當日之事,抱歉1

「蘭若寺之事,我已忘記,你無須介懷!倒是你,你那點底細,我都知道,還是不要逞強的好。若之後妖城之中,有元嬰中期妖物,交由我對付。」

雲若薇是元嬰中期,寧凡底牌雖多,終究只是半步金丹,即便有底牌可擋下雲狂一劍,即便可橫殺金丹之妖如螻蟻,即便擁有四轉煉丹術,但若真與元嬰中期之妖拼生死,危險不校

雲若薇的話語沒有輕視之心,譬如,斬殺元嬰之妖,對方妖嬰會逃竄,斬殺妖嬰,難度不小,在她看來,寧凡終究不是元嬰期修為,不會瞬移,想要徹底滅去老妖妖嬰,難…

寧凡沒有辯駁、解釋,對於作戰計劃,都是介休與雲若薇在制定,而他則佇立梭舟舟首,負手而立,閉目不語。

腳下,是一處處廢墟、舊山河,滿目蒼夷。

更有一隊隊不知死活的妖族,零零散散、三五成群,阻擊晉梭。

有大多是融靈之妖,偶有金丹,每每遇到金丹巔峰之妖,舟上修士,皆暗暗緊張。

但令他們緊張的狠厲之妖,卻往往尚未靠近晉梭,便有一股墨色劍念如濃墨點在長空、化開,金丹初期以下妖物,幾乎一個照面,便一批批死去。之後之妖,則被寧凡一拳冰碎,轟成齏粉!

焚血丹,在體內煉化!

殺意,在宣洩!

巨骨訣,在晉陞,突破第三境界!

功玉戰功,如雨激增!

21名戰部金丹,最少都是金丹後期,不少都曾跟隨其他元嬰追剿過妖潮,但從未有哪個元嬰,能似寧凡這般,一道劍念,橫殺小妖!

劍念,好強的神通!

這周明老祖,真是可惜,生在雨界。若是在劍界,定然被那些劍界碎虛看重,收為門牆弟子,悉心培養,萬載之後,定然又是一個碎虛劍帝!

有寧凡一人大包大攬,這些金丹倒樂得不搏命,只偶爾出手,殺殺漏網小妖,安全第一。

劍念對念力耗損眼中,但寧凡恢復丹藥不少,一經消耗,立刻補充。

三日,共前行十萬里,寧凡斬妖過千,戰功已有25萬!

而斬妖之時,一名金丹巔峰老妖死去之時,凝結出一顆道果,被其收起。

如此,他儲物袋中,便有兩顆道果!這將是其突破金丹之後,迅速提升修為的手段!

編排融靈修士的陣勢,指派金丹戰部任務,這些皆由雲若薇與介休負責。

寧凡,只負責清剿攔路之妖!

三日之後,凌絕頂已近!

千里之外,一座萬丈高峰,如刀戟刺天,險峻非凡,在其頂,林立一座巨大妖城,黑氣遮天。

整片天空,被陰霾遮蔽,當晉梭逼近,立刻有黑壓壓的妖潮,自城中撲出,合計,有數萬之多!

一股蕭殺、血腥的妖氣,蔓延開來,便是戰部金丹,皆一個個面色劇變。

「想不到!點妖城中,竟點化了如此多的妖物1

好在這數萬妖物,大多是辟脈禽族之妖,融靈之妖,不過近千,金丹之妖,則不過破百。饒是如此,此地妖物,已遠超晉梭乘載的修士了。

更有四道光華,自妖城之中飛遁而出,踏空而立。四人,皆是元嬰老妖!

三名初期,境界未穩,似乎是強行提升至元嬰。而那中期的,是一名獅發老者,相貌平凡,眼中卻露出森森嗜血之色,眉心,更有一個血色符文。

「哈哈!狂妄的人族,竟敢憑這點人馬,侵入我妖族腹地,殺1

其一聲令下,數萬妖潮,立刻林立妖雲之上,自千里之外席捲而來!

那妖雲,太快,只怕要不到數十個呼吸,便要和梭舟撞上!

晉梭之上,介休與雲若薇,皆面色凝重。

「想不到對方竟有四名元嬰,不過依介某看來,其中三人,都是秘法催生,實力應遜於老道,但那中期,卻是貨真價實的老妖,甚至,極可能是那妖將的伴生之妖…」

「沒辦法了,獅發老妖,交給我對付,其餘三人,由你與周明道友抗衡一二…棄舟,殺過去1

在雲若薇一聲嬌斥令下,21名金丹後期,257名融靈,唯有迎著頭皮,自晉梭之上飛遁而起,合列陣法,迎接妖潮。

至於雲若薇,則一馬當先,瞬移而出,直奔獅發老妖而去。那獅發老妖似乎意識到雲若薇是人族修士之首,立刻騰升而起,迎戰!

