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64章太祖遺物!(第三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比修士更敏銳,隱隱感覺到寧凡恐怖。 一路上,偶有數百年年份靈藥,被寧凡微微選擇后,盡皆收去。 半個時辰后,他停在三四層交界處,目光進入此地后,第一次凝重。 第四層,陣光泛著淡...

周明與兩位元嬰之戰,好似驚雷,在魏國漸漸傳開。/../

風聞不斷的同時,寧凡卻悄悄離開圓覺谷。

他未殺老儒,即便手段盡出,也不過與老儒不相上下,而想殺老儒,除非再損精血拚命,或者使用…妖將一擊!

無論那一種,都不值,殺老儒,更會觸怒雨殿,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驚退老儒,便足夠,實在沒必要為了些許小事,與老儒不死不休。

魏國之事,與他再無關係,而十日後,他出現在魏國中域的太祖荒丘。

這是一處安寧的山脈,山勢暗合龍形,氣勢恢宏,地勢暗暗成陣,卻看不清紋路。

立在山脈深處,寧凡微微沉吟,此地陣法,已融天地,了無蹤跡,品階,凡虛。

此地有陣,為魏太祖死前所布,大陣之下,地脈貫通,為其坐化之地。

事先探查過訊息,寧凡沒花太大功夫,便尋到地脈入口。

一處龍形山丘之上,開有一處絕險裂口,直通地脈。入口出,有零星魏國修士,來此尋寶、歷練。

這些修士,無法入地脈深處,但外圍偶爾發現的靈藥、靈礦,已足夠讓他們興奮。此地所產靈藥、靈礦,皆暗含佛光,品質不俗。

地脈入口外,有修士正召集同伴,一同入地脈尋機緣。

會臨時召集同伴的,大都是散修,宗門修士,往往結伴同行,無須組隊。

寧凡望著地脈入口,對組隊,毫無興趣。

在魏國耽擱的有些久了,此次取走太祖遺物,需越快越好。

他閉上眼,感受著山脈大勢,神念沒入地底。

地底深處,有著無數溶洞、峽谷,交錯林立,滲有迷霧,稍有不慎,便會迷失,歷年死於地脈的修士,則化身鬼物,加之土生土長的妖獸,地脈倒有不少兇險。

這僅僅是第一層…第一層至深處,有通路通往第二層,在第二層,路更加交錯、狹窄,只有幾個融靈,在洞中尋寶。

第三層,有數個金丹在此逗留,似乎不是尋寶那麼簡單,而是再次借太祖威壓,修行煉體術。當寧凡神念掃過,一個個金丹老怪,皆背心一涼,暗暗一驚,卻不明為何,只道了聲古怪。

第四層,無人,以寧凡神念,也僅僅足以沒入第四層很小區域,無法沒入更深處。

第五層,則更加神秘…

魏太祖,化神巔峰,生前縱橫雨界,立魏國,死後,長眠於此…這種修士,應有不弱的傳承留下。

比起其他修真國,魏國能保留老祖墳丘,當真難得。

他心思一動,立刻步伐邁,朝地脈入口走去。

但洞口外,一個黃衫少女,忽而微微猶豫后,擋住其去路,貝齒咬唇,小臉緊張,不敢看寧凡眼睛。

「那…那個…」少女聲音,細弱蚊蠅,且有些張口結舌。

她本怕生,而寧凡模樣,又頗俊朗,讓這未經人事的少女,有些怕羞。

「何事?」寧凡淡然道。

「那個…你要不要與我們結隊同行,一同入地脈一層尋寶…」少女語氣小心翼翼,她容顏清秀,皮膚白凈,辟脈四層修為,純凈眼神中,尚有些稚嫩,顯然剛入修界不久。

這稚嫩,讓人憐惜,加上其姿容,足以讓許多公子,細心呵護,但對寧凡而言,此女不過尋常,他不會花時間,與此女糾纏。

「抱歉,我喜歡獨行…」

「可,可是,地脈一層,很危險的1少女急切道,但寧凡,卻好似沒聽到般,越走越遠,身影消失於地脈。

被寧凡回絕,少女貝齒咬唇,略有暗惱,而身後,則傳來催促之聲,

「溫晴,找到人了么?若我們湊不齊10人,此次尋寶之事,就此作罷1

「張大哥,再等等,我再找找,一定有人願意和我們結隊同行的…」

沒有10人同行,辟脈修士進入險地,兇險莫測。

但不入此地尋寶,少女恐怕會追悔終生。

她是一介散修,相依為命的,只有一個妹妹。

妹妹身中火毒,若想解毒,必須太祖荒丘地脈一層中,某種鬼獸的結晶,方才可治療。

她膽小,怕死,但為了救妹妹,即便入此險地,也要一搏…

這一切,是她的命運,與寧凡無關。

地脈中,寧凡腳踏冰光,一面疾馳,一面隨手引動劍氣,斬滅些許攔路鬼物。

這些鬼物,魂身一散,偶爾會凝聚一些些許結晶,這些結晶,陰冷森寒,若服用,可提升一絲神念之力,微乎其微。一百塊結晶,都不如念珠,但若入葯,倒也有些用途。

第一層,十年年份的靈藥,他根本看不入眼,直接進入第二層。

第二層中,偶有幾名融靈修士,這些融靈,往往一見寧凡冰光遁速,立刻面色一變,匆匆避開。

對這些融靈,寧凡毫無興趣,對此地百年靈藥、妖獸鬼物,寧凡更是興趣寥寥,一炷香之後,他遁光一收,停在第二層盡頭,望著眼前陣光,精光一閃!

