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65章散魔!送君一死!(第四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越高,成魔幾率越高,恰恰想法,若丹藥品階太高,則藥力不散,不生靈,而無法成魔。若丹藥品質太低,則靈性不足,亦無法成魔,五轉,是丹魔養魔的最佳品階。 至於地勢,太祖荒丘的地勢,實際比冥墳更容易生...

外界的法寶,皆在年代中潰散,但最後一間石室,卻得到大陣的特殊加持,法寶不損。

寧凡推開石門,其中神意,漸漸開始消散。

那神意,有太多的無奈、不甘,多半是魏太/祖坐化時所留,卻因為陣光的神效,流傳至今,並在石門開啟之時,消散。

這便是一個化神巔峰的高手,末路感傷么…

寧凡在神意中,佇立良久,在神意徹底消散后,方才目光一收,著手收取寶物。

一池焚血收入鼎爐環,儲物袋,則被寧凡撿起。

儲物袋設有封印,以萬字真言鎮封。

這萬字真言,寧凡可憑東溟鍾破除,但讓其在意的,是為何儲物袋,竟設有封櫻

大能修士,會在儲物袋設下神念烙印,防止儲物袋遺失后,被低階修士拾娶盜寶。

但這種烙印,是會隨著修士死亡而消散的。

眼下的封印,為防止死後消散,特意以萬字法力鎮封,卻頗有古怪之處。這一間房,是魏太/祖特意留下傳承,贈與後人,否則,他不必特意以陣力加持石室,護住焚血靈性不散,護住儲物袋不化作飛灰。

既留給後人,又種下封印,那麼這封印,便不是針對拾取儲物袋的修士,而是針對儲物袋中之物…

心思一動,寧凡暗暗一驚,儲物袋,在輕輕顫動,裡面…有東西!

「什麼在裡面1寧凡呵斥道。

「哦?區區融靈小修士,竟發現本散魔存在!嘿嘿,速速放本魔出來,本魔困在這裡,太久了,太久了1

「散魔?1

寧凡暗暗一驚。

所謂的散魔,便是碎虛第九重的強大魔頭,與散仙類似。散仙是渡『真仙劫』的失敗者,散魔則是渡『天魔劫』失敗的魔頭。

散魔雖無法成天魔,但隨著修鍊,實力絕非碎虛九重可抵禦,而傳言散魔修鍊到極致,甚至還有第二次成天魔的機會…

想不到,這儲物袋中,竟封印有一介散魔!

只是,若其中當真封印有散魔,恐怕早應死去,魏太/祖存在的年月,足夠散魔壽數用勁死上幾十次了。

那麼這散魔,在當年封印儲物袋時,應該還未成形。

擁有靈智的時間,多半也是在數萬年之內。

修鍊有成的時間,怕又是在近千年之中。

如此,才能不死…

這散魔的本體,不知是何物,但極可能是魏太/祖實現放置在儲物袋中封印,並在時間長河中,漸漸擁有靈智。

器靈法寶,被棄置太久,可成魔。

五轉丹藥,機緣巧合,可成丹魔。

甚至屍身,也可能成為屍魔。

此魔是什麼種類,姑且不論。

此魔若真是散魔,為何逃不出區區儲物袋封印,又使得商榷。

甚至於,這散魔,是儲物袋中自己生成靈智,變異成魔,還是魏太/祖特意培育的結果?

寧凡目光一凜,忽然發現,自己丹田之內的法寶——彌天舍利,隱隱與儲物袋中散魔,升起一絲聯繫。

而在感知到散魔身上一絲濃郁的丹香后,寧凡精光一閃。

一瞬,他將一切謎團,想通!

而對魏太/祖的驚才絕艷,他第一次,深深欽佩!

魏太/祖是特意養魔!

且從丹香看,這魔頭,竟是丹魔!

