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67章執子之手(第二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素秋仙子,百年未見,依舊是如此美麗,真是讓雲某動心…當年雲某以百萬仙玉,換仙子一笑,竟被仙子拒絕,每每想來,都讓雲某唏噓不已。莫非素秋仙子的心,是石頭做的么?不過想不到,能在晉國相遇,相逢即是緣,...

三個月,魏國樓船之上,寧凡未修鍊妖術,僅僅以焚血,煉製『焚血丹』。

此丹,名列三轉,服之,可提升《巨骨訣》功法境界,亦可促進煉體境界提升。

但此丹,有一個缺陷,服下之後,不僅痛楚難忍,更會讓人陷入癲狂。

那癲狂,唯有在殺戮中,才能平息。

得知大晉之地,想藉助傳送陣,必須加入修衛斬妖,寧凡心頭有謹慎、亦有心動。

殺戮之中,倒是釋放焚血丹殺意的絕佳時機。

只是,讓他忌憚的,卻是那疾遁而來的男子。

元嬰中期,來意不明…

當那男子叫出素秋之名后不久,立刻化作光點在長空連閃,並於數息之後,跨越數百里距離,降落在七梅樓船之上。

這瞬移速度,寧凡自問不如…

這青年,貌約二十五六,骨齡卻是七百年,是個不折不扣的老怪。

一襲銀袍,風骨挺拔,目光銳利,更帶有一絲化不掉的狂意。

其名雲狂,身份…雨殿神使!

此人的出現,立刻引得鎖界之處、無數金丹老怪驚呼。

「是他.夜劍』雲狂1

「五百年結嬰,並在兩百年之內突破中期…此人在東南大陸的雨殿神使中,足以名列前五十1

夜劍…傳言這雲狂執行雨殿任務,常常深夜獨行,至白晝,已帶回追殺之人的屍首。夜劍之名,就此傳開。

傳言此人狂傲成性,在獲得雨殿神亦石傳承之後,不僅領悟偽神意,更將自己的癲狂,融入一絲其中。

此事,甚至讓雨殿東南大陸某個尊老,對其大為看重…

想不到,連這樣的高手,都被派來馳援晉國…晉國的妖潮,有些了不得埃

就連之前傲然的晉國金丹,此刻也紛紛垂下頭,恭敬施禮。

「見過尊使1

「免禮1

雲狂一擺手,立在七梅樓船,對著殷素秋,悠然一笑,狂意收斂。

此人的出現,讓寧凡暗暗皺眉。

五百年結嬰,七百年元嬰中期…這樣的人,在東南大陸之中,僅屬於神使之中前五十。

此人不俗,雨殿的底蘊更加深厚…

且這雲狂,身上一絲狂意,融入偽神意之中,使得他站在這裡,無端之間,便有一股狂傲到壓垮一切的氣勢,席捲開來。

這氣勢,雲狂避過了殷素秋,卻毫不保留落在景灼與寧凡身上。

景灼悶哼一聲,面色潮紅,以他半步元嬰的修為,竟無法在此威壓下自處。

倒是寧凡,立在威壓中,卻巋然不動。

不夠,元嬰中期的威壓,想要撼動他,不夠!

「嗯?」

雲狂暗暗心疑,他對寧凡,神念一掃,發現後者為半步金丹修為後,便徹底無視。

對於景灼,見此人半步元嬰,又與殷素秋同行,故而威壓一放,稍稍震懾。

讓他始料不及的,是半步元嬰的景灼,都承受不住其氣勢,倒是寧凡,在其氣勢之下好似沒事人一般。

「呵,這位小友看來機緣不錯,獲得了某種抵禦威壓的法寶礙罷了,看在你是素秋仙子後輩弟子的份上,此寶,我便不搶了1

雲狂自以為是的認為,寧凡是仗著寶物遮掩其氣勢,不再看寧凡一眼,轉而對殷素秋大獻殷勤。

「素秋仙子,百年未見,依舊是如此美麗,真是讓雲某動心…當年雲某以百萬仙玉,換仙子一笑,竟被仙子拒絕,每每想來,都讓雲某唏噓不已。莫非素秋仙子的心,是石頭做的么?不過想不到,能在晉國相遇,相逢即是緣,不如…」

