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70章此子,虎狼之患!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的第二層巔峰,邁入第三層境界! 只是隨即,十顆焚血丹蘊含的暴虐殺意,將寧凡淹沒。 十丈之後,拳力立增三成! 他一拳轟落,殺意化作拳芒,在與黑浪交觸之時,齊齊消融,而第六重、第七...

神魔之星!

此物,晉君生平第一次見,並立刻知曉,寧凡必身懷太古神脈…且此神脈,更被其修鍊到,凝聚成星!

最不可思議的是…此星,竟是雷星!擁有掌御雷霆的天賦!

晉君心思一顫,但面色,卻是立刻收了異色,古井無波。

「御雷神星…憑此星,你足夠留在我大晉了…」他仍好似君王,高高在上,自說自語。

但寧凡,卻冷笑一聲。

「這,並非我所有本事…落1

一聲之下,巨殿之頂被落雷轟碎,直劈晉君!

晉君面色一沉,萬萬沒料到眼前的區區融靈,竟敢在自己下令之後,仍對自己動手。

此雷劈落,立刻化作一道道電流,沒入晉君體內,讓其氣息微微紛亂,但法力一震,生生震散雷霆。

此雷,元嬰初期的茶花女、風信女,無法震碎,但晉君乃是元嬰後期,與二妖乃是天壤之別!

但他剛剛震碎雷霆,立刻面色一變,寧凡已瞬移一動,拳帶冰芒,欺至身前,一拳,無情轟落!

「冰碎1

「哼…」

此拳與落雷,配合得間不容髮,令晉君來不及御寶,只得以肉身去接,拳擋拳芒,悶哼一聲,被寧凡拳落於身,急退百丈,氣血翻湧,但竟未受傷的樣子。

此人肉身防禦,根本不弱黑屍!

單單是轟中此人的反震拳力,便讓寧凡幾乎拳骨欲碎。

百丈之後,晉君猛然一踏,收住退勢,眼中金光,詭異化作烏金之色,並冰冷道。

「霸術,十令1

一霎,一股危機之感,再次浮現於寧凡心頭。

而與晉君拳拳相對處,一股撕裂一切的黑色拳芒,狠狠一震,立刻,寧凡臂骨欲裂,力震於胸,目光暗暗一驚,立刻遁光飛退。

在其退後之時,晉君拳芒,化作一道黑色巨浪,並立刻,分離十浪,帶著霸令天下之威,以快到驚人的速度直逼而來,立刻追上飛退的寧凡,並化作一道道黑色巨浪,將寧凡淹沒!

霸術,霸道之術!

若之前一眼金光,是王道之術,則號令天下的拳芒,便是霸!

這晉君,非太古神魔脈,但此人以君為道,以王霸為術,以大晉為國,以元嬰為臣…此人之道,有些恐怖。若此人突破化神,其神意,必定非比尋常!

莫說晉君是元嬰後期,修為遠超寧凡,便是其為元嬰初期,也比黑屍更強,對寧凡,都是難勝之敵。

這黑浪中,一絲氣勢,讓寧凡感到無可抵擋。那氣勢,是君,而自己,是臣。那氣勢,是仙,而自己,是凡。那氣勢,是尊,而自己,是卑!

尊卑,不可逆!

