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72章認主風雷!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處?! 「哎…」介休滿面複雜,長長一嘆。 心中,更加涼寒… 這便是歷代晉君的優點、缺點。 目光深遠,手段果決,氣量狹小,刻薄寡恩… 晉祖能用介子推,也因缺點,殺...

寧凡閉關,已七日,寒衣宗內,介休卻接到一份國令。

此國令,在晉君一言之下,通過每個修城的萬里傳音石,立刻在整個大晉傳開。

兩則消息,一好一壞,撼動人心!

好消息…雨殿雪尊,親臨大晉,接管大晉修衛指揮之權!

壞消息…數日前,雪尊親臨妖潮中心之地,龍夢澤,負傷而歸!

傷雪尊者,乃是…化神妖將!

雖然之前不少老怪猜測,妖潮興起,或許與妖將『蘇醒』有關,然後當真存在化神妖將之時,無數老怪仍是一陣恐慌。

妖潮中心,有化神妖將,此妖不死,妖潮無終…且此妖,竟然能傷雪尊,難道其神通,更在雪尊之上?

希望與陰雲,齊齊在大晉擴散。雪尊負傷,妖潮反撲,三大修城被破,近萬晉修慘死…

「雪尊命,晉君令,所有晉衛統領,立刻馳援龍夢澤1

此命令下達后,介休心頭大驚,晉國有難,他恨不得立刻趕往大晉西北之地,守護晉土。

但他沒有立刻離去,而是在館驛之中,苦苦等侯寧凡出關。

「稟宗主,周明老祖,閉關前吩咐,若宗主來,可告知,他在煉化靈裝,於剿妖有大用,望宗主等待…」一名館驛工作的寒衣宗弟子,恭敬道。

「煉化靈裝?難道是那物…」

介休瞎目無波,但臉上肌肉卻輕輕抖了一下。

那周明都要花費數日煉化的靈裝,難不成是…晉君所贈的風雷翅?!

地玄靈裝,風雷翅…便是晉君,也曾認主三次,試圖操控此靈裝,但最終以失敗告終。

晉君曾明言,此地玄靈裝,除非其突破化神,否則絕無可能煉化入體…風雷二力成翼,不是元嬰修士可以做到。

晉君將此物贈給寧凡,看似厚禮,但從不認為寧凡可認主此靈裝。

然而介休站在寧凡門外,透過重重陣光,卻感受到其中,一絲越來越隨心操控的風雷之力!

「此人,當真在煉化風雷翅,且似乎快要認主成功了?!這怎麼可能?1

確實,寧凡以半步金丹修為,認主地玄靈裝,本該是一件不可能之事。

但他的魔道路上,不可能之事還少么?

「地玄靈裝,認主必難,但於我而言,有何不可1

七日前,寧凡說出此話,開始閉關,煉化風雷翅!

手捧風雷翅,寧凡閉目打坐,一坐三日。

三日,他試圖調動法力,勾動冰火雷三靈,在靈裝種下烙印,但數十次嘗試,皆已失敗告終…每當寧凡種下烙印,立刻,那烙印便會輕易被靈裝本身給抹消。

靈裝有靈,不屑讓寧凡微末修為駕馭!

與這地玄靈裝認主,其難度,著實超出寧凡想象。

地玄靈裝,與化神修士相似,此靈裝之內,有了其自身意境,其名,風雷!

且此靈裝,一入地玄,生了一絲靈性,錯非化神修士,否則根本無法駕馭此物。

風雷入肩,難度不協尋常元嬰修士,根本無法完成認主,便是晉君元嬰後期的絕強實力,亦無法駕馭風雷。當年殷素秋,修為不足元嬰,強行認主玉玄靈裝,卻無法隨心駕馭,每每施展瞬移神通,都會自損,這便是強行的代價…

但這風雷翅,連強行煉化,都難…

三日嘗試,失敗告終,寧凡神色看不出喜怒。

睜開雙目,眼中亦無半分頹然。

「地玄靈裝,果然難以煉化,若我拼盡一身修為,或許有一成把握,強行煉化,但九成機會,卻是失敗並反噬…一板一眼地認主,看來做不到了,如此…正不可取,則逆奪1

以寧凡修為,強行煉化,危險太大。

但他另有辦法,可以完成風雷翅認主!

取出一卷玉簡,這玉簡,是在魏祖坐化之地所烙印,其中記載的,有魏祖最擅長的附靈之術——『開光術』。

佛門開光,深奧難明,寧凡不會,也沒打算花費心力去學。

附靈術,他學不來,但這開光術中,卻記有數種秘法,可讓修士越階認主靈裝!

捨身術,自損精血,提升三成幾率、強行認主靈裝!但此術,僅第一次最有效,第二次,效果減半,第三次,則失效。

殺身成道,捨身成佛…其中佛理,寧凡不去想,僅僅思索此術的可能性。

加上捨身術,他自損精血,可有四成機會,認主風雷翅…但這機會,仍是小了。若一次不成功,第二次則更難,第三次,則希望渺茫…

認主風雷翅,如結丹一般,寧凡務求一次成功!

他思索良久,最終,卻運轉妖力,在身後形成一對虛幻的黑色羽翼。

「我身體內,有一絲羽之妖血,妖血雖稀薄,但我終究算是一名羽妖。羽妖羽妖,豈能無羽…以妖力加持在風雷翅之上,應該能憑我肉身對羽翅的親和性,提高近一成機會…若在加上御雷之星的能力…」

他思索間,勾動雷星,立刻,風雷翅中,雷之力,開始出現一絲畏懼。

「加上雷星,幾率再升兩成…我有七成把握,認主風雷翅,再加上陰陽鎖的『兼并之力』,我有九成把握,可認主此翅,九成…足夠1

雷星,黑羽,捨身術,陰陽鎖!