魏太/祖定是事先準備了一顆五轉丹藥,並在丹中種下養魔符櫻

就好似小丹魔明雀,體內便有一道符印,被寧凡斬滅。

魏太/祖存在的年代,比那神秘真仙豢養明雀,年代更久遠,應是在雨界建立最初。

他在道消身死前,顧念魏國安危,所以決定為後人,養一丹魔,而他留在丹魔體內的養魔符印,也與那神秘神仙不同。

那神秘真仙,在冥墳之中養丹,留的是丹藥認主的印,是將明雀這小丹魔當丹藥培育,並在丹成之時,滅殺明雀體內的魔魂,打落其本體,獲取九轉甚至更高品階的丹藥。

而魏太/祖,則不同和。他種下的,是養魔符印,但又有所改動。

養魔符印,有一個壞處,一旦種下此印,丹藥作廢。

但卻有一個好處,此符印種下,若機緣巧合,無數萬年之後,丹魔生成靈智,成了魔頭,每每提升修為,其中符印,也會隨著魔頭修為,而不斷提升威力,使得魔頭即便成為散魔、天魔,卻永生無法憑自己手段,破去封印,只能淪為養魔人的魔寵,聽從養魔人使喚,作為打手存在。

魏太/祖,機緣巧合,養出了一個散魔。

當好不容易養出魔頭,他卻無法駕馭此魔,並在此魔成靈無數萬年前,便道消身死。

養魔,對真仙而言,可行。

對未成仙的修真七境修士,卻是鏡花水月般的行為。

上古之時,不少修士都養魔頭,但養魔頭的,且最終能成功控制魔頭的,必定至少是真仙。

這裡,便要說說養魔的三大難題了。

其一,養魔幾率太小,這幾率,就好似殺修士、得道果一般,純屬碰運氣。

有些人,養一魔就成功。有些人,耗費一百顆五轉丹藥,也未必能成一魔。

影響丹藥成魔的因素,一是丹藥等級,二是地勢,三是養魔陣。

並非丹藥品質越高,成魔幾率越高,恰恰想法,若丹藥品階太高,則藥力不散,不生靈,而無法成魔。若丹藥品質太低,則靈性不足,亦無法成魔,五轉,是丹魔養魔的最佳品階。

至於地勢,太祖荒丘的地勢,實際比冥墳更容易生魔,但冥墳因為有了太古冥雀的遺骨,所以有特別用處,為那神秘真仙所選擇。

至於養魔陣,魏太/祖所布大陣,是凡虛級,而冥墳的養魔陣,只怕是仙虛級,又比此地略勝一籌。

丹魔成形率低,所以想要養丹魔,就必須使用大量五轉丹藥,以量取勝。

大量五轉丹藥,真仙能拿出,但修真七境的修士,不易拿出。

第二個難題,是養魔所需時間,太長!

例如丹魔,丹藥成靈化魔,少則需要數萬載,多則需要數十萬年。真仙壽數無盡,可以等待,普通修士,即便是碎虛,也不過擁有數萬年壽數。等不到丹魔成形,養魔修士便化作一抔黃土死去。

即便那修士,在等待魔頭成形的數十萬年中,機緣巧合,成仙成功,但其飼養魔頭,剛剛成魔,從此時開始修鍊,需要數萬年之後,才能修鍊到碎虛境界,稍稍派上用常沒有碎虛境界的魔頭,對真仙何用?

第三個難題,是養魔符印本身。

有些古修士,並未成仙,但也飼養魔頭,供數十萬年後的後輩子孫使用。

有養魔符印輔佐,養魔人能控制的魔頭,最多不可超過自身一個大境界。

若碎虛修士養出一個散魔,其後輩子孫,以煉虛修為,便可控制此魔,維護家族不沒落。

只是,養魔符印,卻會隨著時間流逝,漸漸減弱,對魔頭的控制力,也越來越低。

但魔頭實力,卻會隨著時間,越來越強。

上古之時,不少修真族養有護族魔頭,但當符印減弱,家主修為不足以控制魔頭之時,魔頭掙脫符印反撲,修族,必滅!

