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71章風雷翅,松寒髓!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再說,我助大晉,與你不同,並非好心好意…」 「可是…」殷素秋輕輕掙開寧凡的手,撫摸皓腕,愁眉未解。 因為自己,寧凡已得罪雲狂,與雨殿有了摩擦,如今,又與晉修不和…此次寧凡,以元嬰周明...

返回館驛之後,寧凡調息了三日,亦沉默三日。

他亦壓著一絲傷勢,在三日後,方才逼出一口逆血,帶著一絲黑色。

那黑色,是晉君霸術所留…至此,他才算徹底鬆了口氣。

而當其名聲在曲沃城傳開后,立刻有不少晉國金丹前來拜會,卻被其以閉關為由,謝客。

實在不願離去的,則交給景灼應付。

院落中,他躺在藤椅上,曬著久違的太陽,聽著耳畔的簫聲。

殷素秋秀眉緊蹙,在見到寧凡逼出黑血之時,她豈能不知寧凡受了傷勢。這傷勢,之前未有,是在諸金丹離去后,寧凡與介休獨處所留。

「晉國修士,欺人太甚!你好心好意助晉國剿妖,他們竟敢傷你!不行,我要找他們理論1殷素秋心思難平,放下簫管,意欲去尋那介休。

但她的手,卻被寧凡拉祝

「些許小事,無礙的…一切,都以無盡海之行為先,這點小事,我可忍…再說,我助大晉,與你不同,並非好心好意…」

「可是…」殷素秋輕輕掙開寧凡的手,撫摸皓腕,愁眉未解。

因為自己,寧凡已得罪雲狂,與雨殿有了摩擦,如今,又與晉修不和…此次寧凡,以元嬰周明之身份,加入大晉戰部,將在前線之地廝殺…若背後有人陰他,則他必危…

她無法做到不擔心…

而若殷素秋知曉,與寧凡摩擦的,並非介休,而是晉國之君,怕她將再無法鎮定的。

「吹簫吧,今日陽光明媚,有美為伴,有簫入耳,實為樂事,莫要為些許小事亂了心情…」

他閉上眼,嘴角帶著一絲柔和笑容。

這笑,讓殷素秋漸漸心平。

這笑,並非偽裝,是真的很享受陽光呢。

「好,想聽什麼…」

「《越人歌》,如何?」

伴著簫聲,越國一幕幕過往,在寧凡腦海回蕩。

不知紙鶴、藍眉,如今可好…那白鷺小魔女,定然是在勤修苦練吧…

師尊與小獨孤,現在到達劍界了么…

寧孤,是否還在和那安然,吵吵鬧鬧…

海寧,如今可還是舊日光景…那個曾陷害自己的小人,如今定然很快樂吧。

是誰呢?不在乎…海寧老祖,都無法被放入寧凡眼中,那小人,也不過螻蟻而已,若他日經過吳國,揮手除去吧。

百年化神巔峰…此事,是寧凡的目標,但寧凡,決定將這目標抹去。

經歷過與晉君一戰,他心潮難平…他忽然意識到,隨時光流去,自己漸漸適應了修士身份。

即便沒有涅皇之仇,自己,仍願意修道。

若不修道,則為人所欺,就好似晉君那金光殺意一般。

「表面上,我苦苦修道,是為了與涅皇一戰,實則,我的內心,只是不願為人所欺、所鎮、所脅迫…這才是,我真正的道,仇恨,不是…師尊他一定是知曉此事,才會刻意離開越國,前往劍界…師尊,是要抹消我心中執念,成就我心中的道。我的道,不是逆,而是我的不屈…從某種意義而言,若無晉君之脅迫,我恐怕很難意識到自己的本心…」

他的心中,所有沉石,一一放下。

愛恨仇怨,全部寂靜,心思,反覆回想著數日前,接下晉君十令黑浪的心情。

那時的寧凡最為純粹,心無雜念,只有,不屈…

那時的寧凡,有一股讓晉君動容的道,毀去了晉君的霸意!