「我與你無緣…」素秋秀眉一蹙,與雲狂拉開距離,卻與寧凡靠得很近。

不喜,她不喜此人的狂妄,對此人亂放威壓的行為,亦不喜。

至於百年之前,此人以百萬仙玉,換自己一笑…

此事在東南大陸,都被說成一段佳話,但,素秋不喜…甚至,厭惡。

比起雲狂,她更欣賞寧凡。

寧凡的心,很深,似一潭幽水,無法見底…

並非故作深沉,而是一種久經苦難的沉默…

最終要的是,寧凡與自己一樣,有著堅持,甚至,他的堅持,比自己的,更艱難,更沉重…

魏國之時,每一日,素秋都在樓船之上,向過往魏國修士,打探寧凡消息。

神秘元嬰,敗元嬰女妖…此事,素秋知曉,定是寧凡所為,她知道,寧凡不愛顯名。

周明老祖,坐鎮圓覺,平七派,橫掃魏國…此事,素秋料到,那所謂的周明老祖,定是寧凡了。

殺人,搶玉…這行為,殷素秋始終無法接受。但殷素秋知道,寧凡這麼做,有不得已的苦衷。他有堅持,有道要守,有親要護,為此,即便惡名昭彰,他也付之一笑。

周明老祖,敗雨殿二位元嬰…此事,僅在魏國金丹修士中,引起狂瀾巨響。當素秋知曉此消息時,驚訝,但更加憐惜。

明明是融靈,明明連金丹都未結,卻偏愛逞強,去與元嬰交鋒…

當寧凡歸來之時,本以為自己在魏國所犯惡行,會讓素秋指責,但最終,素秋只是默默為其奏簫,並與曲終之時,對其悠然一笑,

「你是個傻子…」素秋如是道。

她終於發現,自己心中,實際已烙印下一個身影,只是她不準備告訴寧凡,因為寧凡背負的情債,已太重,自己何必為其添苦惱。

此刻面對雲狂,殷素秋說是淡然,不如說是冷漠。

當年,她雖不喜雲狂,卻還會顧及同為正道,稍稍與其攀談幾句。

但如今,她看雲狂,卻極為可笑。

這雲狂,資質或許高於寧凡,修為亦比寧凡強上太多,但素秋深信,這雲狂,不如寧凡。他的道,不如寧凡。心,不如寧凡。就連其自恃的百萬仙玉、千金一笑,也根本比不上寧凡一個鐲子、一聲言笑的溫暖。

此人,比不上寧凡,即便他,是高高在上的元嬰中期、雨殿神使…

這一刻,殷素秋做了一個舉動,一個讓寧凡訝異、雲狂震怒的舉動。

她輕輕,挽住了寧凡的手,望著寧凡,清麗一笑。

這笑,似乎用盡了她六百年修道的所有快樂。

這笑,讓不少神念打探的金丹老怪,便是心如鐵石之輩,都微微一盪,驚艷不已。

一笑,傾城,再笑,傾國…

「雲公子,我與你無緣,只與他,有緣…」

我與他有緣,只是,有緣無份…

只是執子之手,卻無法偕老

最後一句,她未宣之於口,只深藏於心。

此去無盡海,分別之後,或許會再無相見之日…

若她再不挽住這個手臂,將永遠…錯過…

「呃…殷道友,你這是明擺著給我惹麻煩礙」寧凡只因為,殷素秋是為了躲避雲狂的糾纏,故而出此下策,傳音道。

「你可以喚我素秋…」

「什麼?」

「沒什麼,你說得對,我就是個麻煩的女人,就是…但,我不會改變,不會…」

「罷了,誰讓我欠你人情,便為你稍稍擺平這雲狂的麻煩…好在這雲狂終究是雨殿中人,界法存在,不可以因私情對我出手…但多半,此大晉之行,會被其暗中為難的。」

寧凡苦笑搖頭,他不怕雲狂,僅僅是忌憚。

且從內心而言,他亦不願雲狂糾纏殷素秋…

他微微肅然,對面帶怒意的雲狂,一拱手,笑道,

「雲道友,素秋是周某道侶,卻是無法與閣下有緣的…閣下身為雨殿神使,該不會,會做出糾纏婦人之舉動吧?」

「道侶?1

雲狂望著挽在一起的素秋、寧凡,暗暗咬牙。

目光再次落在寧凡身上,帶著一絲濃濃的敵意,但這敵意,立刻被其收起,他雖狂,但那狂,是其神意的神通,他的心境,終究有元嬰老怪的沉穩。

「你的名字1

「周明1寧凡不避諱道。

周明這二字一處,立刻,在不少鎖界金丹的耳中,猶如驚雷炸響。

這些老怪,在此鎖界,自然是路過魏國了。對於周明老祖的傳聞,或多或少都聽了一些。

瞬間,所有之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寧凡身上,暗暗震驚,這不起眼的融靈青年,竟是一個深藏不露的元嬰高手!

難怪,敢在雲狂面前,挽住雲狂心儀的女人!