被黑浪淹沒,寧凡一拍儲物袋,妖將一擊的玉簡,浮現於手。

不可戰勝…若不施展底牌,自己必被黑浪撕碎…

然而他,心頭卻在猶豫。

弱於晉君,這個事實,讓寧凡難以接受。

半步金丹與元嬰後期,相隔了兩個大境界…這中不可逾越的感覺,讓寧凡清醒。自己可憑底牌,與元嬰決生死,但真實實力,與元嬰差距太大,與元嬰後期,則天壤之別…

捏碎玉簡,可借化神一擊,破黑浪。

再碎一簡,甚至可能,重創晉君。

但,這是他人的實力,取巧獲勝…自己,仍是不如晉君。

洛幽的香火一劍,助自己,滅天離…

劍祖女子的劍鞘,助自己,擋涅皇一擊…

如今,自己面對晉君,仍要借妖將一擊,才能抵擋…

「如此,我所依仗的,皆是他人之道,我的道,又算什麼!此浪,不過比我煉體術高一個境界,我之所以感覺無可抵擋,因為…我在面對此術之時,未戰先怯!一旦怯,這黑浪,便更加凌厲…晉君之術,我看破了…金目也好,黑浪也罷,無法都是以勢懾人,此消彼長,越是怕,此術便越是厲害…這便是,為君之道1

這一刻,寧凡收起玉簡,眼露戰意。

恩怨,拋卻一邊。

修為,無關緊要。

他的眼中,只有一層層黑浪,當其心如止水之際,這黑浪,便也不再可怕!

銀骨第二境的煉體術,比自己,僅高一個小境界無尊無卑,僅此而已!

晉君為君,為天,為尊,自己為臣,為地,為卑…但這卑,可逆!

此為,逆天伐蒼之心!

「冰碎1

一拳出,帶著不屈之念,第一重黑浪,成冰,粉碎!

黑浪之外,晉君面色一變,自己的霸術,竟被寧凡區區融靈,從正面破去!

但讓其始料不及的是,第二重、第三重黑浪,接連破碎!

三重!便是元嬰初期的翹楚,也不過抵擋三重而已!

「此子,我低估了…有此實力,你此次,可破例以他國修士,成我大晉統領1晉君凜然道。

他金目一動,立刻看出,黑浪之中,連碎三重巨浪的寧凡,已是極限。

每一重後浪,接比前浪強橫三分,第四重巨浪,已是第一重兩倍之威!

此子不凡,但,接不下第四重…

「陛下,請援手1介休抱拳,請求道!

「嗯,此人有此實力,對我晉國,亦有大用,本君這便撤去此術…」

晉君,遺傳了其先祖刻薄寡恩之個性。若寧凡對大晉無用,反可能是妖族底,則可殺。若寧凡對大晉有大用,即便其是妖族之人,晉君也有把握,施以恩惠,讓其俯首。這便是晉君的為君之道!

他正欲撤浪,但卻驀然一驚。

第四重黑浪,碎!第五重,亦碎!

「第五重之浪,非元嬰中期修士,無法接下…此子如何接下?」

隔著黑浪,晉君金目一探,立刻,面色大變!

「竟是如此,這個瘋子1

心懷不屈,寧凡連碎三浪,但這,確實已是他的極限。

但他,仍未決定使用妖將一擊…他要用自己的辦法,破去此浪!

一拍儲物袋,寧凡將其中數十種二品、三品寒氣,紛紛取出,捏爆!

兩種四品寒氣,亦被其取出,捏爆!

這些寒氣,皆是其屢屢繳獲儲物袋所獲,於他而言,可有可無。

但此刻,作為冰碎拳寒,卻有大用!

他眼中黑瞳,始終平靜,捏碎這些天才地寶,似乎根本無足輕重。

一幕幕森寒,在其周身繚繞,化作拳芒,令第四重、第五重黑浪,相繼凍結、粉碎!

不夠,不夠!

他目光落在儲物袋中焚血丹上,凜然一閃。這黑浪,是威脅,亦是好處!

此黑浪,正好是其發泄殺意之處!

一瓶十顆焚血丹,就這般,被其服下!

焚血之痛,將其淹沒,但他無動於衷,周身在巨浪中,化作九丈九尺的法相之身。

但在焚血丹的藥力之下,其巨人之身,竟一舉,突破了《巨骨訣》的第二層巔峰,邁入第三層境界!

只是隨即,十顆焚血丹蘊含的暴虐殺意,將寧凡淹沒。

十丈之後,拳力立增三成!