晉君或許修為比寧凡強大,但論手段,雨界之中,有幾人能多過寧凡?!

收起玉簡,寧凡咬破指尖,以血液在風雷翅上勾勒梵字佛文。

這佛門,是捨身術秘符,當畫血於靈裝之上后,立刻好似銘刻一般,深入翅內。

在秘符完畢的一刻,寧凡立刻將仙脈靈力,盡數沒入秘符之中。而一個個秘符,立刻化作活字,在靈裝上移動,並最終,凝成一個烙印!

只是這烙印,在融入寧凡法力之後,立刻出現排斥,似乎想抹消此烙櫻

「哼!區區死物,徒做掙扎1

寧凡眼光一寒,一指銀光雷芒,點在靈裝之上,立刻,那靈裝好似悲鳴般一顫,被寧凡法力一帶之下,化作銀光,沒入寧凡背後,與虛幻的黑羽,交融!

靈裝入體,立刻引發劇痛,且造成一連串傷勢。

這劇痛,持續三日,寧凡咬牙撐過。一面勾動陰陽鎖,一面,卻以妖力沒入靈裝,試圖掌控…三日中,其背後雙翼,漸漸變得碩大、銀黑交接。

最終,形成一對三丈雙翼,呈現詭異的黑銀之色。不動之時,雷光閃爍,一搖雙翼,風聲大振!

寧凡抹去細汗,眼露精光,笑道。

「認主,成功1

他收了雙翼,最後一日,盤膝而坐,不斷運轉周天法力,令風雷翅與肉身更加融合。

心境,也漸漸古井無波。

晉君做不到的事,我寧凡,未必做不到。

修道修道,道在人為!

七日閉關,前後看來,寧凡好似沒有任何變化,僅僅是脊背之上,多了兩道風雷符文,若心念一動,則可化作風雷翅出現。

青絲髮帶,已經不堪使用,效果遠遜於念隱訣。古獸護腕,亦無多大用處,對銀骨之身的肉身,提升之力已微不足道,但仍未齲

長發如墨,眉心銀星,白衣黑氅,左腕帶著一個古怪黑環…這便是寧凡的打扮。

七日後,他推門而出,對介休微微一笑。他早感知介休在門外,並能猜測,能讓介休親自等候,必定是晉國出了大事,而來尋自己,多半是要帶自己,前往西北前線修城了。

「介道友,面色似乎不太好礙」

「豈止不好…晉國大難,老道如何能安然自處…」

「願聞其詳1

「這個,老道自會告知周道友,畢竟周道友,如今可是我大晉的七統領,且此事,又並非秘聞…不過在此之前,老道有一個疑問,希望道友解答一二…」

「哦?若非隱秘,周某未必不能告知,道友請問。」

「敢問周道友…可是煉化了風雷翅1介休心思極不平靜,在念道風雷翅之時,更是周身一顫。

他不敢想象,寧凡半步金丹修為,竟能做到晉君都辦不到的事情。

但種種跡象,卻足以說明,寧凡確實煉化了風雷翅…

他面色緊張,但寧凡,卻失笑。

「不錯,周某僥倖之下,機緣巧合,將此物煉化…」

「什,什麼1

介休心思大震!

即便早已料到此事,但親耳聽聞寧凡承認,他仍是難以自恃!

僥倖…機緣巧合…這種鬼話,介休修道兩千年,萬萬不會相信。

難怪晉君對此人如此忌憚,以天霜寒氣松寒髓壞此人道心…晉君的眼光,果然毒辣!

修為姑且不論,銀骨之境,並接下晉君霸術十令,已讓介休駭然。

而如今,此人更以融靈修為,跨越三個大境界,煉化風雷翅!

此人,確實深藏不漏…

但越是這麼認為,介休卻更認為,晉君的所為,有錯…

錯,錯,錯…松寒髓,不該送給此人,若此人不知晉君毒計也罷,一旦看出,便是得罪!

得罪一個狠人,於晉國,有何好處?!

「哎…」介休滿面複雜,長長一嘆。

心中,更加涼寒…

這便是歷代晉君的優點、缺點。

目光深遠,手段果決,氣量狹小,刻薄寡恩…

晉祖能用介子推,也因缺點,殺介子推…

但介休,改變不了晉君…因為,他是臣。

晉國,是真正的修真國,有君有臣,而雨殿,則是外來勢力。

介休知道,晉君冒著得罪寧凡的危險,真正的用心,不僅是為了破道心,更重要的,是要讓雨殿雪尊與寧凡,有摩擦,有嫌隙,並讓寧凡,恨上雨殿。

或許他日,寧凡會憑此恨,除去雨殿…雨殿分殿,留在晉國,對晉君而言,也著實是掣肘之患…連太古傳送陣的盈利,都要與雨殿分殿,分九留一…

聰明莫若帝王…

但晉君,不該得罪寧凡…不該!

「周道友,老夫有一請求,若他日你與晉君有仇,可否…放過我大晉修士…」介休凜然道。

「呵呵,介道友說笑了,周某與晉君,不過一場誤會,何來仇怨,又談何報復?還是先和周某,談談大晉局勢吧…」

寧凡在笑,但介休,卻只能苦笑。

這寧凡,已恨上晉君了…

而介休,只能祈禱…祈禱他日,寧凡修為有成,重回大晉,不要一怒之下,滅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