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76章劍指,碎岳!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葯的藥力,融圓成丹! 「四圓…此子難道真是四轉煉丹師1 雪尊心思一定,沉默而立,不敢有絲毫打擾。 四轉煉丹師,雨界不過有數百人,即便刨除寧凡身份,比起元嬰,雪尊則更重視四轉煉丹...

天尺瀑的萬丈瀑布之中,雪尊白髮黑衣,負手而立,神情卻微微緊張。www.Kanshangni

在其身前,寧凡正盤膝而坐,引地火煉丹。無須其他元嬰為雪尊療傷,所有元嬰,或守城、或剿妖,一切決戰等雪尊傷愈…巨散關倒算危機稍解。

當寧凡取出碎丹鼎時,雪尊眼角一縮!

當寧凡手指在丹鼎前勾畫出四道火焰圓環時,雪尊眼角再次一縮!

這鼎不過上品初級,但卻是魔界爛神鐵所鑄,更附有化級神通——定身。這是老魔在受傷后,以稀世之寶量身定做的法寶。以他融靈後期的法力,最勉強,也只能施展上品初級的法寶。

雖是如此,此鼎的防禦,因為爛神鐵,而堅固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不論品階,單說材質,已可比『雨界十鼎』了。

「他果然是韓執事弟子…韓執事去劍界,將此鼎留給弟子…嗯,不會錯1

而當看到寧凡勾勒火焰圓環,雪尊心頭先是一驚,而後大喜過望!

河車九轉,他不識,卻看得出這是一種上古煉丹術!

且寧凡勾勒四道圓環,那圓環之效,足以壓制千年靈藥的藥力,融圓成丹!

「四圓…此子難道真是四轉煉丹師1

雪尊心思一定,沉默而立,不敢有絲毫打擾。

四轉煉丹師,雨界不過有數百人,即便刨除寧凡身份,比起元嬰,雪尊則更重視四轉煉丹師!

不到20歲的四轉煉丹師!如此潛力,值得自己交好!

聊寧凡,並不知,雪尊此刻對他非但毫無敵意,更有忌憚、信任、交好之意。

他一面煉丹,一面為雪尊講解,生怕雪尊等待之時焦躁不安。

「前輩無須憂慮,此毒名為『絕陰』,我曾為一人解過,以四轉下品丹藥,七陰陽玄丹,足以治療。」

雪尊料不到,寧凡煉製四轉丹藥,竟還有餘力交談,對寧凡的煉丹術,不由再高看一些。

唯有四轉中級煉丹師,煉製四轉下品丹藥,才能遊刃有餘、交談。此子,竟是四轉中級煉丹師?

而聽聞絕陰之毒,雪尊立刻面色大變,

「竟是此毒1

「嗯?前輩聽說過此毒?」

寧凡眼皮一挑,此毒之名,只存上古,老魔都不知曉,雪尊區區化神,竟然聽過。

「哎,若是此毒,便對了…本尊前往龍夢澤,將那不知死活的雲烈救出,卻遇上妖將偷襲,那妖將,與本尊一樣,是化神初期,一番交手,不過與本尊平分秋色,但他最後化身『千丈血鯉』,噴出一口血霧,其中竟藏著一絲黑血。那黑血輕易穿透靈甲,竄入體內,而本尊就此中毒,若非立刻返回巨散關,必定大損修為…周小友有所不知,此毒,是『妖靈之地』特有之毒,是煉虛期『妖帥』煉化寒陰而成,這妖將能獲得一絲絕陰毒,真是不可思議。」

雪尊言語之中,唏噓不已,更有一絲慶幸,慶幸的是自己並非太古神脈,否則,這絕陰毒早已在體內肆虐,自己根本無法壓制…

至於其話語中提到的訊息,則讓寧凡微微沉思,只沉思之時,指仍控火煉丹。

絕陰,原來是妖毒。妖毒的訊息,亂古未提到,應是記憶殘缺的緣故。而妖靈之地,亂古不知,應是後世之物。

絕陰,妖毒…老魔的仇人,有白魔宗,有涅皇叛逆,還有,妖?