他一拳轟落,殺意化作拳芒,在與黑浪交觸之時,齊齊消融,而第六重、第七重巨浪,相繼粉碎!

七重巨浪!

晉君微微凜然,唯有銀骨第二境修士,才能破掉如此之多…

且更讓其難以置信的,是寧凡竟在其攻擊之下,借黑浪突破功法境界!

「七重,夠了!此次你入修衛,可入『七統領』之階!本君只讓你在晉國待上十年,一切修鍊所需,必讓你滿意1

七統領!

晉國除晉君,共十四人元嬰,但其中,僅有七人,是元嬰中期!

這七人,被稱作七統領!但其中一名中期修士,卻在之前,隕落於妖潮…

此事,讓不少晉修震驚,連晉君都愁悶不已。

失去一個中期修士,所以他才會親自巡視晉國,一是為填補那缺損之人的位置,二是在各方鎖界,尋找一位元嬰中期之人,助大晉剿妖。

可惜,初期修士,在其他鎖界入口,倒是尋到幾個,亦被晉君厚禮拉攏,但中期卻一個也無。

這一次,介休聲稱有一元嬰修士嗎,他看不透,一聽此事,晉君立刻星夜馳來。

他深知,介休此人,資質不過中上,但寒念卻是不俗,元嬰初期之中,根本無人能瞞過其寒念探查。

晉君自然以為,自魏國進入大晉的『周明』,會是一名元嬰中期,甚至備了重禮,前來邀請此人。

但結果…此人非但不是元嬰中期,甚至不是初期,連金丹都不是…竟只是融靈!且此融靈,還身懷妖血,有串通妖族的嫌疑!

晉君自然極怒,一出手,便是殺招,以目中金光,絞殺寧凡。

但出乎其意料,寧凡竟看破金光之秘,並以劍念,擋住金光。

劍念…沒有具體交手,晉君也不知此念是強是弱,但他仔細一探,寧凡卻是銀骨高手。

故而他又收了七分殺心,存了一分試探之意,想看看寧凡值不值得拉攏。

冰碎之拳,晉君看不入眼,但那雷星,對妖族卻有不少克制,他倒是願意藉助寧凡一二分力量。

但未想到,自己同意寧凡加入修為,此子竟還敢出手…晉君自怒,以霸術『十令』攻擊,但心中,卻存了心思。

此黑浪,僅僅算給寧凡目無尊卑的教訓,若寧凡不支之時,他會出手救下。

但他未料到,寧凡不僅碎了黑浪,更連碎七重!

如此,此子雖為融靈,但真實戰力,便是元嬰中期,也要忌憚三分,可填補七統領之職!

但寧凡,卻於黑浪之中,再次冷笑。

「七統領,我不要,修鍊資源,我不稀罕三個月!我僅為晉國,征戰三月,三月之後,我要用太古傳送陣,離去1

「三個月?太短了1

「是么…」

寧凡十丈之身,露出決然之色,再次取出二十顆焚血丹,嚼碎!

其《巨骨訣》境界,在黑浪威壓的壓迫下,立刻突破第三層第二境界,十丈之身,拔高到十二丈!

碎,碎,碎!

拳芒之下,殺意宣洩,十浪,粉碎!

這一瞬,晉君目光深含驚意,而介休,暗淡的瞎目之中,寒念震驚!

「能碎陛下十浪,便是七統領中,也只有三人,其中三人之一『水統領』荀日,更是死於妖潮之地…此人,可以重用,陛下務必藉助此人之力1介休朗聲諫道。

但晉君,卻不言不語。

「三月…我只為大晉剿妖三月,三月之後,我必離去1

寧凡收了法相之身,面色凜然,手掌卻按在儲物袋上,一個血色玉簡,隨時可以取出,以自保。若晉君再不同意,則便是不擇手段,自己也會使用傳送陣,離去!