眼前的陣光,不愧為凡虛之陣,果真玄妙,其中一絲隔膜之力,似乎可以辨識魏國掌門令信的氣息。

若無令信,唯有金丹修士,才可進入。若有令信,則陣光之威,減少一半。

寧凡端詳掌門令,他發現,此令實際是已一種稀有礦玉所鑄,而那礦玉,唯有在第四層之內,他才看到一些,似乎是魏國獨產的一種珍惜靈礦…

他伸手一探,手掌按在光幕上,無法探入。半步金丹,仍未結丹,進入第三層,不夠…但持著令信,陣光立刻縮減一半,他便可以通行。

收了令信,他再次無法通行,卻閉上眼,默然不語。體內妖力一轉,他的氣勢上升,當法力與妖力融合之時,其法力,已不弱於金丹初期…這便是,修鍊妖力的好處!一步踏入,他進入陣光,再無攔阻!

第三層,有幾個金丹修士,正在地脈打坐,一坐數十年,不問世事,自然不識得寧凡這攪亂魏國的人物。

感知有人進入,一個個金丹老怪,立刻眉眼一挑,但察覺此人氣息,不過金丹初期之後,立刻失了興趣。

「區區初期修士,來第三層修鍊,不覺得太危險了么1

若這些金丹,知曉自己譏諷的是橫掃魏國的周明老祖,該是何等驚惶失措呢?

對這些金丹修士,寧凡興趣寥寥。他遁光疾馳,此地的金丹妖鬼,已有靈智,感知寧凡前來,立刻趨避。

這些妖鬼的直覺,比修士更敏銳,隱隱感覺到寧凡恐怖。

一路上,偶有數百年年份靈藥,被寧凡微微選擇后,盡皆收去。

半個時辰后,他停在三四層交界處,目光進入此地后,第一次凝重。

第四層,陣光泛著淡金色的光華,其上隱隱有梵文流動。

以寧凡修為,加上圓覺谷掌門令,亦無法進入第四層。

他躊躇片刻,閉上眼,再睜開始,周身籠起一層層墨色劍念,眼神冷漠,黑髮狂舞!

「碎1

他劍念縱橫,一聲轟鳴巨響聲后,陣光破碎、癒合,而他則踏足第四層!

這一刻,之前譏諷寧凡的幾名金丹,一個個面色大變!

那轟響,無疑是進入第四層的徵兆…第四層,此人,難道是元嬰修士!

第四層,有千年靈藥,珍惜靈礦,無妖物鬼物。

但寧凡仍是一步一小心,隨時應對未知狀況。

幾道隱晦而強橫的氣息,暗中朝寧凡探來,帶著殺機。這些氣息,有元嬰中期,有後期,甚至還有元嬰,皆是此地的妖物鬼物。

路上,更偶爾會有死於此處的雨界元嬰,屍骨已寒,儲物袋則被寧凡收齲

當這些元嬰鬼物神念掃來時,寧凡立刻一拍儲物袋,取出血色玉簡。

其中,蘊有化神一擊,血色暴虐的殺機,自其中蔓延,讓一個個隱晦神念,立刻收回,猶豫之後,打消了對寧凡的殺意。

「此人族,不好惹…」一個個陰沉的聲音,沙啞道。

第四層多岔路,亦有許多險地,有萬年靈藥,但皆有強橫妖物鎮守,寧凡思慮后,不得不打消取葯之心,以他修為,借妖將一擊,令妖物忌憚尚可,想要憑此斬殺所有妖物,有些痴人說夢了。

他盡量走近路,徑直朝第四層盡頭走去,並全神警惕…一旦哪個妖物不知好歹,他立刻,激發化神一擊!

偶爾也有萬年靈藥,鎮守妖物不過元嬰初期,寧凡沉吟之後,憑銀骨肉身,並召出黑屍,強搶靈藥。兩名堪比元嬰的高手,讓一些元嬰初期的妖物,忌憚而無奈的,放棄了守護靈藥…如此,寧凡倒是獲得數種煉製五轉丹藥的藥材。

行到四五層交界處,已是數個時辰之後,眼前的陣光,已是純金色,梵音不絕,帶著破邪之力,無任何元嬰期的妖邪鬼魅,敢靠近此陣光。便是寧凡,都因為修鍊妖功,而從陣光中,感到一絲壓抑。

很強的陣光,凡虛之階,其中,更融有一個化神巔峰修士,一生的神意!

那神意,是禪宗,名禪意,卻並不慈悲,反帶著紫色殺機,融合了魏太祖的一生殺戮!