「妖靈之地,是何處1他目光一閃,問道。

「呵,周小友既想知道,本尊自可告知一二,這並非隱秘。妖靈之地,是『上古妖界』的遺址,與『古天庭』一般,存在與『斷界』之中。斷界,虛空界路已斷,無法直接前往,唯有特殊手段、特定時間才能到達。古天庭中,有讓人嚮往的『升仙池』,令得每逢古天庭重現,都是九界修士最激動之時,若有機緣能在古天庭中發現此池水,或可一步成仙…至於『妖靈之地』,此地,則恰恰相反,是大多數九界修士無論如何不願進入的,進入,則死…因為其中,沉睡著無數上古妖族,厲害非凡,而偶爾會有強妖蘇醒,破碎界面降臨,便成大患…當然,妖界中人,或許很樂意尋訪妖靈之地的入口,而知曉在何時、何地可進入妖靈之地的,也唯有『妖界十皇』…」

談到妖界十皇,雪尊眼皮一皺。

在妖潮興起之時,妖界十皇便齊齊對雨界勒令,不得派遣虛級高手,對付妖將…且即便平了妖潮,諸妖可殺,但妖將必須交給妖界…

看清楚,是勒令…雨界比起妖界,弱得太多,若非有九界之約存在,妖界可輕易踏平雨界…

這次剿妖,最好結果,也不過是擒下妖將,滅盡小妖,終究,妖將不可殺…這種感覺,憋屈,雪尊不喜。而這件事,屬於雨殿隱秘,不可告知寧凡,以免損傷雨殿威名。

雪尊沉默,寧凡亦沉吟,唯有鼎中丹火,仍在沸騰藥力。

屈指,那丹火在寧凡眼中,清晰明了。六日過去,異象起,丹成!

六日,煉出四轉下級丹藥!對已是五轉的寧凡而言,算不上什麼。

但此事,卻讓雪尊暗暗驚訝,如此煉丹速度,莫非寧凡的煉丹術,已是四轉巔峰,甚至…五轉!

「不可能!20歲的四轉煉丹師,已是妖孽,若是五轉…雨界之中,五轉煉丹師,僅有27人,而能在千年以內突破五轉的,唯有一人,那人,便是如今雨殿,唯一一名六轉煉丹師,便是雨皇見了,都要禮遇…若此子真是五轉煉丹師,不,即便僅僅是四轉巔峰,此生,他便有機會成為雨界第一個七轉煉丹師1

這一刻,雪尊對寧凡的交好之意,深埋於心!

七轉煉丹師,即便不成,寧凡的資質,此生最低也是六轉…這樣的資質,足以讓他交好!

不待寧凡吩咐,他一個遁術,奔出瀑布外,輕描淡寫抹去四轉天劫。

而在四轉丹藥成形之時,出外剿妖的元嬰也就罷了,但凡留在巨散關的修士,皆注意到那矚目的異象!

「天地異象,四轉丹藥!那周明,竟當真是四轉煉丹師1

而雲若薇正慵懶在閨房中撫著香爐,素手挑動香灰,一聞異象,花容驚亂,

「四轉,四轉…他是四轉煉丹師…」

心魔,更深了,雲若薇嘆息閉上眼,這心魔,抹不掉,抹不掉…

巨散關之中,一處巨宅之內,雲狂正調息之前被寧凡奪劍的傷勢,咬牙切齒。

他雖提前離去,但寧凡為雪尊解毒之事,已有人告知於他。

「四轉煉丹師…你怎可能是四轉煉丹師1他冷笑,但這冷笑,在六日後的天地異象下,顯得殊為可笑!

「他竟真是四轉!怎會如此1

心中石頭一響,原本雲狂還希冀寧凡治不好雪尊,最終觸怒雪尊,失去松寒髓,而自己,則可痛打落水狗,不僅奪回承影劍,若有機會,還可羞辱寧凡,甚至…取寧凡性命!

但如今,四轉丹成,說明寧凡所言非虛,他多半可以治好雪尊。

一旦其治好雪尊,有雪尊的好感和庇護,便是雲狂同樣獲得了一位雨殿尊老好感,也不敢公然和寧凡敵對了。

為何?因為怕得罪雪尊!

「此恨,唯有…忍下1

他不甘咬牙,一口逆血,喉中一甜,噴出。

六日丹成,對寧凡煉丹術的猜測,自然不少。

只是猜測又如何?只能讓寧凡更神秘。之後寧凡只需隨口胡謅,所煉丹藥特別、不費時間,便可消除所有人疑慮。

瀑布深處,雪尊服下七陰陽玄丹,毒漸漸消融,氣息恢復。

寧凡亦未離去,他目光落在瀑布之內,眼見此地靈氣逼人,心頭一動。

小獨孤,曾硬塞給自己一本劍指秘術,此煉體術極其厲害,但修鍊要求苛刻,需要以指吞五行靈脈,且吞噬的靈脈,品質要求逐指提升,第一指劍,至少也要吞噬元嬰級宗門的所屬靈脈。

那種靈脈,下級修真國沒有,但大晉這種中級修真國,便有!