不曾想,晉君看也不看介休,只深深望向寧凡,惜語如金。

「好!三月1

「嗯1

寧凡冷漠一聲,離開冰宮,返回館驛而去。

他沒有藉助妖將一擊,重創晉君…此人對自己出手,但其身為晉國之主,傷之,牽連必廣。

如今自己與素秋、景灼同行,即便以周明為名,即便以彌天舍利期滿身份,若傷晉君,其手下元嬰,一個個必定瘋狂報復,若有萬一,查出越國,則…

這種有仇不可報、有怒不可言的感覺,寧凡很不喜,但他無計可施。

甚至,即便施展妖將一擊,寧凡卻覺得,可傷晉君,但卻不可殺此人。

自己有保命底牌,此人就沒有么…化神一擊,這晉君,或許比自己更多。

元嬰後期,比自己強,僅僅一式煉體術,根本未出全力,已讓寧凡拼盡一切,去抵禦!

法寶,晉君未用,元嬰後期的**力、化級法術,他更是一個未用…

「我,不如他…但只是暫時的,很快,我會結金丹、凝元嬰、離合化神…那一日,我會以自身之力,讓晉君,知曉厲害1

一定…一定!

寧凡離去之後,介休長長鬆了口氣。

今日雖然頗有波折,但總算,這寧凡讓晉君滿意了,如此,自己的失察之罪,也就免了。

「恭喜陛下,獲得新統領!此人雖只願為我大晉效命三月,但據雨殿傳言,『決戰之日』,也就在這數月間…」介休恭賀道。

但讓其始料不及的,是晉君忽然面如金紙,噴出一口黑中帶這金絲的血液,氣息頗有萎靡。

「恭喜…哼!恭喜本君受傷么1

「什麼!陛下如何受傷的1介休大驚!

「你可知,我為何允許此人,效命三月離去?三月,還好是三月!在此子破去十浪之後,本君才慶幸發現,此子根本是狼子野心,難以收服、駕馭之輩,留此子在晉國十年,根本是…大患!此子身上,共有兩道氣息,在其碎浪之後,我才知曉,那氣息讓我感到一絲危險,想必是化神一擊…此子,對本君動了殺心!你可知1

晉君壓下傷勢,平生第一次,苦笑。

「若他以化神一擊,破去黑浪,也就罷了…那樣,我法術被破,卻不會受傷。此子,以一股桀驁不馴的道心,擊碎了我法術中的『霸君之意念』…本君所修鍊法術,太過特別,鬥法勝敗,重在一念,一念勝,威凌無匹,一念敗,身死族滅…此子,以逆臣之心,破我君念,殊為可恨,但作為剿妖統領,他,夠格了…大晉之修,刨除雨殿分殿,能破我君念、令我反傷的,唯他一人…且此子,還只是半步金丹的修為…若我所料不差,此子一旦當真結嬰,即便是初期修為,也可與我真正一戰…晉國,留不住這種人…太古神脈,真不知,是何方神魔傳承,誕生了此人…」

晉君目光深鎖,再次面無表情。而介休,聽聞晉君一句句話語,心思難平。

那周明,竟有如此厲害?一旦突破元嬰初期,連晉君這元嬰後期,都可一戰?

「介休,通知其他人,本君巡守,暫時中斷…本君要前往寒潭療傷,重塑霸君之念…至於這周明,稍後,你將此儲物袋交給他,其中,有一些禮物,稍作此次摩擦的賠償…或許他看了這些東西,會對本君,稍稍打消敵意,全力助晉…」

晉君遞給介休一個金色儲物袋,身影一搖,不知所蹤。

而介休一打開儲物袋,立刻,瞎目之內,寒念一閃再閃,難以鎮靜。

「這是?!陛下竟將此物,作為給周明的賠償之物1

一絲森寒氣息,自儲物袋中,靜靜傳出…這,可是那死去的荀日統領成名之物…

但立刻,介休並明白,晉君為何將此物贈給那周明。

拉攏之中,還有…

「原來如此…陛下對此人,真是很忌憚礙」介休嘆息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