寧凡眼神淡漠,沒有畏懼,只有失望。

這獅發老妖,無疑是妖將的伴生之妖,但卻並非女妖,如此,卻是無法收為鼎爐了…12伴妖,並非全部為女,盡收12妖的計劃,就此打消。

如此,唯有,殺!

周身風雷一動,背後三丈銀翼已生!

雙翼一動,風雷巨響,寧凡好似一道銀芒,直衝妖雲而去!

這遁速,不過元嬰初期,但這飛遁的氣勢,卻讓那獅發老妖,都心神一顫!

「滅1

這一刻,寧凡好似神魔!

雙翼一振,如入無人之境!劍念一掃,墨色流光,將妖雲橫縱切成無數碎雲,而立刻便有數百辟脈、融靈之妖,肉身絞碎,哀嚎而死!

不夠,不夠,不夠!

焚血丹,一顆顆煉化,焚血之痛,一絲絲蔓延,殺意,在升騰!

數十個呼吸,兩軍終於飛遁千里、短兵相接,但數萬妖兵,卻被寧凡一人,數十次劍念橫掃,滅去近萬妖物!

一個個妖物,但凡目光觸及寧凡,無不膽寒!

巨骨訣,已在焚血丹藥效下,突破第三層第四境界!

雲若薇正與獅發老妖膠著,暗暗心驚寧凡劍念之強,而那獅發老妖,此刻面色陰沉如水,狂怒道,

「蟒王!貂王!你二人攔住此人,莫讓他再殺戮小妖!象王,你去滅掉那瞎目人族1

獅發一令下,立刻有一身高兩丈的肥胖黑漢,擋住介休去路。而一個白衣秀士及黃袍瘦漢,則朝寧凡圍攻而來。

妖潮與人族交兵,立刻有無數妖族、修士自長空跌落,死去。

一切,落在寧凡眼中,只化作冷漠而已。

他的血液,在藥力之下焚燒,眼光如利劍,掃過白衣秀士與黃袍瘦漢!

二妖面色大變!這目光,好生鋒利!

「黃兄,我二人速速出手,莫要留情!此人厲害1

「知道!妖術,『黃風』1

「妖術,『鱗蛇』1

二妖齊齊掐決,自被點化成妖,二妖命不久矣,即便寧凡再可怕,他二妖也要誓死一戰!

這兩種妖術,不過堪堪達到嬰級,但二妖顯然指訣僵硬,遠未嫻熟。

「哼!這點妖術,不夠!碎1

寧凡劍念一掃,無論是黃風,還是妖術變化的千萬條念力銀蛇,皆被墨色劍念狠狠絞碎!

而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黑屍,令道,

「黑甲,你殺白衣!我,殺黃袍1

說罷他腳下一踏,雙翼一振,好似一柄劍光,直射黃袍瘦漢而去。

原本白衣黃袍,二妖合力對付寧凡,自恃人多,倒也少了些懼怕,卻萬萬料不到,寧凡竟有一具元嬰級的黑甲煉屍!

煉屍一拳拳轟出,根本不防禦白衣秀士的妖術,任妖術打在身體之上,其每一拳,都帶著無盡屍氣,即便白衣苦苦躲避,仍被屍氣波及,而妖力越來越運轉滯澀。。

至於黃袍瘦漢,更是驚駭欲死,在其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寧凡冷喝一聲,化身成了36丈的巨人!

巨骨訣第三層,沒提升一小境界功法,巨人之身提升12丈!

在36丈巨人面前,那黃袍瘦漢,渺小的只有巨人拇指那般大小,並在寧凡肉身化巨的一刻,升起一絲必死之危!

「冰碎1

拳出,冰碎,千丈冰封!

黃袍瘦身周身天地狠狠一震,一身寶甲,直接在一拳之下粉碎,並吐血而出,已是重傷!

自忖逃也會死,不逃亦死,黃袍把心一橫,周身捲起黃風妖術,在妖術中,化作三道妖影,分別沖向巨人之目,各自手持黃沙長矛,試圖戳瞎巨人之目。

三道妖影,二虛一實,此術乃是妖術中最常見的小妖術,分影術!

分出身影,只為迷惑敵人,但這迷惑,在巨人眼中,卻化作一絲譏諷。

其劍念一掃,立刻,兩道虛影承受不住劍念,暴散成虛,而便是黃袍真身,也在劍念一掃之下,再次喉間一甜,噴出鮮血來!

