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73章滾!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她美眸一驚,想要催動瞬移蝶翼,逃過此擊,但法力已弱,難以施展,眼看就要被那妖重擊於身。 但這一刻,周遭天地,千丈之內,忽而寒冰一震,立刻,千丈內小妖,俱在天地一震下,化作冰屑消亡!<...

曲沃,平原,孟城,臨淄…

寧凡隨介休,經傳送陣,路過一處處修城。

他二人,身份乃元嬰,與那金丹修士享受的待遇,既然不同。

金丹修士,往往湊齊一定人數,才會啟陣,為的是避免浪費仙玉,耽擱的時間自然不少。

但寧凡與介休不同,二人身份可謂顯赫,到一處修城,立刻要求傳送,而主陣者根本不敢違背,即便只有數個金丹與二人一同傳送,仍然啟動陣光。

僅六日,二人已憑數百傳送陣,跨越數百萬里,到達西北妖潮邊境…巨散關!

跨越數百修城,越臨近西北域,所看景象越是觸目驚心。

巨散關之外,修士與妖物的殘屍、碎寶,遍布關外數千里,空氣中,血腥之氣極濃。至於巨散關數千里之內的凡人村城,早在妖潮初起時,便屍骨無存。

單單巨散關數千里地界,便慘死凡人數十萬之多,連修士,都有數千。

若這個數字,自巨散關擴出,在整個大晉西北域計算,加上淪陷之地…修士死傷,早有數萬,凡人死傷,已有數千萬…

即便久經殺戮,當看到眼前慘事,寧凡仍難以平靜。

修士死,他可漠然以對,因為爭鬥、廝殺,是修士的宿命。

但凡人,何罪…他們只求一飯之飽、一寢之暖、一家之和、一生之安…但這,卻在妖潮興起,便成奢望。

寧凡與介休不同。

介休聽聞凡人死亡,無動於衷,聽聞修士死傷慘重,方才面色驚動。

道不同…

而寧凡萬萬沒想到,妖潮席捲下,數個上級險度的修城,已然淪陷、被妖物踐踏為廢墟。

在六日前,介休告訴他,覆滅修城是三個。

但今日,那數字,已上升到七個。

於是,原本並非最靠外的巨散關,隨著更外部的修城被突破,而成為上級險度的重鎮。而負傷歸來的雪尊,一怒之下,在此地召集所有元嬰高手,意欲以巨散關為據點,反擊妖潮!

景灼與殷素秋,便在此關鎮守,不知,是否有事…失誤…當日自己該勸住殷素秋,莫要選此關守衛。

當寧凡與介休來到巨散關外之時,妖潮仍在,且一股有些虛弱、卻是化神初期的神念,掃過寧凡二人,感知到二人人族身份,不再在意。

此人,是雪尊!

此人如此警戒,自說明形勢刻不容緩!

介休希望立刻趕赴關內,但寧凡,搖頭。

「介道友,你先去關內與諸元嬰會合,我要去城頭,看看故人…」

「周道友,如今形勢危急,並無時間浪費…」

介休的話,根本未入寧凡耳中,他冰虹一踏,直奔巨散關城牆。

而介休,則微微搖頭,他亦知,似乎這周明的道侶就在此鎮守…

如此,唯有他一日先去想雪尊報到了。

巨散關,關隘綿延千里,城高百丈。

一個個不知死活的妖物,或辟脈,或融靈,正如潮水般涌至城下,殺之不荊

而飛禽妖物,融靈妖物,更是可飛遁城牆之上,對鎮守修士發起攻擊。

這些妖物,每每攻到城下,便啃噬護關大陣,而若被修士殺死,除非一擊必殺,否則都會在死前,自爆妖身,或與修士同歸於盡,或憑微弱之力,撼動大陣。

巨散關大陣,早已在妖潮的衝擊下支離破碎。仙玉可以補充,但近三分之一的陣眼,卻在妖潮衝擊下粉碎,難以修復。

更有金丹妖物,或化作人形,或留有獸身,衝上城牆,便是一陣陣廝殺,尋常戍守修士,根本不是這些妖物對手,唯有金丹之修,才能抵擋一二。

殷素秋,亦在城牆上死戰。

她舉止從容,飄然若仙,手中一個水晶小環,卻已沾滿鮮血。

一環之下,金丹妖物必死,便是金丹巔峰的妖物,也有數個,死於她攻擊之下。

這些妖物,太多,太多。

而殷素秋的眼中,不免升起一絲擔心。

妖潮,越來越難以抵擋,大晉,是否會滅…

只是這擔心,比之從前的她,已極淡。

而在回憶起寧凡被晉修所傷之事,她這一絲擔憂,也抹去。

「晉修無道,若滅…也是自然…」

這種想法,從前她不會有。但如今,她會這麼想。

她手持乾坤圈,好似血海中走出的一朵空谷幽蘭,立刻引得攻城妖物重視。

四名人形金丹巔峰之妖,或男或女,或高或低,將其圍在中心。

仗著乾坤圈厲害,殷素秋一個照面便重傷一妖,但在群妖圍攻之下,早已法力大損。

一不留神,被一個粗壯之妖欺於身後,血爪妖芒,狂虐抓下!

「不好1

她美眸一驚,想要催動瞬移蝶翼,逃過此擊,但法力已弱,難以施展,眼看就要被那妖重擊於身。

但這一刻,周遭天地,千丈之內,忽而寒冰一震,立刻,千丈內小妖,俱在天地一震下,化作冰屑消亡!

拳出,冰碎!

便是那四名金丹巔峰的妖物,都齊齊噴出一個鮮血,各是面色震驚,抽身飛退!

