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66章晉君之命!(第一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她再笨,也知曉,救自己性命、賜自己鬼晶的,定是一個修為高深的老怪。 說不定,是傳說中的…金丹老祖! 原來此人,對自己根本沒有壞心思… 少女回想著青年的話,忽然想起什麼,對著洞...

在魏祖墳前長立,沉默無言。

良久,寧凡對著孤墳一抱拳,轉身離去,再不回頭。

化級煉體術,焚血,彌天舍利…最重要的,是他在此,獲得了一頭散魔!

在此之前,他雖恨涅皇,卻時時迷茫自己,能否勝過涅皇。

此時,他卻有極大把握,可在百年之後,讓涅皇震驚,雨界震動,九界惶恐!

困擾其心頭最大的懸石,自此粉碎!

他仗著東溟鍾,離開五層。

而進入四層之後,他幾乎立刻瞬移一開,直奔三層,以免被此地邪物偷襲…此刻,他身懷至寶,不得不慎!畢竟,破開第五層陣光,定有不少邪物,窺探到了!

果然,在其現身的一刻,立刻有數道隱晦之極的攻擊,暗中偷來。

若非寧凡立刻瞬移,恐怕即便不死,也會重傷。

而瞬移一段距離之後,寧凡毫不猶豫一拍儲物袋,將東溟鍾取出,眉心雷心閃爍,運起冰碎拳芒,狠狠一拳,轟在鐘上。

此寶,不凡!

可抵擋傳送陣的虛空之力,可震碎凡虛大陣的佛梵之力,此物雖是極品法寶,但極可能,仿製了某種厲害仙寶。

法力與妖力融合,達到金丹初期水平,加之一拳冰碎轟出,東溟鍾立刻傳出低沉有力的金色光圈,並立刻,朝四周散逸!

以寧凡威力,起碼激發了三成極品寶威,這威力,不足以傷到元嬰…但,這音波,卻好似有一股藐視天地之威,一現之時,讓一個個妖鬼,心顫了一瞬,俱被光圈定住身形。

定身!還是群體之術!

寧凡目光一閃,暗暗訝異,這還是他第一次拼盡全力,激發出東溟鐘的一絲力量。

那定身,威力太弱,不過持續半息,便被一個個元嬰妖鬼掙脫束縛。

但饒是如此,也讓一個個妖鬼心有餘悸,尤其是妖物,更在那音波中,感受到一股俯首欲拜的威嚴。

在此間隙,寧凡再次接連瞬移數次,將所有法力用在奔逃之上,幾個呼吸,便遁出地底千里,到達第三層入口。

而那些妖鬼,一個個猶豫之後,收了心思。難追,亦不敢追…不可抗拒的鐘聲威嚴,且此人手中,還握有化神一擊…

「此子,隱藏極深…」這些沙啞聲音響起,而後,荒丘第四層,再次歸於一片寂靜。

每一個修真國,都曾有一個老祖。

但八百雨界老祖之中,魏祖才智,定然名列前茅。

而此地,隨著寧凡離去,將會再次沉寂下去,無人知,魏祖死前,做了多麼瘋狂的事。

化神之境,無法破陣光進入第五層。

煉虛之境,不屑大費周章,去獲得區區化神傳承。

此地,還會沉寂很久,很久…

東溟鐘聲,自第四層傳出,並狠狠一震。整個荒丘地脈,都狠狠搖動,但隨即,恢復安寧。

地脈第一層中,一個黃衫少女搖搖晃晃,扶著濕滑的石壁,自地上爬起。

剛才那一震,讓法力空蕩的她,跌倒。

身上有不少傷痕,法力也幾乎耗盡,但她神情,卻是堅定。

「妹妹,我一定尋來『鬼晶』,為你治毒…」

她小心翼翼在一層穿行,辟脈四層,獨自一人,是極其危險的事情。

她本想與其他散修結隊同行,但最終也未湊足10人,而幾名散修,更是離去,使得人數更少,隊伍自行解散…

只是,即便只有她一人,也要尋來…鬼晶!

其心意,可貴,但行為,卻太過莽撞。

陰暗處,數道鬼魅氣息逼近,顯然發現了一道美味血食,這一切,少女毫不知情。

當幾名鬼魅陰沉沉出現時,她嬌軀一寒,俏臉露出恐懼,其手上下品法寶,更是一個照面,被鬼魅擊飛。

「桀桀…桀桀…」

鬼物發出慘烈叫聲,陰風一卷,欲將少女撕碎。

這一刻,縱然少女稚嫩無知,也明白,自己今日怕是必死了。

她絕望閉上眼,有恐懼,卻遺憾。

「妹妹…」

她睫毛下,梨花帶雨,但在陰風撕碎她以前,幾個攻擊她的鬼魅,卻齊齊好似定住一般,鬼面恐懼!

下一刻,毫無徵兆,墨色一閃,這些鬼魅,被輕描淡寫的抹去…黑色、腥臭的鬼血,灑在少女臉上,讓她不可置信睜開眼,而比驚訝更快到來的感覺,卻是作嘔…

腐肉、黑血、腥臭…她腹中一酸,立刻扶石壁吐了起來…

一陣清風掃過,此地腥臭立刻消散,而少女才漸漸抬起頭,面色仍是蒼白。

但她驀然發現,身前不知何時,竟出現了一個白衣黑氅的冷漠青年。

她面色,立刻懼怕起來,哪裡不知這幾個鬼魅,是青年所殺。

能神不知鬼不覺殺死這麼多鬼魅,這青年,是辟脈十層的高手么?