可惜,雲狂此人,性格孤僻,對周明之名根本不知,只暗暗記下了這個名字,不露聲色道。

「周明么,幸會幸會…」他直呼其名,不稱道友,實際是無禮行為。對此,寧凡眉頭微皺,看起來,這雲狂,終究是得罪上了。

只是,得罪又如何…雨殿之強,讓寧凡忌憚,但同時,雨殿有著無人不遵的界法。

這界法,是老儒、美婦攻擊寧凡的起因。

這界法,亦會束縛雲狂,不對自己動手。

或許雲狂會暗中刁難,但這種刁難,不傷性命,則寧凡,可以略微忍耐一二。

他要藉助大晉傳送陣,不會再多惹麻煩,一個殷素秋,已經一路惹了許多麻煩…

見寧凡不言不怒,雲狂自討沒趣,乾笑一聲,嘴角勾起莫名弧度。

「對了,你們會挑妖亂之時入晉,多半是為傳送陣而來吧?」

「不錯。不知雲道友,有何見教?」

「見教倒沒有,不過若想使用傳送陣,必須加入大晉修衛,與那些金丹、元嬰妖物交戰…你的修為,僅僅半步金丹,似乎,不夠礙晉君有命,加入修衛者,至少需要金丹期…」

「周某修為夠是不夠,日後自見分曉,且此事,是周某與晉國的事,就不勞雲道友掛心了…道友請吧1

「哼!如此,我雲狂,就拭目以待,看看你周明,是否有實力,加入修衛1

雲狂還欲多言,忽然一道劍光,自長空破空而來,其遁速,幾乎比元嬰後期修士更快!

那劍光,化作一道傳音,在雲狂身前炸開,立刻,化作一道古板、蒼老的聲音,響起。

「所有神使,速歸,老夫有話交待1

聲音不大,但百里之內,都能聽聞,且那聲音,有一股明悟天地的威勢,使得在場老怪,紛紛心神一顫。

至於寧凡,雖然不受威壓動搖,卻目光一凝。

飛劍傳音,化神修士!

此聲音之下,便是雲狂,都面色一變。

「尊老大人,怎麼來晉國了1

雨殿尊老召見,便是雲狂,也不敢怠慢。

他皺眉望著寧凡,又看看素秋,冷哼一聲,一道光華,立刻朝天邊瞬移離去。

但寧凡,卻沒有絲毫輕鬆。

一入大晉,得罪雨殿…

大晉妖亂,更是超乎想像…

連雨殿化神期尊老,都降臨,那妖將,果然在晉國肆虐…

如此,即便加入晉國修衛,也必須速戰速決,獲得足夠戰功,立刻離開此地。既要提防妖將發現,又要小心雲狂刁難…

「真是麻煩…先看看如何加入修衛吧,說起來,殷道友的手,準備何時鬆開?」寧凡搖頭苦笑。

「謝謝…」

殷素秋答非所問,再次淡淡一笑,卻鬆了手。

她一生笑容,都給了眼前青年,僅他一人。

「七梅樓船,看來要暫時收起,至於船中女子,若殷道友信得過在下,姑且讓在下保管…」

「我自是信得過你…但你要如何保管?」

「用它1

寧凡輕輕晃動左腕鼎爐環。

七梅樓船,化法寶收起。

冰靈月靈等女子,及宋國女修,則在殷素秋瞠目結舌之中,被收入鼎爐環內。

「你這環中,究竟藏了多少女人1她秀眉一蹙,暗暗擔心。

「你進去看看么?」

「不去1

「走吧,去找那晉國金丹,加入修衛,速速攢夠戰功,前往,無盡海1

雨殿分殿,建在一座青山之上。

山高萬丈,有一道壯觀瀑布,傾瀉而下。

萬丈瀑布,可生雲氣,可化彩虹,而雨殿分殿,便是以**力,以飄渺雲氣,化作實體,建成宮殿,懸空漂福

殿中,包括雲狂在內的十七人元嬰,被緊急召回。

階上,一個黑衣白髮的青年,立在殿中,讓所有元嬰神使,大氣不敢喘。

這青年,看似年輕,實則已活了數千載,是實打實的化神老怪。一頭白髮,是年紀,面容不老,是神通!

其聲音,則是蒼老。

包括雲狂在內,一個個神使,暗暗思索此尊老的來意。

「據冥尊老卜算,大晉之內,有化神妖將潛入,老夫來此,平妖患,誅天下之妖1

白髮青年,冷冷一語,但其言語,卻在諸位神使之中,立刻引起的軒然大波!

化神妖將…果然,此次妖潮的緣由,都在那妖將身上,斬了妖將,妖潮自滅!

「即日起,爾等17人,盡併入大晉修衛,至於晉修,盡歸老夫統領!三月之後,『龍夢澤』,那妖將化龍關鍵之時,我等傾巢而出,一決生死!爾等可有異議1

「不敢1

「好…雲烈、雲若薇,這二人,怎麼沒到?」

「回稟『雪尊』,雲烈說要獨自去龍夢澤一探…」老儒宋易,小心翼翼道。

「稟雪尊,雲若薇似乎受心魔所擾,恐怕還要數日,才能趕來…」

「哼1

聽完二人稟報,那白髮青年,立刻面帶怒色。

「這雲烈,元嬰巔峰,距離化神不遠,為東南大陸第一神使,但憑他,竟潛入妖潮中心之地,簡直是胡鬧!至於雲若薇…此女,身份有些特殊,且身為妖類,其心必異,若非那人情面,此女豈能留在雨殿…嗯,罷了,此女若抵達晉國,立刻派人通知於我,至於雲烈…這個莽撞的小子,老夫親自去龍夢澤,將其帶回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