殷素秋還未回過神,忽然發現,自己嬌軀落入一個懷抱。

那氣息,熟悉,那笑容,如昨,那眼神,卻好似萬載不化的寒冰一般!

「我來遲了1

他只淡淡一語,立刻一道黑光,瞬移消失。

而四名金丹巔峰的妖物,齊齊心頭大震,哪裡不知,眼前之人,竟是一名元嬰高手!

飛退,再飛退,但這飛退,卻如何比得上寧凡一指雷光之快!

一掌拍下,一妖丹碎人亡!

一指雷光,一妖被雷轟成飛灰!

一拳冰碎,一妖如冰粉碎!

一腳踏下,生生將最後一妖,踩成肉泥!

強勢,絕對的強勢!使得此處附近的守關之修,無人不驚!

「是元嬰老祖!老祖來援救我們了1

「奇怪,元嬰老祖不是都在關中,助雪尊療傷么…怎會顧念我等死活?」

他們不知寧凡身份,但僅僅對寧凡的援手之恩,便充滿感激之情。

「你來了?他們可又傷你了?」殷素秋在寧凡懷中,雖知不妥,卻也不好推開。而見到寧凡臉色泛白,她自然關切詢問。

「無礙,不是晉修所傷。」寧凡搖搖頭,這蒼白,是其損精血施展捨身術的後遺症。

他不再多言,半摟素秋,踏天而立。

沒有旖旎的心思,有的,卻是暴虐的殺意。

取出一瓶焚血丹,服下!

殺意,更加湧現上來,試圖焚盡眼前一切!

「死1

墨色劍念,橫掃千里!

近萬辟脈小妖,近百融靈之妖,甚至十餘個金丹初期之妖,皆在此劍念之下,橫死!

巨散關千里,被墨色籠罩,血光淹沒!

舉關震驚!金丹中期之妖立刻罷退而逃!便是關內的元嬰修士,都紛紛訝異之下,探出神念。

「元嬰級劍念!這位道友,好生厲害!不是晉修,是馳援大晉的他國修士么?」

「莫非,此人便是晉國指派的七統領?周明?」

此次妖潮之危險,被寧凡一人剿滅!

快,太快!便是其他元嬰初期,也至少需要一個時辰,才能殺盡這些妖物…想要如此快速平定妖潮,至少需要,中期實力…

這快速剿妖,使得寧凡未曾與諸元嬰謀面,已被不少元嬰看重。

而他戰玉之中,戰功如雨。

戰功,119762點!

其《巨骨訣》功法境界,雖未突破第三層第三境界,巨人之身卻提升到十五丈,距離突破,已然不遠。

焚血丹殺氣,僅在剛才殺戮之中,釋放!

「不錯,戰功比我想象中,來得更快…」寧凡眼光一閃,如此,積攢30萬戰功,遠比自己想象容易。

甚至,以他實力,三個月內積攢百萬戰功,都並非難事…從晉君手中,兌換百萬仙玉,或許是件不錯的事情。

「你就是周明?」巨散關上空,響起一道蒼老、淡漠的聲音…化神修為,雪尊!

「晚輩周明,見過雪尊。」寧凡神色不變,心思卻微微一顫。

雪尊…此人似乎很渴求松寒髓…

「免禮,速來關內見我。」

雪尊聲音,聽不出喜怒,但微微,帶著一絲詫異。

他一眼看出,寧凡是半步金丹,一眼認出,寧凡是神脈雷星…

一眼看出,寧凡身懷妖血,一眼看破,其有銀骨之境。

但最讓雪尊詫異的,是寧凡身上,一絲火焰之氣。他所修為雪,對火力,感知最敏銳。

「此子身上不但有松寒髓,竟還有…黑魔炎!黑魔炎,雨界之中,擁有此火的,共11人,但此子的火,不同,此火之中,有一絲氣息,在警告我…是那人1

雪尊再次感知那火焰氣息,但確認什麼之後,立刻面色大變。

化神初期,雨殿尊老,雨界能讓他面色大變的事,罕有!便是面對妖將,都未曾如此震驚!

「這火中氣息,不會錯!是韓執事的氣息…果然,果然!此火,是韓執事之火,當年我有幸,見過韓執事一面,不會錯,絕不會錯1

寧凡絕不知,自己正尋思如何應付雪尊,那雪尊,卻先對寧凡,忌憚起來。

一切,僅因為老魔留在黑魔炎中一絲氣息…那氣息,是對所有認識老魔之人的一字警告!

「滾1

黑魔炎中,那絲氣息,化作警告,在雪尊心頭,狠狠一震!

法力不強…但這一震的威勢,卻讓雪尊感到空前渺孝不可抗拒!

僅有一字,但卻是,仙凡之差!這一字之中,罕有真仙之威!

原本他準備對寧凡出手奪髓之心,立刻收起!

寧凡並不知,老魔給他黑魔炎,實際,已是保護。

寧凡並不知,老魔之所以在其離去七梅后,蒼老的那麼快,便是因為在黑魔炎中,留下了一絲真仙之威、一字之吼!

他終究,是擔心寧凡被高手暗算的否則,黑魔炎這讓化神修士都為之心動之物,他萬萬不會在寧凡僅僅融靈之時,便交與他

元嬰修士,不知老魔也就罷了。化神之上,不少都聽說過韓元極。

至於煉虛,碎虛,更是無人不知!

老魔的保護,隻字未提,不曾告知寧凡,只存於心。但這保護,一直都在。

韓元極的弟子,便是雨界神皇,都不敢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