難道是…融靈老怪?!

少女立刻後退一步,掩著胸口,微微緊張,但仔細一看青年面容,她忽然記起,這青年,之前在地脈之外,她曾邀請組隊,被其回絕…

原來自己邀請的,竟是如此強大的修士么…

這修士,想對自己做什麼…他無緣無故救自己,該不會,是要將自己,當作鼎爐…

一想到鼎爐二字,少女渾身一顫,無助而彷徨。

「多…多謝前輩救命之恩,前輩想將我…怎樣…」

但出乎她意料,青年並未逼近一步,僅隔著距離,對少女淡漠道,

「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我知道,可…我需要『鬼晶』,為妹妹…解火毒…」

少女貝齒咬唇,神情黯然。

「妹妹么…」

青年目光一動,一拍儲物袋,隨意抓出一把鬼晶,有辟脈鬼物的,也有融靈鬼物的。

「可是這些?」

「是,正是1少女目光火熱起來。

「拿去吧,解火毒,夠了,剩下的鬼晶,賣做錢財,平淡生活…一生一世,不要再涉足修界。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青年袖袍一卷,一摞鬼晶,立刻自行飛到少女懷中,而其遁光一閃,已離去。

那鬼晶,多到少女愣祝

那遁光,比少女見過的融靈老怪,都快上無數倍。

她再笨,也知曉,救自己性命、賜自己鬼晶的,定是一個修為高深的老怪。

說不定,是傳說中的…金丹老祖!

原來此人,對自己根本沒有壞心思…

少女回想著青年的話,忽然想起什麼,對著洞口方向呼喊道,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我叫溫晴…」

沒有回聲,而少女,則小心翼翼收起鬼晶,匆匆朝地脈外離去。

她要給妹妹解毒,平淡一生…這是她的命運。

地脈之外,寧凡頭也不回,朝魏國北域的方向飛遁。

隨口服下幾顆苦命丹,將法力微微恢復之後,卻是沉吟不語。

他救少女,因為對魏祖的宣不愛惹麻煩,但那少女是魏國修士,自己允諾過,為魏祖護魏國。未遇上便罷了,既然遇上,便順手一幫。

這是其對魏祖恩惠的回報。

至於贈給少女鬼晶,則是因為,從少女身上,看到了自己幼年的影子。

那時,寧孤病了,自己涉險入深山採藥,險些死去…

若可以,寧凡願平平淡淡,似凡人一般生活,無憂無慮。

他做不到,這條路一旦踏上,無法退出。

所以,他將自己的心愿,連同鬼晶,贈給了少女。

「溫晴么…世上最珍貴的,不是長生,不是權貴,而是…溫情。為了修為,度過悠久歲月,到頭來,只余自己…這是修士的孤獨,修界,難有溫情,只有立在親友墳前,感傷而已…」

一道遁光,直奔北方。

一月之後,在魏國中域北原,其終於追上七梅樓船,並於樓船,匯合!

三月之後,樓船越過越國北鎖界…駛入,大晉!

但在晉國鎖界大陣,七梅樓船,卻被晉國修士,強令降落,禁止入境。

在鎖界之旁,不少樓船,都在此停滯。

「傳晉君之命,大晉之地,妖亂不絕,禁止入境1

一名晉國金丹,穿著寬袖高冠,冷漠下令,其面上,帶著一股中級修真國的傲氣。

「怎麼會這樣,我等來大晉,可是有急事,必須藉助出古傳送陣…」一些修士抱怨道。

「傳送陣?抱歉!晉君有令,我大晉傳送陣,自令行之日其,不收仙玉,只收戰功!想使用傳送陣,三個條件!第一,至少擁有金丹修為!第二,加入『修衛』!第三,積累『戰功』,換取傳送機會1

晉國金丹,冷笑一聲,補充道,

「另外,晉君之令,已得到雨殿准許1

「什麼!雨殿准許了!那豈不是說,我等若想進入大晉、使用傳送陣,便不得冒險,為晉國除妖?1

「怎會這樣!聽說晉國之妖,非常厲害,便是元嬰老怪,都有一人,死在此處…」

一個個異國金丹,怨聲載道,但礙於雨殿之名,卻唯有嘆息,有些人離去,有些人則無可奈何,唯有接受晉君命令,提出入修衛、斬妖積戰功的請求。

七梅樓船上,寧凡、素秋、景灼三人,皆是目光一凝。

想不到大晉的妖潮,竟棘手到、讓晉君不得不藉助他國修士力量。

難道連雨殿介入,都不足以挽回局面么…

或許是因為,此地有那個…化神妖將…

「妖將,鯉伴…」

寧凡微微沉吟,晉國傳送陣,他必定要使用的。

如此,是否要加入修衛,助晉國,剿妖?

在其思索之際,一道元嬰修士的長虹,卻直奔鎖界而來,而其神念,更是單單鎖定了七梅樓船。

立刻,寧凡神情一肅,那氣勢非常陌生,帶著張狂、暴虐!

「元嬰中期,不識之人此人什麼來意1

在其思慮之時,那神念,卻收起暴虐,化作一道青年的儒雅笑聲,

「素秋仙子,想不到我雲狂,能在此地,與你相遇!哈哈,不枉,不枉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