「怎,怎麼會…」

他來不及說完最後一句,巨人大手一拍,如捏死鳥雀一般,將堂堂黃袍元嬰,捏死在掌中,成為肉泥,並一口,將黃袍的妖身血肉,吃下!

只黃袍身死之時,一道黃色小貂的妖嬰,立刻捲起一陣妖風,以堪比中期修士瞬移之速,連閃而逃!

修士若死,只要元嬰不毀,可魂入元嬰,以元嬰為身體逃命,且元嬰瞬移速度,往往比本尊快上一個小境界,妖族若化形,有妖嬰,則類似。只可惜,元嬰妖嬰,都脆弱之極,除非另找一具肉身奪舍重生,否則便是尋常丹級法術,也足以傷到這些嬰體。

眼見妖嬰逃竄,寧凡卻並不追。追不上,但,亦不需追!

巨人眉心,雷星一閃,立刻,百里之內,雷鳴不斷!

那妖嬰瞬息遁逃百里,還未輕鬆,忽然全身升起被雷霆鎖定之感!

當頭,一道雷霆,劈下!

這雷霆,讓妖嬰面色驚恐,再次瞬移,遁出百裡外,但他的瞬移,好似將那雷霆,一同瞬了去,無論逃多遠,雷霆總懸在其頭顱之上!

這一幕,就好似金丹之妖渡化形劫時對抗雷劫一般,被鎖定,無法逃出!

而在連續瞬移出數千里后,妖嬰終於法力不穩,再難逃命,被一道雷霆劈落,一命嗚呼!

十息不到,寧凡已斬獲一名元嬰!

巨人之身,大吼一聲,聲融於雷,百里雷霆,讓群妖膽寒顫抖!

妖族,畏雷劫!

當日晉君僅憑雷之神星,便願意留寧凡在晉國,便是此原因!

獅發、黑漢、白衣,三人盡皆露出駭然之色,尤其是白衣,在黃袍死後,他自然成為巨人第二個攻擊對象!

「不,不好1

想到自己堂堂元嬰妖王,竟將如鳥雀一般,被巨人輕易捏死,白衣心神便顫抖,即便逃也會死,但那樣的死法,也好過被巨人捏死,吃下!

不願…不願死在巨人之口、被嚼碎!不願!

他一式妖術,震開黑屍,瞬移便逃,但天地元力,卻被巨人一掌拍散,使得其瞬移失敗!

「冰碎1

一冰一震一碎,白衣蛇骨盡碎,竟被巨人一拳震碎妖嬰,擊出本相,妖力散了九成,連瞬移都做不到!

他白蛇之身,匆匆一遁,但巨人踏天之上,僅邁出一步,便追趕到他前方,一掌拍下!

『噗!』

白蛇鮮血狂噴,白鱗在空中一一剝落,被巨人捏蚯蚓一般捏祝

巨人冷笑,一口嚼碎此蛇屍,蛇血狂滴!

死!

「下一個1

巨人的目光,落在與介休纏鬥的黑漢上,黑漢立刻面色驚恐。

他與那白蛇、黃貂一樣,都是點化成元嬰,恐有元嬰法力,真實戰力仍比真正元嬰低上一線。

在介休攻擊下,他已傷痕纍纍,豈能擋住巨人、黑屍連同介休的圍殺?!

「逃,必須逃!即便再戰,也要逃回另一妖城,再做圖謀1

他膽寒而逃,疏忽之下,被介休殺意一動,一柄三尺玉尺,打在天靈,腦漿迸出,一名嗚呼。

其妖嬰想逃,卻被介休再一尺,打碎妖嬰!

戰局逆轉!

最後一名元嬰,只剩下與雲若薇纏鬥的獅發!

他面露駭然,哪裡不知自己看走了眼,這批人中最厲害的,竟不是雲若薇,而是那寧凡!

「可恨!老夫煞費苦心,才點化出三名元嬰妖王,竟被爾等滅殺!爾等,必須死!就讓你們嘗嘗,妖將大人的一擊之力1

獅發一掌震開雲若薇,臉上露出瘋狂的笑容,單指點在眉心血色符文。

而一股血色暴虐之氣,立刻散開,令雲若薇與介休,齊齊面露驚容。

「不好,這是妖將一擊,速速瞬移避開1

二人正欲各展手段,擋下此擊,卻不曾想,寧凡巨人之身踏天之上,轟隆的步伐中,無懼朝獅發走去,面對那血光,他竟同樣一招手,取出一個血色玉簡,捏碎!

同一時間,兩道血色巨鯉的虛影,在空中對撞,妖力幾乎一震之下,便將波及到的數千妖物及數十融靈修士,震死!

寧凡,同樣擁有妖將一擊!