「那樣的我才算是…修士1他目光精光一閃,心境修為,不知不覺間,已堪比金丹後期修士。

一路遊歷,四國之行,不但增長了寧凡見聞,更讓其心境,徐徐間,越來越符合修士身份。

之前的我,雖然在笑,但不快樂。

今日,我的心很輕鬆,很快樂…

寧凡目光輕移,落在殷素秋沉靜的容顏上,簫音如醉。

他忽然發現,這個角度看殷素秋,很美。

「好美1他不自禁贊道。

而殷素秋俏臉一紅,暗暗責怪寧凡輕薄,但心中,仍是有一些甜蜜的。

女為悅己者容,自上了七梅樓船,她六百年不曾化妝,卻在上船后,為寧凡日日抹起淡妝。

這一切,之前的寧凡心如懸石,無發看到。

如今的寧凡,看得到!

「《越人歌》,我會唱,你為我奏簫,我為你唱曲吧…」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

『心幾煩而不絕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寧凡自小會唱吳國漁歌,越國的歌謠,他唱的頗為不錯。

這是殷素秋,第一次認真聽男子唱謠,很好聽。

三日後,殷素秋與景灼等人,在寒衣宗的弟子接引下,通過曲沃城的『對點傳送陣』,朝其他修城趕去。

大晉之地,每隔萬里,必然有一處修城,而城中,則設有這種對點傳送陣,可傳送萬里,馳援它城。

自南而北,奔赴前線,至少需要跨越數百萬里,但這距離,經過數百個傳送陣后,便可抵達。差不多耗去半月,便可跨越數百萬里…這種速度,怕是唯有化神修士,才能達到。

但這種傳送陣,每一個都是嬰級,啟動一次,可傳送百人,卻要耗去至少一萬仙玉。

數百次傳送,便是數百萬仙玉的損耗,錯非此次是晉國大難,萬萬不會動用傳送陣。

而下級修真國,也根本無錢維護、使用這種陣法的。

景灼與殷素秋,前赴巨散關,那巨散關是中級險度的修城,但聽說擁有一條品質極優的靈脈,而被妖潮攻擊不斷。

不過以二人老祖實力,只要不是太逞強,獨自出城,應無危險。

「但願那麻煩女人,不要衝動才好…」寧凡苦笑道,在見到自己被晉修所傷后,殷素秋援助晉國的熱情,或許會熄滅許多吧。

眾金丹離去,而陸續有其他金丹經過鎖界進入晉國,被引至曲沃城。

對這些金丹修士而言,寧凡是陌生的,他們不會知曉,隔窗之人,便是震驚魏國的狠人。

十日中,寧凡始終閉關,穩固著焚血突破的功法境界。

《巨骨訣》,第三層第二境界,十二丈巨人之身…憑此實力,若再遇上宋易,寧凡有把握單憑體術,便力敗那老儒。

在第十日,介休親臨館驛,讓驛中金丹紛紛大震。

只是介休未見任何人,單見寧凡,並在一番深談后,留下一個儲物袋。

那些金丹,仍四處打聽,得知了寧凡即是周明老祖,而紛紛前來拜會。

但在介休離去后,寧凡謝絕所有來客,只在屋中,沉吟不語。

介休告知,此儲物袋是晉君賠禮…希望寧凡不要介意晉君的出手試探之罪。

「試探么…若我實力不濟,便已死…確實是試探,不過,是生死試探。」寧凡不以為然。

儲物袋中,有十瓶三轉丹藥,皆是傷葯、回靈之葯。一顆四轉下品丹藥,名為『太骨丹』,服下之後,可在短時間內,激發潛能,強行破入銀骨第二境,但時候,境界回落如初,而此丹似乎有不小後遺症…

不過,此丹仍是珍貴。秘法丹藥,若在搏命之時使用,效果不弱…

除此,儲物袋中還有兩件上品初級法寶。

似乎那晉君知曉寧凡半步金丹法力,僅僅能讓上品初級法寶威能全開,再送更高階的,寧凡未必好使。

只是這法寶,品階不高,附靈神通卻是不弱。一柄『青石劍』,附有嬰級神通『幻影』,另一件『蘭陵玉』,附有『清明』神通,佩戴之後,可破去嬰級下品的妖邪幻術,

除此,其中還有一件靈裝,一顆道果…

道果,是金丹中期修士死後所留,亦算珍稀,但那靈裝,卻根本不是珍稀那麼簡單!

銀玄融靈,金玄金丹,玉玄元嬰…這靈裝,卻是化神修士才配使用的『地玄』靈裝!

地玄靈裝,『風雷翅』!

此靈裝認主之後,可收入體內,施展之時,背生風雷雙翼,遁速堪比元嬰初期…看清楚,是遁速,而非瞬移!