從某種程度而言,養魔本身,就有風險存在。

你永遠不知,魔頭何日掙脫符印,亦無法把握,該在何時,符印減弱前,滅去此魔,以免養虎遺患。

能徹底無視三大難題的,唯有真仙,養魔的,往往也是真仙。

而真仙養魔,其魔頭修鍊時間不如真仙,實力往往遠遜於真仙。這樣,一個魔頭,無法對真仙之戰派上用場,往往豢養成千上萬的魔頭,布成戰衛,才能傷到同階真仙。

這,便是寧凡從亂估記憶中,了解的全部。

但魏太/祖所布置的養魔符印,卻讓寧凡知曉了,何謂驚才絕艷。

魏太/祖,是個人傑,一個比無數養魔真仙,更加傑出的人傑!

此人改動的養魔符印,徹底打消了符印減弱的弊端。

因為這符印,被魏太/祖與體內舍利,聯繫到了一起!

舍利不滅,則此符印,散魔永無法憑自身力量破除。甚至,同樣以舍利力量布下的萬字封印,散魔也無法破除。

膽敢反抗,則被養魔符印反噬,必死無疑!

或許魏太/祖養魔,是預估到自己有朝一日會成為真仙人物,事先飼養。

也可能,魏太/祖在知曉自己不久於人世后,心思複雜,留下此魔。

不論什麼原因,魏太/祖能想出『舍利控符』的養魔手段,為魏國後人留下一個散魔控制,單就才智而言,縱然許多真仙都不如他。

這沒有什麼奇怪,若魏太/祖突破化神巔峰的瓶頸,成為煉虛修士,或許早已碎虛,渡劫成仙,成為了真仙存在。他的才智不弱,只是天命難違…天命註定這驚才絕艷的人,死在化神巔峰的瓶頸,無法突破成功。

所以,魏太/祖才會在道消身死的密室之中,如此不甘吧…

他不甘,以他的才華,若能成仙,必定是風雲人物…可惜,天道太過無情。

寧凡微微感嘆,這便是修界的現實。

不是資質高,就能成仙,其中,有一個『機緣』存在。

凡間,又何嘗不是如此?不是才華高,就能功成名就,其中,有一個『埋沒』存在。

天道沒有讓魏太/祖突破煉虛期成功,卻讓他養魔成功。

讓他為魏國,留下一介散魔。

只是魏太/祖恐怕未想到,在其死後,魏國竟沒落成為下級修真國,國中根本沒有化神修士,可以破去其太祖荒丘的陣光,獲得此傳承。

他恐怕亦未想到,自己養的魔頭,在無數漫長的歲月中,已成了散魔。即便獲得彌天舍利,能控制散魔的,至少也需要擁有煉虛初期法力。

而他最最未想到的是,破去自己陣光、獲得丹魔的,會是一個異國修士。

彌天舍利,不知如何,被一個小沙彌偶然發現,落入侯斂手中,被妖族爭奪,最終落入寧凡之中。

太祖荒丘第四層陣光,偏偏因為寧凡擁有東溟鍾,而破去缺口。

最終,寧凡不但獲得舍利,更獲得盛放丹魔的儲物袋。

魏太/祖沒有留下任何法寶,卻留下了一個足以顛覆九界格局的散魔!

這散魔,足以在九界高手中,排名前三十,且滅殺涅皇,絕不難!

「想要憑彌天舍利控制此魔,我僅僅需要在百年之內,法力達到煉虛初期…也就是說,只要我法力,達到煉虛初期,便可憑此魔,縱.橫九界,並擊殺涅皇,為師尊報仇1

寧凡眼中,精光畢露!

百年碎虛,難!

百年煉虛,難么!

甚至,以自己神妖魔同修,根本無須煉虛初期,恐怕化神巔峰之時,便可擁有堪比煉虛的實力,控制此魔,與涅皇爭鋒!