兩道血色,轟鳴之後,漸漸消融,長空除了淡淡血霧,再無留痕。而獅發的笑容,僵在臉上,化作震驚之色!

「不,不可能!這是妖將大人賜予伴妖的底牌,你為何會有?!老夫知道了,你殺了妖將大人的伴妖,奪了此物!你死定了!人族,你死定了1

「我死不死,不知,但你,今日必死,而你儲物袋中之物,則歸我所有!劍指,碎岳1

巨人冷笑之中,右手一指點下!

一指,幾乎比獅發整個妖身都巨大,而那一指點下,立刻,千里之內的山峰,平白無故,開始顫抖,崩塌!

每碎一山,那指力之上的劍芒,便更凌厲一分!

千山碎,那一指之力,幾乎堪比元嬰中期修士的一指絕殺!

山崩地裂的轟響之中,巨人一指,狠狠按下!似大地般厚重,又似劍氣般凌厲的一指!

若是往常,獅發可接下此指,但與雲若薇纏鬥多時,並激發妖將一擊,他妖力大損,接下此術,困難之極!

而那一指之下,更給獅發千山鎮壓的壓迫感,令其好似定身一般,無法瞬移、避開,唯有,硬接!

「老夫跟你拼了1

他凝聚殘存妖力,於掌中,化作一柄十丈金球,朝巨人一指炸去!

金球每炸一次,百里長空便狂震一次,而巨人則胸口大痛,受傷不輕,卻指芒不退!

「死1

拚卻受傷,巨人也要一指,按死獅發!

金球碎!千山一震,獅發狂吐鮮血,墜下長空!

而巨人大手一抓,面露無情,在獅發驚恐之中,狠狠將其丟入口中,嚼碎!

隨後退出巨人法相,寧凡看也不看獅發的儲物袋,直接收入鼎爐環中,並立刻服下丹藥,壓住傷勢,開始追殺小妖!

「雲道友,介道友,速速助小輩剿妖,減少傷亡1

「嗯1

「好1

介休對寧凡,此刻算是佩服到極點,那化神一擊施展的時機之絕妙,那巨人一指的凌厲恐怖,讓其大感震撼,此子可殺元嬰中期,做七統領分明綽綽有餘了!

而雲若薇,芳心一顫再顫!

即便早知寧凡半步金丹、堪比元嬰、四轉煉丹,但這一次,對方四名元嬰,幾乎都是寧凡一人所殺!這種瘋狂的殺戮,讓雲若薇都感到一絲畏懼。

而心魔,更深,更深…深到她不得不決定,找寧凡長談一次…

只是她不解的是,以寧凡無利不起早的個性,明明可以瞬移,避開化神一擊,為何要捨去化神一擊,也要殺死獅發?

她不解,寧凡不說,再次吞服焚血丹,殺戮一片,戰功如雨!

或許,他合其他兩名元嬰之力,可瞬移飛退,合擊擋下化神一擊,但那樣,恐怕就放跑了獅發…即便耗費一式底牌,也要留下獅發的命,原因么,自然是儲物袋了…

其中有什麼,他沒看,但那儲物袋中,一絲太古星辰的氣息,引動陰陽鎖與斬離劍顫動,絕不會錯!

太古星辰…且數量,似乎不少…

此物遠比化神一擊珍貴,放過獅發逃跑,與此物擦肩而過,未免不值。

而獲取儲物袋后,雖然寧凡沒有看其中物品,卻隱隱感到,其中有什麼東西,讓自己體內,妖血沸騰!

似乎,是增進妖力的至寶…

他沒有告訴任何人,這些,是他的戰利品,便是雨殿,也不容收走!

而剩下的小妖,則盡將化作戰功,留存在其功玉之內!

數個時辰后,此戰終!

千里之內,除了被寧凡一指碎岳斬成的廢墟,便只是無數妖屍,以及偶爾散落的人屍。

功玉中,戰功已破七十萬…此戰七成小妖,三名元嬰戰功,皆被寧凡一人拿去…

一個個倖存的金丹、融靈,露出欣喜之色,便是介休,也為勝利感到喜悅。

但云若薇,卻心思複雜。作為妖,卻斬妖,她嘴上不說,心中終究無奈。

而寧凡,則站在無數屍首間,沉默。

「一路好走。」

言罷,他遁身上了晉梭。

這句話,讓雲若薇明眸一閃,暗暗道,這個殺人之時最無情的寧凡,在殺人之後,也會感概么?

生前為仇,死後,這仇便一了百了…

很豁達的心胸呢…

「說起來,此戰之後,若他想趁機留在大晉、坐穩七統領的位子,都是簡單吧…不過聽說,他會離去,不知是否會參與最終決戰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