且巨散關,本就是大晉靈脈最優之處,連雨殿分殿,都建立於此。

這靈脈,正好用於修鍊劍指…

但若修鍊劍指,巨散關千里靈脈,必毀…若寧凡做出這種事,晉修必怒…

若有雪尊遮掩,此事就好辦了…但,雪尊會幫自己么?

或者,乾脆將這髒水,潑到雪尊身上…就說,因為為雪尊療傷煉丹,而誤毀巨散關靈脈…

寧凡不動聲色,再次自行提出,為雪尊煉製幾種恢復元氣的丹藥。此事,雪尊自是欣然應下。

此次所煉之丹,是一種培元四轉丹藥,但寧凡煉製之時,刻意放慢步驟。左手煉丹,右手卻一指輕輕點在地上,運轉劍指秘訣。

一絲絲靈脈,漸漸匯入寧凡指尖,化作鑽心之痛,但這痛,比不上第三顆玉皇丹,可忍!

隨著地脈靈氣沒入指尖,他食指一指,漸漸改造著…

那一指,好似化作一劍,在以山河之力鑄造劍身,而一絲絲地脈靈氣,則化作透指劍芒。

而寧凡心頭,彷彿浮現出劍祖女子的倩影,若翩翩蝴蝶穿行於群魔間,屈指一彈,劍芒索命…

不夠,不夠!

三日後,寧凡一指吸納之力,更加急遽,令得整片天尺瀑,地勢顫動。

這種顫動,被外界修士理解為煉丹震動,而雪尊,則睜開眼,暗暗震驚,震驚寧凡竟然在吸納地脈靈力。

「此子借煉丹之名,吸納地脈之靈…好算計…」雪尊一笑了之,不以為然,在他看來,寧凡多半是在以秘法強吸地脈、提升修為。這種秘法,有,但對修為的提升極其有限,且寧凡已是半步金丹,能提升的修為,極少,吸不走多少地脈靈氣。

但七日後,雪尊卻只能苦笑。

天尺瀑的地脈靈氣,已被寧凡吸走三分之二,且還未中止的模樣。

此子,是想毀了地脈!他在修鍊什麼功法,怎麼如此霸道,連地脈都給毀了…

但雪尊,沒有阻攔,莫說他還欠寧凡一個人情,便是顧及寧凡的身份,他也會故作不知。

第十日,丹鼎之中,丹香傳出,而一道碎裂之聲,在巨散關千里地域響起,地底千里,劍光一閃!

地脈,碎!

劍指,成!

寧凡一拍鼎蓋,不看鼎中丹藥,卻看右手一指!

劍指,第一指!一指,『碎岳』!

之前碎千里地脈的力量,正是其一指之力!

「好恐怖的煉體術!這一指按下,幾乎要耗盡我氣力,但這一指之力…足以指滅元嬰中期1

他心中自語,面色不露一分。

在其起身的一刻,雪尊亦起身,遁光一閃,出外滅去天劫,返回時,卻故作皺眉。

「哎,這地脈,竟毀了1

「前輩恕罪,晚輩煉丹之時,法力不足,便試圖攝取一些地脈靈氣,豈料一個不慎,竟毀了地脈。不知前輩可否看在人情之上,助晚輩擺平此事麻煩…」

「罷了,本尊承諾為你出手一次,擺平麻煩自是可以。但此事歸根究底,是小友為本尊煉丹導致,卻不能怪在小友頭上。此事是本尊的錯,這人情,可留待下次使用…」

寧凡試圖憑一次人情,撇清麻煩。

但看起來,即便沒有這人情,雪尊也極樂意背一次黑鍋。

兩次四轉丹藥,毀去地脈,雖然讓人難以接受,但似乎也情有可原。而此事牽著到雪尊,便是晉君,也不敢追究…

雨殿分殿,可能要搬家,反正因為妖潮,這巨散關多半也是要廢棄的…

讓寧凡微感詫異的,是雪尊主動示好。

原本在他看來,此事即便雪尊同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多半也是會不滿的。

但出乎其意料,雪尊似乎很像交好自己。

「他為何如此殷勤…是因為我的煉丹資質么?」寧凡不解,但也沒問。

總之,雪尊應無敵意,善意並非偽裝,這便足夠。

劍指已成,底牌多出一種,足以算上喜事。

接下來,便是…決戰!平妖潮,積戰功,而後,離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