百年時間,化神巔峰…這個目標,比百年碎虛實際,而寧凡,亦有不小把握辦到!

他微微閉上眼,平復心情。

這個復仇的機會,對他,遠比稱雄九界要重要…

這機會,是驚才絕艷的魏太/祖,留給他的。

這養魔符印,堪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世上有禪修無數,能想出舍利控魔的符印的,又有幾人?

就好似妖族之中,小妖術不過靈級,但能在歲月長河中,明悟化繁至簡、創出靈級小妖術的,只有五百名古妖。

儲物袋中,散魔自恃修為絕強,對寧凡冷笑威脅道,

「嘿嘿,小修士,本散魔勸你速速放了我,否則,待有一日,老子符印消散,破封而出,血洗天下,你必是第一個死的1

「哦?是么…現在,我要告訴你一個壞消息…你的符印,永遠不會消散,因為,控制你符印不散的舍利…就在我手上!你就乖乖呆在儲物袋中,等待我突破化神巔峰的那天,成為我寧凡之魔頭吧1

寧凡狠狠勾動彌天舍利,立刻,一絲牽引之下,散魔立刻痛楚不已、哀號不斷。

其法力,遠遠不足以憑符印控制、滅殺此魔,但讓其吃些苦頭,還能做到。

這一刻,散魔愣住了,驚慌了,哭爹罵娘了!

「不可能!不可能啊!老子的符印,怎麼被你所控制!啊,老子要殺了你,殺了你1

散魔本以為經過數萬年的修鍊、等待,此符印已快要消散,不曾想,此符印根本無法消散,除非…舍利毀滅!

這一刻,他怕了…

他怕寧凡若當真有了足夠法力,掌控於他,則他,再無自由之日…

堂堂散魔,碎虛之中無敵手的存在,竟然被一個臭小子當魔寵養,可惡,可惡啊!

只是無論他如何罵,寧凡都不會放過此魔。

養魔,無關善惡。

此魔與明雀同樣是丹魔,但二人對寧凡的意義,卻不同。前者只是魔頭打手,後者,卻是一個頗有好感的小女孩,是親近之人。

他憤怒將明雀飼養的真仙,對養出散魔的魏太/祖,則充滿感激之意。

將盛放散魔的儲物袋,狠狠丟入鼎爐環一處最隱秘的紅霧空間,寧凡望著魏太/祖坐化的蒲團,遺留的衣袍,一地的屍灰,感慨莫名。

是魏太/祖,給了寧凡散魔,給了寧凡誅戮涅皇的機會。

他將魏太/祖所留的衣袍、屍灰、蒲團,一併收起,葬在石室之中。

心思一動,想起了那無字天書,在墳碑上,未銘刻魏太/祖的名諱,而是留下四個字。

『送君一死』!

區區名諱,太過平凡,但所葬之人,卻是才華驚世…刻名,刻被人遺忘的姓名,只會讓其他人,看輕墳中之人。

這便是『送君一死』所含的深意…寧凡並不知曉,此刻他的心境,與書寫此四字的高手,如出一轍。

那一年,仙皇一襲紫衣,葬了好友,葬了無人知曉姓名的好友。

因為無人知曉好友性命,所以在墳上書寫名諱,則毫無意義。

他只寫下了四字…送君一死。

那字,霸道到仙佛震驚,讓人知曉,此字是仙皇所寫,是他為好友送葬所留。

他不需要讓人知曉所葬之人名諱,只需要讓人知曉,其中所葬之人,曾經才華驚世!僅僅被命運捉弄、排斥,而不被人知曉。

而今,這四個字,隔著無數世歲月,重現於碑上。

太/祖名諱沒有刻在碑上,卻刻在寫碑人心中…這份因果,寧凡決定銘記於心。而作為回報,他會完成魏太/祖最後一個遺願,在有生之年,護魏國平安。

寧凡的心境,戰意滔天!

他第一次,真正看到了戰勝涅皇的希望!

只需自己,化神巔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