瞬移,寧凡可以施展,且其黑光瞬移,不費法力,只費念力,以融靈修為便可施展,但終究不可能憑瞬移連續飛遁、趕路。

瞬移,是情急之下的特殊神通,尋常飛遁之時,仍需要飛遁。

飛遁,便需要法力…寧凡法力是弱項,且飛遁速度,更是慢得可憐,只能堪比金丹初期…

在元嬰之戰中,若正面交戰,憑瞬移便夠用。但若是追擊戰,可能二人一追,便是十萬里的追逐,寧凡不可能一路瞬移,而飛遁既慢、法力又不多…這極可能成為其致命弱點。

晉君的這個『風雷翅』大禮,不可謂不重。

莫看遁速只有元嬰初期,但須知,靈裝有一個最大的優點…不耗任何法力!

法寶,是修士注入法力傷敵。

靈裝,卻是附上靈紋秘術,藉助天地之力施法的寶物,自無須耗費修士之力。

也就是說,若寧凡能成功讓風雷翅認主,則日後以此翅飛遁,不僅遁速無匹,更加不費法力,即便是長距離飛行,都無須樓船、仙雲等輔助之物!

地玄靈裝…此寶即便對晉君,都可以說是珍貴之物!

但儲物袋中,最後一物,讓寧凡,目光一驚。

他萬萬沒想到,會在晉國遇到此物,更未想過,晉君會將此物,送給他…

天霜寒氣,排名第十一,松寒髓!

排名不如第九的玄陰氣,比第十二的骨獄息卻強上一籌…

天霜,唯有五品以上寒氣,才配稱為天霜…此物,無價!

若是傳出,想必很多人,會對自己有奪寶興趣。

晉君送給自己如此厚禮,是結好么?若當真是一番好意,寧凡倒不是不能,抹去與晉君的誤會…

但寧凡,卻隱隱覺得,晉君並非好意。

此火似乎是在為寧凡招惹麻煩,招惹的,卻是暗處之人的貪念。

隨著修為提升,寧凡漸漸意識到,他不可如老魔一般,處處施展黑魔炎。

老魔可以,因為雨界大佬給面子,不敢搶。

但自己不同…雨界之中,知曉自己是老魔弟子的,罕有,而若自己再隨意施展天霜、地火,勢必為自己招惹暗處之敵。

在下級修真國,偶爾施展黑魔炎倒也罷了,但在中級修真國,高手已多,甚至這黑魔炎,似乎還被那化神妖將渴求…故而寧凡才會在測試功法之時,未顯露火系功法,反倒顯露冰系功法,他怕的,便是暴露擁有黑魔炎的事實。

如今,晉君似乎生怕寧凡惹不到麻煩。

此物落入自己手中,而晉君若想害自己,便不會為此事保密…

說不準,要不了多久,可能便有化神大佬上門,向自己索要天霜寒氣。

當然,自己乖乖交出,則不會有事,相反,還可能獲得化神大佬的好感。

但如此,自己表面無損,道心卻是大損。

自己的道心,是不屈…若被人逼迫下,索走此物,則那不屈,也就成了一紙空談。

晉君的目的,究竟是不是這個…

寧凡心思百轉,而想要確認此事,容易!

他出了館驛,放開神念,籠罩曲沃城。

立刻,從不少酒樓、居所之中,都聽到了閑碎議論。

「聽說了么,魏國的周明老祖,得晉君首肯,成了我大晉七統領之一,接替的,是殉職的『水統領』荀日1

「這個誰不知道!你卻不知,那周明老祖,不但獲得荀日的職位,更獲得了荀日的最大寶貝…」

「什麼?還有這事?是什麼寶物1

「天霜寒氣!松寒髓1

「哎呀!奇怪,這個東西,不是被雨殿尊老——雪尊看中了么?難道雪尊不要了?」

收回神念,寧凡目光一沉。

若晉君只是一番好意,那麼,絕不可能在示好之後,散步消息,為自己惹麻煩。

而從隻言片語中,寧凡得知,此松寒髓,是前統領荀日之物,被雨殿雪尊看中。

雪尊是誰,寧凡不知,但料想,必定是某個化神修為的尊老,唯有化神,才可在雨殿稱尊!

「晉君,果然是想報復我…報復我毀他霸意,而他,則要毀我不屈之念…化神,雪尊…晉君,好一份大禮,以為我寧凡,不敢收么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