當寧凡靠近,那陣光立刻似一滴水入沸油,激起千層浪,一層層紫光,化作一道道紫金色的萬字真言,自陣光打出!

真言在空中旋轉,每一次旋轉,都能引動虛空碎裂…

凡虛大陣,加上化神巔峰修士的殺意,便是尋常煉虛初期修士,也無法抗衡此陣光!

手中的化神修士玉簡,威力亦遜色陣光,想憑化神一擊擊破大陣,難如登天!

萬字真言攻到身前,寧凡立刻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感受。

他咬咬牙,暗暗嘆息,憑自己,怕是無法進入此遺了。

也難怪,若此遺容易進入,早被化神修士擠破門檻。而煉虛中期修士,多半又不屑煞費苦心破陣,僅僅獲得化神修士的傳承吧…

第四層之前,定然已被雨界修士踏破門檻,但第五層,恐怕還從未有人進入…

「寶物雖好,若為其耗損性命,不值1

他似有所覺,周身天地元力引動,便要施展瞬移,避開陣光。

但便在這一刻,奇異之事出現,其儲物袋中,沉寂依舊的東溟鍾,傳出幽幽鐘響。

而那一個個萬字真言,忽然似遇到了平生大敵,微微一顫,立刻盡數在鐘聲中粉碎。

而陣光,亦是好似畏懼一般,分開一個容人通過的缺口。

古怪,極其古怪…東溟鐘不過極品法寶,卻能震碎煉虛修士都棘手的凡虛陣光…

但此刻,自不是疑惑之時,在陣光癒合前,寧凡立刻拔身一躍,遁入陣光之內。

陣光,癒合!

魏太祖沉寂無數萬年的儲藏,第一次,有了新主!

第五層,不大,亦無妖無鬼,僅僅是數十個法寶開鑿的石室,連接而成。有房,有丹房,亦有修鍊室,無數萬年,曾有一個化神巔峰的老祖,在此修鍊,在此…坐化!

地上灰燼積了厚厚一層,很難想象,這裡空蕩了多久。

架子上的法寶,至少都是極品,卻一個個因為年代久遠,靈性全失,讓寧凡暗暗可惜。

至於丹房,架子上標註了不少四轉丹藥,但玉瓶已發黃,其中丹藥亦是成了一堆堆黑色粉末。

這種事,在上古遺時有發生,寧凡絲毫不奇,亦無可惜。

會放在外面的法寶、丹藥,不過都是尋常品階罷了。真正的好東西,魏太祖若想傳給後人,定是好生收藏。

讓寧凡在意的,是每一間石室的壁畫與壁刻。

此地石壁,是製作煉虛修士試劍石的絕佳材料,堅硬恐怖,但其上刻字,卻好似有人以手指刻出,每一字上,都有些許指紋。

刻字之人,無疑是魏太祖,此人煉體境界,端的是恐怖…

這些壁畫,畫得是佛陀、以及蓮花盛開的金光世界。

那些文字,皆是梵文,幸運的是,亂古記憶,雖不懂妖族文字,卻破通梵文。

寧凡發現,這些梵文所記載的,竟是魏太祖的自述。

其中,不僅包括了一個高手的一生殺伐經歷,更有此人的數種功法傳承。

化級煉體功法,《般若訣》。

化極上品體術,攻擊類,《小千葉手》。

化極上品體術,攻擊類,《明王金身》。

除此之外,讓寧凡微微驚訝的,是這魏太祖,竟然還是個附靈大師,其附靈師等階,到了化級,足以鍛造地玄級靈裝,並為法寶之上的靈寶,附靈!

魏太祖所傳承的附靈派系,名為《開光術》,是佛門弟子特有的附靈之術。

凡間也有僧眾開光牟利,不過那皆是欺詐而已。

真正的開光術,博大精深,晦澀古奧,以寧凡心智,都只看懂皮毛。

此術,他學不會,但卻並不浪費,而是以玉簡,小心烙櫻尋思之後,連那些壁畫,都給烙印下來。

在最後一間石室之外,他收住腳步。

此石室,給寧凡一種極其厚重的感覺,其中,有一股強大的神意,凝而不散,卻不甘。

而透過石門,寧凡發現,石門中,是一間坐化之地,一個空蕩蕩的蒲團上,散落一件破損道袍。

道袍之旁,跌落了一個黑色儲物袋。

除此之外,石室之內,還有一潭好似岩漿翻騰的血池。

見此血池,寧凡眼神忽然一凝。

因為這血池之中,所盛放的,卻是極為珍稀的煉體至寶…焚血!

一滴焚血,便值千塊仙玉。

這一池焚血,無價!

焚血,是《巨骨訣》突破第三層的必須之物。

焚血,亦是眾多煉體功法,突破高階的必備之物。

難怪那魏太祖,如此強橫,原來,其生前,竟機緣巧合,曾獲取一池焚血!

若有煉虛修士知曉,魏太祖區區化神,卻有緣獲取一池焚血,該是何等動心!必不顧一切,破了此地凡虛陣,奪走此血。

但世上,沒有如果…他們與此地,無緣,而寧凡,有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